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vmm1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閲讀-lt5b4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张千小心翼翼的用着措辞。
毕竟牵涉到的是陈家,陛下的心思就很难预测了。
他之所以觉得事态严重,就在于,这新闻报上的消息……实在太详尽了,天下发生了什么大事,都极有条理的进行梳理……这几乎比白骑的奏报还要详细。
李世民也看的心惊肉跳,他忙朝张千道:“取百骑的奏报来。”
exo燦如星辰
张千不敢怠慢,忙是取了一沓奏报。
李世民坐下,立马翻阅起昨夜百骑整理的奏报!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发现……新闻报里头的许多事,竟和百骑奏报没有太大的出入。
甚至有一些……记录的比百骑还要详细。
这……
楚妃謀略
百骑是宫中专司打探消息的,可以说是李世民的眼睛和耳朵。
可陈家倒厉害,居然也弄出了一个类似百骑的系统,这得花多少钱哪?
李世民显得不悦,于是道:“陈正泰这般做,是何居心?”
张千干笑着小心翼翼回答:“这……奴听说,他这报,一份只卖三十文,现在是到处售卖……”
鬼王的特工狂妃
李世民皱眉,冷冷道:“三十文,能干什么?这个人怎么钻进钱眼里去了?”
这下子,张千便识趣的不吭声了。
李世民随即对身边的小宦官道:“去,将陈正泰先召来紫薇殿,朕有话要问他。”
小宦官听罢,匆匆去了。
李世民依旧低头,继续看着报纸。
这报纸里什么讯息都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文章,李世民对这里头的邓健有印象……细细看过之后,突然想起什么来,便道:“窦家的查抄,现在如何了?”
张千道:“刑部和大理寺,现在还在彻查,只是听闻家产繁杂,所以……需要一些时日。”
李世民深以为然的颔首,对于这窦家的查抄,他可是期待了很久,一直盼着有新的消息来。
不过刑部和大理寺事情办得缓慢,他虽然有些急,却不露声色,毕竟……多一些充裕的时间,可别遗漏了什么东西才好。
“此事,要格外的关注,百骑那里也要调拨一些人前去协助。”李世民定了定神,又道:“再加派一个御史大夫吧,朕总觉得不太放心。”
天生倒黴
张千闻言,连忙说是。
帝國戰紀
紧接着,陈正泰却已来了,他进了殿,行礼道:“陛下,儿臣……”
重生之包子大翻身
李世民瞥了他一眼,扬了扬手中的新闻报,朝陈正泰道:“这是什么?”
“新闻。”陈正泰很老实的回答。
“新闻……”李世民瞪了他一眼,道:“朕当然知道这是新闻,朕想问你的是,你印刷这些,四处兜售,这又是何意?”
陈正泰委屈的道:“陛下不是当初担心,这世族们统统设立百骑吗?儿臣为陛下分忧,自然……要狠狠的将这风气杀一杀了。”
李世民:“……”
“陛下。”陈正泰看了李世民一眼,一脸笃定的样子:“陛下有没有想过,若是世族们统统设立了百骑,会是什么后果?这些人本就家大业大,扎根了数百年,实力雄厚,家族中子弟有千人,部曲不知凡几,他们不但在朝中有大量的人为官,而且姻亲遍及天下。这样的人家,若是再设百骑,对于朝廷的危害,实是不可想象。”
说到这里,陈正泰顿了顿,才又继续道:“只是他们……设立百骑,本就是秘密进行的,若是陛下严令禁止,他们大可以改头换面,用其他的名目即可,朝廷难道能一直追查下去吗?何况涉及到这事的,可不是一家一姓,而是百家百姓。他们耳目灵通,天下稍有什么动静,便可迅速得知,这朝中的一举一动,他们比谁都更先清楚。”
李世民听到此,眉头皱得更深,他所担心的正是如此。
此时,只听陈正泰继续道:“既然无法杜绝,这讯息又如此的重要,与其耗费无数的心思去禁绝。倒不如索性由陈家动用无数的人力物力去做,让消息的传达得比他们更快,再请大量的人力,从多如牛毛的消息中挑选出重要的,直接刊印成报,然后让人将这些报纸在街面上兜售,如此一来,这天下人人都晓得最新的消息,那么这世族们……暗中设立的百骑,岂不就成了笑话?他们动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结果……不过每日三十文便可轻易得到,那么……这此前花费了无数心血建立的百骑,还有什么用处?这讯息之所以重要,就在于我知,别人不知,这样才可从中牟利。可一旦天下皆知了,这讯息反而就不值钱了。”
李世民听到这里,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这样看来,陈正泰的话,不无道理。
只是……
李世民道:“若如此,岂不天下的事,都无所遁形?”
上古戒靈
陈正泰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若是消息人人都知道,那么这些世族,设立百骑便失去了意义。那么这天下人,就只好依靠这新闻报知天下事了。这份报,虽为陈家所有,不过太子那边,儿臣也给了一半的股份。当然,这事上,挣钱并不是最紧要的,最紧要的还是陛下要颁布什么诏书和政令,也可在这报中抄录出来,如此一来,岂不是可以做到上情下达的效果?新闻报操之宫中之手,总比被别人所用的好。不说其他的,就说这报中的消息,哪一个对于宫中觉得紧要,便大可将其放在头版!哪一个若是陛下觉得还是不宜公布于世,要嘛将其放在末版,要嘛,就索性可以不刊载了。陛下……自古以来,皇帝的政令都难出宫中,因为即便三省草拟了诏书送了出去,可是传达这些旨意的,终究还是世族和地方的豪强,这些人往往藏匿着对自己不利的诏令,或是故作不知,或是知情不报,现在呢,却只需三十文,便可知天下事,这……对宫中,又何尝不是好消息呢?”
陈正泰随即又道:“今夜,这新闻报又要开始刊载新闻了,儿臣恳请陛下……不如赐下一篇文章……好让这新闻报……能增色一笔。”
李世民其实已经听的意动了,陈正泰所说的话,的确不是没有道理的,打击世族和豪强,这本是任何朝代都在做的事,大唐……自然也不能免俗。
可是怎么打击呢?直接杀人灭族吗?到了那时,只怕要成了王莽,非要弄的天下烽烟四起不可。
可是……抹平世族的优势,未必不是一个办法,当寻常百姓和世族所接受到的讯息是一样的,那么……世族的优势自然又少了一些。
只是……让他这个皇帝来写一篇文章……
李世民狐疑的看着陈正泰道:“朕乃天子,写文做什么?”
陈正泰便道:“陛下钦赐的文章,方才不孚民望……陛下,不妨就试试看。”
试试……
李世民内心深处蠢蠢欲动。
犹豫片刻,他道:“朕亲自写,不命翰林代笔?”
“陛下的金玉良言,何须他人代笔呢?”陈正泰在旁道,这话就有点煽风点火的意思了。
李世民听了,抖擞精神道:“既如此,那么朕试试看。”
李世民竟打起了精神,居然觉得……或许真可以测试一下反响。
只是……该写一些什么好呢?
这事,李世民自是不会问陈正泰的。
毕竟,陈正泰是他的弟子,哪有做老师去问学生的道理?
于是他皱着眉头,开始搜肠刮肚起来,倒是一旁的张千提醒道:“陛下,百官们要入朝了。”
李世民一时恍惚,你若让他上马提刀去砍人,他是行家。可是写文章,虽然他文化水平也不低,可还是离顺手捏来有着差距的,他此时心里正在打腹稿呢,哪里有心思管张千?
于是他很理直气壮地道:“今日朝议,就此作罢吧。”
“啊……”张千一愣,忙道:“这年刚过,开春之时……”
回到宋朝做皇上
李世民很豪迈地打断他的话:“好了,少来啰嗦。”
陈正泰已告辞了。
张千则乖乖去传达陛下的旨意。
李世民的心思则放在了文章上。
老半天,才提笔。
等到张千回来时,李世民方才将完成的文章丢给张千,口里道:“送去那新闻报那吧。”
张千一脸无语,方才陛下还因为这新闻报勃然大怒呢,这转过头,竟也去给新闻报写文章了,这算个什么事?
只是……对于新闻报,张千是颇有警惕的。
他是内常侍,既要照顾皇帝,可同时因为距离皇帝太近,所以那宫中的百骑都是交由张千打理!
重生日本寫漫畫
可现在新闻报出来了,百骑的存在感,只怕要降到最低了。
一想到这个,张千忙打起精神:“陛下……奴以为……这……只怕不妥,方才那陈驸马虽是说的天花乱坠,可是奴以为,这新闻报……拿消息去卖钱,难免会出现一些妖言,一旦妖言惑众,甚至……百姓们都知了天下事,只怕……只怕……会坏了人心……现在陛下又作文,岂不是大力提倡和鼓励了这些事?这是从未有过的东西啊,若是……”
李世民淡淡道:“朕当然知道,难道朕没有你清楚?正泰是说的天花乱坠也好,这东西有没有用也罢,朕试一试,又何妨呢?送去吧。”
张千再不敢说了,乖乖接了文章,匆忙而去。
…………
太极门外。
群臣已经炸了。
陛下突然罢黜今日的朝议,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不过一般的理由都是圣躬欠安的缘故。
可是今日,却连一个理由都没有,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
韦玄贞站在宫外头,脑子还是有些懵,不甚清醒。
通过和许多人的对谈,他心里大致的印证了一件事,即韦家千辛万苦,动用了无数人力物力的东西,现在统统付诸东流了。
不能忍啊。
其实似韦玄贞一样心思的人不少。
有人已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如此散布妖言,只怕到时人心要乱了。”
韦玄贞定睛一看,认出说这话的人正是一个御史。
以你余生,換我余情 堇年淚
许多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韦玄贞也不由道:“是极,那新闻报,方才老夫也看了一二,越州出现了盗贼,怎么也可传布天下呢,这岂不是惹来人心惶惶?这新闻报到底是要做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骂的人不少。
韦玄贞随即捋须,微笑道:“我看……长此以往,只怕真要滋生事端了。”
倒是几个年轻的大臣听了韦玄贞这样的人怂恿,顿时情绪激动起来,纷纷道:“不妨就请御史台去查一查吧。”
而另一边,在二皮沟的印刷作坊里,陈爱芝却已带着一群人开始分拣从各州送来的消息了。
他培训了三百多人,除了一批人即将外派各州之外,还有一批人,则组建立了报馆。
在报馆里,这各州最新送来的消息,都会经过这一批大大小小的编辑们进行挑选和润色,而后送到陈爱芝面前,在确定了登报的内容之后,则立即让匠人们进行排版印刷。
陈爱芝起初还觉得自己堂堂大学堂里的助教跑来这儿,是被家主给贬了,心中自是暗暗怅然,可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
此时……他开始尽心竭力起来。
第二期的新闻报,大致已确定了所有的稿件。
却在此时,宫中来人了,并送来了一篇文章!
陈爱芝不敢怠慢,忙将从前的第一版头条撤换下来,换上了新的文章。
而印刷的作坊,在排版之后,便彻夜开工了。
这时候的新闻报,质量还是比较低劣的,字勉强印刷的能看就成,第一期买了三千多份,其实并不多,几乎都是陈家投了钱补贴进来的,可是第二版,却因为卖的还不错,因而打算印刷六千份!
这作坊里连夜开工,不敢懈怠。到了子时三刻的时候,这报纸便算是印刷了一大半了!
此时,许多的货郎则已在外头候命,将一沓沓的报纸提走,随即送往长安城每一个角落。
一切待定之后,陈爱芝此时却显得焦虑。
因为他不知今日这一期,到底会起到什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