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兩件殘損華夏文物 (第一更)看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从吉姆·斯塔克手里接过徐渭的那幅《写生卷》水墨纸本手卷,向南将其放在大红长案上,缓缓地平摊开来。
明代著名书画家徐渭,是青藤画派鼻祖,也是华夏大写意画的开创者。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的画能吸收前人的精华而脱胎换骨,“不求形似求生韵”,他笔下被古人称之为写生的花鸟鱼虫,也都是信手拈来,“不求形似,聊抒胸中逸气”,脱尽陈规旧俗的束缚,却生动传神,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人震撼。
向南面前的这幅《写生卷》手卷,就是这样一件带给人强烈视觉冲击力的作品。
全卷一共分为五段,分别是“鲤鱼破浪”、“菡萏凌波”、“贝榖菖蒲”、“石榴绽珠”和“月季芭蕉”等。
前四幅所采用的画纸是生宣,墨色很容易洇开,因此徐渭在作画时的用笔极快,动作迅猛,笔法简单明了而含义丰富,画面干脆利落;而最后一幅用的是熟宣,因为用笔稍微缓了一些,墨色沉着,月季花的浓淡变化,蕉石的勾染对比,似乎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因此落笔时显得颇为得心应手,是整幅手卷中的精彩部分。
《写生卷》手卷每一幅都有落笔潇洒的行书诗题,与水墨写生两两映衬,将心头的昂藏之气,直抒于胸。
这幅《写生卷》手卷在清朝早期时就被收入了清宫中,毫无疑问的,乾隆皇帝在每段画上都有即兴诗题,除此之外,盖章也是免不了的。
在前几年一次名为“大观——四海崇誉庆典之夜”的秋季拍卖会上,徐渭的这幅《写生卷》水墨纸本手卷出现在了拍卖台上,最终以1.27亿元的高价被神秘买家竞得。
只是让向南没有想到的是,这幅画原来是落到了华尔街著名投资家吉姆·斯塔克的手里。
不过,如今这幅古画的现状倒是有些糟糕,画芯上不仅有一个个的小虫洞,还长出了一片一片的霉斑,就好像人身上长了癣疥一样,一看就让人感觉浑身难受。
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幅古画被拦腰撕开了一道很大的伤口,差一点就断成两截了,这伤痕有很大可能就是人为造成的。
一瞬间,向南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虽然这幅古画是吉姆·斯塔克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可这也是华夏文物啊,既然你不珍惜,又何必花那么多的钱买呢?
吉姆·斯塔克看到向南的脸色一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大概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心里顿时一慌,就好像带着孩子跑去游戏厅里玩了一夜,结果学校布置的作业忘了做而被班主任老师发现的家长一样,赶紧低声解释道:
“向先生,古画上这道裂口,是前些年我带着这幅画到倭国一个朋友家里,和他一起欣赏画作时,没想到正好发生了地震,我当时站立不稳,一不小心扯到这幅画的下端,结果就……”
吉姆·斯塔克的语气里满是委屈,这可真不是我故意的啊,再说了,我就算有钱,也不至于这么糟蹋啊,这幅古画可是一个多亿呢,这一下差点撕成了两半,就算修复好了,其本身的价值估计都要缩水一小半,我有必要嘛我?
“嗯。”
向南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实际上他也明白,不接受他也没办法,这毕竟是吉姆·斯塔克收藏的古画,他最多也只能选择不帮吉姆·斯塔克修复文物,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人家至少也给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也算是态度不错了,更何况,他真的忍心看着这幅古画一直残损下去,甚至被毁坏殆尽吗?
他不忍心的,也不会舍得。
想了想,他又转头看了吉姆·斯塔克一看,问道,“还有另一件古陶瓷呢?”
“在这里,在这里!”
吉姆·斯塔克一听,赶紧将另一个小巧的古董盒从行李包里取了出来,放在了向南的面前。
估计是担心向南再有什么想法,他又解释一句,“这件古陶瓷器,也是倭国发生地震时,从桌子上掉下来给摔碎了。”
向南没有搭理他,伸手打开古董盒看了一眼,里面装着一堆古陶瓷残片,瓷片通体施白釉,有一部分瓷片外壁上还有散碎的梅树、梅花的图案。
看着这些如同水墨画一般的梅花梅树图,向南不由得眼睛一亮,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水墨珐琅瓷器啊。
在古陶瓷收藏家的心目中,雍正珐琅彩碗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而在这些娇艳斑斓的极品瓷器当中,还有一种别具风情、孤芳自立的瓷器品种,那就是清宫档案中所记载的水墨珐琅。
这里的水墨一词,可不是浓淡不一的墨色在纸上或绢上作画,而是白瓷画上的赭色珐琅十分具有诗情画意,因此假借形容。
向南在右眼的“回溯时光之眼”中,“看”到了这件完整的清雍正珐琅彩赭墨梅竹图碗。
这只碗口沿外倾,弧壁颇深,圈足低矮,通体施白釉为地,碗内平素无纹饰,外壁一面靠近圈足之处绘有一株虬劲的梅树,枝干挺秀,横亘于外壁之上,随碗形变化而生长。
梅树枝头上,花朵或含苞待放,或尽情绽放,以淡墨细笔描绘,轻盈洁白,姿态万千;梅树底下勾画了几丛矮竹,以双钩笔法勾勒出了枝叶,密密匝匝,细致精巧。
这一件清雍正珐琅彩赭墨梅竹图碗,曾在2015年香江秋季拍卖会上露面,最终以近7000万元的天价成交,想不到最后竟也落到了吉姆·斯塔克的手里。
看过了这两件残损文物,向南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两件文物都属难得一见的宝物,没想到都已经残破至此,这让向南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
还好的是,要修复它们其实也并不算困难,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让向南有了些安慰。
他正要对吉姆·斯塔克说些什么时,对方却抢先开口了:“向先生,我已经把‘修复酬劳’给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