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1am人氣都市异能 神魔書笔趣-第三百五十五章 獻祭——巴伐利亞展示-7qwuc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落地窗粉碎。
无数玻璃碎片伴随着呼啸的寒风,带着刺耳的啸声扫过整个餐厅。
哈默主任和几个资深教授,还有他的几个得意门生犹如风中的草叶,身不由己的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狼狈的在地上翻滚着。
他们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无数玻璃碎片从他们身体上空飞过。
刺耳的尖啸声中,他们身上的衣衫被切得稀烂,他们的身体也被拉出一条条深浅不一的伤口。
菊花的刺 古龍
巴伐利亚的重拳直击乔的脑袋。
乔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整个眸子都变成了绯红色。
‘绯红’的战斗本能控制了全身,乔浑身绷紧,战斗本能在疯狂的预警——挨了这一拳,他会死!
实力差距太大,挡不住,绝对抵挡不住!
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声音在乔的脑海中炸响:“逃吧……愚蠢的绯红哦……还没完全复苏的你,不可能是这个家伙的对手……你们的实力差距太大!”
“逃命吧!”
拉普拉希歇斯底里兼气急败坏的尖叫着:“我可不想你这次被杀死后,下一次苏醒再次降临后,再来和你勾勾搭搭!”
乔瞪大眼睛,他的整个眼珠都变成了绯红色。
他死死的盯着巴伐利亚扑面轰来的拳头,那几乎有普通人脑袋大小的重拳,指节上一根根粗硬的黄毛清晰可见。
刀光劍芒
重拳撕裂空气,拳头前方空气激荡,化为白色的气爆。
一根根黄毛在气障中震荡,跳动,发出‘嗡嗡’巨响。
乔向后急退。
他的身体表面有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涌向,他的身体变得无比的轻灵,他好似一只体型巨大的变异蜉蝣,用一种不合常理的轻盈姿态向后化去。
巴伐利亚低沉的咆哮声响起:“小小的二阶……”
他的速度骤然飙升,庞大的身躯破开空气,顷刻间就到了乔的面前!
无论是绝对的力量还是绝对的速度,拥有超凡六阶实力的巴伐利亚,都远远超过了乔。
他的拳头距离乔的脑袋越来越近,他的拳头距离乔的脑袋只有不到半尺,乔的额头上,白皙的皮肉凹陷了下去,浮现出了几根清晰的指节印。
身形枯瘦的司耿斯先生高高举起手中细细的手杖,然后重重的敲在了地上。
一抹淡淡的邪力一闪而逝。
司耿斯先生张开嘴,一道血水喷出十几尺远。
虚空中,凡人肉眼不可见的维度,一个小小的水缸直径的漩涡悄然浮现。
一支死气沉沉,通体散发出枯朽、陈腐的气息,莫名让人感到邪异、混乱的眼眸悄然浮现,深深的凝视了巴伐利亚一眼。
巴伐利亚的心脏骤然一抽,随之他的心跳速度凭空增加了数百倍。
‘咚咚咚咚’密集如擂鼓的心跳声从巴伐利亚的体内传来,他的胸口诡异的剧烈起伏着,他心脏那一块位置,血肉急速跳动、不断凸起有半尺多高。
巴伐利亚向前猛扑的身体骤然一僵,他张开嘴,惊怒交集的咆哮了一声,随后大口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他的眼睛、鼻子、耳朵里,也都喷出了大片的血水。
巴伐利亚的身体一个踉跄,‘乓’的一声重重拍在了地上。
秘咒发动成功,司耿斯先生浑身精气神流泻一空,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无比狼狈的栽倒在地,身体犹如虫子一样剧烈的蠕动着。
一边吐着血,司耿斯先生一边狼狈的朝着巴伐利亚爬了过去。
他双手紧握手杖,手杖轻轻一旋,‘咔嚓’一声脆响,他从手杖里拔出了一柄三尺多长,只有小手指宽,薄如蝉翼、无比锋利的刺剑。
刺剑通体漆黑,剑锋闪耀着淡淡的寒光,更有一丝丝诡秘的黑气缠绕在剑体上。
仔细看去,这柄刺剑的剑锋上还有一层黯淡的幽蓝色,一股淡淡的腥味不断从剑锋上扩散开来,可见这柄剑淬了剧毒!
那年陪伴:凱源璽 寒紫蘊
司耿斯先生咬着牙,三两下爬到了巴伐利亚身边,举起刺剑胡乱的朝着他劈砍了过去。
如果牙在现场的话,他肯定会吐槽,司耿斯先生的‘剑法’,简直是给梅德兰大陆的所有‘剑客’丢脸!
司耿斯先生也的确不擅长‘剑术’!
他挥剑的动作,就好像一个偷懒的小猪倌用铡刀切猪草,动作堪称……稀烂!
巴伐利亚艰难的抬起头来,他嘶声咆哮着,视野内一片猩红,完全看不清任何东西——他的心跳速度比正常心跳增加了数百倍,他的血压也随之飙升,他的眼球里细小的血管膨胀了十几倍,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极其的强韧,他的眼球都已经爆开。
他看不清任何东西,他的耳朵里只有自己心跳的‘咚咚’声,他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狼狈的挥动着双手,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异端……该死的……”
司耿斯先生咬着牙,双眼同样充血的他挥动刺剑,‘嗤嗤嗤嗤’的在巴伐利亚的背上、臀上、大腿上狂砍了三五十剑。
司耿斯先生的力量很小。
巴伐利亚则是皮粗肉厚。
傲嬌受是怎樣煉成的
以巴伐利亚的身体强度,哪怕他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干,寻常战士手持大刀重斧,都难以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但是司耿斯先生手中的刺剑,显然是和乔的泰坦之拳一般无二的超凡物品。
黑烏鴉白烏鴉
没有耗费多大力量,锋利无比的刺剑就撕开了巴伐利亚的皮肤,在他身上拉出了浅浅的伤痕——以司耿斯先生的力量,以及他的‘剑术’,他哪怕手持超凡兵器,也只能对巴伐利亚造成这点微不足道的伤害。
一丝丝黑气疯狂的侵入巴伐利亚的身体。
剑锋上幽蓝色的剧毒沾染了一丝血迹,迅速和血液融为一体,然后急速钻进巴伐利亚的身体。
巴伐利亚仰天咆哮了一声,他一拳轰在了自己不断跳动的心口上,他的身上爆发出一拳银蓝色的寒光,‘嗡’的一声巨响,一道由数十重六角形雪花魔纹组成的魔法光环从他体内扩散开来,顷刻间扩散开了数百尺远。
“杀光他们!”巴伐利亚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银蓝色的魔纹笼罩全身,司耿斯先生的秘咒造成的伤害在急速的消退。心跳的速度在急速下降,呼吸间就恢复了正常,巴伐利亚大声咆哮着,一下子就蹦跶了起来。
“杀光他们!”巴伐利亚再次咆哮。
希洛夫、尤金齐齐摇头,纷纷拔出佩剑,朝着在地上翻滚的哈默主任一行人冲了上去。
两名卢西亚将领则是腾空而起,咬牙切齿的朝着司耿斯先生扑了上来。
餐厅的门外传来了可怕的骨骼碎裂声,伴随着疯狂的怒吼叫骂声,‘嗡嗡嗡’的重兵器破空声急速响起,下一瞬间,餐厅和休息室之间的墙壁就轰然崩碎,浑身是血的马科斯挥动着大斧头大步闯了进来。
在他身后,六名卢西亚大使馆的六阶超凡已经被击杀当场,他们每个人都被劈成了十几段,残骸胡乱的飞溅四方,外面的休息室被鲜血涂成了一片鲜红。
初刻拍案驚奇
“保护哈默教授!”乔大声嘶吼:“保护司耿斯先生!”
马科斯呆了呆,然后他看也不看躺在地上呻吟的哈默主任一行人,拎着大斧头就朝着乔这边冲了过来。
两名飞扑向司耿斯先生的卢西亚中将怒骂一声,他们身体一个盘旋,冲上去拦住了马科斯。
马科斯大斧一挥。
‘嘭’的一声巨响,一名卢西亚中将手持重剑和马科斯硬碰硬的拼了一记。
这名卢西亚中将手中重剑弯曲成了九十度,他的双手手腕诡异的扭曲,腕骨被震得粉碎,大口吐血向后连连倒退。
正要击杀哈默主任的希洛夫、尤金怪叫了一声,他们同时挥剑,配合另外一名中将迎向了马科斯。
“杀光他们!”巴伐利亚再次咆哮了一声,然后团身向乔扑了上来。
马科斯被三名敌人挡住,作为卢西亚帝国驻德伦帝国大使馆的大秘和二秘,尤金和希洛夫的实力比大使馆的其他官员要强出一大截。
而剩下的这位卢西亚中将,正是卢西亚大使馆的首席武官,他和巴伐利亚一样,拥有皇室血统,他的实力比尤金、希洛夫更强了一大截,绝非刚刚外面被马科斯击杀的那六名六阶超凡所能媲美。
饶是马科斯实力强悍,他也被三个人缠住了手脚,一时间无法冲到乔的身边。
而休息室内,兰木槿、兰桔梗,正受到其他大使馆官员的围攻,其中有好几个六阶,剩下的几乎都是五阶实力。
兰木槿、兰桔梗都只是五阶的实力……面对这么多大使馆官员的围攻,他们也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被围杀当场。
“巴伐利亚,你疯了?”乔歇斯底里的朝着巴伐利亚怒吼:“不就是要钱么?我给你钱……要多少才够?一亿金马克?”
猛扑向乔的巴伐利亚身体一僵,眼神瞬间迷茫了一下。
一亿金马克?
“啊,不,杀了你,这些都是我的!”巴伐利亚略略一僵,然后继续朝着乔扑了上来。
大妖猴
乔咬着牙,看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司耿斯先生,再看看被围攻的马科斯、兰木槿、兰桔梗,他大声吼了一嗓子,然后转身朝着落地窗外跳了出去。
乔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跳下落地窗,落到外面的花园中后,他一边朝着不远处的树林狂奔,一边大声的嚷嚷着。
木槿花西月錦繡 海飄雪
“救命啊,救命啊!卢西亚人造反了!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