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6tn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盛唐不遺憾 愛下-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展示-h9ddm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李安一直饶有兴趣的站在昂及家的城墙上,看着城外人群中的一举一动,注视着每个人的表现,从中也是可以体味到许多特殊感受的。
下面的人群表现各异,有愤怒大吼的,有挥舞杀猪刀乱砍乱叫的,也有嚎啕大哭的,还有一声不吭的,当然,更多的是变化无常,就比如沐大虎先是乱砍乱叫,而后是沉没不动,最后是嚎啕大哭,哭的震天动地,仿佛天地都跟着变色。
其余众百姓的表现也是丰富多彩,但总体上看,大部分都是愤怒大吼和嚎啕大哭,当然,还有挥舞杀猪刀乱砍乱叫的,不过短短的一个时辰时间,六名山贼头目的尸首已经被彻底剁碎了,一片肉都找不到了,早已与泥土化为一体,就连骨头也都被剁碎成渣了,即便如此,还有许多人久久不愿离去,继续拿着杀猪刀在这些碎骨头上胡乱的劈砍,好多杀猪刀都被折的伤痕累累了,即便如此,也没有减弱这些人的劈砍行为,他们内心的恨意太强烈了,若不彻底的发泄出来,长久的憋在心里,会把自己憋出毛病的。
一场肆意的发泄持续了许久,直到天黑还有人不愿意离去,甚至有累了的百姓,直接就躺在城外呼呼大睡,还有人在说梦话,大多都是为什么什么人报仇了之类的。
李安自然不可能在城墙上待太久,在天色刚刚有些发暗的时候就离开了,休息一夜之后,第二天悄悄的带着几名护卫,扮成普通百姓进入了茶楼,想看看城内的百姓商人有什么变化没有。
一进入茶楼,李安就听到了一阵热闹的谈话声,谈话的都是商人,看得出来他们的兴致都很高,心情似乎都是大好。
李安悄悄的找了个桌子坐下来,慢慢的品茶,同时听听这些商人都谈些什么。
“哈哈哈!几位老弟,昨日可真是痛快啊!老夫亲手抽死了那个该死的畜生,算是为我那英年早逝的兄弟报了仇了,我兄弟泉下有知也能欣慰了。”
鄰男 時槿子
一名年老的胖商人非常高兴的说道。
“老兄说的没错,昨日真是太解气了,我虽然没有亲自出手,但看着几位老兄出手教训这些山贼头目,我心里也感到痛快,虽然我经商多年,还没有遇到山贼打劫,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些山贼的存在早晚都是威胁,害得我都不敢一次运货太多,这下清缴了这些山贼,以后运货的时候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一名蓝衣青年笑着说道。
“老弟真是好运气,经商都三年人,居然一次都没被打劫过,不了解老弟的人,还以为老弟是山贼的卧底呢?哈哈哈!”
一名瘦子商人开玩笑的说道。
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几乎从来就没有分开过,对于蓝衣青年的底细,他自然非常清楚,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山贼的卧底,另外,他虽然被打劫过,但也不是每次运货都被打劫的,十次只有一二次被打劫,能够躲过的几率还是比较高的,否则,若是每次都被打劫,那也就没有人敢运送货物了,商道也就彻底的断了。
蓝衣青年倒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老兄又取笑我,我的运气是好了一些,不过,我挣的却没有老兄多,现如今的身家确实不足老兄的一半啊!”
这是实话,这名蓝衣青年虽然没被的山贼打劫过,但生意做的却也是一半,他比较谨小慎微,所以,才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山贼打劫,但同时,也是由于他太过于谨小慎微,导致他的生意并不能做大做强,始终只能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还好他这个人的性格是小富即安,倒也不在乎自己能有多富裕,只要能够平平安安的就行。
“可惜了,只活捉六名贼首,若是能多抓一些山贼,那就更好了。”
一名商人似乎觉得还不够过瘾。
蓝衣青年开口道:“知足吧!老兄,活捉山贼和杀掉山贼,难度可不一样,大唐将士总不能为了让我们出气,打杀山贼的时候手下留情吧!这样他们自己也会很危险的,万一被山贼上了就不好了,这一战他们也杀了千余山贼,也算是让山贼损失惨重了,没有十年八年,这附近的山贼怕是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说的是,这些山贼已经成不了气候了,这都多亏了大唐将士啊!要不是大唐将士出手,这些山贼不但不会被重创,还会越发展越好,实力越来越强。”
瘦商人开口说道。
“说的不错,这一切都是大唐将士的功劳,另外,也是这些山贼自己找死,他们也是被猪油蒙了心,居然打算打劫大唐将士手中的财物,这下好了,打劫没有打成,自身倒是损失了大半,六名该死的首领一个不剩,全都被活捉了,也都死在我等的手中了,哈哈哈!”
年老胖商人兴奋的说道。
哭泣的駱駝
“咦!这不是张屠户么,怎么不好好的卖猪肉,也跑来喝茶了?”
蓝衣青年看到一名屠户跑来喝茶,疑惑的说道。
张屠户显然也看到了几名商人,连忙讨好的笑了笑,走了过来,但没敢靠的太近,他一身的猪油味,担心惹极为商人不高兴,这几位商人的财力可比他一个屠户多得多,也是他的客户,他的衣食父母。
“老张啊!你这是破天荒头一次啊!居然也学着我们,到茶馆里喝茶了,看来这猪肉生意做得好,手里颇有资材了。”
年老胖商人开口说道。
张屠户满脸堆笑的看向众商人,开口说道:“小老儿怎么能跟诸位大爷相比,我这点身家连诸位大爷的九牛一毛都比不上,这不是吃饭的家伙坏了,没法切肉了么,等刘铁匠把东西修好,就能继续卖肉了,现在也是闲着无事,就过来喝杯茶,这还是小老儿第一次过来喝茶呢?”
重生之大地主傳奇 寶寶他爹
神醫狂後 伊依
很显然,张屠户并不富裕,根本舍不得跑到茶馆喝茶,但这一次能跑来喝茶,绝对不是我因为干活工具坏了的理由,而是因为心情大好,这才特意破费了一次。
几名商人都是人精,自然明白张屠户的心思,其中蓝衣青年看向众人,开口说道:“这个老张昨日太狠了,两把杀猪刀没命的剁那畜生的骨头,还把骨头放在石头上,那一整块大青石都被剁的薄了一层,那火花四溅的,要是家伙式不坏,那才是有鬼了,怎么样,现在心疼了没有?”
很显然,张屠户的吃饭家伙损坏,是因为张屠户昨日表现的太疯狂了,他抢到一名山贼头目的骨头,然后放在一块石头上拼命的劈砍,足足劈砍了一个时辰,骨头早被他砍成渣子了,就连石头也被他砍的火星四溅,足足凹下去好大一块,虽然他的杀猪刀质量极好,平时砍骨头很给力,但也经不起如此折腾,他平时给客人砍骨头的是,都是用巧劲,甚至用刀背将骨头砍裂,对刀具的损害并不大,而昨日的张屠户,却是歇斯底里的乱砍,根本没有任何章法,也没有任何技巧,纯粹就是疯狂的发泄,对刀具的损害自然是极大的,等到张屠户发泄完之后,发泄自己吃饭的家伙都坏的不成样子了,刀具不是钝了这么简单,而是已经有些变形了,这着实让他有些肉疼,不过,一想到大仇得报,他有觉得很值得,至少心里舒坦多了,人活着不能只为了钱,也要让自己心里舒畅,这样活着才更有意思。
虽然再去买两把杀猪刀也很容易,但张屠户这两把杀猪刀已经用了几十年了,早就有感情了,最主要是用起来比较顺手,若是买了新的,光是适应就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还不如用旧的,再加上他也清楚,虽然刀具损坏了,但只要修缮一下还是没有大问题的,这样也能省下不少钱财,他可不是很富裕,虽然卖肉的一般都不会太穷,但他有一大家子需要养活,手里的钱财实在是不宽裕。
听蓝衣青年如此说,张屠户忙道:“不心疼,能大仇得报,就算丢了几头猪都没啥,这些挨千刀的,早就该死了。”
对于张屠户与山贼的仇恨,几名商人并不是很清楚,毕竟,他们与张屠户虽然认识,但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们经常坐在一起喝茶,而张屠户这是第一次来,以后很有可能再也不会来了。
“老张与山贼有什么大仇啊!不妨说来听听。”
老年胖商人问道。
反正,他们现在心情大好,而他们几个人之间的故事早就互相清楚了,只有张屠户为啥与山贼有仇,他们还不太清楚,这便开口问了起来。
张屠户闻言,脸上突然浮现一丝怒气,开口道:“这事儿都有八年了,八年前我在城内卖肉,回村的时候才发现村里遭贼了,一伙山贼突然冲入村子里,把村里的鸡鸭猪狗全都抢走了,我爹只不过说了一句,就被那名独眼的山贼头目给杀了,还有我二叔和几个村民,足足有十几个人死在了他们的刀下,当时我不在家,要是让我亲眼撞见,我这一对杀猪刀,那也不是吃素的,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能杀他个三五个。”
大唐酒徒
说完,张屠户一脸的回忆之色,那一次劫难,虽然村子里死人并不算很多,但他亲爹被山贼杀了,这份仇恨的强度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压在他心里足有八年了,一想起这件事情,他就满腔的怒气,心里就非常的不舒坦,总感觉自己对不起自己的父亲,一直未能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他的内心一直不自在,他也曾打听山贼的情况,奈何山贼在山贼来无影去无踪,想要摸清山贼的行动规律实在是太难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屠户而已,也就有点蛮力而已,与穷凶极恶的山贼相比,他还是太弱小了,依靠他自身的能力,是无论如何也报不了仇的,他刚才所说的大话,也只是他的想法而已,算是大话,若当日他真的在村子里,根本一个山贼也杀不死,他自己就已经被杀了,一群山贼聚在一起,岂是一个屠户能够随便斩杀的,况且,就算是八年前,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并不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听完张屠户的诉说,几名商人都点了点头,他们都安慰张屠户,并对张屠户大仇得报表示恭喜,而张屠户也非常失去的坐在旁边的一个小桌子上,与几名商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不但方面他们谈话,而且,他身上的猪油味也不会熏到几名高贵的商人。
其实,张屠户自己也算是商人,但商人也有高低之分,沿街卖菜卖肉的小贩,都是最低层的商人,但没有人把他们归为商人,而只有把这些俗事都交给下面人,自己不动手只负责决策的人,才能真正称之为商人,也是大家印象中的商人形象。
随后,茶馆里又来了一批客人,他们讨论的话题基本不变,仍旧是昨日的事情,很多亲自报仇雪恨的客人都一脸爽快的与别人谈论自己如何惩治山贼头目的。
而每当有人问起他们与山贼有什么仇恨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马上就变得非常的愤恨,很显然,所有参与亲自报仇的人,都是与山贼有这深仇大恨的,这让当听众的李安都感到非常的意外,这一个小小的昂及家石头城,居然会有如此多的人,都与山贼有着深仇大恨,这附近的山贼未必也太嚣张了一些,居然得罪了这么多的百姓,李安感觉全城至少有一半的百姓都与山贼有仇,这个比例实在是太高了,在大唐的城池,还真没发现过这么高的比例,也是大唐足够强大和稳定,大唐的山贼并没有这么疯狂,规矩也比这里的山贼要多,只要能得到钱财,轻易不杀人,而这里的山贼显然更加的凶狠,手段更加的毒辣,一言不合就有杀人的行为,这才导致他们的仇人极多,也从侧面反应出这里的山贼比例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