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tyn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ptt-第三百七十七章 國王的巡遊(6)展示-atkb2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来人当然是旺多姆公爵,他受国王的邀请,前来与国王一同完成接下来的巡游,对于他没能说服圣西蒙公爵,这个曾经的敌人和同僚的事情,路易十四也不是太在意——发自内心地说,他倒希望圣西蒙公爵不要改变原先的主意,毕竟推动路易十三走向死路的无数双手中就有圣西蒙公爵的一双,固然路易十三也有错(站在臣子的立场上来说),但要说路易十四对父亲与国王的死亡不那么耿耿于怀才是一桩荒谬的事情。
圣西蒙公爵如此傲慢顽固也是有原因的,他和许多不愿意屈从国王的贵族一样,以为在自己的领地上,掌握着人脉与军队,不受国王的蛊惑与引诱,哪怕不能与国王平起平坐,也能和国王谈判,尤其是像圣西蒙公爵这样,拥有着一股隐秘势力的人,他早已打探到,法兰西现在的富庶与安宁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无论英国还是神圣罗马帝国都不可能看着法兰西继续做大,不,应该说,他们甚至不允许法兰西保有现在的荣光。
战争不可避免,所以路易十四必然要在开战之前平抚法兰西,才能保证他在外打仗的时候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与旺多姆公爵不同的是,圣西蒙公爵并不是一个波旁,他甚至不像是个法国人,对是否会有一个英国主子毫不在乎,他也不介意看着法兰西四分五裂,这样他才能正大光明地拿出手中的力量,而不是继续在狭小的领地上苟延残喘。他联系到了很多人,他们都足够聪明,能够看明白路易十四正在麻痹和消耗他们。
“当然,”圣西蒙公爵在他的宅邸里与他的同谋们说道:“如果我们愿意离开领地,先生们,国王固然会为我们安排一个显赫的地位,也会有可观的收入,我们可以通宵达旦地享乐,也能舒舒服服地在床榻上消磨一整个白昼,但问题是,这些与我们的领地不同,这些都是国王赏赐给我们的,他可以给我们,也随时随地能够拿走,交给另一个人,但我们的领地不同,那是国王无法夺走的。”
“但我们的领地所能给我们的确实不多。”一个同谋者这样说道,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带着黑色的丝绒面具,但这也只是欲盖弥彰,毕竟他们都是熟人,发言者的领地只是一片荒寂的沼泽,盐碱地与树林,提供不了多少收入,就算他一再加重赋税也无不能,而且自从国王的巡回剧团就像是蒲公英的种子那样飞向四面八方后,他想要将加税的罪名嫁祸在国王头上也不可能了。
在这个时代,平民们的娱乐很少,如果来了一个流动剧团,他们不会舍不得时间和一些小钱,而剧团的演员们在表演之前肯定会先行述说一段巴黎或是凡尔赛的新鲜事儿,好让人们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国王又做出了怎样的决定与筹划,像是以前那样,某天领主随心所欲地指定一个太阳税或是雨水税,却说是国王的命令的事儿不再有了。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国王的教士们普及的初级教育也教出了一大批至少能够看懂简单文字的学生,他们或许还是农民或是工匠,但他们会到城镇的酒馆和咖啡馆里去看报纸,然后将报纸上的内容复述给村庄里的人听。
唐朝貴公子
还有耶稣会的教士们,也已经成为了国王的喉舌,他们一边协助国王开设学校,一边也不吝于告诉人们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这让很多贵族感到难过起来了,因为欧罗巴的封建制度注定了爵爷领地上的民众应当归属他们统治,也就是所谓的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换而言之,我臣民的臣民也不是我的臣民,现在路易十四却越俎代庖,取代了诸侯的位置,统治整个法兰西的民众,民众们崇拜和敬仰国王的同时,当然不会继续支持总是盘剥无度的老爷。
“所以我们要和国王谈判。”另一个人说,“如果他还想在之后的战争中得到我们的支持。”
“我觉得路易十四未必需要我们的支持,”之前的人这样说道:“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常备军。”
“唉,您误会我的意思了,”那个人厚颜无耻地说道:“我们的陛下或许在法兰西没有敌人,但在法兰西之外他的敌人可不少……”
“您是在建议我们叛国吗?”第三个人说。
“我是想要谈判,”那位先生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要求国王召开三级议会。”他说着,与圣西蒙公爵对望了一眼。
三级会议最早出现在十二世纪的法兰西,在王权得到强化之后,与现在的路易十四一样,法国国王不但希望他的旨意能够从上至下,也希望能够听到最底层的声音,不是为了爱惜民众,而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威基座不受动摇。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三级会议为国王服务,一旦国王想要打仗,或是营造城堡,宫殿等大支出的时候,就会召集三个等级——贵族,教士与平民的代表,“听取”他们的意见。
不过平民们很快发现所谓的三级会议只是在嘲弄、欺骗和敷衍他们,举个栗子——如果国王想要打仗,所以准备提高三倍人头税,他就会看似公平公正地召集代表们举行三级会议,但贫苦的民众想要和贵族与教士老爷平起平坐是不可能的,三级会议三个等级基本上就是各自讨论各自的,然后将他们的想法提交给国王。问题是,一般而言,教会与贵族不缴税,唯一需要缴税的是平民,所以平民这一等级的陈情书往往就是废纸一张,甚至出现了国王在三级会议上同意了平民降低人头税的要求结果却不了了之的情况出现。
自从路易十四亲政后,这种名为民主实则剥削的三级会议就没有再召开过,路易十四不需要,普通的民众也不需要,上通下达是国王从最初的时候就在努力做到,也已经做到的事情,贵族们惶恐不安的原因就在这里——再继续下去,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也能喊出我是法国人,我是法国国王的子民的时候,他们的权威也就名存实亡了,到那时,哪怕他们留在领地上,也未必继续保佑现在的荣光。
这位先生要求再次召开三级会议,所抱持的想法在场的人都清楚,因为原先只是国王为了追求金钱援助而设立的三级会议,在
1357年的时候,因为约翰二世被英国人俘虏,需要支付大笔的赎金,当时的王太子查理不得不召开三级会议谋求帮助,但在这时候,贵族与教士乘机发难,他们一边批准筹措资金赎回国王,一边提出了非常苛刻的要求——条件具体如下:
末世之熱血傳奇 華麗的虛偽
傻王爺的逃妃
1、允许三级会议代表参加国王的御前会议。
2、改组行政管理,罢免不得人心的官吏。
逆天狂妃:草包三小姐 乖乖喵
幫主萬歲
3、三级会议有权不经国王批准而每三个月自行开会一次。
4、会议代表不受侵犯。
这份条款无疑直接侵害到了国王的利益,约翰二世回来后就不再承认条款中的大部分内容,1439年,因为对外战争,国王夺得了不经三级会议就能征收新税的权力后,三级会议更是名存实亡,等到了路易十三,路易十四时期,三级会议只能在记录和书本上占有一席之地。
邪王無賴
“但路易十四现在可没被英国人俘虏,”一位先生戏谑般地说道,:“事实上,他还有着五万人的近卫军,随着他一起行动呢。”
“我们当然不会愚蠢到去和国王以及他的军队打仗。”圣西蒙公爵说,“但国王有护卫,他的监察官,法官和那些所谓的走狗喽啰有军队吗?不,他们没有,而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位先生都有骑士和自己的法庭,我们有权利保卫自己的家园不受任何人的侵害……”他停顿了一下:“而且,命运无常,谁也不知道上帝的惩罚何时到来,尤其对那些升斗小民。”
房间的人不由得交头接耳了一番,圣西蒙公爵的意思很明白,他们也许不会直接针对国王,却会弄出一些小麻烦来让国王不得不妥协,譬如国王的驻军营地,国王的行军大道,国王的军备仓库,国王拔擢的那些低级官员——国王甚至不能因为这些损失而责怪他们,因为这些事务他们从来就没有插手的可能。
“但这样国王一定会非常生气。”一直站在窗边没有说话的人突然插了一句。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最先发言的人说:“反正我们都是没法走进凡尔赛宫的人,国王为了聚敛权力和财富,总有一天要把我们吞噬掉,但如果我们的意志足够坚定,只要国王在法兰西之外还有敌人,他就不得不安抚我们,我们就还能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点什么。”
“你说我们都没有资格走进凡尔赛宫,”站在窗边的人质问道:“那我们该如何保证没人会被国王利诱,各个击破呢?”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召集起来的原因,”圣西蒙公爵说:“别担心,我们还有许多同伴,法兰西的每个省市都有,如同摊上星辰,我们只需要一个统一的联盟,有组织的行动,而不是没头没脑地左冲右突,做一些徒劳的事儿——诸位,”他略微提高声音,“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和准备,听从命令,只要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一出现在边境线上,我们就要立刻行动起来,但要注意,别留下任何把柄,别与外国人有任何联系,别让国王有机会以叛国罪处死你们!”
“我们只对法国的国王说话!”一位先生自以为诙谐地说,但只换来了几声干巴巴的苦笑。
“这位先生说的很对,”圣西蒙公爵说:“我们只对法国的国王说话,重新召开三级会议,夺回我们的权力!”
他说的就是以上提到的四条,如果路易十四不得不妥协,那么贵族就有资格如英国的国会议员那样,直接参与到政治事务中并且可能在不远的将来直接架空国王。
公爵说完,为了鼓励在场的同谋,还特意拿出了一瓶波尔多苏玳的贵腐酒,当琥珀色的酒液和醇厚浓重的香气引得人们啧啧赞叹的时候,倚靠在窗边的人却不由得叹气——二十年的经营,路易十四正如他的名号太阳王那样,将他的光芒撒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无人可以逃脱他的影响,哪怕圣西蒙公爵已经决议与国王分割,但他拿出来酒和酒具——璀璨明亮有着多刻面花纹装饰的玻璃酒杯暂且不去说它,单单波尔多苏玳的贵腐酒,贵腐酒最早出现在匈牙利,距今不过三十年,但路易十四才喝过商人们奉献的美酒,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要求商人们送来更多这样的酒,而是派出密探去寻求这种美味酒水的制造方法,以及让葡萄酒园主们尝试酿造这种好酒——之后不必多说,十年前波尔多苏玳地区就成功地复制了这种味道醇美的甜葡萄酒,并且成功地成为了国王的又一个钱囊。
这样的事情可不止发生在一处,所以说,法国的民众不会加入反对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队伍,法国的人头税自从路易十四亲政后就没变过,又因为路易十四大力倡导工业与商业,普通的农民只要在闲暇时间去做做短工也能赚钱,区区人头税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吃力,在喂饱自己与妻儿老小之余还能享用咖啡与烟草,一点葡萄酒或是麦酒,他们不止一次地感谢上帝让他们有了这么一个好国王……想要煽动民众,这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就算圣西蒙公爵的计划根本是下下策,却也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
他满怀忧虑地将杯中的贵腐酒一饮而尽,和公爵告辞,独身走出了这座隐秘的宅邸——也许是因为各有心思,没人和他一起行动——其他人几乎也是如此,他头也不抬地上了马车,拉起车帘,在黑暗中冥思苦想,不知道应不应该走出最后一步。
马车停下的时候,他还在奇怪自己竟然这样快就回到了临时下榻的旅店,他们会合的地方可是相当荒僻的,随即,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把拉开了车帘。
车帘外暗蓝色的天光如同水流一般覆盖在荒凉的原野上,两柄火枪正毫不掩饰地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