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2i6言情小說 重返2008年 愛下-第六百八十七章 源計劃:白給推薦-21c4u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李达大概是很难对王雪产生爱慕之情的,但两人之间,即便是友情,也足够让王雪珍惜。
所以王雪其实能看透这一点。
她已经这个年纪了,对很多事情,其实不是看不破,只是对于自己的感情,没办法做到随心所欲而已。
只是,她比年轻的人更能克制而已。
洛冬青深思过后,却笃定地道:“达叔要是不知道你喜欢他的话,他应该是不会喜欢你的。”
洛冬青说出了自己的见解,王雪还没来得及黯然,却听洛冬青道:“但达叔要是知道你喜欢他,他肯定就没办法忽视你了。”
王雪:“……”
洛冬青说得对,但是这个道理,她也不是不懂,只是,她依然让李达知道了她的情意,李达和她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变质,两人又不可能像普通的男女那样去恋爱,最后可能这个干姐弟都没得做了。
“这样也只是给李达增加烦恼而已。”
王雪知道的,李达曾经为萧晓的事情苦恼过,所以,并不是一个女孩子喜欢李达,李达就会很开心,相反,他更害怕在乎的人忽然喜欢他。
也正是能体会李达的这种心情,王雪才坚持不想让李达知道。
因为李达一旦知道了,他就会开始纠结。
会觉得她不找对象,是因为他的缘故,想要给她幸福,却又不想背叛洛冬青。
或许王雪最后有机会,像洛冬青说的,用自己的身体去诱惑李达,李达不一定能顶得住。
但是,她满足了,李达却会很痛苦。
而如果她找对象,李达心里一定更不好受,王雪可是了解过李达的占有欲的。
所以,如果一定会有人独自痛苦的话,王雪觉得还是让她来承受吧。
这也是影响最小的处理方式,毕竟,她真的要插一脚的话,也不仅仅是需要考虑洛冬青,唐悠悠的心情也不能忽视。
只要不让李达知道这一切,大家都可以过的幸福,也不会因此有人受伤。
毕竟,对她来说,对李达说出能够永远以姐弟的身份一直在一起,已经足够满足了。
“我懂了。”
洛冬青终于不再劝说,只是,她最后问了一个问题。
“雪姨你,难道不需要男人吗?”
王雪:“……”
为什么忽然就上了高速?
王雪想回答说,可以自己动手,但是,这话还是太羞耻了,她说不出来。
这个问题也太羞耻,王雪不想回答。
洛冬青哪里会知道,王雪现在可是心心念念想着李达呢,如果不是她足够理性,她有无数个机会,扑到李达的床上去。
毕竟两人在一起也住了那么长时间。
“小孩子不要问这种问题。”
王雪只好用这句话来搪塞过去,洛冬青却道:“我可不是小孩子了,雪姨,你以前没有过对象,也就是说,你还是**吧……”
王雪:“……”
这个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是巨蟹。”
“谁和你说星座了。”
洛冬青知道王雪是装傻,也知道这个话题其实多少有那么一点不合适。
但想到王雪马上过了年就满三十了,还没有过这种体验,按照王雪这个说法,她以后也不会和李达有什么发展,洛冬青忽然心疼起她来。
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而且求而不得,大概,王雪一辈子都没办法轻易放下李达吧。
要是她一辈子不嫁人呢?
洛冬青觉得这样太残忍,但嫁人的话……
那以后王雪肯定不会和她们再有什么交集了。
有了家庭的王雪,以后自然会更在意自己的家庭。
与其这样,还不如……
洛冬青彻底狠下了心。
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无非就是多一个小五而已!
王雪还在为洛冬青说的那个词羞耻的时候,冷不丁却听到洛冬青道:“要是我愿意把达叔借给你用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王雪嗔道:“你说什么呢,李达又不是个物品,什么用一次啊!”
王雪心里却是很清楚用一次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是怦然心动。
但这怎么可以!
不行不行。
“我只是不想雪姨你成为一个三十岁的**。”
噗……
王雪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一句话瞬间破防了。
她是不是太可怜了呀,才会沦落到连洛冬青都关心她是不是**。
说到底,还是洛冬青太生猛了。
“你不要开玩笑了。”
王雪羞恼地说道。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洛冬青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和达叔有什么更深的纠葛的话,我想,你一定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喜欢的人吧,这样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王雪:“……”
这话说得,她都没办法反驳了。
“就一次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毕竟达叔都这么多女人了,也不差你一个,便宜了龙雅还不如让你来呢,肥水不流外人田。”
王雪:“……”
听洛冬青这么一说,王雪内心的抗拒也越来越弱了。
“可是,李达他不会愿意的吧!”
洛冬青听到王雪这样说,就知道她已经同意了。
呵,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洛冬青看清了王雪的心。
真要有了第一次,那第二次还会远吗?
洛冬青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她这样劝说王雪,最后伤害的,却是她自己,还有唐悠悠。
但她还是太心软了,没办法就放着王雪这样不管,当作没事发生。
“这个就交给我吧,雪姨你只管等着。”
“可是……”
“就这样吧,雪姨你到时候听我指挥就是了。”
洛冬青知道给王雪说话的机会,她肯定又要犹豫了,索性打断了她,便离开了浴室。
客厅里,唐悠悠正在给李达揉着肩膀,两人有说有笑,也是恩爱得很。
洛冬青心情很复杂,但到了客厅,她还是露出了笑容,道:“达叔真是好福气啊!”
看似是在说唐悠悠给他按摩这件事,实际上说的,却是李达被那么多女孩子喜欢。
她都有些羡慕了。
李达却是拍拍身边,让她坐过来,就给她捏起了腿。
“你也可以有福气的。”
唐悠悠吃味道:“那只有我是小丫鬟咯?”
“来来来,我也给你按摩。”
“不要!”
唐悠悠果断拒绝了,李达每次给她按摩都是按那里,她现在听到李达要按摩,她立马就走。
“人和人之间是要有一定的信任的,放心,这次我不乱按。”
唐悠悠这才将信将疑地坐在李达身边,李达一边一个,手法很熟练,没多久,就按的两个人气喘吁吁了。
但这里是在客厅,李达也没有太过分。
这会儿,王雪也终于洗了澡出来了,刚出来便看到李达和两个女孩子,在沙发上嬉笑打闹。
總裁總裁,真霸道
王雪:“……”
刚才忽然想要加入她们是什么鬼!
但王雪脑海中的确不可避免地在想,洛冬青说的对啊,李达反正也有这么多女人了,再多她一个,也没什么关系的,反正也就一次。
算是让她有个念想。
王雪更加心动了。
“一次就好,如果洛冬青有办法,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王雪已经开始欺骗自己了。
真要有那么一次的话,李达除非毫无意识,不然,他知道了,这一次就不那么简单了。
而李达如果没意识,那这一次又有什么意义呢?
还不如自己动手,也少了点风险。
但这会儿的王雪,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雪姨洗完澡了。”
洛冬青看到了王雪,推了推李达,道:“雪姨腿脚不便,你去扶一下吧。”
“嗯。”
行走正常的王雪不得不主动瘸一只脚。
“不用扶的,很快就回房间了。”
“雪姨不要害羞嘛,达叔又不是外人。”
王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洛冬青又提议道:“扶着走还是太累了,达叔,要不你把雪姨抱进去吧?”
李达:“……”
他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洛冬青在搞事情啊?
莫非,她还是吃醋了?
李达只想到了这个可能,这样理解逻辑是很清晰的,洛冬青因为看到他给王雪洗脚,所以心里不平衡,但她和王雪又是这样的关系。
既然不能明着表达自己的不满,也就只能反着说话了。
折戟移靈:盜墓者的經歷
好套路!
“好在我洞察力强。”
李达心里暗想,便道:“放心吧,走一走不会很疼的。”
“是啊是啊。”
王雪也感觉很尴尬,原本她就没有伤到,弄虚作假已经足够心虚了,再让李达抱她的话……
公主抱吗?
王雪其实有些期待。
但她还是忍住了。
“好吧。”
洛冬青也不多说了,眼看着李达把王雪送进了卧室,唐悠悠才忽然道:“冬青,你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啊?没有啊。”
洛冬青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唐悠悠发现了,还下意识地否认。
唐悠悠便伸出手,细数洛冬青的可疑之处。
“你这个醋坛子让达叔抱雪姨就很可疑,我怀疑你在说反话,所以,是因为达叔太照顾雪姨了,你生气了吗?”
唐悠悠想到王雪喝醉酒回来就是李达照顾的,洛冬青这种心情,她当然能理解。
洛冬青发现唐悠悠误会了,心里松了口气,却是顺着话道:“也不是生气了,就是,嫉妒嘛,达叔都没有给我洗过脚,就给雪姨洗了。”
这也不是谎言,她真的吃醋了。
“达叔也没给我洗过呢!”
“我们一起声讨他!”
洛冬青将唐悠悠拉到统一战线,这样,她就不会为之前的行为继续深究了。
李达没多久就离开了王雪的卧室,两个女孩子就都开始叽叽喳喳地声讨李达没给她们洗脚的事情来。
嬰靈 無知小兒
“我不是帮你们洗过澡吗?哪还有我没洗过的地方?”
禍妃亂江山:皇上是匹狼 廖碧凡
这波是反击。
洛冬青和唐悠悠顿时红了脸。
她们要的洗脚不是这种啊!
“正好,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洗澡去吧!”
李达之前就被唐悠悠撩拨得有些情绪了,这会儿也是情绪高涨。
洛冬青却不想这么荒唐,但刚想逃跑,就被李达抱了起来,以公主抱的姿势,送进了浴室。
她不是让自己抱王雪嘛,那抱她应该就消气了吧?
三人在嬉闹的时候,王雪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几个人,过分了嗷!
还有,这房子隔音效果是不是太差了点?
这都能听到的吗?
王雪心态崩了。
她只好躲在了被子里,然后……
这是不平静的一个晚上。
次日清晨,李达还算是容光焕发。
王雪有些睡不着,所以精神不是很好。
一行人到了公司,就开始一天的正常工作了。
这也是李达第一天开始高强度工作,因为接手了王雪手里的大部分工作,终于,李达也忙起来了。
两个秘书帮忙处理工作,李达都没有时间玩游戏。
倒是王雪这边,也还是没有闲着,虽然李达说没什么事情让她做,让她多休息,但王雪可以自己找事做。
上市计划依然是她在跟进,但依然清闲了许多。
不过,财务部长看到王雪因为昨晚没睡好表现出的疲态,却是觉得王雪已经到了边缘化。
穿越清朝的太監
那么问题来了,用一个什么机会去对李达表忠心比较好?
洛冬青和王雪在办公室里,都成了打酱油的。
趁着没有人,洛冬青觉得,不如趁这个机会,和王雪商量一下细节。
创意,是来自于龙雅的事情。
李达不是说天黑什么都没看到嘛!
那么,龙雅可以,王雪也是可以的嘛!
这也是最简单的,不容易被李达察觉到不对的。
事后也不会有什么后患。
这乍一听似乎灭什么毛病,但王雪和龙雅不同。
龙雅的身材刚好和唐悠悠有相似的地方,而且特点很明显,李达手一抓,就先入为主地觉得是唐悠悠了。
而有了这个教训,李达怎么还可能开夜车。
必须要开灯才行。
但两人讨论这个问题本就是慌慌张张,问题的细节哪里会考虑这么多。
“不如,就在你生日之前,作为你的生日礼物吧!”
洛冬青有一次让王雪走向了错误的方向。
提到了生日,就仿佛自己可以犯错似的。
李达忙的不可开交,哪里会知道她们在谋划着什么,最近,她们也没什么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