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5jw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ptt-4 籌劃出行看書-562o4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返回家中之后便查看了一下关于密城的信息,也正如接龙中所说的那样,密城是个有很多地方秘闻的区域。那个区块大部分住户都是农耕业为主,而且代代相传在那里住了很久了。围绕着密城附近一处地势较高的山脉几乎就是这里各家各户的坟地,与这里相关的都是荒山野岭的精怪故事。
话虽如此,陆凝还不打算自己过去。就和之前卢江洋所说的那样,就算要考察她也准备尽量避开那些接龙中提到自己前去的地方。别人可能只是觉得不吉利,但陆凝可是知道故事里的事情多半会成真的。
接着她又翻了翻自己出门之前发在三点半论坛的帖子,已经盖起了一百多层的楼,其中甚至有一个声称自己是当年经历过这件事的人,不过后面很快就被一些质疑的声音带偏了话题。
陆凝想了想,用私信给那个人发了一条信息。
【您好,我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有一些兴趣,不知道能否向您请教详情。不日我将抵达青树藤,希望有机会能向您询问。】
发过消息之后,她就开始整理自己买回来的东西,过了大约十分钟之后,便有了回信的提示。
【劝你不要试图调查这些,论坛上真真假假,多半大概都是假新闻。但我所经历的是真的事情,人无论如何也不能主动去接触那样的事。】
陆凝思索了一下,回复道:
【我已经被缠上,无法脱身,所以才寻求解决之策。我不相信网上那些除灵的宣传,我只想亲手解决、亲眼验证。】
而这一次信息回来得很快。
【你来青树藤后,到树洞小道103号,那里的一楼是个二手货专卖店,找我。】
【谢谢您。】
确定下了这件事之后,陆凝就给滕璇发了一条信息,并约定好了明天的见面地点。她购买的东西很多,装备两个人也没什么问题,下午只要等着人把无人机送过来就可以了。闲下来的时间,陆凝就坐到了电脑前,手机电脑一起刷起了关于青树藤当地的新闻。
同样是庚午市周边的小镇,青树藤的发展却没有回龙堡这么平稳。最早那里是因为发现了矿脉而吸引了一些矿业公司前来,带动了经济发展。然而后来才发觉那里的矿产资源其实并不是特别丰富,在主矿脉开采之后就几乎没有了价值。而在这个期间青树藤的转型失败,在那些矿业公司撤离之后迎来了一段长时间的衰败,直到近些年建起了一些手工业厂子才稍微好了一些。
如果说在回龙堡,滕璇这样的街头混混还需要小心谨慎的话,那么青树藤几乎就是随处可见的乱,连大一点的商业街都没有,基本都是小商贩个体户的天下,当地人组成的地头蛇势力盘根错节,很难管理。
幸好网络发达的今天,青树藤还不至于因此一点新闻消息都透露不出来。无论是官方还是私人总能看到一些来自不同方面的描述,陆凝也通过卫星地图找到了树洞小道的位置,那里原本是一排筒子楼,但是在一二层的地方被人为加盖出了好多伸出房体本身的建筑,乱七八糟的电线在空中快织成一张网了。
“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陆凝选了个招待所宾馆,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以现在陆凝掌握的格斗技巧要打一个成年人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李文玥的身体素质还是完全不适合打架。
大约四点多的时候,便有人将无人机送上了门。陆凝检查了一下便签了字,就在这时候,送货员忽然问道:“姑娘,你家楼上……住的是谁啊?”
超級共享系統
“不知道,邻里之间都不来往的。”
“哦……是啊,是。”送货员的神情有些尴尬,又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陆凝见状快速签完了收货单,问道:“楼上怎么了吗?”
送货员慌忙摆了摆手:“没啥,就是看楼下801的信箱都塞满了,觉得怎么也该提醒一下,不认识就算了,说不定是……出去旅游了。”
陆凝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没说实话。而就在这时候,头顶传来了一声有些沉闷的“哗啦”一声,好像是有人不小心将钥匙串掉在地上的声响,紧跟着便是轻微的捡拾声音。
“看来在家,而且好像要出门,要不你稍微等等,提醒一下?”陆凝说道。
“啊……既然有人应该自己会察觉到的吧,哈哈,我也不要招人烦了。谢谢您,收货单我拿走了。”送货员几乎是用抢的方式从陆凝手里夺走了单据,然后匆匆忙忙往楼下跑去,此时楼上也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陆凝微微一皱眉,随手把门一关,然后透过猫眼向外面看着楼道外的情景。
楼上的人踩着轻微的脚步声下楼了。那是一名身材纤瘦的女性,瘦的让人感到有些营养不良,戴着一个黑色口罩,眼角有比较深的皱纹。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双手插在口袋里,将领子稍微立起来了一些,挡住了脖子。
女人并没察觉到陆凝的窥视,经过这一层继续往楼下去了。不过八楼的话不走电梯而是走楼梯又是为什么呢?陆凝刚回来,可以确定电梯是没有坏的。
她离开了门口,出于谨慎考虑还是打算搜索一下回龙堡这里到底有什么故事流传着——那个送货员的表现明显碰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
=
宁夜衣从一家奶茶店里走出来,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神情却不是那么高兴。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对方便向她报告了一些调查的情况,等到报告完毕之后,宁夜衣才点了点头:“好,我会先回学校图书馆找到那段时间的报纸,庚午市周边的新闻都应该有所涉及,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转成电子版。密城的调查就放在明天,如果那里真的有什么鬼怪作祟,也应该有对应的一些捉鬼的高手在。”
全職教師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从兜里掏出一份庚午市附近区域的地图展开,手指在几个地点上划过,目光凝重。
这个场景如她所期待的那样,自由度和范围广度被放开了很多,只是难度和危险度也有所提升。且不说最后一个可选任务居然是“生还”这种匪夷所思的任务,就算是前面的普通任务也充满了疑点。
她乘上一辆出租车,返回了庚午大学。
庚午市建立大学的时候确实是打着好好办学的心思的,师资这种很难竞争到的东西属于没办法,不过图书馆好好储备了丰富的馆藏。几十年前的报纸在这里就算没有原件也收集到了一些影印版,而且非常清晰。
“解谜时间~”宁夜衣对此兴致相当高昂,她本来就喜欢这种谜团式的游戏,如今只希望这个场景里的谜团足够让人过瘾。
【听雨桥驿】:不管谁是第三棒,希望故事能稍微收束一下,如果每个人都写不同的那就不是接龙只是各写各的了。
群里再次开始了聊天,自从中午稍晚第二段接龙就放出来了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小时,第三段还没出来,于是就有人在群里闲聊了。
【突破天际的蟑螂】:对了社长,万一我们摊子铺得太大怎么收尾啊?一群人挖坑谁来填?
【家里蹲社长】:我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要进入收尾阶段,会给你们通知,大家那时候就不要挖坑了,尽可能找补一下前面的东西。反正灵异故事不需要很多逻辑吗,大不了写死几个人变成无头悬案也是个结尾方式。
【橄榄球】:那也太对付了吧?
【家里蹲社长】:玩嘛,如果谁觉得能进行完美收场我也不反对啊。
【听雨桥驿】:我可以试试看。
宁夜衣没有参与讨论,只是看着群里偶尔跳出来的消息。听雨桥驿的真名是燕子丹,一名有些文学少女气质的大二学生,她加入民俗社的原因是庚午大学的文学社完全没有文学氛围,反而还不如这里轻松自在。不过和她混熟了就能知道她在认真之余还是个很豁达的人,除了要紧的事情以外和她开一些玩笑也没关系。
她两边看着,翻报纸的速度依然很快。关于密城的一些可能的记录被她用手机一个个拍摄了下来,回头可以对照APP中的那些鬼故事进一步进行排查。
很快,天色渐渐变黑了。
從島主到國王
大学放假之后也依然会有一些学生和老师留校直到年前,因此很多设施还在工作。只是即便如此,夜间的校园也显得有些冷清和阴森,宁夜衣不准备在这里多留,趁着天色依旧留有阳光的残余,迅速离开图书馆前往了旅馆方向——宿舍里人都走了,她也不想回宿舍。
=
陆凝晚上十点左右就躺在了床上,手机里一直没有第三段接龙传来的提示音,看来这一次花费了不少时间,如果按照十二小时计算截止时间在凌晨一点前后,她明天还得去青树藤,根本不可能等着。
“反正不是我。”她咕哝了一句,将手机设好了闹钟功能,倒头便睡了。
晚上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她走在一条似乎是校园里的林荫道上,只是这条道路很长,落叶铺满了地面,踩在上面会发出碎裂的声音。天空是阴暗的,没有任何星光闪烁。
前面有人——虽然看不见,却有这样的感觉。
陆凝继续往前,越是行走,心中就越发不安,终于,她渐渐能看到前面的身影了,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个,穿着黑色的外套,戴着黑色高礼帽,安静地向前走着,宛如一支无声的殡仪队。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那些人忽然加快了脚步,只有最后面的一个没有戴着帽子的人停住了。
女人花
“不要再追了。”
沙哑的女性声音,仿佛被烟熏过一般难听,在楼道里看到的那个女人依然戴着口罩,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悲悯和遗憾。
“让我看一下……让我看看他们的脸!”
“走了的,不会留下。你不在这里,直到你会来的那一天为止,你都不会再见。”女人轻轻摇了摇头,“你和死还有一段距离……回去吧,回头,孩子。”
陆凝有些不自觉地回过了头——那一瞬间,道路两旁的树木都已经化为了绞架,每一个上面都吊着一具摇摇晃晃的尸体。它们的脸已经风化得宛如骷髅,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了碎布。陆凝急忙转头,这个略大的动作带动了脚步,此时她才看到脚下所踩的也是一根根早已腐朽的骨头。
她猛然睁开了双眼,这个诡异的梦让她大半夜流了一身汗。倒不是恐怖——这样的景象早就吓不到她了,只是在场景里做这样的梦总令人有种不祥之兆。
躺在床上平稳了一下心跳之后,陆凝就伸手去抓手机过来看了一眼,已经是早晨六点多了,倒是还没到定了闹钟的时间。她翻身起来,看了看迷你接龙里面第三段故事已经上传了,这一次的故事作者是【我是哥哥】,和群里相当活跃的那位【我是姐姐】是双胞胎,不过两个人都说自己更大,连群里昵称都要争这个。
不过陆凝发现下一个也不是自己来接龙后就打算等等路上再看了。她又去洗了个澡,吹头发的时候扫了一眼三点半新闻,今天的更新如期而至,一共五条。
【下水道的头发女巫】
【密城鬼车实录】
【开源县腐烂肢体拍摄跟踪第三天】
重回七零:賺錢小嬌妻 青檸微涼
【吉平岭鬼屋探秘——真的有鬼!】
【芦口白礼第一日,哪天断更帮我报警】
这帮人也是真够胆子的,这个APP上可不是随便整个标题党的名头就能发布,至少有硬性规定是必须配图。而除了第一个新闻没有提地址以外,另外四个都是庚午市周围的小县城。
姑且作为最新的参考资料,陆凝都点开看了一下。
没想到第一个下水道的头发女巫居然是庚午市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