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pl7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準確率 起點-831章 大聲點相伴-41q7u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凝香,该走了。”
陈靖没给她们说太多话的时间。
他这边刚一喊,阮凝香就跟阮青蓉告了个歉,回到了他的身边。
“说些什么呢?神神秘秘的?”陈靖偏头问她。
鳳馭天下 蘇蜜
“没……没什么呢。”阮凝香摇摇头,她的心虽改变了,却也知道关于明远哥的事情是不能在陈靖面前提的。
两人并肩而去,阮青蓉在后面看着,始终觉得不对劲。
于是,她就问两个侍女怎么看这个事。
鸳鸯想了一下,说道:“许是夫人真的是想通了,且认命了吧。不然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犹晴说道:“奴婢的看法,跟鸳鸯姐姐一样。”
认命?
真的是这样么?
若真如此,那岂不是便宜了秦枭?
她当初与阮凝香合谋的目的是想弄死秦枭的,然后寻个孩子来继承曼陀峰血脉。
可如今,凝香这般认了命,这计划还能实行么?
‘凝香本质上是个心软的人,可我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心软,被秦枭强行玷污了之后,居然就这样轻易认命了。
但,她可以认命,我这个做姑母的可不能眼睁睁地看她认命。
计划,还得按原计划去做,只是某些细节,以后就不需要再告诉她了。’
阮青蓉思忖须臾,也做好了决定。
‘目前她虽然认了命,但这个认命的程度还不深,还是可以拉得回来的。’
而拉回她的关键人物,就是阮明远。
‘我就不信你与明远这么多年的感情说放下就能放得下。’
念此,阮青蓉就对鸳鸯说道:“你以我的名义去邀请明远,明日来曼陀峰做客。”
“是。”鸳鸯领命就去了。
只要让阮明远多见凝香几次,她那暂时的“认命”肯定可以改回来的。
……
翌日,天朗气清。
陈靖与阮凝香、丝雨三人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待在房里没出来过。
陈靖是在修炼,丝雨是在养胎,而阮凝香则是听陈靖的话,没事少外出,所以也跟着一起修炼。
这近午时的时候,有侍女来传话,说是有客上门。
陈靖问客人是谁,侍女回答是阮明远。
“阮明远?一个人来的,还是有其他人一起来的?”
步步追愛之天價總裁絕色妻
“一个人。”
阮明远来这,也没什么不妥,即便没邀请帖,他以大舅哥的身份,也是名正言顺可以过来看望妹妹以及姑母。
“我好像没邀请过他吧?他既然上门来,你就说我没空,让他回去吧。”陈靖没给面子。
永恒戀之歌 浪漫煙花月
这种携带着绿帽的大舅哥,他才不会允许踏入朝阳阁半步呢。
一旁闭目修炼的阮凝香听到阮明远来了,她神色上虽不见什么波澜,可宁静的外表之下,仍是隐藏着一些复杂的情绪。
但也因为人妻本份的缘故,她也并没插嘴说话,也没说让侍女招待阮明远。
不朽王座
“回禀爷,阮明远先生是太夫人请来的。太夫人这会儿也想邀请夫人过去叙叙旧。”侍女说道。
“你去告诉阮青蓉,不见。不但我不见,夫人也不见。”
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於德勇
“是。”
传话的侍女也很懂陈靖的脾气,不敢违逆,应话之后,就去传达了。
却在须臾后,院子里传来了阮青蓉本尊的声音,想来是听了侍女的话,既然侍女喊不动,她只好亲自过来了——“凝香,你明远哥从瑶池赶来探望你,你连面也不与他见一下么?还有秦枭,这亲戚上门慰问,你连面都不露一下,这是待客之道么?”
口气颇带斥责。
之所以她有这个底气喊这话,是因为她以为阮凝香和阮明远的私情没人知道。
只要没人知道,那阮明远作为大舅子上门,那理应是要得到礼待的。
阮青蓉抬头看着二楼的房间,自她喊话之后,上面不但没动静,也没半个回声。
看样子,陈靖是连答话都懒得答了。
‘凝香啊凝香,你还真认得了这个命?秦枭不出来露面也就罢了,你居然也不出来?还真狠得下这个心?’
阮青蓉沉吟了一会儿,就与鸳鸯示意,让她把阮明远叫来。
让阮明远亲自来这喊话,倒要看她能不能还狠得下心。
鸳鸯领命去了前院通告。不到2分钟,阮明远就被她领着来了后院。
按规矩,外男一般是不准入后院的,这是忌讳的。
但阮明远是阮青蓉喊进来的,这就另当别论了。
今日的阮明远穿着一身青色外衫,内穿白色内衬,清白相间,颇有白莲君子的气度。
我心翺翔 純棉花生
其实今日就算阮青蓉没邀请他过来,他自己也是想过来看看阮凝香的。
因为阮凝香昨日回家跟他见面的时候,对他的态度似乎有点不对。
尽管当时是有秦枭(陈靖)在场,有点掩饰也是正常的。
可是他们之间毕竟是恋人关系,恋人之间有时候一个眼神的变化,都能让彼此领略出很多东西来。
昨天阮凝香的眼神,明显有着一种刻意疏远的距离感。且这种距离感中,还有一种果断的坚决。
这就让阮明轩的心不由地乱了起来。
恰好阮青蓉邀他今日来曼陀峰做客,他也正好借机来问问凝香妹妹。
他今日的穿着,便是阮凝香最喜欢的青白色,她说过,青白如莲,那是高洁的象征。
“凝香妹妹,可否下来一见?”
腹黑王爺糊塗妻
全能修仙系統 秋風攬月
得到阮青蓉的示意,阮明远放声喊了一句。
那二楼的房间里,坐在床上的阮凝香听到这句话,娇躯忍不住地颤了一下。
她虽然心中已经换了人,但是跟阮明远的感情却未曾被忘却。所以听到阮明远的喊话,对她的触动还是极大的。
總裁,別想逃
成婚的当日,陈靖可是当着她的面,点破过她与阮明远的关系的。所以,她也深知陈靖很反感排斥阮明远这个人。
若此时她应话而下楼,则必将引起陈靖不满和恼怒。
可若是不应话不下楼,那又必会让旧日情郎黯然心伤。
念及至此,她心中两难,无法抉择之下,只得紧咬嘴唇,几乎渗出血来。
一旁的陈靖在此时却忽然笑了起来,蓦地抓住阮凝香的手腕,就把她揽入怀中。
阮凝香猝不及防,不由惊“啊”了一声。
“夫君……”
“大点声,让他们听到。”
阮凝香红霞映脸,似如火烧。
二楼卧室很快就隐隐约约传出旖旎地欢快乐章。
阮凝香虽内敛含蓄,捂着檀口唔唔唔地努力不发声。
可是在陈靖拨开她的两只手后,她便是再也忍不住了。
帶我穿梭平行宇宙的閃電球
于是,楼下等待的阮青蓉、阮明远终于听到了她那呢喃不清的回应。
在她的“声音”回应之后,陈靖也传出一句话来——“阮明远是吧?我现在跟凝香忙着办事,没空招呼你,你还是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