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超能仙醫》-第九百六十一章 滅頂之災!展示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当唐锐从天云府离开,来到钟氏庄园的这一路上,反复推想了数十次。
他已然笃定,唐门派他前往岛国,就只有这一种动机。
那就是保护钟正南。
一是唐门做出决定的时间,恰好就是他复仇失败的几个小时之后,二便是钟正南买凶的时间,一出家门,他便向鹿红月确认,父亲唐无忌死亡的具体时日。
二十年前,钟家崛起的前一个月!
即是说,钟正南花费巨资,请来了黑羽林四位核心,非但没有伤损到钟家元气,反而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让整座家族都一飞冲天,跻身新八旗!
这完全就不合逻辑!
除非,钟正南做这件事,没有花钱,反倒还从中获取了巨额利润。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面对这一连串质问,钟正南只淡淡回应,“我杀唐无忌,只为红颜,与唐门有什么关系!”
唐锐凝视着他,报出几个数据。
“贪婪,一亿五千万。”
“暴食,两亿三千万。”
“暴怒,三亿。”
“傲慢,五亿三千万。”
熱門都市异能 超能仙醫 肉丸-第九百六十一章 滅頂之災!展示
钟正南眉心一皱,隐隐察觉到什么。
钟意浓则飞快问道:“弟弟,这是什么意思?”
“这四人均是黑羽林核心高手,亦是当年杀害我父亲的凶手。”
“而这些数字,是他们每个人的佣金价码,也就是说,杀害我父亲所用到的金额,是十二亿一千万。”
“以当年的钟家,绝无可能拿出这笔资金,更何况,在黑羽林得手之后,钟家便在一个月之内,迅速挤入新八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用我多说吧?”
钟意浓闻言,沉暗的目光迅速闪过了一丝兴奋。
她聪慧无双,自然猜的到问题所在。
“这么说,买凶的另有其人了!”
钟意浓激动道,“父亲,您不要再隐瞒了,还不把当年的事情说给弟弟……”
砰!
钟正南脚下,赫然碎开了一块地砖。
“够了。”
将钟意浓喝退,钟正南看向唐锐,“你以为,你很聪明是吗?”
“我只要真相。”
“真相就是,我买凶杀了唐无忌,与唐门无关,与任何人都无关。”
声音很大,像是不单单要说给唐锐,连同门外的一众武者下人,也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唐锐心觉奇怪,而下一刻,他的目光猛然一凝。
他看到,钟正南在说话同时,右指频频落下,如同遵循着某种规律。
是暗示,还是巧合?
“弟弟,你看这样好不好。”
钟意浓并未察觉父亲的异样,而是担心唐锐按捺不住复仇情绪,第一时间过来按住唐锐手臂,“我来想办法让父亲开口,你再给我些时间。”
唐锐没有给出回应,他的注意力,仍在钟正南不断敲打的手指上面。
敲击次数,频率,轻重,每一个细节都牢牢记住,没有半分遗漏。
直到钟正南突然停下,唐锐的视线才落在钟意浓身上:“姐,希望我下次回京,你能把答案交给我。”
说罢,他再次离开。
只是速度比来时慢了许多。
目光如扫描仪般,在那些武者的脸上扫过,只可惜,他们的脸上只有恐惧,再读不到其他讯息。
如果他没猜错,刚刚钟正南所做之事,是要向他传达什么,但又隔墙有耳,只能以这种方式偷偷传达。
无奈,这隔墙的耳朵,并不在这些武者之中。
而当唐锐离开庄园,那诸多武者,突然有一人脸色瞬变,目光化为了一道凌厉。
这凌厉只一瞬间,便消失无形。
只见他走进大厅,对钟正南抱拳开口:“家主,唐会长实力太过强大,我们是否再请些高手过来,比如说,天家唐门?”
“嗯?”
钟正南瞳孔顿时一震。
半小时后,林若雪正在天云府外焦急等待,当唐锐甫一出现,便飞快迎了上去。
“这次问出了什么吗?”
“只问出了这个。”
唐锐拿出手机,播放的画面,是他离开钟家后,按照钟正南敲击手指的频率,又重新敲出一遍,并且录制下来。
林若雪看了两眼,突然心神一动:“这是摩斯密码!”
“若雪,你能解读出来?”
“我试试。”
林若雪把录像反复看了几遍,很快组成一段文字,“若知真相,你我皆要面临灭顶之灾,望见谅。”
“确定吗?”
“嗯,我有把握。”
林若雪认真说道,“刚接任王家家主时,我跟随家里的师父学过不少东西,其中就有摩斯密码。”
唐锐的眉头渐渐皱起。
掂量这段密言背后的意义。
“灭顶之灾。”
“这么说,我的猜测有大半是真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九百六十一章 滅頂之災!相伴
“父亲之死的背后另有隐情,只是这与唐门有无关系还不确信,买凶之人也不能完全排除钟正南。”
林若雪点点头,正色道:“如果真的与唐门有关,这次你前往岛国,唐门会不会直接把钟家主杀人灭口?”
“不排除这种可能。”
唐锐思索片刻,“看来,需要请一位高手来帮忙了。”
在唐门没有解脱嫌疑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所以这岛国之行,怕是推诿不掉,这样一来,也就只能护住钟正南安全,等回京后,再继续追寻真相。
“可什么样的高手才能无惧唐门呢?”
林若雪呢喃两句,突然又哑然失笑一声,“我真是多想了,以你的人脉,想请高手还不是一通电话的事情。”
仅仅是这次棒.子国之行,便让唐锐结识了尹无相,韩中岷这二位绝世高手,只是,唐门情报无双,这二人一旦入京,很难瞒过唐门眼线。
“尹大师肯定是有些难度。”
唐锐拨通通讯录中的玄武二字,“陈战王,最近忙吗?”
听筒中立刻传来一道熟悉的笑声:“怎么,咱们的唐大会长想起来我这个老朋友了?”
“叙旧的话就不多说了,这次找您,是想请您帮个忙。”
“这可真是少见,那你说吧,我一定不遗余力。”
“我想请您秘密回京,保护一人的生命安全。”
“需要让我亲自保护?”
陈玄南颇有几分好奇,“看来这人对你很重要啊!”
唐锐眯起眼眸:“确实很重要,他是我的杀父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