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67w精彩言情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txt-第3500章 沒話找話鑒賞-bfw6u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盯着塞仑的眼睛瞅了会儿,我可以肯定,塞仑刚刚说这话时,眼中闪过了一抹鄙夷的光芒,这道目光并不是对我,而这个房间里,除了我以外,就只有那个站的好像雕塑一样的侍卫长了,但塞仑肯定不会毫无缘由的鄙夷他,既然不是我,也不是他,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塞仑鄙夷的,是魔界。
想想也对,塞仑最尊敬,最崇拜的龙族之主——暴龙王·巴卡尔,就是在魔界受到的第一次沉重打击——龙之战争,险些把巴卡尔带到魔界来的士兵打没了。
貌似那个时候还没有塞仑,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塞仑的某位先祖,也阵亡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
两点加到一块儿,直接造就了塞仑对魔界的抵触。
再想想和风大陆,同样是发起过龙之战争的地方,同样让巴卡尔损兵折将,但塞仑对和风大陆却没有什么抵触情绪,甚至还特意要求我给他物色一座小岛,作为以后翼龙族发展的根据地。
一个是连来都不想来的地方,另一个是主动要求找合适的岛屿定居的地方,塞仑对这两颗星球的情感,一目了然。
同样是重创了塞仑最敬爱的陛下的星球,对待的态度差别竟如此之大,要说这其中没有其他因素,我肯定是不信的。
所以根据我的推测,肯定是塞仑的某为先祖参与了魔界的龙之战争,结果被魔界的强者给干掉了,并且有可能连灵魂都给拘禁,又或者流放到未知区域了。
不然的话,以龙族能够借壳复活的能力,不可能会有伤亡出现。
塞仑自然也就不可能如此痛恨魔界。
想想看,无论暴龙王·巴卡尔,还是他麾下的三巨龙,可都不止一次埋骨和风大陆,甚至于,斯皮兹的尸骨,更是遍及几乎每一块大陆。
饶是如此,斯皮兹对和风大陆的感情中并不掺杂恨意,顶多是怨愤,怨愤和风大陆的冒险家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也不肯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理想,聊聊未来,见了面,二话不说,直接拔剑抽刀,疯魔似的往上冲。
就好像谁不往上冲,谁就是胆小鬼似的。
每每更斯皮兹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总会不屑的嘲讽一句:“呵,人类。”
虽然斯皮兹和塞仑的体型差距很大,但生而为龙族的那种铭刻进骨子里的骄傲,以及对虚伪的不屑,却是改不掉的。
所以,大体上,斯皮兹和塞仑对某样事物的感情是差不多的。
然而,斯皮兹对于魔界的感情就是,魔界是个可去可不去的地方,去了只会徒增惆怅,仅此而已。
東京喰種:退化 執行長
惆怅,并不能作为抵触情绪的借口,因为在龙族里,没有哪条龙是不惆怅的。
天生骄傲的他们,和文艺青年在骨子里也是很相似的,都觉得自己是最优秀的,是高处不胜寒的。
因而,惆怅,是他们的通病。
既然惆怅当不了借口,余下的,就只有先祖被干掉的血海深仇了。
所以我断定,塞仑肯定有先祖埋骨魔界,只是塞仑不肯提起这件事,我也不好过问。
點這有紅包
寵婚撩人:老公,約嗎
休息了大概一个多钟头,房间门再次被打开,一身干练服装的海洛伊丝,出现在门口。
依旧是干练的短发,精致的面容,苗条的身材,以及中性的气质。
“呦”打了声招呼,我道:“好久不见。”
海洛伊丝飒爽一笑:“上车再说。”
机车上,海洛伊丝坐在副驾驶位置,目视前方,问道:“最近过得如何,还好吗?”
“还不错”我道:“吃得香,睡得甜。”
“这么好!”海洛伊丝惊讶的回过头,上下打量我几遍,笑道:“没堕落吧你?”
“怎么会呢?”我淡淡道:“和风大陆有的是地下城,每一座下面都是同样的凶险,就算我想偷懒,也不可能在地下城里偷懒啊。”
“你也可以不去地下城嘛”海洛伊丝道:“我听说,你可是很有钱的哦,即便混吃等死,也能优哉游哉的过完一生。”
“可我是冒险家啊”我笑着道:“如果不去地下城,我就很难提升等级,等级提升的慢,我要如何才能罩着我的公会不被人欺负啊,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刷怪升级喽。”
海洛伊丝噗嗤一笑:“关于这一点,你倒是和西岚有点像。”
“对吧对吧”我道:“毕竟我们都是冒险家嘛。”
之后沉默了一刻钟,我发现,海洛伊丝竟然不停的用余光瞄塞仑,而一次又一次的瞄塞仑的举动,已经让塞仑的额头上浮起数个爆筋。
怕是再瞅个几十眼,就能当场爆发。
化神 愛上火龍果
“……我说,海洛伊丝。”
“什么事?”
“你能不能……不要再偷偷看塞仑了?”
“塞仑?”海洛伊丝转过头,盯着塞仑,轻声道:“这头翼龙的名字吗?”
“没错,我就是翼龙族的现任族长,号称火焰龙息的塞仑!”
介绍起自己的名号时,塞仑的表情是骄傲的。
“你好啊,塞仑”海洛伊丝笑道。
塞仑只是傲娇的哼了一声。
随后,海洛伊丝各种没话找话,跟塞仑套近乎,天晓得她是真的觉得塞仑很有趣,还是想通过塞仑和龙族打好关系。
不过在我看来,无论哪一种,收获都不会大。
依照塞仑的情感,和人类,尤其是魔界的人类,肯定是处不来的;而龙族在魔界被坑过一次,整个龙族对魔界的感情都不咋地,故而,即便海洛伊丝再献殷勤,塞仑也只会不冷不热的回复她。
情况果然如我所料,海洛伊丝的殷勤并没能收获塞仑的友谊,只收获了塞仑的冷笑。
而海洛伊丝却并不气馁,依旧一个劲儿的跟塞仑没话找话,甚至都忽略了我的存在。
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賴皮
安王妃 寒衣燃燼
靠在椅背上的我,听着海洛伊丝不断提起的话题,觉得越来越无聊。
无论是赞美,亦或是殷勤,说的多了,都会让人感到厌烦,相信此时此刻的塞仑也是一样的心情吧。
转头看了眼塞仑的表情,还好,没有动怒。
99天合約戀愛 江悠然
于是双手抱怀,微闭上眼,准备小憩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