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v1h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愛下-第四百四十三章 山水樓之勢(中)相伴-cb05i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离开山水楼的何瑶,一直在思考何依依所说之事。
末世闖蕩 風吹翦羽
其实,她本人作为何家实际上的掌权人,加之以前游历天下所积累出来的经验,很早就感觉到氛围的不同寻常,以及整件事后暗藏着的不分明的条理。所以,之前前往国都觐见皇帝时,并未直接答应皇帝的要求,大致上就是要求何家与皇室合作,将灵石矿的部分开采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一部分给皇室,以供战事需要。
何瑶跟皇帝了打了太极,并没有约定好份额与分成,以需要整理何家灵石销售渠道为由先脱身了,但双方约定好了下次谈判。她一直在思考,为何锈龙国忽然冒犯连沧国,还选在这样一个暗潮涌动的时候。她其实跟何依依想法差不多,都想何家借由这次机会,重新起势,脱离连沧国的束缚,成为独立于国家的家族势力。但她不太清楚,锈龙国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将视域放到了锈龙国近期行为,并没有考虑之前十年锈龙国的布局。
所以,当何依依提及了锈龙国在收复十三城后的布局时,她才恍然大悟,理清了锈龙国跟连沧国之间的关系。其实从那个时候,她就决定,暂时不跟皇室合作了,原因无他,她觉得这笔买卖不值当,但她不知道更多的细节,才一直质问何依依的看法。而何依依提出了大周王朝与叠云国在雕琢气太阳下的博弈时,才彻底理清了思路。
她感到很震惊,何依依所说内容是她这个常年奔波,同许多大势力交际的掌权人都无法深究的事,因为无法把看似不相关的事联系起来。但何依依做到了,他轻而易举地把大周王朝与锈龙国签订盟约,以及锈龙国大兴土建联系到大周对叠云国的震慑;将雕琢气太阳跟大周推进进程联系起来。
她需要消化这些内容,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给何依依回复。更多时候,在她眼里,何依依还是个尚在读书的小孩子,家国之事与他无关,即便是有自己的见解,大抵也只是纸上谈兵。
但这次的谈话,的确让她刮目相看,不得不去思考,自己是不是该改变何依依在心里的定位。
随后,何瑶召开了家族会议,将何依依的话前后整理连贯起来,在会议上发表了见解。实际上,她完全可以不召开什么家族回忆,直接决定何家接下来的动向,她有这个权力,但仔细思考后,还是决定让家里几个元老畅然一些。
不出意外的,何依依的看法得到了一致的认可。众人以为这是何瑶的分析,于是对这个新掌权人更加信服了,何瑶并没有提到何依依,因为她觉得现在何依依需要清净,不应该受到打扰。
六十年代白富美 鳳輕輕
之后,整个何家开始实行隐藏式的收缩战略,一方面大力开采灵石矿,一方面将家族下比较分散的商行以较高的费用托管给其他家族,而核心产业由何家之人全面接管,不让任何外人参与。同时,何瑶组建了一支“调查队”,打着“寻找新商业市场”的旗号,逐渐向雕琢气太阳中心靠近,寻找值得开拓的风水宝地。
之后的第十天,北边传来消息,谦明王在被羁押途中遇袭,百人羁押小队全军覆没,谦明王逃离。
这之后,连沧国皇室派人来何家进行谈判,但被何瑶再次敷衍过去。
第二十五天,回到锈龙国的谦明王拿到兵符,携大军南下,跨越不羁山,开始修筑军事工坊。同时,派出二十余支游击队,对连沧国的北边城池进行骚扰。
一时之间风声鹤唳,连沧国封锁战线,同时立马召集军队,向北而去。双方以洛河支流——天鼎河形成分界线,开始对峙。
從良夫君:跪下唱征服 小叮當
这场突如起来的战争,搅乱了整个连沧国,各大主要城池实行宵禁,设城卡。数不清的商行突然遭受打击,连忙收缩产业,但仍旧损失不少货资,这下,几乎所有的商行都明白为何第一世家的何家之前开始释放以前占据的产业。许多急功近利接盘何家的商行叫苦不迭。
反观何家,不仅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提前脱手负担,顺便打压了出现货资财务危机的竞争商行。
当明确了战争后,何瑶直接写了申明信给皇室,明确表示何家不会与皇室建立任何合作关系,但皇室仍旧可以以市场价格从何家购买灵石以及其他资源。同时,为了不让皇室太过愤怒,何瑶表示愿意向皇室提供免费的战略资源运输。皇室方虽然明言看出来何家这是隔岸观火之心,但北边大敌虎视眈眈,不敢释放力量去敲打何家,只得被动接受何家单方面的“免费提供”,同时,为表明皇室立场,向何家发出“警告”。
何瑶哪可能惧怕“警告”,就算是和平时期,她也清楚皇室无法拿何家怎么样,何况是战争时期,要知道,何家可是掌握着连沧国的资源命脉。对于皇室所谓的“唇亡齿寒论”,她根本不担心,因为她已经从锈龙国的战略布局看出来了,锈龙国根本不会跟连沧国死磕,最多占据北边几座城池,然后等待时机撤离。只要北边防线不全面崩溃,那么连沧国皇都就不会受到威胁,只要皇都不告破,君安府就不会受到威胁。
第四十五天,锈龙国大军在谦明王领导下势不可挡,占据连沧国北边三座城池,但并未撕破连沧国的北边防线,而是在三座城池进行驻守。锈龙国大军甚至没有伤害城池内的连沧国官员、百姓以及士兵,只是将他们软禁在城里,不让任何人离开。
随后,大周王朝的行动开始了。
这天,各国斥候看到,一支在大周王朝南部山谷集结的龙甲军,高举大周“战旗”与“援”字旗南下进入锈龙国国境之内。当一些人还在疑惑明明锈龙国明明是入侵方,而且没有任何颓势,为何大周要去援助的时候,叠云国突然宣布全境封锁,浩浩汤汤的军队在北边灯笼平原外五十里处集结。
第六十天,大周王朝龙甲军从锈龙国中部改道,从抚龙航道、西沙运河分水陆两军,前往灯笼平原。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去援助锈龙国前线军队,而是叠云国。
之后,所有人明白,东土最大的两个国家要掀起战争了。
一边是大周王朝建国大军龙甲军,一边是叠云国开疆大军黑甲军。双方分别在灯笼平原东南方和西北方对峙,僵持了将近十天后,进行了第一次碰撞。第一次碰撞,两军各有保留,主要在于试探单兵战力以及小规模多兵混战。之后,双方再次进入僵持,只是派遣小规模的游击队进行摸索探究。
叠云国和大周王朝的突然交手,让东土所有的国家都陷入恐慌之中,几乎没有什么国家表明立场,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实力都是领先其他国家一大截的,在战场局势尚未明朗前,哪个都不敢轻易得罪。大周王朝是王朝,且无拘无束发展了上千年,明面上的实力是远超叠云国的,看好大周王朝的人占大多数,就连叠云国自己内部,都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动乱起来,不少保守党线性提出谈判之说,但当今叠云国皇帝李明廷手段狠辣,雷厉风行,直接斩首保守党领头人以明决心,对待大周王朝的侵犯,绝不姑息,同时秘密派出长宁军,诛杀国境内任何散播悲观情绪的人。
虽说大周龙甲军声名远扬,但毕竟是隔了很远来的,是打攻掠战,而叠云国是在本土打防守战,即便有差距,但绝对不至于会被碾压,毕竟叠云国这些年的发展大家都看在眼里,绝对不是纸糊的。
外界一片动荡之际,何家依旧严格实行既定好的方针——核心收缩,局部扩张。
自从何依依准确预测了局势走向好,何瑶便一改对何依依的看法,开始让何依依参与到家族管理中。虽说何依依并不擅长家族管理,但在大方向的预测,以及局势变化的分析上,从来没犯过错,尤其是针对何家的局部扩张战略,几次提出关键意见,让何家规避了风险,赚取了利益,占据了三处风水之地,迅速召集工匠队伍修筑庭院,找到了五道机缘以及一处深埋被雕琢气引出来的灵石矿。这些对何家而言都是绝对的家族机密,由何家主要核心人物亲自操管。而何瑶在这个关键时候,展现出来的领导风范以及魄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几乎所有的何家高层都为何家目前的战略感到兴奋激动,这使得何瑶威望更大。她俨然成为了何家最有话语权的人,即便没有家主的名号,但已经被当成了真正的家主。
至于何依依,从来没改变自己的生活,依旧是将最多的时间放在读书上,同时,他给了自己验证读书成果的作业,便是分析现实局势的走向,更多的是何家发展局势与大周叠云战争局势。何瑶甚至专门为他组建了一支情报队伍,用以调查战争情报。两个大国之间的碰撞,何依依选择以更加谨慎的姿态进行分析,所以他让情报队伍收集的大都是军队主要领导人的情报,以及叠云国对内外政策。
他休息时间几乎就是用在战场推演上。之后,为了更直观,他甚至借助《春秋志》尝试在脑海构筑沙盘进一步分析。
在脑海中构筑沙盘是一个很艰难的挑战,因为他并没有修炼过,所以直到现在,紫府依旧未开,神魂依旧一片荒芜,他只能凭借《春秋志》,在已经被他研读过的内容上进行拆分与再构建。同时,他极力地在《春秋志》中寻找类似的情况,分析以前这种事件是如何发展的。
除了必要其他时间,他几乎将所有时间都用在读书和推演战场上。
何瑶隔一段时间会来山水楼,给他说明何家目前的情况,然后共同分析接下来的行动。
一边有着何依依独到分明的见解,一边有着何瑶果断的执行力与没有漏洞的领导力,何家以着其他人想象不到的速度,迅速扩张,而核心收缩战略又将这一扩张势头掩盖了,以至于大多数人还以为何家只是隔岸观火,不想沾染麻烦。
何依依又一次准确地在第五蔷薇的预测时间里伤势发作。
时隔三个月,再次见到第五蔷薇,何依依无疑是开心。但想着下次再见就是六个月后了,难免高兴不起来。
看着第五蔷薇把药材放入药炉后,何依依伸手递过去含墨。
第五蔷薇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来,而是问,“你可以修改药方吧?”
“啊,什么?”
“你现在已经进入了疗伤的修复阶段了,应该用更合适的药方才对。”第五蔷薇认真说,“那样可以充分利用疗伤时间,加快你伤势的恢复。”
何依依讪讪一笑,“那未必吧。有经过了验证的药方,干嘛还要去冒险用其他药方。”
“真的不试试?可以好的更快哦。”第五蔷薇说。
“啊,未必会更快。”何依依望向别处。
“总得试试吧。”第五蔷薇不放弃地劝说道。
何依依沉默了一下,“你很想我快点好吗?”
第五蔷薇讶异,“这不是理所应当吗?”
“也是。本该如此才对。”何依依顿了顿,“我伤好了,你就要走吗?”
“未必,我得收到召回才是。”
何依依勉强一笑,“你是叠云国军队的人吧。”
第五蔷薇没有否定,“你怎么知道。”
“以前我不知道,但是慢慢地就知道了。”何依依说,“我一直在想,你身上那股让人压抑的气息源自何处,之前以为这跟你性格有关,但现在看来,那应该是你杀了不少人才是。你能消去留在身上的血气,但消不去杀人的事实,所有你身上的气息能被我分析出来。而你看上去又不是一个爱惹麻烦的刽子手,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你在军队里待过。至于叠云国……很好理解,因为我是在叠云国遇见你的。”
“你说的没错。”第五蔷薇看着何依依说,“现在你知道了,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战争份子。”
異類雇傭兵 靜靜今盡
滄海嘯
萌妻送上門:豪門溺寵
何依依呼出口气,“叠云国跟大周打仗了,你会被召回吗?”
“不知道,现在还没收到召回消息。”
“我想,一定会吧。”
“为什么?”
“因为叠云国挡不住大周的攻势。你不出意外的话,是军队里的关键人物,你一定会被召回的。”
第五蔷薇平静道,“我会照顾到你伤好为止。你放心,我不会提前离去。”
“是吗……”
“我说话算数。”
“那就好……”何依依看着脚尖。
“真的不试试新方子?”
何依依笑道,“下次吧,我争取研究一个完美的药方来,让我好得更快。”
第五蔷薇顿了顿,“不用勉强,也没那么着急。”
“这次就先用老方子吧。”
“嗯,含墨给我。”第五蔷薇伸出手。
何依依慢慢地将含墨递过去。
恃運而嬌
第五蔷薇一把接过来,放进药炉。
何依依看到,长长呼出口气。
“很热吗?”第五蔷薇问,“你额头出了很多汗。”
“是有点。”何依依笑道。
第五蔷薇皱起眉,走到何依依面前,取出手帕,将他额头汗拭去。
何依依屏息,紧张地看着第五蔷薇小巧的脸,见着这张精致的脸上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他小心地嗅了嗅,啊,她身上有股香味。
以前何依依寸步难行,由第五蔷薇背着走时,从来没闻到过她身上有香味,但是现在,他闻到了。
“你在抖?”第五蔷薇很奇怪,“不是说热吗?”
何依依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打哈哈道,“我有抖腿的习惯。哈哈。”
第五蔷薇皱起眉,“你的腿不是不能动吗?”
何依依语塞,“啊……”他语速变快,“是腰!腰动,连带着腿抖!”
“这样啊……”第五蔷薇还是觉得何依依很奇怪,想要再问时,又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跟他走太近为好。
她走到窗边,将窗户拉开一半,“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了。”
随后,第五蔷薇坐到药炉前,安安静静不说话。
我們是兄弟 Reachelyuan
何依依问,“要是你被召回了,要去前线战斗吗?”
“肯定会吧。”第五蔷薇下巴靠在膝盖上,双手环抱小腿,“我是破阵将军,是先锋。”
“要直面敌军攻势啊……”
“差不多,一般而言,敌军都会被我冲散阵势。”
“要是失败呢?”
“没失败过,不知道。”
“会被包围吧。”
“大概。”
“真危险。”何依依小声说,“还是不要去了。”
第五蔷薇蓦然转过头,“你在担心我?”
“没有。”何依依看向别处,“我只是不想你受伤,你要是受伤了,鸢尾姐肯定很伤心。”
“果然……”第五蔷薇重新恢复到先前的姿势,“你也更在乎姐姐。”炉火印照在她脸上,使她看不出悲喜。
“不……我不是……”
“那是什么?”
何依依语塞,牙齿打着架说,“没什么。”
“你真奇怪。”
“其实我——”
药炉药气喷涌的声音打断何依依的话。
第五蔷薇听着药炉的声音,愣了愣,“声音是不是跟以往不一样?”
“有吗?没有吧,你听错了。”何依依回答。
第五蔷薇嗅了嗅,“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她皱起眉,嘀咕道,“我还是觉得声音变了。”
何依依没有看她,看着书桌上的纸,“你修炼晕头了。”
“可我今天没修炼啊。”
“没修炼你在干嘛?”何依依看向她。
第五蔷薇张嘴正准备说,看了何依依一眼后,轻哼一声,“没什么。”
她伸手引出药气,一鼓作气地送进何依依身体里,然后头也不回离开,“再见!”
何依依嘀咕,“奇怪的女人。”
第五蔷薇走后不久,何依依脸忽然变白,使劲儿地咳嗽了起来。随后他立马控制住,很快恢复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