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ptt-第五百一十三章 人道,你不講武德!展示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东华帝君,单挑无敌,七进七出,纵横不败,怎么办?
限制他!
群殴他!
彻底发挥人多的优势,质量不够,数量来凑!
并且,完美的将数量转化为质量,让乌合之众消失,成为战略力量。
能做到这一点的是什么?
是阵!
大阵!
阵道诞生的初衷,便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
其法天地之道理,借乾坤之伟力,集弱者之数众,以弱胜强!
临摹宇宙的大道,特化其中的某一部分,倍增威能,就可以创造奇迹。
在这个时代,这个巫妖两大阵营摩擦碰撞、血与火盈满山河的时代,也是盖世大阵并起的时代。
妖有周天星斗大阵。
巫有都天神煞大阵。
这些,都是漫漫岁月里诸多先天神圣、大罗至尊的智慧结晶成果,是最高战略武器。
此刻,当龙祖被东华针对的殴打到险些生活不能自理、悲愤的提议要有所改变后,人道终是想起自己有那么两个大杀器,是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瞬时间,洪荒天地风云变幻,星光煌煌,煞气滔滔,最可怕与浩大的场景在上演。
那周天之星神,哪怕是曾经被人所镇杀,此刻都复活,共同被摄入星天中,自然而然转运星海,演化盖世杀阵——周天星斗大阵!
日月辉映,星辰闪耀,无穷无尽的光明绽放,将整个洪荒都笼罩在星天的法理之下,煌煌星海,古今无双!
“洪荒”彻底放开了权限。
于是,恒河沙数不足以道的烈烈星光,此刻主导了广阔无边的浩瀚洪荒,闪耀无穷岁月,映照诸天纪元。
照彻在时光中,照彻在虚空里,颠倒了过去和未来,重塑了根源和法理……每一个刹那的星光闪动,都是洪荒光阴转动、诸天生灭的一个轮回!
千千万万,及至兆兆亿亿的轮回,宇宙的创造与破灭,共同奏响了一曲永恒天籁,是道的最高华彩和演绎!
星辰,演绎了生灭,代表了命运,开辟了永恒!
周天星斗大阵,这一刻的威能轻而易举便超越了过往最辉煌时刻,那是不曾有过的巅峰,威力强横到离谱——因为,这是整个世界在支撑它,是人道在亲自主持阵法!
当它蔓延席卷,于星海中扫落,从岁月里渗透,无可计量的星光锁链交织,真正拦截住了“东华帝君”大杀四方的脚步,让他再不能肆意纵横。
帝君执剑,切割纪元,斩断古今,凶横无边?
那便有天之网、时之网、星之网,重重叠叠,迎击而上,削减锋芒,用“洪荒”那雄厚到匪夷所思的本源,硬生生做对冲,成为了最强之盾,让三千神圣马仔小弟能尽情的发挥与进攻!
而这,并不是结束。
既有盾,矛何在?
在这里!
“轰!”
煞气汹汹,巫族的十二位领袖,被人道安排的明明白白。
他们的祖巫法相不知何时出现,屹立大地山河上,隐隐环绕不周,共鸣呼应。
“嘭!”
“嘭嘭!”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澎湃的心跳声乍起,席卷回荡在苍茫宇宙,震撼人心,让苍生颤栗。
而后,一具伟岸的巨神之身诞生,熔炼了十二祖巫法相,傲立于天地中央,祂踏在洪荒大地上,头颅却直接没入星空,真正的顶天立地,俯视诸天万界、古今纪元!
那庞大的身躯,承载了人道的意志,配合辅助十二祖巫,得以拥有最坚实的底蕴,能用最完美的姿态发挥巅峰实力,除却盘古的大成就者,祂隐隐为诸天之唯一,至高之禁忌!
这,就是人道的矛!
当“盾”架住了东华帝君的剑,这“矛”便出击,用力的向前杀了过去!
面容模糊、直视时若有若无能看到苍茫洪荒景象一角的巨神,赤脚踩踏着岁月长河,溅起浪花千万朵,多少古史或下游未来都在改道,只是因为巨神进击时下意识的举动。
光阴动荡,诸天飘摇,巨神挥动了手中真实无虚的开天神斧,劈斩了下去!
“轰!”
斧刃之下,天地宇宙都虚淡了,似是无法承受那至高无上的威能,无愧于昔日至高神圣持之横行纪元时代的终极杀器,是其道路的演化展现。
是的,开天神斧真实无虚。
锋芒盖世,破灭万象、开辟诸天,都只做等闲。
都天神煞大阵,此刻彻底超越了以往,毕竟多了趁手的兵器,那就是不一样。
没办法——
你看,太极图在道德天尊那里,盘古幡在元始天尊那里,混沌钟在东皇太一那里。
这三件先天至宝,一般情况下是没法集齐的——三千神圣,不可能坐视其被某一人、某一个团体将之尽数掌握,就是怕往事重演,开天神斧再现洪荒,逮谁灭谁,哪怕是鸿钧,都不愿意平白无故的挨上一击。
不过,威力有多大,吸引就有多大。
阻止别人集齐是一回事,自己若是能集齐……那却是最好了,做梦都能笑醒。
在更古老的纪元中,道祖鸿钧曾是最热衷于将这件大杀器给集齐的强者,因为诱惑力太大……彼时罗睺魔祖都能有诛仙剑阵,横行洪荒,那他提着开天神斧闯荡天下,也很合理的对吧?!
可惜,道祖功亏一篑,只找到了太极图和盘古幡,混沌钟是他思而不得的至宝……当他为此不惜动用不要脸手段、准备强行硬抢时,下一刻便遭了报应,年纪轻轻的就拄上了拐杖。
龙头拐杖怎么来的?
这个中细节,道祖没有脸说……毕竟这是他神生中罕见的黑暗时刻,具体细节死活要埋葬在岁月长河的河底,只有懂得才懂。
而懂归懂,也没几个往外瞎哔哔的。
——太昊记仇,“洪荒”小心眼,我鸿钧道祖,就是什么特别大度的人吗!
……
围绕着开天神斧,曾经发生了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多少大罗至尊,对之茶不思、饭不想,奈何大势滔滔,阻力太大,汇聚开天三宝,重塑开天神斧的事情,也只能在梦里想想。
可是今天,神斧轻而易举的就再现了!
因为人道的意志。
连先天神圣、大罗至尊,面对军令都只能俯首听令,被征召过去作战。
那,再要走三件开天至宝,最大化发挥战力价值的事情——
三清天尊、东皇太一……你们谁有反对的意见?
可以提。
随便提。
我人道,可是最讲究“民主”的那一套了!
对此,这几位登临太易道境的领袖级强者,一个个服服帖帖的,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有意见?
——怎么可能?
——人道大爷,您开心就好!
——最好在东华嗝屁后,您赶紧的智商下线,再把时代的舞台交还给我们这些忠正秉直的大好神圣,让洪荒天地有“众正盈朝”,岂不美哉?
于是。
当天地间的神圣们,力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就没有什么困难,还能阻挡人道。
开天神斧再现,握在盘古真身的一只手上,那画面太震撼人心了,恍惚似回到了当年开天辟地的时候。
一斧,斩出了永恒!
“东华帝君”周身的蒙蒙道气剧烈波动,他举剑架住开天神斧,斧剑交击碰撞,他也不再能潇洒随意了,身躯踉跄,大踏步的后退。
“逆子……”帝君语气冰冷,是被气的。
毕竟……太打脸了!
谁开的天?
谁辟的地?
开天辟地太昊皇的名字还挂着,都天神煞大阵参照的模版依旧是他……此时此刻,却被人道控制着演化盘古真身,还在提着开天斧怒劈于他……
好家伙!
赝品要砍死正品吗?
这夺笋呐!
缺德到家了好不好?
更别说……
当年,是谁化的万物!
万物,成于斯,长于斯……现在汇聚出来的人道意志,却来砍他?!
逆子!
孽障!
也就是场合不对,要保证节操,大庭广众之下喷脏话怪不好意思……
不然?
恐怕一句“悔无射墙”……都得出来了。
可惜。
东华帝君话音中的愤懑,人道全然不理解。
纵然理解了,也是不在意的。
它只是很认真的使用着手牌,星空之“盾”,盘古之“矛”,两者互相配合,最高明的本能意识主持,两者分工搭配的完美无瑕,每一分力量都使用的恰到好处,以此大战东华帝君。
斧盾兵——人道升级版!
相比于东华帝君这个剑客,可是要占便宜太多了!
守则滴水不漏,功则无所不至。
当三千神圣和人道意志,磨合到巅峰状态时,那一刻所绽放的锋芒,让远远观望的道祖都有些动容,前所未有的慎重观看。
——强!
——太强了!
人道代打,的确是不一般。
换他上去,怕不已经被捶的半身不遂了。
他这个天道之合道者,还不能飘。
若是太飘了,飘到违背了誓言,被三千神圣愤怒之下共击,如眼下一般召唤出人道洪流来,一起弄他……那看东华是什么下场,他便也好不到哪去!
“哧!”
一道血光迸射!
在“矛”锋一往无前的进击之下,东华帝君开战以来,第一次见血负伤了!
斧芒通天彻地,捕捉到了帝君的一个失误——或者说不是自身的失误,是被周天星斗大阵硬生生逼出来。
刹那的时光中,斧芒斩下,击伤了帝君,划破了他手臂上的油皮。
“太狗了吧……”
混子队伍中,一位神圣若非抹去了自己的面容,怕是早已目瞪口呆。
作为人族当代的王,他目睹了战局变化的全部,心中有些槽不知道该不该吐。
身为大罗的他,还算不算人已经不好说。
但是他可以确定,人道的意志……那是真的狗!
说好的星辰为“盾”,盘古做“矛”,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代打的人道,操作秀出了花,让世人知道,它也是不讲武德的。
顺带着,用行动发声,告诉曾经的领袖——
大人,时代变了!
什么叫兵不厌诈?
这就是!
当东华帝君持剑横扫,以攻代守,迫使人道以周天星斗招架时……人道突然的变招,那“盾”就当场转职,变幻了形态,夹住、锁住剑刃,创造了刹那的时机!
——没想到吧!
——你以为我这只是盾牌?
——不,我还能缴你的械!
星河烁烁,千千万万的星辰炸开,瞬间的绽放,僵住了东华帝君,然后盘古真身手起斧落——走你!
猝不及防下,应对慢了一步,以掌做斧硬接,终是吃了亏,流了血。
许是帝君也没能想到,人道竟然能如此不要脸——这都是跟谁学的?
这样的不讲武德,阴招迭出,身为巅峰强者,竟然用下三滥的阴招……盘古者的脸都要被丢完了啊!
他不得不开始反思——或许,以后不应该以人道的爸爸身份自居。
毕竟,有这么的一个“孩子”,出去了还不够丢人呢!
啥家教啊都是!
而如果说,东华是被惊住了,那鸿钧就是被吓到了。
“这……怎么回事?”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
羲皇在旁,一脸沉思,而后突然露出恍悟之色,“我有些明白了……人道包罗万象,也因此没有太多的道德观念——毕竟什么奇葩的三观都有。”
“一切以实际出发,追逐最高效率,管你什么狗屁的武德!”
“只是这样算来……”
羲皇眼眶放大,瞳孔收缩,“怕是会有很多的损招……被复制使用出来啊!”
“艹!”
作为大佬,这一刻他抛弃了教养,骂了出来。
果不其然。
越怕什么,什么事情就越容易发生。
如果说作为个体的大罗神圣,有时候还要脸……对于人道这种东西,它从来不考虑脸面。
借鉴庞大的资料库,使用些曾经取得辉煌战绩的手段,仿照出来,很正常的是吧?
所以……
在一手奇门兵器,一手开天神斧的基础上,盘古真身再被催动着,神乎其神的踢出一脚撩阴腿,也是很合理的……对吧!
风曦大圣“享誉”洪荒的招式,对此夔牛妖神有着非常深的感受。
此刻,类似的招式上演,却轮到“东华帝君”来应对了。
甚至于……
按照如今人道表现出来的尿性,之后还会有什么阴招?
口水钧对此,同情又期待,睁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