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x2q精彩都市异能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六十七章:誰能告訴我閲讀-rit9y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这年头商品的价格都是受到管控的,归物价局管。
但商品房是个新生事物,以前没这东西。
在八七年之前,三水县存在房屋买卖,基本上是买卖双方协商价格,属于民不举官不究,没物价局什么事儿。
“家园集团”是县政府控股的股份制有限公司,给商品房定价后发函给物价局报备即可。
毕竟县物价局归县政府管辖,马县长是“家园集团”的董事长是县常委,他参与的定价不可能被驳回。
马县长原则上同意了这个定价,但是他随即又担心起来,问道:
罪惡之死城
傲世玄神 落楓寒
“以五十个平方的两居室算账,一套房子接近一万三千,有几个老百姓买得起呀?”
黄瀚道:“我说明一下,不是接近一万三千,有可能是一万四千多。
因为不是拆迁户的购房者,还得交水、电的增容费,还得交契税。”
“是啊!我刚才都忘了算税费了。这么贵,老百姓更加买不起了。”
马县长来自基层,了解普通职工的收入,这几年三水县职工的工资涨了不少,但是平均水平也就是一个月一百多块,不会超过一百二十块。
黄瀚故意问道:“马县长,我们三水县有多少户啊?”
“十几万户差不多!肯定没有二十万。你为什么问这个?”
黄瀚没有回答,继续提问道:“‘家园集团’今年能够完成多少套商品房?”
马县长看向王慧和陆惠。
陆惠道:“以我们的资金计算,可以完成一千套左右。”
“马县长,商品房是商品,不是用来扶贫的,我们县难道一百多个家庭里都找不出一个拥有一两万存款的?”
“咦!你这么算账,还就真的有说服力。这几年农村确实出现了不少万元户。”
帝龍決 傲視天龍
“来我们三水县做生意的个体户已经不止四千家了,来经济开发区办厂的大小老板们也超过了二百家。
他们都是租房子或者住旅社、宾馆,相信他们肯定舍得花一两万块钱在三水县安家。”
“这种可能性很大!做生意的个体户大多数赚到大钱了,他们肯定买得起!那些办厂的老板拿出一两万肯定不是个事儿。
看来我们要做好宣传,争取尽快把建好的房子卖出去回笼资金继续建房。”
靈異回憶錄 我叫小陳
“用不着建好了再卖,只要宣传得当,相信先交房款半年甚至于一年后再拿房子不成问题!”
“这有可能吗?”
“当然有,国庆节的‘激情三水晚会’要用好了,一号有大领导在场,不适宜进行宣传,二号、三号可以广而告之。”
王慧道:“就剩两天了,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怎么宣传啊!”
“没什么复杂的,我会现场号召观众们买房。但是我不白帮忙,有条件呢!”
“只要房子卖得出去,条件好商量。”
君誘歡
“明年‘家园集团’至少赞助‘激情三水晚会’十万块!”
“十万块太多了,给五万行不行?”
“哈哈!名人效应、广告效果、企业形象对于“家园集团”来说太重要了,说不定明年你们已经财大气粗,舍得给二十万呢!”
“财大气粗也不可能给这么多!十几套两居室呢!”
迷糊嬌嬌女
“这都是后话,看广告效果吧!
马县长,县里这几天太忙,我建议过了国庆节,我们得坐下来好好议一议商品房销售的相关优惠政策。”
“优惠政策?你能不能先露个底好让我这个董事长心里有数啊!”
“买房子落户问题是个大问题?可以预见,绝大多数买房的都是农村户口。”
“是啊!不少搞承包的农村人成为了万元户,他们确买得起商品房。”
“这就得县里给政策喽!”
“嗯!我会琢磨这件事。现在的户口对于我们县来说已经不太重要了。”
王慧道:“是啊!现在也就剩下了粮票和油票,其他东西基本上用不着计划票了。”
陆惠道:“关键是我们县有工作岗位,招工早就不局限于定量户口,农民合同工多着呢。
如“华美风”这样的新单位,农民合同工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城镇户口的正式工,待遇跟正式工的区别不是太大!”
黄瀚道:“给‘非农’户口我们县又不损失什么,但是宣传效果立竿见影,相信有钱的农村人都希望子女‘跃农门’,肯定乐意花钱买房子得到转户口的机会。”
马县长道:“这是个妥妥的金点子,我会跟秦书记、赵县长如实汇报。”
黄瀚心里暗笑,在他的记忆里,三水县有一阵子卖户口。
应该是九二年前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农村人交八千块就可以转“非农”户口,参与县里各单位的招工。
太多农村人为了闺女能够嫁得好,买了户口,因为孩子的户口随妈妈。
三水县有句俚语“姑娘长得不丑,可惜是个农村户口。”就可见一斑。
太多买了户口的农村人没几年把肠子都悔青了。
她们曾经渴望成为城市里的工人,然干了没几年就成了下岗工人。
农村的经济条件好了,她们没法回去,因为没有了自留地、宅基地、农村没有了户口。
为此还闹出不少群体事件。
黄瀚提前促成县里把转户口的政策拿出来,不仅仅是为了刺激“家园集团”的商品房销售,更是出于好心。
买户口多恶心人?买房子落户转户口多么人性化?
买两居室也只不过花一万四千多块,顺带着就得到一个“非农”户口,何苦花八千块?
买户口的八千块完全是打水漂,买到手一万四千多块的房子不出十年就值十几万,二三十年后值五六十万。
这肯定又是做了万家生佛的好事,绝对利国利民有利于三水县的大发展。
……
三水县十月一号的安排已经形成了套路。
上午企事业单位的干部们依旧高举国旗、党旗列队游行。
然后在坝口广场重温入党誓词,承诺拒腐蚀永不沾,无条件接受组织调查。
但是今年有了新花样,那当然是“全力职中”的六百少年在十三位现役军人带领下在坝口广场表演了正步分列式。
虽然只训练了三十几天,但是用了心的少年们完成得有模有样。
赢得掌声雷动!
中央电视台、省台、三水县电视台都摄影机都记录下了不少镜头。
接下来才是重温入党誓词的集体活动。
異戰風雲錄
此时黄瀚团队的百人合唱团依旧是高歌《我的祖国》。
每当听到“……唤醒了沉睡的高山,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的时候,数万群众都接着唱:“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
歌唱祖国的歌曲恐怕没有任何一首能够超越《我的祖国》,这首歌气势磅礴总让人激情澎湃。
范书记和田秘书感慨万千,这三水县人杰地灵啊!他们怎么就每每能够别出心裁?
这种意义深远的大型活动,电视台不报道就是失职啊!
报道了!上层就会看得到,三水县的领导们就能进入……
一句话,这地方深不可测,有高人啊!
十月一日晚上七点半,数万人期待的《激情三水晚会》没有让人失望。
开场就正能量满满,那是百人合唱团高歌:“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六百少年高举国旗昂首挺胸,正步分列式走得大气磅礴,数万观众慷慨激昂,同唱:“……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改革开放后才真的让祖国走向繁荣富强,“敢为天下先”的三水县走在改革开放的最前列,人民群众的经济条件一年好似一年。
他们当然心情舒畅,肯定引吭高歌,真心实意《歌唱祖国》。
励志的《从头再来》和唯美的《红酥手》,虽然是两首新歌,但已经公演三次,在三水县早就火了,现场观众已经能够跟着唱和。
全程录像那是必须的,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们不仅仅拍摄演出团队,还拍摄了不少群众满怀激动的心情甚至于流着热泪歌唱祖国的画面。
相对于十月一号,二号三号的演出少了政治正确,多了娱乐性,年轻人更加喜欢。
“……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陆瑶高歌《一样的月光》时“嗨”翻了全场,满场观众都站起身挥舞双手,欢呼声不绝于耳。
“唱得好!比原唱还要好!”
“好听,太好听了!”
“陆瑶好像更加漂亮了!”
“陆瑶,陆瑶我们爱你……”
舞台的一角,黄瀚默默的品味歌词,心生感叹:
“是啊!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一丁点改变,不完全是原来的世界,我和你的改变却如同沧海桑田。
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忽然间黄瀚觉得手中一暖,那是张春梅见他在愣神,轻轻握了握他的手,又悄然放开。
“你怎么了?好像心事重重的!”
“没!待会儿我俩上台了,我在培养情绪!”
“我们是注定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最起码要让我们国家赶上欧美发达国家!”
看来准备留学的张春梅特别关注欧美,此时有感而发。
“其实美帝国主义真的都是纸老虎,外强中干,我们中国人只要发奋图强,欧美国家都会被吓着!”
“我最喜欢你的自信!”
流年共度相思遠 醉花簟
这哪里是自信,是已知的结果。中国的路越走越宽越走越正,西方自由主义泛滥,路越走越歪。
想起了西方联手抵制中国货,想起来漂亮国连是否戴口罩都因为所谓的民主故而作不了主,黄瀚笑了。
正在凝视他的张春梅更加觉得这是个充满自信的笑容,她情不自禁再次拉黄瀚的手。
这一次没有松开,她语带羞涩,道:“你看着我,我俩一起培养情绪!”
“我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万一我深情凝视你时,你忽然间跟陆瑶一样,也笑场,麻烦大了!能把人尴尬死。”
“我不会的,因为我用心了!你呢?”
“我,我当然也要用心!”
没有报幕,音乐响起,黄瀚和张春梅踩着节奏手牵手上台,黄瀚直接开唱: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是为了配合你到来,在慌张迟疑的时候,请跟我来。”
张春梅演绎深情款款状,用演绎有可能用词不当,或许此时此刻的她真的一往情深。
“我带着梦幻的期待,是无法按捺的情怀,在你不注意的时候,请跟我来。”
俩人对视,眼神中流露出真感情,那不一定是爱情,黄瀚的感觉应该是上升到了亲情的友谊。
张春梅是什么样的感觉,黄瀚不得而知,但是舞台下不知道多少少男少女吃醋了,满场都是酸味。
连萧蔷都觉得心里满不是滋味。
“怎么了?”陆瑶见闺蜜脸色古怪问道。
“都是你不好,你看看,你看看他俩深情对视的样子,我被你气死了。”
“你神经病啊!他俩表演得入木三分,你应该高兴才对!”
“高兴你个头,这首歌本来该是你来唱的!”
“不行不行,我做不来,一看到黄瀚那副样子瞧我,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总是想笑!”
“唉!瞧瞧他俩的眼神,保不准他俩弄假成真呢!”
“弄假成真了我们俩更加应该高兴,瞧瞧他俩多般配呀!”
我是特種兵之狼兵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萧蔷做龇牙状,手指张开摆出一副“九阴白骨爪”的架势。
正在演出,后台人来人往忙忙碌碌,陆瑶没法和萧蔷闹,她眨巴眨巴眼,妥协道:
“其实黄瀚和你走在一起也很般配,绝对是豺狼虎……,不对,是郎才女貌,咯咯。”
“唉!我彻底服了你。”
“我提醒你呀!别胡思乱想,待会儿邱老师唱完,就轮到迪斯科舞曲大联唱了!”
“呵呵!不是有你么,万一我跑调了你帮着接上呗!”
“就你这态度,我恐怕没帮你救场的心情!”
“别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这么一说,我紧张兮兮的。”
“逗你玩呢!你放开了唱,有我呢!”
“我就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看我出糗。”
“别担心,你都唱这么熟了,不会出糗的。”
“嗯!我肯定用心唱,对了,第一句的调子怎么起的?”
“啊!你这是准备临阵磨枪啊?”陆瑶流汗了。
“刚才还不是让你吓着了,又有点紧张。”
陆瑶不敢再吱声了,萧蔷不禁逗啊!
还没怎么呢!她就找不着调了,再跟她胡扯一会儿,她会不会连词儿都想不起来?
她赶紧的,给萧蔷起了调子,然后萧蔷就开始不断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