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r2q人氣都市小說 諸天黑化從火影開始 起點-第88章:女帝漢庫克展示-gdosk

諸天黑化從火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黑化從火影開始
时光匆匆,岁月如梭。
一转眼,又过了一段时间。
路飞最终还是决定先去推进城看看再说。
于是乎,他们一行人架着黄金舟,越过了司法岛,然后继续顺着海流前往推进城。
只不过,在前往推进城的途中,却遇到了一艘在海面上航行着的海军战舰,忽然对他们使出的炮弹攻击。
一连串的炮弹攻击,威力之猛烈,使得原本平稳飞行的黄金舟,都不禁晃动起来。
当即就惹得船上一行人,一个个眉头紧锁。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忽然就有人攻击我们?”
这时,巴基这位打杂总管,气焰很是嚣张的带着他的下属,打杂一号来到众人面前,鼻孔朝天:“说吧!告诉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
打杂一号艾尼路,非常恭敬的单膝跪下:“报告各位上神,下方有一艘海军战舰正使用着炮弹攻击我们的神舟,请问各位上神,是否需要下神艾尼路去把这群冒犯神威的蝼蚁给解决掉?”
“不必了,你继续驾驶这艘神舟吧!我下去看看。”
刚一说完,索隆就说道:“需要我们跟你一起吗?”
路飞:“不用了,我自己下去就行。”
……
与此同时。
位于黄金舟下方的海军战舰上。
这是海军中将鼯鼠的海军战舰。
乘坐在海军战舰上的,除了一众海兵之外,还有女帝波雅·汉库克。鼯鼠此趟的任务,就是邀请七武海之一的女帝波雅·汉库克,前往马林梵多去参与对抗白胡子的这场激战。
而很显然,就算没有路飞的出现,女帝波雅·汉库克为了继续享有七武海这个名头来保护亚马逊百合国(女儿国),最终还是选择妥协,跟随鼯鼠前往马林梵多。
只不过,在航行的途中,他们忽然发现他们头顶上出现了一艘黄金舟。
鼯鼠原本是不打算多管闲事的,毕竟目前来说,对他最重要的还是完成任务。
可鼯鼠能忍,女帝波雅·汉库克却是不能忍了。
她鄙视到了极致,仰面朝天的指着一众海兵:“哀家现在命令你们,立刻把那艘冒犯哀家的船给打下来!”
旋即,一众海兵就像中了‘降头’那样,全都双眼冒着爱心,非常有干劲的跑去开炮。
鼯鼠想要拦也拦不住。
鼯鼠:“汉库克!你……!”
女帝波雅·汉库克仰面朝天,用鼻孔看着鼯鼠:“怎么了?这艘黄金舟一看就不是属于海军一方势力的。身为海军的你,是打算包庇它吗?你无能是你的事,哀家可忍受不了这股气。”
鼯鼠被气得说不出话。
可看着一个个被迷得神魂颠倒的下属,他又无可奈何。
更何况,不攻击都攻击了,还能怎样?
只好静观其变。
咱倆結婚吧!
很快的,他们就看到一个小黑点从黄金舟上跳下来。不多时,路飞就按着草帽,非常帅气的单膝落到甲板上。
当他站起身的那一刹,鼯鼠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认得路飞。
这阵子,路飞的悬赏以极快的速度再提升。
而且,随着蒙奇D卡普的消息爆发,他想不认得都不行。
虽然不懂路飞一行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他至少可以肯定,不可能会是友军就是了!
“你们为什么攻击我的船?”
不等鼯鼠说什么女帝波雅·汉库克率先说道:“那还用说?谁允许你们在哀家头顶经过的?”
说罢,女帝波雅·汉库克二话不说,就直接向路飞使用了甜甜甘风。
几个心形的光圈,就朝路飞喷射了过去。
片刻后……
路飞歪头:“???”
女帝波雅·汉库克:“?!!怎么回事?!为什么哀家的能力会对你无效?!”
不信邪的女帝,再次对路飞使用甜甜甘风。
而且,这次的范围更大,威力更强!
看得鼯鼠一阵惊吓:“汉库克!”
可他想要阻止也阻止不及了。
路飞一样是屁事也没有。
反倒是那些包围路飞的海兵,全都变成了石像。
路飞挖鼻孔:“你是白痴吗?怎么连自己人都攻击?”
汉库克一惊!
他……
他竟然骂我……
他竟然骂我!
汉库克突然感到全身酥麻!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她刹那间就感到全身滚烫发热,浑身无力。她使用全身的力气去压制,这才勉强将这种感觉缓和下来。
可她这才刚缓过气,路飞又说道:“你这是有病吗?我的黄金舟使用飞的,不在你头顶经过,那要从哪里经过?还是你们想跟我开战?”
汉库克深呼吸。
脸红耳热。
又来了!
那种感觉又来了!
他竟然敢说哀家有病?
他竟然敢跟哀家开战?
那……他到底想战什么?
路飞:“喂,跟你说话这是没听到吗?”
鼯鼠:“蒙奇D路飞!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路飞那原本傻里傻气的模样,忽然严肃起来:“哦?你们认得我?也就是说,你们刚才这是专门针对我的吗?”
鼯鼠还想说什么,可他却被汉库克打断道:“抱歉了,卑贱的男人。哀家有些事情不得不先搞清楚。还请你先休息片刻吧。”
说罢,又是一道甜甜甘风激射过去。
不过,这才的目标不是路飞,而是鼯鼠。
“汉库克!你到底想干嘛?!”
汉库克的甜甜甘风,只对两种人无效。
一,没有色心的人
二,注意力不在她身上的人
当汉库克朝他发射甜甜甘风时,鼯鼠第一时间就用刀刃刺伤自己,试图转移注意力。
结果是有效的。
在原著里,鼯鼠跟汉库克刚接触时,鼯鼠也是用这种办法来破解甜甜甘风。
可这次不同了。
在原著里,汉库克仅仅是想给鼯鼠一个下马威,所以使用了一次甜甜甘风后,就没有再动手。
但如今汉库克是铁了心要石化鼯鼠的。
木葉錦鯉
所以她就没有停止攻击的打算。
而鼯鼠,在连续几次自…残后,也终归抵挡不了这能力,被汉库克连同战舰上的其余一众海兵给石化了。
路飞不解:“喂,我说你,你这是想干嘛?”
汉库克再次看向路飞时,眼神都变得羞答答的:“你就是蒙奇D路飞吗?”
魂飛魄散 倪匡
路飞理所当然:“对呀。怎么了?你也认识我?”
“哀家……我听说革命军首领是你的父亲,你们一家人真的打算去反抗世界政府吗?”
“我做什么,跟我父亲的关系不大。但我的确要去对付那些人渣败类。怎么了?你想阻止我?”
“啊?不不,我没有要阻止你的意思……”汉库克先是被路飞的质疑一惊,然后赶紧解释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真的打算去对付那些天龙人吗?”
说到天龙人,路飞忽然神情一怒:“他们是我必杀的目标!如果你打算阻止我去对付他们,那我对你也不会客气!”
汉库克全身再次一软。
整个人发热、脸红、软倒在地。
呼吸有些急促,一脸委屈道:“我……我不是想阻止你……这样吧,给你看些东西,或许你就会明白我的立场了……”
年少不回頭
说着,汉库克忽然将身上的衣裳解开。
然后将脸撇过一边,不敢直视路飞。
路飞歪头:“喂,你光着身子这是想干嘛?”
“还是这样无礼的反应……也罢。”汉库克先是幽怨的说了一句,旋即就拨开秀发,将自己的后背展露在路飞面前,“你……见过这个图案吗?”
路飞咬着下唇。
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图案。
“我是见过类似的图案,但你这个图案跟我见过的还是有些差别。我船上现在就有很多拥有类似你这个图案的鱼人。”
汉库克一惊,再次转过身:“鱼人?你也认识那些鱼人吗?”
路飞:“对啊!他们都是我的伙伴!他们这次会跟我一起去杀光那些人渣败类。”
汉库克忽然激动得哭涕起来:“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样大笨蛋的存在啊……!不要命的向天挑战,跟那个人一样……”
路飞:“他?”
汉库克:“只要那个人是你,我全都会说。关于你鱼人同伴身上的图案,也会告诉你……这是九天翔龙之蹄迹,天龙人的纹章。”
“它被烙在了每个被世界贵族饲养的人身上……它是一生都无法抹灭的低等种族的证明……!”
“我跟我的两个姐妹,过去曾经是世界贵族的奴隶!”
路飞震惊:“你!你和你的姐妹……奴隶?!”
“那是发生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跟我两个姐妹在九蛇的海贼船上,落入了人贩子的手中,被拐卖了。”
“之后……是完全不愿触及的黑暗过去!”
“那些我们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男人,全都是无礼的恐怖……”
这下子,汉库克哭得更痛苦。
路飞赶紧安慰道:“够了够了,别勉强了!不讲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要阻止我就够了!我不会对你出手的!”
“不,记忆始终是无法抹灭的……那些惨绝人寰,毫无一线希望的感觉……满脑子只有一死脱身的念头!”
路飞:“喂,你!”
“不过在经历了四年以后的某一夜,让世界政府震惊的事件发生了。天龙人无人可以忤逆这件事情,被世界奉为了铁则。但是却有这么一个男人徒手登上的红土大陆,只身潜入天龙人居住的圣地玛丽乔亚……”
“他就是……那之后率领鱼人海贼团的费舍尔·泰格……”
路飞惊呼:“费舍尔·泰格?泰格大叔?!”
汉库克也是诧异:“你认识他?”
路飞点头:“我虽然没有见过他本人,但是我从恶龙他们口中听过不少关于他的事。这次恶龙大哥他们跟随我去对抗世界政府,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要复活泰格大叔。”
汉库克:“等……等等!你说什么?复活?!”
劍逆星河
路飞点头:“我有一个大哥,他实力非常强大。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他曾经答应过我,只要我把一切危险的根源都解决了,那他就会帮我复活我想要复活的人。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泰格大叔了。
而且,我也有一个兄弟是被天龙人杀死的。
所以说,不管是为了私心也好,为了复仇也罢,我也一定会杀光这群天龙人!”
话都说到这样了,汉库克这就更加确信路飞的决心了。
同时,心里也隐隐对路飞产生了倾慕。
在原著里,她跟路飞是经过一连串的事情,最终她才堕入爱河的。可这辈子她,尽管没有提前遇到路飞,却也不妨碍她透过路飞的名声,而提前关注有关路飞的一切。
再加上此次的见面,让她感受到前所未知的感觉……
于是乎,也就变成现今这种状况了。
“那……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的吗?哦,对了,我是七武海之一的女帝波雅·汉库克……你可以叫我汉库克……”说到这里,汉库克又脸红了。
从来,大家都只叫她女帝大人。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让路飞叫她本名了。
“好啊,那我以后就叫你汉库克好了。帮我就不必了。实力不够强,去了也只会送死。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在路飞看来,汉库克连攻击都会完全射偏,肯定是非常弱了。
“不,我……我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只不过,似乎就只对你不管用……我一定还有地方能够帮到你们的……对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即将被处刑的火拳艾斯,是我的结义兄弟。世界政府捉他,就是为了引诱我过来劫刑场,然后再试着活捉去威胁我的父亲蒙奇D龙。”
听到这里,汉库克瞬间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笑道:“那我一定能帮到你了。我这次就是被他们邀请过来一起帮忙对抗白胡子的。只是没想到他们背地里真正的目的原来是你……”
片刻后。
汉库克被带到黄金舟上。
路飞理所当然道:“事情就是这样了!接下来汉库克将会帮我们潜入海军的阵营里。她背后还有一整个国家需要肩负,不能在明面上帮助我们。但如果大战开启时,如果我们双方遇到,她可以适当性的协助我们。”
无端端多了一个七武海之一的帮手,船上的所有人全都一头雾水。
看到汉库克望着路飞含情脉脉的模样。
气不过来的山治,忍不住就冲上去揪起路飞,一副魔鬼脸道:“你到底对这位汉库克女士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这样?!”
路飞:“???”
汉库克则仰面朝天的指着山治:“你这蝼蚁是谁?谁允许你直呼哀家的名字?还有,哀家现在命令你,马上放开路飞!”
被汉库克如此区别对待。
山治当场被伤害得缩在角落哭涕画圈圈。
于是乎,路飞这支对抗世界政府的团队,又多出了汉库克这份暗地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