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jys熱門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能輸!不能輸!【第二更!】讀書-pk83a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将这回事颠过来倒过去想了好几遍的左路天王,只感觉肚子里一阵阵的郁闷。
老子真是此生不幸!
认识了这个混蛋,还甩不开。
特么的,这特么是祖祖辈辈上错了哪柱香啊。
从小到大一直被坑,小时候每次都是他闯祸我挨揍;长大了之后每次都是他闯祸我背锅。
而且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一顶大黑锅就被罩在了脑袋上。
每次师父揍完自己之后,一听居然又是背锅,于是再揍一顿:上一顿打你的错误。这一顿打你不长记性!
可我招谁惹谁了?
老子这辈子背的黑锅,真正是数也数不清了……
左路天王想起自己生平,就是一片唏嘘。
小师弟啊,你可快点长大,等你长大了,就由你去对付游东天吧,你去和游东天搭档,你当左路天王吧。
重生之王爺雄起
我是身心俱疲,无以为继了……
我这辈子都不想跟他打交道了!
重生嫡女:至尊神醫毒妃 萌姬
台下,迅速谈定了赌注,一应天道立誓,亦随之完成。
烈火等人坐了回去,第一时间就给冰冥大巫传音:“兄弟,你可千万别输啊,咱们刚刚做了一笔大买卖……”
台上冰冥大巫满心懵逼。
我在台上打了个赌,你们居然在台下也打了个赌,至于这么的凑热闹吗?!
擦……
我怎么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人耍的猴呢?
我在台上蹦跶,你们在下面打赌……
奶奶滴……
亏得老子还是抢破了头才抢回来这次交手的机会,结果却是如此……
台上台下,赌约都已经成立。
左小多缓缓退后,眼中战意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升腾起来。
我能不知道对面这个家伙其实是个隐藏的大佬?
真当我傻吗?!
但是,你将自身修为实力压制在丹元境水准与我战斗,就算你是大佬,也休想赢得了我!
实在不行,老子就出动底牌!
原本左小多根本没想要动底牌的,打不过,认输呗,不丢人。
再说我左小多也不怕丢人。
但是知道了这个冰魂之后,左小多却瞬间决定了。
这一道冰魂精华,我是一定要赢过来得!
一定要赢!
必须要赢!
不能输!
绝对不能输!
……
对面,化身冰小冰的冰冥大巫也自慢慢的沉下心来,眼中心中全是凛然战意。
不能输!
这次,是真的不能输了!
末世縱橫之桃色悍女
若是只有两个人的战斗的话ꓹ 那倒无所谓,左右那一道冰魂自己留着也没啥用ꓹ 而巫盟别人也没有那等合适体质可以承载……
魔獸王的男人書穿
这么多年下来,冰魄已经渐呈奄奄一息的状态,就算真给了左小多也是无妨。反正这小子只是炎阳体质ꓹ 他也用不了。
反正自己已经有一道成长到如日中天的冰魂了,余者再难入眼目。给了也就给了。
但是现在……形势变了!
赌注也变了!
变成了一个新晋空间遗迹最终收益的一成物资啊!
这让冰冥大巫的心都在哆嗦起来。
烈火啊烈火ꓹ 你是真敢玩啊;上一次你特么输了老婆的事儿,你忘了?居然还死性不改ꓹ 还要赌?
而且还是拿老子赌!
这个空间遗迹多大你知道么??
现在还不是很确定ꓹ 但万一这个空间遗迹很大,非常大。
那么里面的一成物资,说不定可就是足够让大陆局势发生改变的份量了!
将这么多东西压在老子肩膀上,亏你烈火想的出来。
若是从我手里输出去……而且还是在正面比武之中输给了一个小辈……
那我冰冥从此在巫盟大陆,就是真真正正的永垂不朽了!
烈火肯定是要甩锅给我的,这家伙说不定反而会告我一状,说我在战斗中放水……那混蛋。
獄鎖狂龍4之飛龍在天 忘塵
不能输!
绝对不能输!
我还是先想想……万一输了如何把锅甩出去吧?这小子ꓹ 看起来要疯……
冰魂化作的弯刀,在空中嘶嘶颤鸣ꓹ 前方空间ꓹ 慢慢的开始绽放一朵又一朵的冰花!
冰魂有灵ꓹ 虽然跟着冰冥大巫被压制了境界ꓹ 但它却本能的感觉到了,这一场战斗很重要!
还有就是ꓹ 对面那个人的身上ꓹ 那股炎热的气息ꓹ 真真是很讨厌的!
这种热乎乎的东西,烦死了。
战!
战!
冰魂自发呼啸ꓹ 无数的冰花点滴成型,盘旋飞舞。
脚下的冰层地面越积越厚,越来越见坚硬。
寒意,也随着时间的持续越来越重,即便如东方大帅等人,也都开始运功抵御了。
对面,左小多浑身一片火红,丝毫不为周遭的冰寒环境影响。
无数的水蒸气,呼呼的蒸发沸腾。
为了稳妥起见,他现在运行的,仍旧是炎阳真经第一重,大日炎阳!
留下第二重,作为后手……
左小多一个反手,刷得一下子拔出来长剑,轻飘飘薄薄的一口剑,如同一泓秋水,拿在手中。
百年家書 瘋丟子
“此剑,名为灵猫。”
左小多一脸装逼:“净重八两,其薄如纸;削铁如泥,乃是天下第一利器!”
冰冥嘴角抽了抽。
我的刀都已经介绍了一遍了,你居然还来了这么一手。
再说了,只不过是一件死物,连灵性都没有,你嘚瑟个吊!
但这当口却也只能违心的说了一句:“好剑!”
左小多抚摸着手中剑,唏嘘道:“冰兄,这把剑,乃是我此生最爱,亦是我毕生修为精粹之所聚!”
冰冥哼了一声:“你不是铁拳公子么?”
这货居然叫我冰兄……你辈分够得上么你。
左小多怫然不悦,道:“冰兄,此言差矣。江湖名号,乃是江湖名号;你自己号称铁掌水上漂,结果可是用腿跟我周旋大半天,现在又拿出刀来了,却又怎么说?”
左小多很不悦,愤怒的说道:“你们一个个的藏头露尾,专司阴人勾当,你自己说说,我刚才若是信了你,岂不是就吃了大亏了?”
“如此不光明磊落!哼!”
台下。
左路天王对游东天传音道:“这小子性格,与你有一拼,端的稀罕。”
游东天顿时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不由浑身刺挠,传音骂道:“那是你们师门一脉嫡传的无耻,跟我有毛关系?”
“呵呵……”
左路转过头去,与老婆说话,不再理右路。
右路天王愤愤不平,骂骂咧咧:“简直是污蔑……我哪里有如此无耻……”
突然声音顿住,戛然而止。
心头惊出来一身冷汗,幸亏左路这小子脑袋不好使,换成我的话肯定要讹诈一波:你说我师傅一脉嫡传无耻,我要告诉他老人家!你等着!
然后就是想要啥就要啥,绝对无往不利。
想到这里,不由斜了左路一眼,心中鄙夷:这个憨憨,这么送上门的便宜他居然没反应不过来……鄙视之!
台上的冰冥大巫显然也已经被左小多无耻的言论给震惊到了。
密後
以他的身份,哪怕是乔装过了,也不会做出来与左小多争论‘分明是你先骗我的’这种幼稚行为。
一阵气闷之余,沉声道:“出手吧!”
左小多翻着白眼,不满地说道:“才被人拆穿了小把戏,就要翻脸动手……这等人品……啧啧啧……”
冰冥被他气笑了。
持刀而立,心道我又不怕你拖时间。我的冰魄一直在布置寒冰气场,你越拖时间也只是你吃亏。
终于,左小多感觉差不多了,自己的炎阳真经,已经去到功行满溢的地步。
一手持剑,信手挥洒,长剑刷的一下子劈出一道空间裂缝,喝道:“来吧!”
在所有人注视之中,一幕奇景,赫然在擂台上出现!
入眼惊魂,动心动魄!
擂台上。
满目尽是一片银白,冰封天地,冻锁空间。
唯有左小多立身之处又有热气蒸腾。
而随着左小多的开声吐气,整个人猛然踏前一步。
魂夢汀瀾
这一步踏出,炎阳真经第一重,大日炎阳就此极限爆发,就像是一片冰天雪地中,一轮散发着无穷热量的巨大太阳,赫然现世,磅礴而出!
一股难以言语形容的无匹热量,轰然爆发!
极冻与至热,两股极端相反的属能,悍然碰撞在一处!
一时间,一团好似蘑菇云一般的雾气,氤氲而现,好似巨大爆炸一般的翻滚着向上冲,冲到擂台上空,随之再闻电闪雷鸣,轰隆隆打雷声响不绝于耳!
这两人的交战,居然人为地制造出了天气异象;片刻之后,一道瑰丽彩虹,明晃晃的落到了擂台之上,经久不散,
阳光辉映之下,绚烂至极,明艳动人,如梦似幻,迷乱人眼。
无数学生为之惊呼不已。
“好美!”
“太漂亮了!”
“……”
而在这样的彩虹笼罩之下,擂台上的两个人,一人持剑,一人执刀,好似两团旋风一般的碰撞在一起!
一个是冰山潮汐,一个是当空烈阳!
随着两人的持续对战,滚滚气雾不断滋生,愈发剧烈的升腾。而且,渐渐在擂台上方形成了厚厚的云层,竟至来不及逸散的地步!
而随着浓厚运气长时间得笼罩擂台,渐成奇景,蔚为奇观,叹为观止。
只是在擂台上方数十米,云层下面的乃是弯弯彩虹。
彩虹之下,两个人你来我往,各具风采。
尽都是快到了极点的绝速身法,刀光闪亮,剑气纵横;毫无留手的极端对战。
而这一动用兵器,左小多先前的那些个优势,顿时有些不够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