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rv8熱門連載小說 橫推武道-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空場域(感謝書友雲收霧斂一根菸的萬賞)看書-1vpwd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在明成大厦的远处,矗立着一个高耸的摩天大厦,那座大厦的高度虽然不及明成大厦,但也仅仅只差个十几米,是上阳市高度排行第二的建筑物。
摩天大厦的大楼天台上,两个身影静静地站在夜风中,看着明成大厦那边正在进行的战斗。
两人的脸上各自戴着一张面具,颜色一黑一白,站在一起显得异常显目。
“这种形式的力量……看来他确实就是冰魔无疑了。”
一道平静的声音从黑面具下面传了出来,声音沙哑模糊,是男是女都完全听不出来。
“异管局那边的调查果然没错。”白面具微微点头。
他的声音同样诡异,是男女两种不同的声音混合而成,就像有一男一女在同时说话一样。
“你觉得冰魔如何?”
黑面具看着那边,轻声问道。
“一般。”白面具淡淡道。
以一己之力碾压三大凶级,将三大凶级打得毫无反抗之力的的李悼,在他嘴中居然只得到了一个一般的评价。
而黑面具却没有感到半点奇怪,因为他知道以白面具的实力完全有资格说出这句话。
“冰魔应该还没有展现出全部的实力。”黑面具轻声道:“若是只有这点程度的话,可独自无法灭掉拥有天眼玄心刀的闫家。”
白面具正要说话,忽然轻咦一声。
远处,一道炽亮的粗壮光柱突然出现,撕裂夜空形成惊人的剧烈爆炸声,巨大的动静让远在上千米外的他们这边都清晰可闻。
“……有点意思。”
白面具感受着那边强大的能量反应,缓缓说出了这个评价。
引夫入局,國民老公婚了吧! 蘇巧
“看来是为了杀死李家的那种怪物体质,而不得不暴露的某种底牌杀招。”
黑面具却轻声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很强大,但就是不知道破坏力这种程度的大招,冰魔又能使用出几次呢?”
他的眼力和经验何其丰富,一眼就看出李悼的湮灭之光不能重复多次使用,只能作为某种关键时刻的杀招用出。
原因无他,若是湮灭之光可以无限制随便使用的话,一开始就直接用这一招横扫一切了,何必又等到现在再用出来。
就像看见桌上有一片蚂蚁,可以用抹布直接抹掉的话,谁还会用手指一个个捻走。
“就算这一招能作为常规手段,也改变不了他最后的命运。”
白面具忽然说道。
黑面具沉默了片刻,也微微点了点头。
因为这座城市叫做上阳,而上阳市是那个人的地盘,可以说冰魔自踏入上阳的那一刻起,命运就已经捏在了那个人的手上。
……
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中,大量的白色蒸汽也随着狂暴的气浪一起冲向了远方。
当爆炸产生的火光和无数烟尘散去之后,处于爆炸中心的李修念也重新出现在了李悼的视线中。
李修念全身血肉模糊,整个看上去就像一个血人。
他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眼中泛着凶戾的血光,宛如失去了理智一般发出着野兽一般的疯狂嘶吼声。
尽管看上去非常凄惨的样子,但他身上的伤势都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中,而且所散发的压迫感也远超此前。
那一记湮灭之光不但没有杀了李修念,反而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李悼对这个结果却没有感到多少意外,因为李修念根本没有完全承受湮灭之光的伤害,在湮灭之光发射出去前的那一瞬间,他就躲到了顾长望的后面。
真正承受了湮灭之光正面一击的是已经灰飞烟灭的顾长望,而李修念只是受到了近距离的爆炸和高温伤害。
“身体已经快要炸了么?”李悼的掌心当中再度亮起了白光,“那么再吃我一击吧。”
话音落下,白光大盛。
湮灭之光再度出现,形成一道粗壮的炽亮光柱瞬间轰中了李修念!
轰!!
剧烈的爆炸声中,夹杂着一道痛苦至极的怒吼声,吼声完全不似人类,就像某种恐怖的凶兽在发狂一样。
伴随着怒吼声,一道炙红的身影从爆炸中暴射而出,带着惊人的狂暴气浪笔直地冲向了李悼!
正是承受了第二发湮灭之光的李修念。
此刻的他可谓是完全大变样,整个体表呈现出一种赤色,就像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体表,大量的血色脉络蔓延全身各个部位,宛如一张恐怖的血网笼罩全身。
整个人更是散发出一种凶兽般的暴戾气息,完全没有半点理智的样子。
“不错的力量,可惜还是太弱了。”
李悼平静地看着以惊人气势冲过来的李修念。
不得不说,李修念能挺住第二发湮灭之光从而进入这种形态确实让他感到几分意外,对李家的血脉力量也更感惊艳。
但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这种差距根本不是区区的血脉能力可以弥补抹平的。
李悼淡淡道:“所以,再见了。”
他右手掌心的白光第三次亮起,准备直接用第三发湮灭之光干掉对方。
这一次李修念已经彻底达到了极限,就像一个充满气的气球,再注入一点空气就会爆炸,这一发湮灭之光足以干掉了他了。
就在李悼即将发出第三记湮灭之光的时候,天地间忽然为之一静,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
安静得就像整个世界静止了下来。
不对,不是像静止了下来,而是确实静止了下来,亦或者说时间放慢了上百倍,以至于产生了一种世界静止下来的错觉。
李悼看着前方以一种极慢的速度从半空中冲向自己的李修念,心中升起了这样的明悟。
就在这一切都放慢下来的同时,就像正常播放的电影片段中突然插入一个毫不相干的角色,一个年轻人就这么莫名进入了李悼的视线。
獨家婚權,總裁你還真不客氣 緋衣長袖
……
曹沖 莊不周
而在远处摩天大厦这边的黑、白面具两人眼中,那边的一切都非常正常,并没有出现什么时间减速的特殊现象。
但就在同时,一道黑色流光从远处天边射来!
瞬息之间就跨越了不知几十公里的遥远距离,来到了大厦顶端的战场之中!
“终于来了……李断策!”
白色面具的声音中第一次出现了忌惮之意,死死地盯着刚刚出现的那道年轻人的身影。
一旁的黑面具眼中同样充满了凝重。
李家之主,李断策!
凶级第八层的恐怖存在,整个南三省的最强之人!
甚至有不少世家认为以李家血脉能力的特殊性,在死级不出的情况下,将李断策称作帝国南部第一强者都不为过。
“希望冰魔能够撑久一点。”黑面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大厦顶端。
白面具忽然说道:“你猜现在有多少人抱着和你同样的想法?”
黑色具没有说话。
李断策已经有近三十年没有亲自出手过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到了何种地步。
而冰魔的出现,则给所有人都提供了一个契机。
此刻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不知道还有多少视线正盯在那边的战场,天上也至少有两架军事卫星锁定了那片区域。
万众瞩目。
……
当李断策出现之后,就向李修念那边快速冲去!
‘他想救人。’
这是李悼第一个念头。
随即第二个念头就接踵而来:‘晚了。’
就像配合他的想法,湮灭之光也彻底成型,化作一道粗壮的炽亮白光暴射而出,向李修念的方向暴冲而去!
湮灭之光的速度是亚光速,这点距离下完全不受这种疑似时间减速效果的影响,释放的瞬间就瞬间命中的李修念,将他彻底淹没!
轰!!
这一次李修念再没有能承受下来,整个人先是被恐怖的动能直接撕碎,接着那些碎片又在惊人的高温下化作了无数灰烬。
而在这剧烈的大爆炸出现之后,周围的一切也从那种静止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李悼看着突然出现在那里的李断策,微微眯起了眼睛。
当一切都恢复正常后,他也明白刚刚的那一幕是怎么回事。
时间并没有被放慢,只是当对方出现的那一刻,随之出现的一种莫名的力量干扰了他的感知和思维,让他生出了时间减缓的错觉。
是遗留物的力量。
李悼的视线落在了对方手上的一个黑色戒指上。
他有种感觉,对方的突然出现和那种感知影响的能力,一定都和那个黑色戒指有着密切的关系。
李断策看着李修念灰飞烟灭的那处区域,脸上一片漠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他视线在那里停顿了片刻,随即望向了李悼,问道:“冰魔?”
“李家的人?”
李悼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
神級劍魂系統 夜南聽風_20191013012542
“算了,反正无所谓了。”李断策平静地说道:“给你最后一分钟的时间,想好你的遗言。”
随着话语落下,一种无形的波动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很快就将整个大厦顶端都完全笼罩,将一切都覆盖在其中。
当这种无形的波动从身上扫过的时候,李悼愕然发现,他笼罩在体外的那一层扭曲力场瞬间消失了。
不只是扭曲力场,就连他此前释放的那些用来探测地形、敌意预警、检测毒素等几个一级法术也通通都失去了效果。
就像进入了某种禁魔领域。
……
黑、白面具自然不是纯粹依靠肉眼来观测战场,他们都有着各自的远距离感应手段,纵使相隔如此之远的距离,也都对那边发生的一切了若指掌。
但是在李断策释放了那种无形的波动后,他们两个就只能依靠肉眼来观察那边的情况了。
“……真空场域!”
白面具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了这四个字。
“没想到对付区区一个冰魔,李断策就用出了真空场域……”
黑面具沉声说道:“看来李家那个凶级的死,还是让他真的动了杀心。”
“可惜了……原本还想通过冰魔来看看李断策有没有什么变化的。”
豪門逼婚:收服腹黑老公 醉花陰
白面具语气中带着惋惜,叹气道:“现在真空场域一出,冰魔已经可以说没有任何机会了。”
黑面具没有说话,默认了白面具的说法。
真空场域,是李断策最为出名的bug级招数。
李家的血脉能力本就已经极为强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凭着这项能力,凶级层次当中李家血脉当之无愧的同级无敌。
而达到了凶级第八层的李断策,更是将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形成了这种类似于禁魔领域的强大招数——
真空场域!
被真空场域所覆盖的范围之内,一切血脉能力都会失效,除此之外,凶级六层及以下的凶级强者甚至连凶阂都维持不住。
就像所有的超凡力量被驱逐出了那片区域,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所以被称作真空场域。
在这片真空场域中,唯一能使用的就是纯粹的肉体力量!
痞子的逆襲 九流仙人
而在纯粹的肉体力量比拼中,李断策因为血脉的作用,会在战斗中不断吸收伤害转化为自身的力量,从而越打越强,最后以巨大的实力差距直接碾压对手。
玉符空間
在黑、白面具两人看来,冰魔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血脉能力的强大。
现在真空场域一出,血脉能力无法使用,冰魔就等于是被宣判了死刑,再没有翻身的一点可能。
……
“那么,遗言想好了吗?”李断策淡淡道。
“遗言?”
李悼神情漠然,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变化。
轰!!
伴随着恐怖的巨响,李悼所在的那片区域就像被重炮给轰中了一下,轰然崩解坍塌,形成了一片直径十几米的巨大空洞!
同时李悼的身影也瞬间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上百米外还未反应过来的李断策身前。
“就凭你?”
李悼站在距离李断策不足十公分的距离处,冷冷地吐出了这一句。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一路掀起的恐怖气浪直接摧毁了沿途的一切,无数碎石烟尘冲天而起,形成尘暴将大半个顶楼都淹没吞噬!
而直到这个时候李断策才反应了过来。
他猛地睁大了眼睛,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可思议。
但在这个时候,李悼的拳头已经重重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