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pb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艾澤拉斯之救贖 起點-第743章 塔納利斯,前進四讀書-igo6f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兰洛斯。”
里维加兹的声音,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抑扬顿挫。
昨夜的那六个撼动潮汐的高阶水元素,还有遮蔽这片海域的云雾,他都从约里克那里得到了详细的报告。毫无疑问,血帆海盗的此次行动中,施法者的助力不容忽视。
你说巧不巧,眼前这位名声在外的高等精灵,正是前几天才来到藏宝海湾的大法师。而且血帆的行动,还是在自己拒绝跟水多多的交易之后,更巧的是,出了昨晚的事,这精灵就来了。
真是巧合?放屁……
一步愛情 八咫道
里维加兹目光凌厉地直视着兰洛斯的双眼,他有无数理由相信,相信昨晚没有待在凯特琳眼皮子底下的这个精灵,正是血帆的帮凶!
“怎么?这个时间有大客户来送钱,大财主不应该高兴一点儿吗?”里维加兹在想什么,兰洛斯自然知道,但他依旧有恃无恐。
原因很简单,他有钱,他可以帮里维加兹缓解目前的局面。无论里维加兹怎么看他,身为藏宝海湾的话事人,如此火烧眉毛的当口,大财主都不可能意气用事,不可能放过这一根救命稻草。
没错,不可能……
里维加兹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挤出了一副假的不得了的笑容:“您说笑了,咱们之间什么关系?送不送钱的不至于,您能抽空拜访我这小地方,就算是我的荣幸了。”
“这还小地方呢?大财主你这睁眼瞎的本事可真是叫在下自愧不如。”精灵丝毫不介意众人神色各异的注视,大咧咧拉来凳子坐在床榻不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说笑着。
睁眼瞎?
这意有所指的话,让里维加兹额头的青筋不断颤动,好不容易才忍住怒气的爆发,同样用阴阳怪气回应道:“再大的本事,不还是比不过你?”
“哈哈!大财主真会夸人。”大笑着敷衍过去,兰洛斯丝毫没有愧疚或尴尬,直接挑明了自己的意图,“不过呢,咱今天也不是来玩的,一大早遛弯到附近,突然听到你们在聊钱的问题,你也知道,我水多多刚起步,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这不,听到兄弟有了困难,我立刻二话不说直接跳窗进来,希望各位莫要怪在下无礼。”
如此厚颜无耻……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里维加兹闭着眼深深吸气,随后长长一叹,神色间满是疲态:“阁下也是好意,我怎么会有脸责怪?至于你刚才说的买卖。”
大财主顿了顿,目光环伺一周,确认加基森的相关人员没有在场后,这才继续道:“在座各位都是我的心腹,你要是信得过我,完全可以直说。”
“也没什么。”跟加基森怎么掰扯,那是里维加兹的事情,兰洛斯从大财主这里,只需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现在他拿到了,他自然无需藏着掖着,“就我之前说的,一批崭新的工程设备,钱我现在就可以付你一半,另一半等我验完货立刻就付。”
“绝不拖欠。”
重生超級巨星
里维加兹沉默了,他并不是在思考要怎么选,因为他根本没得选。
“还真是诱人的条件呢。”大财主笑了起来,笑得无奈,笑得讽刺,“你就不怕我拿了钱不办事儿吗?”
兰洛斯嘴角轻轻翘起,看起来依旧人畜无害,但那稍显低沉的声音,却差点让里维加兹气绝:“我可是商人,要是怕事儿,又怎么能赚到大钱呢?”
“你有种。”里维加兹咬牙切齿,盯着兰洛斯的脸庞,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知道是夸赞,还是威吓。
兰洛斯别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随后便跟着负责人走出了房间。败犬之吠,无需理会。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他有钱,他有恃无恐,他握着主动权,他拿捏着里维加兹的命脉。
他,赢得盆满钵满。
硬幣有兩面 四都中學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里维加兹苦于资金链熔断,金融危机的迫在眉睫,根本不可能放开水多多这根救命稻草。
之前说临时生产的工程设备,现在却在仓库任由兰洛斯挑选。后者不仅选购了水多多拟定计划中的所需设备,同时还顺带高价收购了一批工程图纸和矿物金属原料。
昨晚的两笔横财,几乎转眼就被他挥霍得一干二净。而有了这笔资金的支持,藏宝海湾的危机也勉强扛了过去。
不死邪神
看起来是个双赢的局面,细想之下就会发现不对劲。
兰洛斯来的时候身上本就没带几个金币,现在虽然也没剩下什么财富,但手里却多了一批琳琅满目的工程用品。而里维加兹,却一直到现在都卧床不起。
無與倫比的你
这哪里是买卖?这纯粹是抢劫!
仙俠絕戀之落城嘆 落流年
听说,地精大财主之后几周都没有出过门,每天只有持续不断的打砸声和叫骂声从他的房间传出……
而兰洛斯这边,那叫个意气风发。
“哎呀呀,出手阔绰的大老板哟,你这一趟运送的货物多到让我不得不临时扩建了货舱,而且航线这么远,是不是应该给得比市价多上那么一些呢?”凯特琳嬉笑着来到在甲板上看风景的兰洛斯身边,整个人差点都要靠进他怀里去,那亲昵的模样,让旁人好生羡慕。
哼!
吉安娜不悦地皱起鼻子,双手抱胸,气鼓鼓地别过头去:“下流!”
尽管声音很小,但兰洛斯超凡的感知自然不会遗漏。默默与利刃小姐拉开到正常距离,精灵法师同样笑颜以对:“放心吧,我兰某人在里维加兹那儿下了这么大个单子,付钱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怎么会亏待你这个老熟人?”
假扮牛郎 艾蜜莉
“呐,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回头可别不认账哦。”得到许诺,凯特琳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生闷气的金发少女,心下一乐,满脸揶揄地喊了她一声:“我说小吉安娜呀,别怪姐姐多嘴,你这相好可是个宝贝,这出手的阔绰劲,连姐姐都要把持不住了。你一定要看紧了,可别让外面的那些姑娘给他勾走了,不然……”
你之前还说这家伙不像个好人,现在怎么一转眼就变了口风?我这相好……等等!
“才不是什么相好!”
这话听得兰洛斯这脸皮都有点挂不住,更何况吉安娜?反应过来的少女惊慌失措地打断了凯特琳的口花花,随后仰起头,用那双委屈得泪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兰洛斯。
吃不住女孩儿这番攻势,法师连忙会意,望向辽阔的蔚蓝大海,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感慨着:“啊,大海呀,你全是水……”
可惜,如此敷衍的反应不仅没有缓解吉安娜的难堪,反而让凯特琳笑得更肆无忌惮,少女紧咬下唇,眼中滴溜转的水波几欲滑落。
“哈哈,年轻人,你这水平可不行,高低也得说个天空海阔、海纳百川呀。”终于,在这危急关头,老陈有如神助地站了出来。
“陈老前辈说的在理。”如释重负的精灵法师脚步一扭,屁颠屁颠地搂住熊猫人壮硕的肩膀,带着一头雾水的老陈朝甲板的另一角快步离去,“来来来,咱俩好生探讨一下文化水平。我先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一双好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