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bqg小說 兇靈祕聞錄 ptt-第六百零二章:真正的生路所在讀書-t2wtb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眼镜男就快要死了,怎么还如此淡定?
没有人知道答案,没有人知道理由,唯一知道的是……又过了大概一分钟,原本低头沉思的程樱起身离座,先是侧头瞥了门前久未言语的陈逍遥一眼,回转目光,看向赵平,伸手指了指卧室,最后用一副复杂口吻道:
“跟我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和你聊聊。”
………
当赵平跟随程樱一起走进隔壁卧室后,看了眼床上何飞,眼镜男当先朝程樱道:“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的时间不太多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女螝就会完成对我的身体切割。”
而听着面前眼镜男那平淡催促,程樱却直接予以无视,用古怪目光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会,沉默片刻,长呼一口气,最后用凝重眼神盯向对方那越来越红的眼睛,嘴里则问了句出人意料的话:
“你,应该已找到这场灵异任务生路了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程樱此言一出,此刻如有旁人在现场估计任谁都会被惊的瞠目结舌,毕竟就目前而言程樱这句话无疑乃执行者最为关注之事,一旦被其余人听到,冲击力可想而知。
不过目前站在她面前的却只有赵平一人,听到试探性询问,赵平的反应也果真如预料般淡然,表情亦无太大变化,唯一奇怪的问题说出口后,眼镜男既没摇头否认也没有点头承认,倒用答非所问的语气赞叹道:“不愧是职业杀手,观察力够敏锐,嗯……怎么说呢,严格来讲我只能算找出一条不确定生路吧。”
“你不用称赞我,如果我是第一次认识你那我绝对猜不出,之所以敢说你找到生路实则完全来自于我对你的个人了解,因为我很清楚你不是那种能看淡死亡的人,好了,废话暂且不谈,说说吧,你所指的那条不确定生路是什么?何时发现的?”
赵平的不吝称赞没有被程樱接受,而是实话实说公布了实际情况,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眼镜男镜承认其找出了生路,饶是生路前加了不确定三字,可看对方那胸有成竹的模样,职业杀手仍坚信生路正确性极高。
果然,见程樱废话不提直接追问,赵平也没继续卖关子,扶了扶鼻梁眼镜叙述道:“其实我早在昨晚就发现了一丝略微不对劲的地方,当时没有引起我太大关注,毕竟那东西在某些情况下并不算居家必需品,尤其在这座不比山村强多少的落后小镇里更是如此,所以昨晚我也仅仅只是发现,未曾太过关注。”
随着眼镜男撂下一段莫名所以的话,向前几步,程樱果断追问:“是什么?你发现了什么?”
“镜子。”
“嗯?镜……镜子?”
短短两个字从赵平口中说出,导致对面程樱略微一愣,愣了数秒,旋即赫然一惊,直到此时她才想起此事,继而转动脑袋环顾卧室扫视周遭,不错,现在回忆起来当真感觉少了点什么,或者说自打众人进入小镇起,貌似还真没在这栋房子里看到过哪怕一面镜子,莫非……
“不单大伙儿住的这栋房子没有镜子,其他民宅同样没有,甚至整座小镇都不存一面镜子。”
麒麟正傳軍文現代 桔子樹
追加一句附带补充,眼镜男不疑有他详细解释道:“正如我刚刚说的那样,这种小事一开始我你一样根本不曾在意,直到一个时前我因焦躁而走至何飞身前,直到看着何飞那张脸我才忽然想起他曾说过一句话,那就是永远不要忽略任何一丝不正常细节,是的,也正因回想起了何飞的细节的理论才让我真正重视起小细节从而愈发在意民宅为何没有镜子,如果说最初仍只算在意,那么,当经过闭眼无效试验后,通过方海之死,我才会把镜子当做关键点,遗憾的是因证据不足之故,镜子就否为生路仅为我个人猜测,并不敢保证一定成功。”
“那也就是说……其实早在方海第二次看到女螝前你就已找到了重点,摸清了生路,同时亦有足够时间来救他,可你却为了证实闭眼方式可行与否才放任不管,最后故意拿方海当试验品对吧?”
程樱话语间丝毫不带任何感情,赵平更是一脸平静点头回答道:“是的人总要给自己尽可能多留几条后手,尤其像我们这类执行者更要尽可能多找几条生路,最好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单个方向,像方海那种一无是处的垃圾留在队伍里一点用都没有,清除才是最佳方案,让他在死前为我们证实一个错误猜测也算是他为队伍做的最后贡献吧。”
冰冷,默然,毫无感情,赵平就这样无所顾虑的当着程樱面说出了其心中真实意图,至于程樱,听后不仅没有一丝反驳,其后亦微微点头赞同了眼镜男处理手法,不错,程樱的反应完全在赵平预料之中,毕竟二人同属团队元老资深者,程樱了解赵平的同时赵平又何尝不了解程樱?而这也是为何如此冷血手段眼镜男会对其他人保密却唯独在程樱面前直言不讳的这正原因。
话归正题,实际上赵平的种种分析并不复杂,简单来讲可理解为何飞的细节理论提醒了他,从而让他重点关注起民宅没有镜子一事,但同时他自己也想出了一个闭眼办法,两条生路,两种办法,为了确认闭眼方法是否可行,他果断拿方海当了试验品,随着方海惨死,待证实闭眼无效后,赵平自而然而将第二方式当做最后生路,并非盲目瞎猜,毕竟通过最初观察他个人也确实发现某一不自然细节,那就是……镜子!
这栋众人所住的民宅里根本没有镜子!
客厅、厨房、卧室甚至厕所,任何地方都不存一面能反射影像的镜子。
加之回忆起昨日收集食物时他亦不曾在其他民宅看到镜子,最终,结合种种论点,眼镜男认为或许镜子才是真正生路,至于女螝那番指眼手势,其含义亦十有八九暗示着镜像。
理由很简单……
如果女螝当真畏惧镜子,那么女螝就绝不允许小镇内出现镜子,而是早就用一些特殊办法把镇里一切能够反光的镜子全部销毁或藏起来了!
………
注视着隔壁卧室,注视着对面那扇紧闭已久房门,客厅内,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钱学玲坐于沙发悲伤流泪,对面则是月晓,原以为同为女性之故她会像以往那样加以安慰,然现实却是无言,沉默,置若罔闻,月晓不单没有安慰对方反而对其不予理睬,理由不出其右,在她看来那名叫赵平的眼镜男完了,必死无疑了,既然必死,那么眼镜男便无疑失去了利用价值,她个人也完全没有必要搭理钱学玲,对她而言,现今不管是赵平还是钱学玲皆已失去利用价值,目前她也已把彭虎当成了自己下一个投靠目标。
很明显,月晓做人既现实又聪明,她懂得利用女性先天优势为自己谋求最大利益,而但凡队里的男性资深者皆在其选择范围内,尤其是那些看似能力强大的资深者,果然,当察觉能力最优的眼镜男即将毙命不存后,摸了摸脸暇刀疤,一番思考,优先刨除了表现平平的姚付江,在刨除掉那骗吃骗喝的神棍青年,最终,女人转移目标,将那名在团队里看似地位颇高又脾气火爆的光头男当做下一目标,如今正琢磨着,琢磨着等一会对方回来自己该如何接近靠拢。
至于高继坤……
许是被接二连三的队友暴毙吓的不轻,又或是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担忧,胖子没有端坐,更没那心情静心思考,目前就这样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客厅反复走动来回转圈,别看他一句话没说,但从脸暇那不时抽搐的肥肉够仍能明显看出目前他已处于草木皆兵状态。
受胖子影响,姚付江亦心中打鼓冷汗直冒,惶恐中,青年忍不住东张西望,然而,当目光无意中扫至右侧,不小心转向某青年道士所坐位置时,却吃惊的发现眼前这货不单没有像旁人那样一脸恐慌,反而正自娱自乐,耳中插耳机,正摇头晃脑听着不知从哪弄来的MP3,嘴里还偶尔蹦出一两句歌词……
见状,平头青年目瞪口呆。
………
“嗯,通过你这段分析我倒也记起了此事,小镇没有一面镜子确实很古怪,莫不是说……我明白了,看来诅咒绝不会发布必死无解任务这句话当真没错,只不过生路往往隐藏很深,如不在意细节或许真有可能被执行者当成无解,如此说来,那,这场灵异任务……”
程樱的这段说未曾说完便戛然而止,非是她故作高深不愿详谈,而是因为说着说着她忽然想到另一件事,一件让她很难理解事,想至此处,目光重新看向赵平,旋即面带狐疑询问道:“既然你已发现生路找准关键,那你又为何不去寻找镜子反而故意拖延时间?一直没有行动?没有抢在女螝继续屠戮前执行生路,这下好了,现在连你自己都看到了女螝,你快死了你知道吗?你为何要这么做?”
程樱此言一出,赵平则叹了口气,面露苦笑,最后盯着对方解释道:“明人不说暗话,之所以有所拖延只是在借助。”
“借助,难道……”
“我原本是想借女螝之手多除掉几个垃圾的,可谁曾想下一个会是我自己呢?呵呵。”
眼镜男用微不可觉的叹息说出了一句阴毒无比的话,直接将个人计划挑明告知。
答案即是如此,逻辑更好解释,那就是赵平根本不想立刻对众人公布答案,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试图借女螝之手把高继坤和月晓也统统杀死!
理由?不需要理由,如非要说理由那就只能说在赵平看来这次登车的三个新人全都该死,方海胆小无能,高继坤和月晓则双双心思不正,三人的存在对团队无一丝益处,只可惜……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方海死后女螝的下一个袭杀目标居然是他自己!
面对如此结果,倒还真应了那句老话,饶是你机关算尽,岂料天意难测世事无常,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沉默无言,互相对视,卧室内,一名律师和一名职业杀手正无言对视。
“看来你这次玩脱了啊,坑人坑到最后连自己都坑进去了……”
得到眼镜男真实解释,程樱用嘲讽语气对其说出了上面那句话,然片刻后她又如忽然想起什么般眉头紧皱再次问道:“那你现在还在这墨迹什么?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你快死了!”
伴随着眉头紧锁,混合着语气加重,加之心中越发慌张,匆匆撂下一句话,程樱转身就走。
推开房门,跑向客厅,打算动员众人立即寻找镜子,是的,现在找或许还来得及,只要能抢在赵平死前找到一面镜子,那么不单赵平能活,所有人都可以够活下去。
时间,不多了!
暂且不谈程樱如何心急如焚亦暂时不说她如何动员旁人,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程樱心急如焚离开卧室推门而出之际,卧室内,赵平看到一幕熟悉画面。
视野中,凭空冒出一名身着粉色裙装的女人!
不错,粉裙女螝再一次出现于赵平眼中,继首次之后第二次在男人眼前现身。
这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
意味着眼镜男没救了,更代表此刻赵平的身体现已被女螝切割成了几十上百块,不消片刻男人他便会瞬间散架从而化做一堆碎尸!
简单来讲可理解为……
官路紅 江南活
赵平已经死了。
他的身体已经碎裂,只不过仍在规则影响下而暂时没有崩塌而已。
此刻,男人视野中,粉裙女螝先是原地静立片刻,接下来,‘她’笑了,嘴角一扬朝几米外的赵平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但……
不知为何,明明深知命不久矣,明明确信即将散架,注视着眼前那面朝自己微笑连连的女螝,互相对视间,赵平竟也紧随其后朝女螝露出一丝笑意。
………
籃壇上帝之眼
民宅客厅。
哐当!
“快!快找镜子,镜子就是生路!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时间解释了,快!都去找镜子!”
毫无征兆,全无准备,随着一声脆响,对面房门被猛然推开,推开之际程樱亦径直奔出,来到客厅,依旧不等旁人从愕然中回神,下一秒,她就以当先呼喊仓促吩咐,用万分急促的口吻大声喝令高声催促,催促所有人立即寻找镜子。
極品男仆
禦膳人家
甩下这句话,仍不等旁人回答,她就以直奔橱柜拼命翻找。
这……
结果可以预料,诚然程樱的举动太过突然甚至把大伙儿吓了一跳,但在场之人毕竟没有傻子,果不其然,待度过那短暂的愣神微怔后,下一刻,多数人面露欣喜!
是的,正如上面所形容的那样,现场没有本有笨蛋,没有白痴,他们虽不理解程樱为何提到镜子,可仍然从程樱嘴里听到了一句至关重要的,尤其当那句‘镜子就是生路’传入了耳中后,众人激动了,沸腾了,加之事关自身生死,他们自然而然不会要求程樱予以解释,至少对高继坤和月晓来说他们也根本不在乎原因,只要不死就行,只要立即找到一面镜子即可!
反正那名叫程樱的资深者都说镜子是生路了,他们亦不认为对方会开玩笑,毕竟在这种极度危险状况下谁又会有闲心开玩笑?
哗。
想到就做,此刻,注视着对面正焦急频频来回寻找的程樱,最先反应过来的竟是高继坤与月晓两名新人,二人几乎同时起身同时行动,学着程樱那样在房间各处翻箱倒柜,见状,钱学玲先是一愣,旋即亦和仓促回神的姚付江一起双双起身,先后行动,一个直接跑向厨房一个快速赶往厕所,尤其是钱学玲,如今的她比任何人都焦急,慌张,她害怕,非常害怕失去赵平,害怕对方会变成一堆碎尸,找,必须找,必须按照程樱吩咐找到那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找到一面镜子!!!
对她来说早一秒找到镜子赵平的存活希望就会增大一分。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死,坚持住!不要死,不要死啊!)
哒哒哒。
咣当,哗啦,碰咚。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此时此刻,伴随着脚步走动,陪衬着物品脆响,民宅内,程樱、姚付江、钱学玲、高继坤以及月晓几人就这样集体处于忙碌状态,众人寻找着,分别在民宅各个房间翻箱倒柜寻找镜子,看似如此,看似所有人都行动起来,然事实上仍有一人未曾参与其中,从始至终没有参加寻找,不单没有加入翻箱倒柜行列反而依旧坐于沙发神色平静,平静的听着MP3。
时间一秒秒流逝,急躁一点点增幅。
许是正如不久前赵平所说的那样女螝有所防备,继而早就把镇内所有镜子全部摧毁或隐藏起来,搜索许久,寻找许久,包括程樱在内,寻找数分钟后,众人一无所获,自始至终没有找到哪怕一面镜子,甚至连一面细小镜片都没有找到!
10分钟过去,一众执行者逐渐停止翻找,逐渐失去动作,并非他们不想找,而是他们已经找过无数遍,除民宅所有橱柜外就连各种家具电器乃至一切高低角落都找过了,结果,全无所获,依旧找不到哪怕一面镜子。
“为什么,为何找不到?”
至尊訣
“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淩霄 紫伊若魅
愣神中,迷茫下,扫视着满地狼藉,钱学玲绝望了,在绝望中自言自语,在寒意中呆滞茫然。
漂亮女人如此,旁人亦是如此,眼见搜索无果,客厅中,程樱思绪转移,在那从未有过的焦急压迫下打算出门寻找,希望能从其他民宅里有所发现,然……
打定主意,就在她行将动身之际,一件事发生了,一件猝不及防的可怕变故发生了。
她听到了响动,接着看到一幕既惊人可怖又无法理解的画面:
咯啦,哗啦啦。
月晓死了。
在众目睽睽下四分五裂,在任谁都想不到的情况当场死亡,当场碎裂,甚至连本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毫无征兆瞬间死亡,身躯瞬间崩塌,化为一堆血腥碎尸。
过程很简单,对面,冰箱前,由于对寻找无果极为不甘,旁人发愣时,月晓仍未放弃,环顾四周,女人打算去其他地方看看,不料才刚刚转身看向洗衣机方向,下一瞬间,女人碎了,整具身体就这样在短短一秒内毫无征兆分崩离析!
第二秒来之际,月晓那碎裂成几十块尸体残骸便已经堆积地面,形成一处小丘,唯一完好的头颅堆积于小丘顶端。
仔细观察,会发现头颅没有狰狞,没有痛苦,整张脸反倒维持着茫然,凝固着不解,似乎连女人自己都很意外自己为何突然死亡?
月晓死了,就这样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的情况下瞬间死亡!
………
同一时间,隔壁卧室。
此刻,何飞横躺床头无声无息,床边凳子则坐着另一名男子,一名眼镜男子。
凳子上,赵平神色平静靠坐于此,如仔细观察,如此刻看向其眼睛,那么便会发现镜片后那双原本赤红如血眼珠现已不再赤红,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双正常如初的雪白眼珠。
除此以外,男人手里还拿着一块圆形牌子。
然后……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沙。
牌子自行崩坍,在男人手中瞬间化为一团粉末。
低头注视着手中粉末,眼镜男嘴角一扬低语冷笑道:“哼,果不其然,规则仅仅只对护身和驱魔类道具有效而已,算了,这样也好,至少又除掉了一个废物垃圾。”
尋找無雙
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甩掉粉末,眼镜男起身离座,扫了眼床上何飞,旋即朝卧室房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