精彩都市异能 我在黃泉有座房討論-第七百一十一章:大帝歸來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轰!”
幽山之上,一声巨大轰鸣震荡四野,一时令偌大的幽土上鬼哭神嚎,阴阳道里无数生物发出震天的哀鸣声。
糟老头、甶孑、乃至是荼荼等五方鬼帝全部开始拼命了,燃烧自身力量,一种开天辟地的气机在呈现在他们周围,他们拼命杀来,今日没有了退路。
激烈交锋,亏是这里乃是大帝禁宫,加上千万年间的冰封,令此地一草一木坚不可摧,否则换做一处,只怕早已经地动山摇,不知道多少游魂野鬼要受到波及魂飞魄散。
轰隆一声,赵文和被鬼松老人一巴掌拍飞出去,鲜血像是烟花一样绽放,身上的盔甲也是刹那间被拍的粉碎。
但这并未结束,鬼松老人的实力超出他们预想的还要可怕,只见他的身影在众人之中行如鬼魅,所过之处一朵又一朵血花绽开。
西方鬼帝王方平被两颗松子贯穿胸口,更飞出去。
周乞、嵇康这两位中央鬼帝想要拦截,却见鬼松老人挥手洒出十几颗松塔在两人面前炸开。
“轰!”
无数金闪闪的松子成为鬼松老人手中可怕的杀器,犹如暴雨般划破了几人的躯体,让他们全都心中一沉,鬼松老人太强了,不愧是和大帝朝夕相伴的人物。
“诸位莫要犹豫,而今唯有死战。”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眼见几人身心动摇,甶孑大吼一声,他双手交叉祭出自己的底牌,这件黑亮晶莹的冥器状若宝塔,此时缓缓转动,每一层浮现出地狱之景,宝塔笼罩在鬼松老人头顶,只见无数神符从中坠落。
顿时这片区域如泥沼一般,减缓鬼松老人的脚步,且有各种道符闪烁形成可怕杀阵,威力绝伦,可怕到了极点。
“浮屠塔!”
鬼松老人抬起眼皮,略有惊讶道:“上次大帝让你去修复十八地狱,看起来反而让你机缘巧合,完善了这座宝塔。”
浮屠之塔,本是一件了不得的神器,严格意义上说,十八地狱的原型正是出自此塔。
只是后来此塔已经损毁,只剩下一座塔基,不曾想甶孑居然将此塔修复起来,威力甚至更甚从前。
鬼松老人惊讶之余,却是一阵冷笑:“可惜了!”
口中一声可惜,只见鬼松老人猛烈一击,指端飞出一道炽盛的光,那是一颗松塔,发出赤红色的强光,威力霸道绝伦,简直无人能挡。
只见这颗松子撞碎无数神符,重极在宝塔之上,而后在虚空中绽放,晶莹剔透的松子顿时间霞光冲霄。
鬼松老人口中发出一阵讥笑:“大帝早就说过,这尊宝塔弊端极多,谁去修复谁是傻瓜。”
“砰!”
黑亮晶莹的浮屠塔颤抖,接连遭遇重击,虽然激烈对抗,但终是被震飞了起来,不多时就见无数裂痕在宝塔上如蛛网般裂开。
弹指间就将浮屠宝塔重创,鬼松老人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几人都毛骨发寒。能够参战者无不是冥土顶尖的强者,但和鬼松老人相比,实力高下居然如此悬殊。
“难道传言是真的?这个老鬼的实力真的如此强大,堪比大帝并肩?”
糟老头脸色忽明忽暗,手持权杖,飞身而至与鬼松老人硬撼了一记,鬼松老人一巴掌拍去。
众人只听一声剧烈嗡鸣。
只见两人踉跄倒退,口中咳血,这是唯一一个与鬼松老人硬撼,能伤到鬼松老人的。
“你很好,但也仅此而已。”
鬼松老人擦去嘴角血迹,称赞着糟老头,却是这浑然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中,这是一种轻蔑与无视,认为众人之中能与他交手的只有糟老头一人还算是勉强。
“一颗松树精还敢这么猖狂,老子拆了你当筷子!”
神荼郁垒这对死对头联手袭杀向鬼松老人。
两人一左一右,顿时阴光沉浮,漫天都是骷髅,到处都是尸体,眼下世界化作修罗地狱一般可怕。
此乃两人开创出来的禁忌秘术——天鬼地尸,威力可怕,足以让神灵沦陷,化作肉泥。
鬼松老人面对这些岿然不动,唯有头上的一颗独特的松塔飞了出去,迸发万彩千条,奇光涌现,对抗无尽的骷髅尸骸,激烈对抗。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刺破虚空,不过三寸金芒,挥动下则如一片烟云,如梦似幻,冲入最前方,直刺鬼松老人。
“咦!”
待鬼松老人察觉到时候,已然躲避不开,被此剑芒笼罩,彻底的锁定了,只能唤出两颗松塔硬撼。
“砰砰!”
两声作响,顿时间松塔碎裂,化作齑粉,只见茫茫烟云迷雾之中呈现出一条黑鱼,狰狞凶悍,透着无与伦比的桀骜不驯,被糟老头一把握在手中,化作一把短剑。
鱼肠之剑,长不过三寸,却是被称之为违逆之刃,持剑者无不将生死抛之脑后,以下克上,有虽死而不灭之志。
非是将生死置之度外者难以驾驭的神剑,被糟老头将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顿时黑鱼化作短剑,爆发出可怕杀气,刺中了鬼松老人的肩头。
而甶孑也趁此机会,如鬼魅般到了近前,用力一掌拍在了鬼松老人胸口上,余威不减地撞向前方,噗的一声血光冲起,鬼松老人被这一掌击飞,胸前也被洞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一剑一掌,令鬼松老人脸色一黯,遭受重创,来不及站稳,北方二位鬼帝已经袭来。
只见张衡唤出一个酒坛,杨云则手中多出两把吴钩。
酒坛飞旋,迎风见长,朝着鬼松老人当头罩下,喷出无穷黑水。
而杨云手中吴钩挥动,一股邪恶到极点的火焰喷出,令黑水一并燃烧了起来,将鬼松老人骤然吞没在火海之中。
黑水阴雷加上六畜丁甲之火,就算是鬼松老人也一样难逃一死。
看着鬼松老人在火焰中迅速被点燃起来,众人眼底精芒闪烁,心里无不松了口气。
“不对!!”
这时候糟老头眸光闪烁,眼皮顿时止不住狂跳起来,只见火海中的鬼松老人逐渐缩小,最终慢慢变成一支松枝时。
众人脸色顿时难堪到了极点,费尽辛苦,难道他们击杀的并非是鬼松老人,只是他的一根松枝么??
就在他们惊骇中,突然一阵幽幽的嗔笑声传来:“好家伙,这么多大招往我老头子身上招呼,是我欠你们钱了么??”
众人回转过头,扬起头来一瞧,只见鬼松老人不知道何时正站在不远树杈上,手上拿着一颗已经吃剩下的果核。
看到众人满脸惊骇的表情,只见鬼松老人身后居然不断浮现出一张又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
转瞬之间,偌大的树林里,居然同时出现了十余个鬼松老人。
看着已经筋疲力尽的糟老头等人,鬼松老人脸上骤然扬起了一抹狞笑:“喜欢玩群殴是吧,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这个老家伙!”
众人又惊又怒,但更多的是对鬼松老人的实力感到震撼。
就在众人准备以死相搏之时,众人突然抬起头,只见一道金色法旨从远处枉死城的方向飞来。
法旨还未到,那股浩浩无垠的帝威,就令糟老头他们不得不浮匍匐在了地上。
“嘶!!老天,他怎么回来的这么快!”赵文和看到降临的法旨,不禁惊讶的说道。
“完了!完了!一步错,步步错,该死!”
有人见到大帝归来,顿时斗志全无,一屁股坐在地上,已经做好了被大帝打下十八地狱的结果。
法旨从天而降,糟老头等人心底无不冰凉透骨,似乎没有预料到,大帝回来的速度如此之快。
这时候法旨缓缓打开,不容置疑的权威下,令每个人心头都笼罩上了一层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