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e3l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沒有姓氏的人推薦-q43x6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法克!”
一条正我忍不住骂道:“我果然不该相信那群外人!”
“外人?谁?”近卫亮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不是一条家的人让你这么做的吗?”
一条正我看着一脸疑惑的近卫亮,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才认真的说道:“不,是深潜会,确切的说应该是宇宙国的深潜会总部。”
綜漫爺們,養娃不易啊!
听到一条正我这么说,近卫亮脸上的疑惑变得更多了,“什么,怎么会是深潜会呢?他们虽然在岛国有分部,但是我听说分部和总部之间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分部在公武之战中并没有听从总部的安排,而总部也不能拿分部怎么样;不过最重要的是,像深潜者总部这样强大的外来势力,应该是不会,或者说是不能加入公武之战的吧?”
“或许吧,按理来说深潜会总部的确是不可能加入公武之战的,毕竟他们现在已经拿下了宇宙国,我们是不可能放任他们再对岛国下手的,所以深潜会总部是以外援的身份来的岛国;不过很有意思的是,为深潜会总部担保的是鹰隼家。”一条正我认真的说道。
時空走私專家 山客氏
“鹰隼家?”
近卫亮眉头一皱道:“他们怎么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了?难道王室那边也打算介入公武之战?那不可能啊,王室已经上千年没出过手了。”
“是啊,鹰隼家作为王室的唯一指定走狗,他们的一切都听命于王室,包括生命;所以鹰隼家为深潜会总部担保,这件事情怎么想都是王室在背后指使。”一条正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就变得很有意思了,就像近卫先生你所说的那样,王室可是很久没有出来活动过了,当然更有意思是,王室竟然会支持来自宇宙国的深潜会总部。”
近卫亮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开始了闭目沉思,而一条正我则是有样学样,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近卫亮才睁开眼睛说道:“我之所以会这么惊讶,是因为在王室和我们五摄家必须得遵守的禁止事项中,有一条最重要的项目就是禁止与来自外国的势力勾结,如果是一起对付自己人的话,那么就是罪加一等了。”
“法克!”
一条正我忍不住又骂了一句,“看来他们是巴不得我直接去死啊,竟然想让我连续犯两次错;不过王室如果让鹰隼家代劳这些事情的话,那么王室就不会受到影响吧?”
近卫亮耸了耸肩,笑着说道:“没错,你以为鹰隼家作为王室的走狗,怎么会被允许自立家门的?要知道狗如果不养在自己家里的话,迟早都会野化的,就像在一百多年前,鹰隼家的家主就带着一部分人准备背叛王室,结果没过多久就被王室给干掉了;所以一条正我,你不要真以为王室像他表面上那样人畜无害,要知道他们手上的底牌可不少哦,有很多在历史上留名的神话生物在销声匿迹之后,就加入了王室的暗部。”
“暗部这个名字听起是挺中二的,但是这个组织可是神武天皇创立的,因为他在意识到自己触发了那位古神的诅咒之后,后代总有一天会泯然众人,甚至是不如普通人时,就准备了暗部这个组织来为自己的后代保驾护航,所以神武天皇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开始满岛国的去挑选那些合适的神话生物,毕竟人心善变,那怕你能够让一个高手为你效力,但是他的儿子,他的孙子可就不一定了,尤其是他们的实力还不弱的时候。”
“所以神武天皇挑选的神话生物就是实力强大,但是又不怎么可能生出后代的存在,然后利用咒术逼迫它们成为暗部的一员为王室效力,因此暗部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淀之后,已经可以说是藏龙卧虎,和岛国的所有秘密教会相比都毫不逊色,这也是王室能够存在这么久的原因;不过这个暗部最有意思的一点是约法三章——第一,暗部的成员只守不攻,这也就是说暗部只负责保护王室,但是不会听从王室的命令去攻击某个势力。”
“第二,暗部的成只会出手一次,在出手之后这个暗部成员就会恢复自由,来去自如,这也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两个销声匿迹几十上百年的神话生物突然出现的原因;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暗部的成员在离开王室之后,是可以反过来要求王室为他们做一件事情的,比如在三百多年之前,就有一只六尾妖狐在离开王室时,要求王室给她准备了一份天材地宝,帮助她成功突破到了九尾。”
听完近卫亮对暗部的描述之后,一条正我忍不住笑着说道:“看来我们的老祖宗的实力也没有神话中说的那么强啊,这与其说是威逼那些神话生物加入暗部,还不如说是他和那些神话生物达成了合作,聘请对方保护自己后代,然后再让自己的后代去给对方报酬;所以问题来了,我们的老祖宗现在还活着吗?作为古神的使者,他活个几千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近卫亮摇了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神武天皇已经死了,不过他还没有彻底的死透,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状态,简单的来说就是命悬一线,进一步就能复活,退一步就死无全尸,所以王室那边其实在一直收集各种宝物来复活神武天皇,可惜结果依然是毫无作用。。。不过作为神武天皇的子孙,我在这里得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那就是神武天皇如果真的死了,那么我们这些后代就不需要再受那些诅咒之苦了!”
听到这句话,一条正我就不由得眼前一亮,开口说道:“哦,这么说来的话,其实一切的诅咒都存在于神武天皇的身上,而我们只是作为他的后代,被迫接受了一些从神武天皇身上流下来的诅咒碎片?”
“没错!”
近卫亮非常严肃的说道:“我哥哥有专门去调查过这件事情,他就发现当年的诅咒其实是只针对了神武天皇与他的几个直系后代,而在那几个直系后代去世之后,他们的子女没有一个人继承了诅咒,简单的来说就是当年只剩下了一个被诅咒的人,那就是神武天皇;不过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些原本没有受到诅咒的人突然也显现出了被诅咒的的情况,而原本已经寸步难行的神武天皇,却在这个时候可以外出一段时间。”
“王德发?!”
超品天醫 月康大人
一条正我忍不住又爆了一句粗口,“这么说来的话,是神武天皇将自己身上的诅咒分了一部分到他的后代身上,以此换取自己的自由?”
“十有八九,从那时之后,我们的祖先们就开始不断的为神武天皇分担诅咒,勉强维持着一个平衡,不过在后来的东西对峙时期,有一边为了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天皇,就跑出来做了一些死,导致诅咒的总量达到了一定的阈值,结果神武天皇就因此而死,不过他的一切都已经与我们这些后代联系在了一起,所以我们如果不死完的话,那么他就不会真正的死去。”
现在,一条正我都已经不想骂脏话了,因为他觉得骂自己的老祖宗已经不够解气了。
“不过在神武天皇死了之后,诅咒的总量便在一直不断的降低着,所以才有了我之前所说的稀释理论。”近卫亮叹了一口气,看着一条正我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之所以会被深潜会总部给找上门来,很有可能是王室准备牺牲你这个只会给他们丢脸的倒霉亲戚。”
“说白了就是废物再利用,让我一个混蛋去承担更多的诅咒。”
一条正我自嘲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在王室与五摄家之间应该还流传着这么一个猜想,那就是神武天皇身上的诅咒如果被全部消除,也就是转嫁到了我们这些后代身上后,神武天皇就可以复活了?”
“你说的没错,现在的确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不过我哥哥认为神武天皇身上的诅咒总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没个上万人出来承受诅咒,那么诅咒是不可能就这样被消除的。”
近卫亮看着一脸恨意的一条正我,认真的说道:“可惜其他人并不相信我哥哥的说法,因为他们都已经快被这件事情给逼疯了,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后代会继承到神武天皇身上的诅咒,从此与自己的后代再也不能相见相认,所以我现在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让王室与五摄家所有的庶出子弟和一半的嫡系成员去死,以消耗掉神武天皇身上的所有的诅咒,那么他们也是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说到这里,近卫亮提起自己的袖子,指着手臂内侧的一个十字型小刀疤说道:“他们也的确是这么做了,我相信在你的手上也有这么一个小刀疤,他们告诉你说这个小刀疤是因为你接种了由王室与五摄家特供的超级抗体,能够保证你免受各种常见病的影响,但是在事实上你接种的是一颗定时炸弹,只要你吃下相应的‘引爆器’,那么你就会直接暴毙,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一条正我连忙拉起了自己的袖子,发现自己的手上果然有着同样的刀疤,也想起自己的父亲在小时候好像还真说过同样的话。
“这个秘密只是王室与五摄家的家主与特别长老才知道,所以我也是我哥哥当上近卫家的家主之后才告诉我的,因为他不想和那些冥顽不灵的老家伙们同流合污,但是我哥哥也改变不了什么,毕竟他如果不同意在近卫家继续这么做的话,那么他在第二天就会人间蒸发,接着由一个影武者来接替他的位置,至于我为什么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那还是因为我觉得你会是自己人,毕竟一条家早就不想认你这个人了。”
一条正我刚想笑一笑,结果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近卫亮,“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近卫先生你这一手偷天换日弄得我还真有一点猝不及防,没想到本来是我来找你合作,结果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你找我合作了。”
近卫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没想到我还是被你给看穿了啊,看来一条正我你的确是一个聪明人;没错,我就是想要和你合作,或者说是代表我哥哥与你进行合作,至于合作的内容非常简单,那就是去送神武天皇真正的往生!”
“容我三思!”
这一次就轮到一条正我闭目养神了,而近卫亮则是端起杯子开始慢条斯理的喝着纯净水,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品着一杯香茗。
过了一会儿之后,一条正我才睁开眼睛说道:“近卫先生,你是因为知道我和一条家合不来,才想到拉我下水的吗?”
“不不不,我是刚刚才决定与你合作的,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我们近卫两兄弟合作的。”
求仙則
重生紅三 蔡晉
近卫亮盯着一条正我,非常认真的说道:“一句话,如果只是因为你和一条家不和的话,我们是不可能拉你入伙的,毕竟真要这么做的话,我们早就这么做了,因为在这五摄家中像你这样情况的人,除此之外就没有第二个;至于为什么现在才决定让你加入我们,主要原因还是你一条正我有点脑子,同时还对我们的老祖宗不够尊重。”
重溫抗日
“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
一条正我摇头苦笑道:“不过不得不说,我对近卫先生你的提议非常看好,所以我并不介意和你们合作,不过我希望你们把所有已知的信息都提前告诉我,不要像现在这样我问一句,你们才说一句。”
“合作愉快。”
近卫亮伸出手来说道:“那我现在再给你提供一条重要信息——深潜会总部的教主没有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