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l8l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諸界末日在線 起點-第一百零三章 字條看書-nbyxa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黑暗的虚空之中,那具大如山峦的尸体漂浮不定。
无穷的毁灭气息依照某种特定的规律,不断从它的巨口中喷出,朝着四周不断逸散。
须臾。
一道残影从巨口里冲飞出来,瞬间脱离了尸体的周遭。
残影化作顾青山,手中握着一柄双角长叉,远远的遥望那巨大尸体。
只见他离去之后,作用在那庞大尸体上的“秘匙”随之消散。
尸体缓缓闭上了嘴。
霎时间,呼啸的毁灭之风为之一静。
迷雾的移动变得愈发缓慢,渐渐弥漫虚空,将庞大的尸体笼罩其中,再也看不真切。
顾青山在原地站了会儿,随手将那长叉一抖。
长叉顿时化作两个玄奥符文,围绕他转了几圈,随即隐没在他身上。
虚空中,一行行萤火小字飞快出现:
“你收回了原始序列项:诸界末日在线·形灭。”
“你加载了另一个原始序列项:诸界末日在线·神亡。”
“描述:‘神亡’之力,可令一切具备‘情绪’这种状态的存在毁灭。”
“——原始序列项可以互相融合,化作更为强大的力量。”
顾青山一眼看完,颇觉安慰。
能得到这样的收获,也不枉如此冒险一场。
但更重要的是——
他将那块原虚取了出来,托在手上。
“这是个什么东西?”
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只见老妖精正疾速朝顾青山这边飞来。
在它身后,谢霜颜和绯影随之出现。
谢霜颜打量着那整块如同玻璃一样的物质,不确定的道:“这个……应该是原虚吧。”
“对,是原虚。”顾青山道。
“我听说过这玩意儿,它好像是一种最原始的法则,承载了虚空和一切——话说你弄这么一块原虚出来,是要干什么?”老妖精问。
顾青山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
不论其他,单只是顾青山与黑影之间的这场战斗,就已经一种难以想象的秘密!
“所以……那黑影是在这片原虚上,释放了种种邪术?”绯影慎重的问。
“它的口风很紧,什么也不跟我说……我只能从它的技能上来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发掘的情报。”顾青山道。
他的目光投向虚空。
如今战斗已经结束,自然有时间慢慢研究混沌战神界面上的这些提示符:
“你再次接触到了一整块原虚。”
“在这块原虚上,曾有人释放过以下术法:”
“邪术:一人万生之术。”
“邪术:万灵蒙昧之术。”
“邪术:平行世界之术。”
“邪术:多重时空禁锢之锁。”
“邪术:相位魔方。”
紧接着,是两个闪烁不休的猩红大字:
“警告!”
顾青山一怔,朝下望去,只见又有两行血色小字随之出现:
“你无法修习这些邪术,否则必将邪化。”
“本界面必须提醒你,邪化是一条不可逆转的路,万万小心!”
所有小字闪烁了几遍,然后彻底消失。
这就麻烦了。
烈 庭
好不容易弄到一些蛛丝马迹,如果连碰都不能碰,又如何找出其中所隐藏的秘密?
“怎样?有什么线索没有?”绯影关心的问。
“不行……邪术根本没法研究,否则必然会邪化。”顾青山叹了口气。
老子是癩蛤蟆
众人都是一阵默然。
老妖精看着那块原虚,鼻子眉毛眼睛皱在一起,狠狠的想了片刻,忽然大声叫道:“不对!”
“怎么了?”顾青山立刻问。
“快!快!把你腰上的那个硬家伙给我!”老妖精急不可耐的道。
顾青山从腰间抽出短杖递过去——这是他下墟墓之前,老妖精给他防身用的。
老妖精接了短杖,对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敲了起来,一边敲一边叫道:“休想!休想!休想瞒过我!我可是妖精们的祖爷爷!”
啪——
短杖敲在它头上,放出五彩缤纷的花朵、一阵阵小型烟花、五颜六色的袜子、还有一只暗淡的金色蟾蜍。
老妖精一见到那金色蟾蜍,顿时大怒道:
“就是你!你在阻拦我想起某事,该死的癞蛤蟆!”
“这是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既然已经到了现身的时刻,只要你给我好吃的,我就会离开,呱!”金色蟾蜍淡定的眯着眼道。
“竟然想从我这里弄吃的!滚下来,不许再拦着我!”老妖精跳起来,大叫道。
“没有吃的,我就不下来,呱。”金色蟾蜍木然道。
顾青山忍不住道:“我们能出手吗?”
“别!千万别,我好不容易才让它显形!”老妖精紧张的道。
谢霜颜也劝道:“我们不能出手对付那蟾蜍——它是一道专门针对妖精的奇异之术,任何人插手都意味着再也别想解开这道术法。”
顾青山只好作罢,却又道:“为什么会有一道专门针对它的术法呢?”
“可能它知道某件事,但有人不想让它想起来,而现在的情况似乎让这个术法激活了。”谢霜颜道。
殿下十三個 水渡伊瀾
“——好吧。”顾青山耸肩道。
众人望去。
只见老妖精一会儿坐在地上念念有词,一会儿又在地上爬来爬去,一会儿玩起了倒立,一会儿又突然跳起了一段艳舞——
但不管怎样,那个金色蟾蜍稳稳当当的蹲在它头顶,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之后。
老妖精双手扶着膝盖,喘气道:“该死的蟾蜍……要命的馋嘴佬,你就不能先下来再说?”
金色蟾蜍木然道:“我已经在你头上蹲了无比漫长的时光,从未放弃过自己的职责,呱。”
“这样——我给你一点大大的好处,你看如何?”老妖精悄声问。
“呱?”金色蟾蜍眼睛动了动。
“对,我们私下交易——”
老妖精悄悄从怀里抽出一根巴掌长的短棍,递到蟾蜍面前。
“这是什么?”金色蟾蜍问。
“冰棍!草莓口味的!”老妖精道。
“我没看到草莓,也没看到冰,我要好吃的,呱!”金色蟾蜍道。
“见鬼!我吃完之后,这棍子上明明还有一点点残留的气味,你闻闻不就好了,难道还真想吃我珍藏的冰棍?”老妖精生气道。
“你这不算交易,呱呱呱!”金色蟾蜍怒道。
“那怎样你才肯跟我交易!”老妖精吼道。
“呱——我才不跟你做任何肮脏的交易!我是专门来防止你破坏计划的!”金色蟾蜍道。
“可是都这么多年了,整个虚空都要毁灭了,难道我还能坏事?”老妖精道。
“那也不行,反正我不会下来——这是职责所呱!”金色蟾蜍道。
老妖精泄气道:“算了……你看这个如何?”
它从怀里摸出一根冒着热气和香味的肉串,说道:
“看这香喷喷的大肉串,是吧,其实它才是我最真诚的交易品。”
金色蟾蜍看着肉串,忍不住咽下一口吐沫,说道:“呱……你打算用这个肉串——”
话还没说完,只见老妖精捧着肉串,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整根肉串被吃得只剩下最后一丁点肉丝。
老妖精满足的擦擦嘴,这才将肉串棍子递到头上,说:“瞧,给你留了好大一口,怎么样,够意思吧,还不快下来?”
金色蟾蜍:“……你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下来。”
谢霜颜:“……”
绯影:“……”
顾青山若有所思。
——看来火之纪元的毁灭,还是有着一定道理的。
“别人真的不能帮忙吗?”他问谢霜颜。
“不能对金色蟾蜍做任何事,否则将永远失去破解这个术的机会。”谢霜颜道。
“那我能给老妖精一些东西吗?”顾青山问。
“也不行。”谢霜颜道。
“说话呢?”
“可以。”
顾青山转过头,望向老妖精,大声道:“你再不想办法,以后捉迷藏的时候就永远赢不了了。”
“凭什么!”老妖精大怒道。
它忽然反应过来。
以后不管自己藏在哪里——
自己头上可是有着一只金色的蟾蜍!
这实在太明显了。
任何妖精都可以找到自己。
穿越種田紀事
老妖精把牙齿咬了又咬,恨声道:“罢了罢了,这个你拿去——”
他从怀里取出一根糖葫芦。
金色蟾蜍看了一眼,冷声道:“用妖术制作的糖葫芦啊……东西确实不错,但你要先吃掉几颗呢?”
老妖精脸上露出肉疼之色,大吼道:“我一颗也不吃!都给你!快给我走!”
“呱,这个态度还算不错。”金色蟾蜍一把接过糖葫芦,从众人面前消失不见。
它一走,老妖精顿时露出坏笑。
“臭蟾蜍,那里面混杂了我的鼻屎,你就慢慢享受吧。”老妖精痛快的道。
众人皆是一阵无语。
“行了,既然术法已经解开,你刚才到底想起什么了?”顾青山问。
老妖精呆了呆,露出思索之色,喃喃道:“地、水、火、风……在我们四个纪元之中,最初的纪元是地,然后是水,然后是我们火之纪元——我记得自己曾经探索水之纪元的废墟,当时发生了一件事——”
“这么说来,你被金色蟾蜍所封印的记忆,就是当时发生的那件事。”谢霜颜道。
“没错……让我想想……有了!”
老妖精伸手在怀里摸索了好一阵,终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我记得在纪元的遗迹里,有什么东西塞给我了一张字条。”
它说着,将纸条展开。
众人凑上去一起观看,只见纸条上写着三行字。
第一行:
“众所周知,水之纪元虽然毁灭,但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它都是最强的纪元。”
谢霜颜和老妖精同时发出不赞同的轻哼声。
第二行字:
貞觀攻略 禦炎
“我已经用了水之纪元中最具奥秘的一种术法,这种术法会让未来的一切都忽略我的存在,直到这张字条被读出来——顺便说一句,我是水之纪元的使徒。”
第三行字:
“知识就是力量,它甚至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某些不可沾染的力量……我将做一些尝试,如果我失败了,请在未来救我一救——如果一切还没被毁灭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