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59v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txt-第770章 求你快別演了!讀書-bxr4p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了?
刘东生从挫败的情绪中回过神后,脑海中一直回响着郭艳红临走前问他的这个问题。
科室内近一个月都没接诊过什么有背景有势力的大人物,全都是平头老百姓。
哪有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直接影响到自己的上层领导,把自己安排了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
刘东生想了好一会儿,脑子里仍是一团乱麻,没有一点头绪。
山本小左把任命通知书抚平放到办公桌上,猜测道:“东生君,会不会是之前出门的那个年轻男人搞的鬼?”
“之前出门的那个男人?”刘东生抬眼看向山本小左,皱眉道,“你是说和李笑笑一起进来的那个男人?不太可能吧,他出门还不到十分钟,就算要搞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刘东生把自己科室内所有病人都过滤一遍,唯独没有想到李笑笑一家以及刚才进门的吴骏。
首先,在刘东生的固定印象里,李笑笑一家都是平头老百姓,普通小市民,没多少钱,也没有什么人脉关系。
如若不然,也不会凄惨到今天这般田地,被自己拿捏。
如果他们有这份实力的话,何至于会进展到今天这种地步?
他们要是在医院高层有关系的话,随便往上面递句话,自己还不得乖乖给高雅琴诊疗?
再者说,吴骏和李笑笑走了还不到十分钟,就算找人拉关系,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拉到关系吧,哪儿有这么现成的关系。
想求人办事,送礼吃饭之类的怎么着也得有点表示吧,这都需要时间。
“不是他们的话,东生君有怀疑的对象吗?”山本小左坐回自己之前的座位上,端起茶杯喝口水,润润嗓子,继续道,“东生君,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有很多蹊跷的地方吗?”
“蹊跷的地方?”刘东生一脸谦虚地求教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现在摊上这么大的事,心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很多方面都想不到,还请山本君赐教,有话尽管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最关键的是赶紧想办法找到对我下手的那个人,找到他,看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山本小左用右手捋了捋鼻子下方的小胡子,问道:“东生君,今天之前你有得罪过在本地有较深背景的人物吗?”
“山本君,咱俩认识几十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刘东生苦笑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山本小左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他明白刘东生什么意思了。
自己这位老同学,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八面玲珑,两面三刀,怎么可能得罪什么大人物呢,舔还来不及呢。
山本小左说:“那就是了,从今天清晨到现在,咱俩一直在一起,要说发生冲突,也就是之前和那位年轻男人在言语上的冲突,他搞你的动机很充分。”
“可是,这才过去几分钟啊!我好歹也是个主任呢,不是医院的实习医生,想搞我至少得有副院长那种级别的关系,还得是很不错的关系。”刘东生眉头越皱越深,一脸不解道,“他们要是有这层关系,何至于被我这般拿捏?”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那个就是可能。”山本小左意味深长地说,“而且,现在仔细想想,那个年轻人身上的气度,给人的那种压迫感,从直觉上就感觉他不像是普通人。”
刘东生没着急反驳,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猛吸几口,却是陷入沉思中。
之前吴骏和李笑笑进门和他交涉的场景,在他脑海里重新构建,难道真是他?
山本小左继续问道:“而且,东生君,你还记得他之前说过的话吗?还记得他和那个女孩儿来这里找你的目的吗?”
寂寞寂寞就好
之前吴骏和李笑笑进门,总共也没说几句话,而且,吴骏当时的态度还极其恶劣。
恶劣程度是刘东生从医几十年来从未遇到过的,他对此记忆深刻。
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我能请到最好的医生!
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勿谓言之不预!
他这是给脸不要脸!
吴骏之前说过的话,在刘东生脑海中不断回放。
他看向自己时那蔑视的表情,不屑的眼神,难道真是他?
他之前所说的每句话都是认真的,不是吹牛,不是在自己女朋友面前打肿脸充胖子?
山本小左继续问道:“东生君,之前那位年轻人有来过吗?”
紅燒大唐 英年早肥
“没,没有……”刘东生此刻终于开始重视吴骏,以及他走之前说过的话,对自己的警告了。
刘东生和山本小左对视一眼,两人都将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瞄准了吴骏。
風流相公西門慶 大道第一人
刘东生一脸谦虚地问道:“山本君,你帮我参谋参谋,我现在该怎么办?你说,我还有没有可回旋的余地了?”
“你跟主管人事的院长关系……算了,当我没问。”山本小左问到一半突然不想问了,自己明显问了一句废话。
如果老同学刘东生跟主管人事的院长关系亲近的话,也不会发生此刻这种事情。
“哎,我们医院,像我这样的科长十几个,下面想往上再进一步的副科长几十个。”刘东生一脸晒然道,“今天这事儿你亲眼所见,我一个小小的科长,在医院高层领导眼里,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随手就能打发的小卒子。谁都想跟院长打好关系啊,关键是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一年到头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几次。”
“唉,东生君不用说了,我都懂,我懂你的不易。”山本小左也是医生对刘东生最是感同身受,叹口气说,“正如你所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认为,你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去找之前那个年轻人,看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去找和李笑笑来过的那个年轻人?”刘东生神情复杂地看向办公室门口,虽然内心一万个不愿意,但眼下自己也没有其他路子可选了。
过了好一会儿,刘东生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不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在保住面子和保住职位之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职位。
保住现在的职位,也就相当于留住了面子。
自己要是从主任的位置上行下去,社会上谁还会给自己一丁点面子?
宋太祖三下南唐 好古主人
“山本君,咱俩同学一场,又是几十年的老相识,现在老朋友遇到麻烦你,你可得帮帮我。”刘东生看向山本小左,一脸凝重地说道。
山本小左说:“那是自然,朋友有难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东生君,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刘东生一脸凝重地说:“山本君,你在这件事里面的作用举足轻重,我需要你拿出十二分的技术,来帮我完成我那位老同学的手术。”
山本小左点点头说:“没问题,本来我就已经答应你要帮她做手术了,不是吗?”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病房。”刘东生一句话,仿佛火烧屁股一样,从座位上起身离开,大步流星地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认识这么多年了,山本小左还是第一次看到好友这么紧张。
换位思考一下,换做自己遇到他这种棘手的问题,可能比他还要更紧张吧!
山本小左端起茶杯,喝完杯里最后一口水,放下杯子,起身跟上刘东生的步伐。
出了办公室,两人直奔楼上高雅琴的病房。
刘东生和山本小左和在楼下抽烟刚回来的吴骏走了个前后脚。
吴骏刚进门还没站稳,两人后脚就跟着敲门进去了。
一进门,看到病房内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该装的东西都装上了,该打包的行李也打好包了。
獵場
高雅琴也换下了病号服,穿了一件长款的黑色羽绒服。
在马冬梅和李月灵的搀扶下,高雅琴已经下地试着走动,随时准备出发下楼了。
屋内一帮人看到门口推门而入的刘东生和山本小左,都没有好脸色。
“刘东生,你这个混蛋王八蛋还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滚出去!”李月灵看到刘东生后,脸一下黑了。
之前嫂子的病还要仰仗刘东生来治疗,虽然早就看他不爽,但也不敢对他有丝毫不敬。
王牌婚約,總裁聘金12億 慕王妃
现如今,吴总出马联系到了国外的权威专家,自然不用再鸟他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了,李月灵总算能出口恶气了。
想到刘东生这段时间对大哥大嫂一家的为难,李月灵自然不会口下留情,没骂他八辈祖宗算是很收敛了。
吴骏已经接到了边学道给他回的电话,知道他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姓刘的这会儿肯定是遇到大麻烦了,大概率是想来求饶的。
想到这位刘医生对李笑笑一家的所作所为,在李笑笑一家身上施展的手腕,吴骏对他也不会手软。
刘东生这样的人,医术怎样先不论,首先人品就不行。
像他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医院也是祸害,以后指不定祸害多少人呢。
把他弄下去,就当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了。
刘东生听到李月灵的话后,老脸胀红,内心熊熊怒火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点燃了。
但看到一旁冷眼旁观的吴骏,他再大的火气也压下去了。
自己此次前来是来解决事情的,不是惹事儿的。
不就是几句难听的话吗,忍了!
“哎呀!雅琴,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命啦!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能胡乱走动,快回病床上去!”刘东生装作没听到李月灵的话,一脸关心地上前关心高雅琴一句。
“假惺惺,恶心!”李月灵怒视刘东生道,“你要是早点关心我嫂子,也不会弄到今天这步田地!”
周宋 一了伯和尚一
“李女士息怒,我这次是来给诸位道歉的。”刘东生环视病房内众人一周,一脸诚恳道,“这几天我一直在反思自己,我的灵魂每时每刻都处在煎熬当中,我和雅琴同学一场,几十年的缘分,如今她有难了,我不帮她,谁帮她呢!我要是不全心全力地帮她,我刘东生还是人吗!”
一屋子人仿佛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刘东生,眼镜跌了一地。
众人心里几乎是同时想到一个俗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
“姓刘的,你,你今天吃错药了?”李月灵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刘东生。
“李女士,刚刚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刘东生抬眼看向高雅琴,一脸真挚道,“对不起雅琴,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山本君一同帮你完成手术,要不然我这辈子都无法安睡,我的灵魂将终生得不到救赎。”
“刘东生,你……”高雅琴一脸茫然地看着刘东生,总感觉他那里不太对劲。
李笑笑和父亲李景山一言不发地看着刘东生,脸上写满了警惕。
九夜
之前还冷言冷语,甚至拿病人的病情做为筹码威胁,今天却突然“幡然醒悟”变成了大好人。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吴骏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挥手打断说:“行了姓刘的,求你快别演了,今年的影帝给你好了,颁奖晚会上记得去领奖。”
李东生转身看向吴骏,讷讷道:“这位,这位,这位……”
刘东生突然傻眼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连怎么称呼眼前这位都不知道,太大意了!
山本小左见状,在一旁解围道:“这位尊贵的先生,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东生君这次是诚心诚意要为他的好朋友高女士治疗,先前您进办公室的时候,我和东生君正在讨论的就是高女士的病情,正在研究手术的最佳时机。”
“高阿姨的手术,不用劳烦二位了。”吴骏看向山本小左,一脸不屑道,“实不相瞒,我对二位的医术不太放心。”
刘东生见缝插针道:“先生您大可放心,我和山本君在这方面有着几十年的临床经验,坐过的手术有上千台,山本君更是该领域内著名的专家教授,我们两个联手,手术的成功率保守估计在30%以上!”
山本小左一脸自信道:“先生,请您相信,除了鄙人,没人敢给您保证这么高的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