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奮鬥在沙俄討論-第四十六章 不忿的人展示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康斯坦丁大公为什么更看重普罗佐洛夫子爵?
这真的是个问题吗?
但凡只要智商在线就知道,出身和能力究竟哪个更重要了。
康斯坦丁大公又不是他那个固执到了极点的老子,一味地觉得臣子必须“根红苗正”才能大用。对已经被逼到了绝境的康斯坦丁大公而言,出身就是再好也弥补不了能力上的缺憾,他宁愿用有能力的卑贱农奴,也不愿意用没能力的高贵废物。
那么康斯坦丁大公对普罗佐洛夫子爵的这一趟瓦拉几亚之行究竟是什么想法呢?是真的准备跟李骁以及阿列克谢合作吗?
合作当然是有的,但康斯坦丁大公派普罗佐洛夫子爵去布加勒斯特更多的是探听虚实。他希望普罗佐洛夫子爵这个聪明人帮他瞧一瞧瓦拉几亚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是不是真像报告上说的那么好那么有潜力,顺带着也看一看阿列克谢是不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康斯坦丁大公的意图是全面的了解瓦拉几亚,看看瓦拉几亚能带给他多大的好处,另一方面也看看能不能将阿列克谢拉上自己的战车为自己服务。
是的,在海军部坐了这么久的冷板凳之后康斯坦丁大公终于觉悟了,他知道像缅什科夫一样的老顽固是不可能真心拥护他,这帮家伙就算给他面子也是看在尼古拉一世的面子上哄他开心罢了。
一旦到了真要站队的之后,这帮人分分钟就会跑到亚历山大皇储那边跪舔,根本都不会鸟他一下。所以指望依靠这帮老顽固去夺取皇位那真心是想瞎了心。
经过长期地观察康斯坦丁大公发现,只有那些对现实基本绝望,对俄国当前体制很不满意的改革派才有争取的希望。因为顽固派紧紧地团结在亚历山大皇储身边,让这些寄希望改革的人根本在亚历山大身边没有话语权,有话不能说也无从施展才华展现抱负的他们自然只能另辟蹊径,找一个可以给他们展示才华的主子了。
康斯坦丁大公觉得自己就是改革派的明主,觉得只有他才能给改革派施展才华的机会,而阿列克谢在瓦拉几亚的所作所为虽然隐蔽,但说到底还是变相的搞改革,自然也是改革派。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既然大家都是改革派,而康斯坦丁大公又自我感觉良好,他觉得完全可以将阿列克谢拉上自己的战车为自己冲锋陷阵。
“斯佩兰斯基伯爵这个人虽然小聪明多了一点,但也不失为一个人才,相信他能够看清形势的……只要说服了他,我们在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就大有可为了!”
当然自我感觉良好的康斯坦丁大公也没自负到以为自己只要站在阿列克谢面前振臂一挥对方就会纳头便拜。他觉得得派一个像普罗佐洛夫子爵一样的聪明人给阿列克谢分析一下形势,讲明厉害之后对方就会知道投靠他有多么正确了。
所以普罗佐洛夫子爵的任务其实是游说阿列克谢,所以梅利科夫和戈利岑都很不理解,他们觉得游说阿列克谢那就直接去总督好了,跑去找那个不知所谓的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康斯坦丁大公很厌恶这个堂弟吗?
普罗佐洛夫子爵并没有解释什么,因为很早他就知道一个道理,千万不要试图跟白痴讲道理,因为他们根本就听不懂,你就算讲得再多再细致也不过是对牛弹琴罢了。
所以普罗佐洛夫子爵什么都没有解释,完全无视了那两个人的质疑,只管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态度在戈利岑和梅利科夫看来就太嚣张了,他们觉得普罗佐洛夫子爵实在是目中无人,就是仗着康斯坦丁大公的宠幸嚣张跋扈。
“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嚣张多久!简直是不知所谓!”
一肚子都是火气的戈利岑愤愤地开炮了,他毫不掩饰对普罗佐洛夫子爵的鄙夷和不满,在房间里破口大骂道:“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什么东西!伙计,我们不能再这么坐视不管了,如果继续任由他折腾我们将一事无成!”
梅利科夫看着愤愤不平的戈利岑,心中其实毫无波澜,因为他跟戈利岑完全不同,他虽然也不喜欢普罗佐洛夫子爵,但很清楚此人在康斯坦丁大公心中的地位,不客气地说对方的地位比他和戈利岑高太多了。
说句不好听的,只要普罗佐洛夫子爵一句话他们就会在康斯坦丁大公面前失宠,这样的狠角色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最好不要随便得罪。
但是你要说梅利科夫完全没有一丁点想法也是不可能的,人往高处走,谁不想往上爬呢?
所以他眼珠子骨碌一转是计上心来:“您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要不我们先问问大公殿下的意思再做决定!”
戈利岑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很鄙夷地瞪了梅利科夫一眼,轻蔑道:“这一来一回得花多少时间,我们的时间很宝贵,不能这么浪费!您既然没胆子,那我自己来!”
说着这家伙就准备挽袖子自己单干,只不过梅利科夫一把就拉住了他:“您别生气啊!我这也是稳妥起见嘛!毕竟来之前殿下也说了以保罗.康斯坦丁诺维奇为主,我们总不好自作主张吧!”
梅利科夫越说戈利岑就越生气,他愤愤道:“那是殿下被那个私生子给蒙蔽了,你看看他都做的是什么……”
梅利科夫呵呵笑道:“也是,但是您这么做容易被他抓住口实,真让他追究起来,在殿下面前可没您的好果子吃啊!”
戈利岑顿时心中一惊,犹豫了起来,他不怕普罗佐洛夫子爵但真的怕康斯坦丁大公啊!
而他这副表情让梅利科夫心中更是鄙夷,愈发地觉得此人是个废物,不过戈利岑是个废物也好,他正好利用一下这个废物:“所以吧,我觉得咱们就算有所行动也得隐蔽一点,不然让保罗.康斯坦丁诺维奇知道了,就算不找我们的岔,也会来抢功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