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bfv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二章.收徒李逍遙鑒賞-8ol81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余杭县,云来云去客栈,这间客栈,正是李逍遥的婶婶所开。
在李逍遥热情的推荐下,陆植也顺势到他家的客栈中落了脚。
随手从腰间取下一块暖玉装饰用的暖玉充作房资之后,李逍遥与他婶婶顿时更加热情了,当即便取了李逍遥与王小虎从河中抓来的鱼,下去料理了,说是要给陆植露一手西湖醋鱼的本事。
李逍遥婶婶的手艺,也确实不错,虽然陆植如今已经没有了多少口腹之欲,但也感美味,用完了一尾鱼。
来到此方天地的第一天,便就这般过去了,陆植也久违的闭目休憩了一夜,一觉醒来,颇有一种耳目一新,神清气爽之感。
再一看窗外日头已蒙蒙亮,即将破晓,正好到了每日的早课晨修之时。
風雲大唐之偽修仙 無心之漾
洗漱过后,陆植便来到了客栈院中,院中是由石板铺就的,洒扫的也十分干净,陆植也便没在意地方,直接便在院中盘腿而坐,五心向天,开始了第一次的重修。
旭日东升,清晨的第一缕日芒从东方破晓,泛着一抹氤氲紫气,正是天地造化灵机的体现。
“哈…”李逍遥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肩头上搭着毛巾,手中端着铜盆,朝院中走来。
咣当一声,铜盆坠地,李逍遥长大了嘴,不敢置信的看着院中那紫气东来的玄妙景象。
群美圖錄 我太壞
足足一刻钟之后,陆植才缓缓收功,结束了今日的早课,睁眼看向了呆立在一旁的李逍遥。
“小兄弟这是怎么了?”
李逍遥张了张嘴,有些结巴的说道:“陆道长,刚才…那是道长在练功吗?”
陆植点头:“是我道家每日晨间的早课修炼,没影响到小兄弟你吧?”
“没有!没有!”李逍遥赶忙摇手道,脸上满是振奋的神色,“陆道长,你刚才那..早课,好厉害啊!你一定是江湖上的侠客,剑仙吧?!”
陆植轻轻笑了笑,看了李逍遥一眼,说道:“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很向往那些侠客,剑仙啊。”
江山換卿
李逍遥重重点头:“我做梦都想和道长一般,做一个逍遥江湖的侠客!”
陆植又问道:“那么,你可想学贫道这采食先天紫气的法门?”
李逍遥愣了一愣,随后才猛地反应了过来,惊喜道:“道长你…愿意教授我武功吗?!”
陆植说道:“贫道观你资质上乘,灵韵通透,乃是极有天赋之人,兴起之下,欲传你玄门道法,收你做个记名弟子,你可愿意?”
早在遇到李逍遥之时,他心中便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了。
總裁寵妻甜蜜蜜
他游历大千,除了增长见闻道行之外,也是想着在大千世界中留下些道统,这般广结善缘,开枝散叶之下,日后也能增长反哺他的气运。
而这李逍遥乃是受天地所钟之人,一身气运与灵韵远超凡人,正是最合适传法的人选之一。
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他家客栈之中住下,并特意在他面前显露本事了。
“愿意!我愿意!”
戀上風度翩翩帥總裁 拂曉藝兒
李逍遥从小好动,最好自诩剑侠,甚至做梦都想成为一名威震天下的盖世奇侠,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也无人传授他武功法术,如今骤然遇到陆植,当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正是时候!
当即便喜不自禁的跑了过来,一把跪倒在地,砰砰砰就给陆植磕了三个响头:“徒儿李逍遥拜见师傅!”
陆植挑了挑眉,他还以为,李逍遥至少还要考虑一下的,没想到这么轻易便直接拜师了。
“你就不怕贫道另有目的吗?”陆植问道。
李逍遥笑了笑,说道:“嘿嘿,师傅你瞧你说的,我就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有什么东西值得师傅你惦记的吗?”
“而且从我见到师傅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师傅你绝对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是那心怀大义的盖世奇侠,又怎么会骗我这样一个小子呢?”
他倒是会说,但实际上,他第一眼见到陆植时,可并不是那般的想法,甚至还想要教教他世间险恶呢…
陆植听他那油滑的腔调,也知道这小子是个能说会道之人,只是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的说道。
“好了,起来吧。”
让李逍遥站起来后,陆植才又说道:“既然你已经拜入了我门下,那自然要让你知晓一番师门的来历。”
“为师我这一门,名唤武当,师承太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也是我武当门下。”
太上圣人?武当?李逍遥心中默念,虽不明其意,但也顿觉一阵肃然起敬。
“弟子记下了。”
陆植点头,又看了一眼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李逍遥,问道:“怎么了?”
“额,师傅,这师也拜了,那您是不是…也该教弟子一些武功了啊。”
陆植不禁失笑,这小子还真是好急切的心思。
“那你想学点什么啊?打坐悟道,敬香奉神,还是念经吃斋啊。”
闻言,李逍遥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凝滞了下来,强笑道:“师傅,能不能换一换啊,徒儿想学你刚才那采食先天紫气之法。”
陆植点头:“可以,此法本就是入门的筑基积累之法,为师自会教授于你。”
錯愛首席 汀紫紫
“另外,为师见你似乎十分向往那剑仙之道,便再传你剑诀一门,五行术法一卷,待你习练有成之后,再传授你仙道之上的大道之法。”
李逍遥闻言,顿时震惊莫名,仙道之上?成仙?难道师傅还是仙人吗?!
“额,那个…敢问师傅,您今年高寿?”
都市相士 白馬神
陆植瞥了一眼李逍遥:“为师今年十七。”
只比我大一岁?李逍遥顿时感觉陆植怕是在骗他,或者说,他是以百年为一岁记的….
“好了,为师的年岁,你也不必在意…你且先悟道一番吧。”
说着,便见陆植抬起两根手指,指尖隐现金色神光,一指便点在李逍遥眉心之上。
瞬间,李逍遥的神识便陷入了一阵迷蒙,只觉得脑中突然被塞进了无数的道经发觉,有宏大天音在识海中回荡。
李逍遥愣愣的站在原地呆立了好一会,才又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而此刻日头已近中午,陆植也已经不在小院之中。
回想起先前陆植那神乎其神的传法手段,李逍遥心中不禁震撼莫名,再略一在脑中回想一番,那法决精义顿时涌出,瞬间便让他步入了修炼之道。
“嘿!逍遥你这小子,原来是躲在这偷懒呢?”
一声呵斥声从身旁传来,随后李逍遥便感觉耳朵一痛,被婶婶一把拽住了耳朵,骂道:“你这小子,让你打扫客栈,结果却躲在这里偷懒了一早上,是不是不想吃早饭了?啊?!”
“婶婶,好疼,耳朵要掉了!”李逍遥赶忙求饶,“我不是偷懒,我只是在修炼武功。”
獸世獨寵:獸夫,開飯吧!
“修炼武功?”李大婶嗤笑一声,“怎么着?你还在练你那‘自创’的‘乱披风’剑法呢?”
“不是!婶婶你听我说,我现在练的是朝阳食气法,和九鼎炼神术。”
“嗯?!”李大婶眉头一皱,顿时感觉有些奇怪,那朝阳食气法与九鼎炼神术,听起来倒是煞有其事,以他这侄子的肚子里的墨水,是决然不可能想得出这样的名字的。
“你这小猴头,莫不是从哪里淘来了什么话本故事,把里面写的东西当真了吧?什么朝阳食气法和九鼎炼神术,婶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李逍遥挣脱李大婶的‘魔掌’,一边揉着耳朵,一边撇嘴道:“婶婶你一乡下妇道人家,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武功绝学。”
李大婶顿时不依了:“嘿!你这小子,说谁乡下妇道人家呢?说谁不懂武功绝学呢?老娘以前在江湖上,可是人称铁掌飞凰的芙蓉女侠,一手穿云掌,那是打遍江湖无敌手!”
“若不是遇到你大伯,倾心与他,嫁给他相夫教子,又有你这小没良心的拖累,你婶婶我现在怕已经是第一位武林女盟主了!”
李逍遥却是不信,只道:“婶婶你就吹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