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g3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重生原始時代笔趣-第四十三章 刀法 玄紋-nvjzt

重生原始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原始時代
“呼…呼…呼…
1号擂台上,刀声呼啸,刀势凛冽。
韓娛之夢幻少時
洞沐挥刀前斩,一刀一刀,一刀又是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威严的刀,快意的刀,多情的刀,平凡的刀,正义的刀,一刀一刀,影影憧憧,好似大荒鬼纹地蛛织就的罗网,纵横交错,经纬分明,让人绝望。
柳长宁也很无奈,昨晚想了一夜,就等今日出手以最快速度结束比赛。
谁知对面博浪沙小浪宗的家伙全不按常理出手,上台直接用秘法封禁擂台空间,让里面的人无法使用真元法力,使他准备了一夜的本事全然没用。
面对如此凌厉刀势,柳长宁只能一退再退。
但没了一身修为的他几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顶多肉身比较强悍而已。在洞沐如蛛织密网,水泄不通的刀法紧逼下,身形逐渐见拙,额头都冒出了汗。不是热,而是急的。
洞沐在未进入宗门修行时,在俗世已是用刀高手。
据传其三岁杀蛇,四岁杀鸡,五岁杀鸭,六岁持刀入山获兔一只,便开始他浩浩荡荡的用刀生涯。
据传其所杀之物堆垒,几可与天比高。
据传其所会刀法无数,有杀人的刀,有杀豚的刀,有杀鱼的刀,有切肉的刀,有剃须的刀,有割头的刀,有割卵卵蛋蛋的刀。嗯,这些都是女女它们从小伙伴打探来的消息中推测出来的。
“就这么败了?”
拼尽全力从宗门内比走出来,努力赢了几场大比赛事的柳长宁很不甘心。
他还有很多手段没使出来,他还想晋入大比前十。
蓦然,柳长宁眼中精光大盛,“既然如此,那就来吧!”猛地举起木杖向前挥击,洞沐林密刀势在其拼命反击下竟显得有些迟钝,略略被逼退几步。
柳长宁心中欢喜,加快攻势。
我的修煉遊戲
洞沐刀法一变,朴实无华,无声无息,无影无迹,恰似流光,不可捉摸。
“咻”
看着停留在额前的刀,柳长宁心中颓然,终于败了。
洞沐收起刀,拱手道:“承让。”
命定緣深,何懼情淺
“客气了。”柳长宁儒雅回礼,提着木杖一步一步走下擂台。到这时候,他哪还不明白对方多有留手,要不然在封禁修为的情况下,自己估计一开头就败了。
这还是在封禁修为的情况,那要是没封禁修为呢?
嘶…
柳长宁回头一望,细思极恐。洞沐友好的点了点头。
穿越之我的古代妖孽 德熙
走下擂台,看着青碧长空,柳长宁感觉自己有点坐井观天了,不出来走一走,都不知道天下之大,东土精英之璀璨。如此也好,免得自己目空一切,妄自尊大。
柳长宁笑笑,往前走去。
一头长着凤冠的娇俏白鸟,乖巧的叼着一串宛如白玉的海葡萄从远处飞来,落在他肩膀上,叫道:“主人,这是女女姐送你的海葡萄,这可是咱们妙道仙宗附近海域最好的海葡萄,其它地方可找不到。”
“谢谢。”
柳长宁拿下白鸟口中的海葡萄尝了一颗,真甜。
白鸟歪头盯着主人,观察一阵,发现主人好像没事,才放心说:“主人,女女姐说你输给那个拿刀的只是运气不好,要是你会像谷谷那样吐口水,就算是修为被禁,也能一口水吐死他。”
“是呀!我要是能像她那样吐口水就好了。”
一品女相 金流
柳长宁感慨道。
他一身修为全在道法咒术炼丹上,对武技一窍不通。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得寻个对策,找点东西来学。不说能杀敌,也要能保护自己,不能再像这次,好似被缚住手脚的豚羊,任人宰杀。
或者不仅限于封禁修为的环境,在更多意外下,自己要能够灵活应对,保护自身就好了。
公良在云层看到擂台上的比赛,感慨万千,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厉害了吗?
一出手就绝杀!
自己怎么从没想过天地禁法这一招?难道是out了,跟不上时代?怎么可能,自己可是能紧跟时代前沿,时时刻刻为社会做贡献的四有青年(刷码付钱)。
很多在擂台下看到洞沐这一招的人,也是愕然不已。
因为这一招实在太厉害,让人措手不及,猝不及防,让人不得不去考虑后果。
在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完这场比赛,开始拼命想对策,心中有了学武技的想法。
只不过在公良看来,封禁修为这一招虽然强大,用不好却可能伤及自身。比如自己,肉身强悍,就算对手施法禁制空间封禁修为又如何?在强大的力量下,再高明的刀法也是无用,我自一戟破道。就算招法有所不及接不住,拼着被砍几刀,也能一攻而下,绝不会像柳长宁这么狼狈。
还是太年轻了!!
这下妙道仙宗又少了一个晋级前十的人,可惜。
先前不靠谱的女女不被他看好,没想到竟然诡异的混到了如今这一步,让他真是大跌眼镜,而被他看好的人反而落败,这找谁说理去?
“呀”
4号擂台上,身披锦绣红袍的女子舞剑轻喝,宛如雏凤清鸣,震彻天地。
剑舞间,火光辉耀,化成一头头火红大荒凶禽飞向对面,围住对手,熊熊燃烧。
乾思彦持碧玉刀向火红凶禽斩去,却斩了个空,原来是虚幻之物。但凶禽身上传来的燚热火力,却又不像是虚幻。飞来凶禽越来越多,热气蒸腾,熏得他毛发焦黄。
乾思彦来不及细想,连忙将碧玉刀横于胸前,双手合十,运转真元。
一道厚实真罡从他身上飘起,罩在其中,将燚热火力屏蔽在外。
火红大荒凶禽趁其不备,包住真罡,熊熊燃烧,似欲将其烧毁,炼化。
乾思彦冷哼一声,极其不屑,别的不说,想要凭火焰之力烧毁自己辛苦炼成的罡罩,简直是痴人说梦。在宗内,只要自己施展此法,同辈中便无人破解。但自己也因此落了个“厚壳乾龟”的外号,也是无奈。或许,天才注定是孤独、寂寞的。
娇玥见此,很是不屑,以为外面罩着个龟壳就安然无恙,天真。
挥剑一点,包住真罡的火焰好似活了般,重新化成一头头火红大荒凶禽飞腾而起,从空中旋转着往下钻去。如同一把巨大火钻,直钻厚实真罡顶部正中。
聚全力于一点,只要有足够力量,别说真罡,连大地都能钻破。
乾思彦仰头看着往下直钻,将真罡钻得火红,越来越薄的火红凶禽,眉头紧皱。
不能再这么下去,当下,乾思彦双手合十,念动真言:“嚯喏吔啰,无明无异,无相虚空,无性觉名,无幻空华…”
真言玄奥,一字字一句句从他口中飞出,化成道道符纹叠加在真罡的每个角落。
被火钻钻得岌岌可危的真罡迅速稳固下来,变得更加坚固。
乾思彦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念动真言,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一字字真言符文不断贴在真罡上,渐渐连成一片,散发出道道清辉,恍若人体内的一条条经脉,蔚为壮观。
念到这里,乾思彦合十的双手猛然外推,喝声咒道:
“阿…嘙…哩…吔…嚤…”
一字字,犹如大道洪音,轰然巨响,震动天地,宇宙乾坤。厚实真罡在声音震动下,脩然炸开,无数碎片往外飞射,一头头火红大荒凶禽中招,直接化为虚无。
乾思彦双手外推,迅速收回,右手接住将要落地的碧玉刀,飞身往娇玥斩去。
真罡爆炸的冲击,对手迎面扑来的杀机,让局势逆反。
一时,娇玥变得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