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三個皮蛋-第五百六十三章 你們在找我麼?分享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你是……柒柒?”
柳三缺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表情无比复杂,口中喃喃自语道,“已经这么大了么?”
“你是不是柳三缺?”柳柒柒再次问道。
她的声音如同晓寒霜结,令闻者无不感到冻彻骨髓,如堕冰窟。
“不错,我就是柳三缺。”柳三缺的表情已然回复平静,淡漠地回答道。
“我母亲在哪里?”柳柒柒接着问道。
“子柒在生下你不久之后,便去世了。”
面对柳柒柒没头没脑的提问,柳三缺却显得并不意外,反而缓缓答道,“我与她的结合,并不被家族所认可,所以无法将你留在身边,只好送给远亲抚养。”
“是么?”柳柒柒无悲无喜,平静地说道,“母亲已经不在了么?”
“你是怎么进来的?”柳三缺的声音已经恢复如常,听不出多少情感,“莫非是四全?”
言语间,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堪堪出生了十七年的女儿,竟然漂浮在空中。
十七岁的灵尊!
在柳柒柒的身上,他甚至还感受到了一丝道的气息。
这般年轻的入道灵尊,即便在七大圣地之中,也是闻所未闻的绝世天才,柳三缺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异之色。
“你是说这‘思断崖’么?”柳柒柒淡淡地答道,“自然是飞来的,这里到处都在杀来杀去的,并没有人阻拦于我。”
情况已经恶劣到了这般地步么?
听了柳柒柒口中的描述,柳三缺心头一凛,神情却还是没有半分变化。
这父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声调冰冷而机械,不带丝毫人情味,若是让钟文见了,怕要以为是前世的两个人工智能在相互交谈。
“你这一身修为,师承哪一个圣地?”柳三缺又问。
对于能够将女儿培养到如此境界的高人,他免不了生出了一丝兴趣。
“家师乃是飘花宫宫主。”柳柒柒有问必答,毫不隐瞒自身情况。
“飘花宫?”
柳三缺口中反复念叨着这三个字,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当世有哪个圣地叫做“飘花宫”。
至于世俗门派,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因世俗之间的最强修炼者不过灵尊修为,连感悟大道的强者都没有,又如何能够培养出一名十七岁的入道灵尊?
“可以了么?”柳柒柒缓缓抬起手中长剑,直指柳三缺道,“若是没有其他问题,那便上路罢!”
“你要杀我?”柳三缺愣了愣神,失声道,“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自从那个名叫“子柒”的女人过世以后,他大概很久未曾像今日这般情绪多次失控了。
“柳三缺,想不到你做人失败到了如此地步!”
高空之中,一名形容枯槁的瘦削老者哈哈大笑道,“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想要取你性命。”
“柳姑娘,这柳三缺生而不养,将你弃若敝履,当真该死!”另一名贼眉鼠眼的猥琐男子对着柳柒柒大献殷勤道,“张某愿意助你一臂之力,你我何不齐心协力,共同取了他的狗命?”
男子口中替柳柒柒打抱不平,一双小眼睛却死死盯在少女身上,眸中闪耀着淫邪的光芒。
“他是我的。”柳柒柒轻轻摇了摇头,冷声拒绝道,“谁都不准出手。”
“柳姑娘,张某也是一片好意。”猥琐男子嘴角隐隐流着口水,厚着脸皮凑近她身旁,闻着少女身上的淡淡体香,他只觉心神荡漾,魂不守舍,口中不依不饶道,“你又何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错,小姑娘!”枯瘦老者隐隐感知到柳柒柒的强悍气息,亦是随声附和道,“柳三缺极难对付,既然我等目标一致,何不联手抗敌?”
“聒噪!”柳柒柒秀眉微蹙,似乎有些不耐,口中轻叱一声,抬手举剑,轻描淡写地挥向猥琐男子。
“不识抬举的小娘皮!老子看你生了一副好皮囊,才好意想要帮衬一把,你反倒对我出手?”猥琐男子见对方莫名挥剑,对着自己当头砍来,心头一惊,连忙向后退出数步,怪叫一声道,“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等落到老子手里,少不得要好好享用你一番,这么细皮嫩肉的,床上的滋味,想必不差!”
耳听猥琐男子满嘴的污言秽语,柳柒柒依旧面不改色,反倒是下方的柳三缺眼中,不自觉地闪过一丝怒色。
“大伙儿一起上,把这个小娘皮 ……”猥琐男子兀自叫嚣着,话到中途,却戛然而止。
紧接着,他的眼睛忽然瞪得老大,一道血线自额头冒出,逐渐延伸,自上而下,贯穿整个身躯。
下一刻,他的躯体竟然从中间裂成两半,分别向着左右两侧缓缓掉落下去,伴随着“扑通”“扑通”的响声,重重掉落在下方山地之上。
堂堂圣地长老,拥有灵尊级别修为的强者,居然被柳柒柒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剑,斩为两截,一命呜呼。
“谁若敢出手,这就是下场!”柳柒柒的声音冰冷刺骨,配上猥琐男子的惨状,登时慑得空中一片寂静,无人发声。
居然连一剑都挡不住!
好恐怖的剑技!
不愧为父女!
老子是妖孽,连女儿都是怪物!
眼见无人吱声,柳柒柒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柳三缺身上,对于空中诸人,却是连看都不高兴再看一眼。
“柳师姐,好厉害!”
万籁俱寂之中,珠玛娇柔悦耳的嗓音和清脆的拍掌声,登时显得有些格外刺耳。
“好剑法。”柳三缺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口中淡淡地赞了一声,“不愧是我的女儿。”
柳柒柒并不回答,只是缓缓抬起长剑,一股凌厉绝伦,又玄奥莫测的恐怖剑意自她散发出来,瞬间席卷四方,吞噬天地,所过之处,飞鸟坠,百兽惊,即便位于高空中的灵尊大佬们,也无不感到内心颤栗,分明不是剑意的目标,却不知为何,能够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
“好强的剑意。”柳三缺眼中的赞赏之意更浓,同样举起手中长剑,指向了自己的女儿,“在场这么多人,只有你才配做我的对手。”
言下之意,已然将其余诸人,视作草芥。
奇怪的是,这些试图攻入“英雄阁”的圣地长老们,居然并不怎么感到被冒犯,对于他的言语,反倒隐隐有些认同。
这位姑娘,或许真的能够打败柳三缺吧!
所有人的脑中,不约而同地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我的剑意,名为‘心剑’。”柳三缺素来寡言少语,此时却不知为何,一开口便停不下来,“自从剑道大成,历经大小战斗一千三百七十二场,未逢一败。”
“此剑名为‘元一’,意指万物本源,以补天石与霜星铁合炼而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见柳柒柒没有反应,他便继续滔滔不绝道,“曾经斩断过七百余名对手的兵刃,自身完好无损,没有半个缺口……”
“此剑名为‘斩仙’。”
听了良久,柳柒柒似乎对柳三缺的啰嗦感到不耐,忽然一抖手中长剑,冷声打断道,“原本乃是‘天剑圣人’的随身佩剑。”
听见“天剑圣人”四字,柳三缺瞳孔猛地大张,眼神于讶异之中,隐隐夹带着一丝轻松,仿佛卸下了什么心头重担一般。
他举起长剑竖在身前,口中轻声吐出一个“请”自,便不再多说什么,目光落在如花似玉的女儿身上,片刻不曾挪开。
一股缥缈而高深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绵远悠长,玄奥莫测,与柳柒柒的剑意碰撞在了一起,分庭抗礼,毫不退让。
即使面对十数名灵尊的围攻,他都未曾流露出这般认真的表情。
父女二人遥遥对峙,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气势激荡,剑气充盈,虽未出手,却迫得四周诸人不断后退,根本无法靠近两人五丈之内。
同为灵尊,实力的差距,竟是云泥之别,完全做不得比较。
这般僵持了小半刻时间,柳柒柒不动,柳三缺也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父女俱是神色淡定,表情如出一辙,连眼皮都不带颤一下子。
反倒是围观群众一个个面色沉重,额头隐隐渗出汗珠,即便退出很远,却依旧无法摆脱两人剑意带来的影响。
就在四周灵尊心生怯意,感觉再难忍受之际,两人忽然动了。
柳三缺再次挺剑直刺,招式平平,动作迟缓,不似剑客,反倒更像是市井老妪,连举手抬足,都显得有些吃力。
柳柒柒挪动玉足,在空中踏出一步,素手轻挥,轻描淡写地劈出一剑,一双美眸并未盯住对手,反而凝视前方,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若是从远处观战,任谁都想不到,这动作慢慢吞吞的一男一女,会是当世顶尖的入道灵尊。
可身在其中的柳柒柒,却深深感受到了战况之凶险,远远超出她以往的任何一次战斗。
年少时,她曾经无意间从柳大郎口中听说过自己的生父来自“思断崖”,却没有料到柳三缺的剑法造诣之强,远远超乎想象,竟似不输于她见过的任何顶级高手,包括林芝韵和剑以城。
迎面而来的这一剑,看似缓慢,却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以其“天生剑心”的恐怖天赋,竟然隐隐生出一种难以抗衡的感觉。
这样强大的男人,却连自己的妻女都无法保护?
抑或……他根本就未曾想要保护我们?
一念及此,从记事起,柳大郎夫妇无穷无尽的打骂与苛待,忽然如同一电影画面一般浮现在脑海之中。
她原本古井无波的心境,莫名涌起了一丝怒意。
自从感悟“绝情剑道”,并且晋升灵尊之后,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
强烈的愤怒,与“绝情剑道”已然背道而驰,柳柒柒的剑势,于不知不觉间出现了一丝瑕疵。
这个破绽是如此细微,几乎无法察觉,却未能躲过柳三缺的眼睛。
心剑,以心驭剑,剑随心走。
心之所向,剑之所指!
他手中的长剑微微一偏,不失时机地刺向了柳柒柒剑势之中的弱点,招式浑圆流畅,巧妙而精准。
输了!
会死!
以柳柒柒“天生剑心”的敏锐直觉,瞬间便预判了这一轮交手的结局。
如果继续继续下去,柳三缺会受伤,而她却要死在自己的亲生父亲剑下。
即便天赋无双,才刚踏入灵尊不久的柳柒柒,毕竟缺乏与顶尖高手对敌的经验,年龄和阅历,成了她无法跨越的短板。
师父、大师姐、宁儿、小蝶……钟文!
对不起!
来生再见了!
本以为“绝情剑道”令自己冷血无情,却不料在生命的人最后一刻,飘花宫诸人的身影,忽然如走马灯一般,在她的脑海中一一划过。
意识到心脏会被柳三缺的剑势洞穿,柳柒柒一咬牙,手中的长剑忽然气势暴涨,已然将全身力气汇于一点,狠狠斩向眼中的一根灰色线条。
即便要输,她也并不打算让这个抛弃妻女的无德之人好过。
“噗!”
然而,眼看柳三缺就要得手,他手中的元一剑却不知为何微微一偏,莫名捅在了柳柒柒的小腹之上。
柳柒柒目光一凛,手中长剑去势不减,直接将眼中的灰色丝线斩为两截。
“噗!”
斩仙剑似乎并未触及柳三缺身体,他握剑的右手臂却不知为何,竟然齐肩而断,暴射而出的血液溅洒四方,在地面上形成了密密麻麻的深红斑点。
两道身影飞速向后退去,瞬间拉开了距离,待到众人回过神来,父女二人皆是面色苍白,身受重创,虽然还未倒下,却已是摇摇欲坠。
“柳师姐!”
高空中的珠玛面色一变,猛地一拍小明背脊,金羽大鹏化作一道金色疾光,瞬间出现在柳柒柒身旁。
花衣少女伸出双臂,也不管柳柒柒同不同意,直接将她柔弱的伤躯牢牢抱住,口中娇叱一声:“小明!”
金羽大鹏仰起脖子,口中发出一声尖唳,身形蹿天而起,如同一道金色闪电,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英雄阁”门前一片寂静,唯有断去一臂,嘴角挂着丝丝血迹的柳三缺静静挺立着,面如金纸,嘴唇发白,脸上却不知为何,流露出轻松的表情。
上空之中,十数名灵尊高手面面相觑,过得片刻,忽然有一人大声说道:“柳三缺已经无法使剑了,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无不流露出兴奋之色。
“不错,没了右臂的柳三缺,何足道哉?”
“他刚才这般嚣张跋扈,如今倒要看看拿什么来阻挡咱们!”
“正是,正是,柳三缺肆意杀戮,惨无人道,咱们正该为孔兄等人报仇雪恨,将他碎尸万段!”
“当务之急,是要捉住黄英,若是能将圣人之妻掌握在手中,殿主定会重重有赏!”
“听说郭圣人这位小娇妻生得花容月貌,沉鱼落雁,老子正要见识见识!”
“什么,你这色痞,居然没见过黄英?那可是如今‘思断崖’有名的美人儿,保管教你大开眼界!”
“哦?那我可要好好开开眼,也不知等事成之后,殿主会不会将这等美人赏赐给咱们享用一番。”
“你莫不是忘了三殿主的爱好么?”
“哈哈,说得也是!”
这些围攻“英雄阁”之人没了压力,一面谈笑风生,一面缓缓朝着柳三缺逼近,或许是这位绝世剑客的积威太盛,即便断了手臂,却也没有人愿意冲上前去,做那第一个吃螃蟹的开拓者。
柳三缺的面色愈发苍白,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似乎随时随地就会跌倒下去,众人更觉轻松,有两三个胆子大的,已经开始凝聚灵力,打算施展雷霆一击,将他一举打倒。
“你们在找我么?”
一个女子嗓音忽然自“英雄阁”内响起,轻柔悦耳,似水如歌,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