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ldg精品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ptt-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展示-4sk2e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宝奉师父之命,前来禀告诸位大人,今日官府张贴告示所找寻之人,我和师父之前见过!”
太原城内,府衙后堂,来自回春堂的小药童,在跟屋内众人见完礼之后,面朝王燎原拱手道。
话说这小药童,他们上午的时候才刚见过,正是早上公孙良到驿馆为独孤信解毒时所带的那个少年,名叫小宝,他和公孙良之间,想来应该是师徒关系。
甜妻馴愛:老公別亂來 珠圓玉潤
“什么?你们见过画像上的那人?”
小宝话音落罢,屋内寂静了片刻,随即,李泰有些惊喜道。
关于下午抓获的那名刺客,李泰从龙山回来后本想亲自去审问的,但不成想在回来的路上他遇到了从宜芳县快马赶来的韩天虎,再之后便看到了赵德言通过飞鸽传往突厥的那封书信,为顾全大局,李泰不得不先暂且放下亲自对那名刺客进行审问的想法,而是来刺史府向王燎原、方功腾传达李二下发的旨意。
可暂且放下,不等于彻底放下,对于那名杀手,李泰心中总是有些隐隐不安,因为他推测那名杀手很可能是来自于太原城中的另一方势力,而且那个势力很可能跟赵德言有勾结!
李泰没想到居然会在刺史府遇到跟那名杀手有关的线索,他内心之中自然是惊喜万分。
小宝也知道李泰的身份,听李泰问话,他转过身,朝向李泰拱手道:“回殿下,画像上的这人,我师父曾为他娘诊过病,从去年年初开始,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到我们回春堂抓药,虽然有时不是他亲自去,但从药方上还是能辨认出是他请别人替他抓的药。”
李泰闻言,心中更是一喜,他忙问道:“你师父替这人的娘诊过病,那应该知道此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吧?还有,这人的娘到底患的是何病?为何吃了一年多的药还没有治好?”
只要确定了这人的身份,那这人身后的势力就更好查了!
李泰心中暗道。
只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小宝摇了摇头,道:“这人很不爱说话,我记得当初这人将他娘亲抬到医馆的时候,从头到尾就只跟我师父说了三句话,‘能不能治’,‘诊金多少’,还有‘谢谢’。我师父说那大娘患的是肺痨,根本治不好,我师父只能开一些养肺润肺、清热固气的药来为其缓解病痛并暂时续命。
神級高玩
后来我才听说,那人在来我们回春堂之前,已经去过了城中好几家医馆,但没有人敢收治他娘。之后想来应该是我师父所开的药方的确对那大娘有用,所以那人才会每过一段时间来或者请其他人来我们医馆抓药,不过他每次来都是抓完药、付完钱就匆匆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住在哪儿。”
耽美之再見守護天使
李泰皱了皱眉,不由有些无语道:“一个人在你们医馆抓了一年多的药,你们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小宝讪讪地挠了挠头,道:“师父常跟我们说,身为医者,只需关心治病救人……收诊金,其他的事情,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
闻言,李泰很是有些抓狂,但想到上午见到公孙良时对方那古怪的脾气,似乎从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一点也不奇怪,沉吟片刻,李泰平复了心情,继续问道:“公孙先生给那人所开的药方,不知可否借给本王一观?”
江山為賭,美人為謀
小药童貌似早有准备,他从袖中拿出一张折叠的宣纸,上前道:“来衙门之前,我师父将那药方又写了一份,请殿下过目~!”
神機妙探
独孤飞鹰上前,接过小药童手上的药方,然后上前递给了李泰,李泰接过药方,展开细看了起来,就见那药方上面写道:
“极品沙参十二钱,麦冬十二钱,天冬十钱,生地十八钱,百部十五钱,白芨二十钱,龟板十钱,阿胶十二钱,冬虫夏草十二钱,胡黄连十钱……”
李泰自然是不通医术的,他看药方的目的,也并非是寻这药方上的毛病。
片刻之后,李泰收起药方,抬起头看向那药童道:“这一副药不便宜吧~?”
因为他从这副药方中看到了好几味名贵药材。
在炎黄书院待了一年多,李泰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皇子了,最起码他知道了民生疾苦!
小药童点头道:“殿下猜得不错,这一副药需七百文,病人早晚各服一副,那人每次去抓药都会抓十天的用药,因为有些药材存放时间长了会损失药效,师父建议他每次最多只能抓十天的用药!不过那人虽然穿的不像有钱人的样子,但每次付钱时却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而且他从未拖欠过我们回春堂的药钱!”
“一副药七百文,早晚各一次,也就是说那大娘一天的药钱就得将近两贯钱!”
闻言,李泰眸光一闪,心中若有所思。
这点钱对于他这个皇子来说,固然是微不足道的小钱,但李泰却明白,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一天两贯钱的药钱是一个多么大的负担,一般的家庭根本承受不起!而那名杀手不仅承受起了,还坚持了将近一年多,足以说明其背后肯定有强大的势力作靠山!
“好了!本王都知道了!之后还请公孙先生多帮忙打探一下此人的身份底细,若是知道此人家住何处那便更好了!”
回过神来,李泰看向小宝,沉声道。
“是!殿下的话,小宝回去之后一定转达给师父!额……只是……”
小药童拱了拱手,随即他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头,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李泰见状,下意识地问道。
小药童犹豫片刻,终究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一般,嗫嚅道:“只是,小宝先前见告示上写着,凡提供有用线索者,赏钱一百贯,不知我提供的这个线索,算不算是……有用的线索……”
敢情这小药童今日过来提供线索只是次要目的,主要目的是过来讨赏钱来了!
異界之刺客縱橫 飄零幻
众人闻言,一时间不由有些啼笑皆非。
王燎原作为并州刺史,那封告示也是以刺史府的名义张贴出去的,此时他站出来对小药童道:“呵呵!你提供的线索自然是有用的,一会儿本官就让人带你去领赏钱!”
小药童闻言大喜,连忙向王燎原躬身行礼道:“多谢刺史大人!”
名門厚愛:帝少的神秘寵兒
这热情劲儿,跟先前回答李泰问题时完全判若两人,当真应了那句:有钱是大爷,有奶便是娘啊!
李泰见状,忍不住道:“怪不得公孙先生没来,却是你来了,原来是你想到刺史府赚些零花钱!”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在李泰想来,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公孙良亲自前来才是,如今只有小药童一人前来,很有可能是小药童看到悬赏告示后,想挣点零花钱,于是便背着公孙良一个人偷偷来了!
谁知,这句话像是惹恼了小药童一般,只见小宝皱了皱眉,转过身看向李泰,然后一脸认真道:“殿下,是师父让我来的,并非我背着师父来的,师父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我们向官府提供了情报,这些就是我们应得的报酬!”
李泰没想到小药童会突然因为一句玩笑话变得这么认真,更没想到小药童来刺史府竟真是出自于公孙良的授意!
这个怪老头,还真是令人看不透,说他唯利是图、见钱眼开吧,可今天早上救治独孤信,面对六千贯的天价诊金,这老头却直接给回绝了;说他视金钱如粪土吧,可现在居然为了区区一百贯赏钱,指派自己的徒弟专门大老远地过来跑一趟!这般前后矛盾的举动,委实让人难以捉摸!
“好吧!本王收回方才所言!”
李泰怔了怔,然后对王燎原道:“王刺史,劳烦立刻给他兑现赏钱~!”
“是!殿下!”
王燎原拱手应是,然后他喊来一名衙役,领着小药童朝东面的院落而去。
李泰见今日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还有额外收获,于是起身对王燎原和方功腾道:“好了!该交待的,本王已经交待了,这段时间,便辛苦二位了!”
我就是能進球 不吃小南瓜
現實與夢想 吻痕
王燎原和方功腾忙道:“殿下言重,此乃下官(末将)职责所在!”
“嗯!那二位去忙吧!本王还有其他事,先告辞了!”
李泰点了点头,朝着二人拱手道。
“殿下慢走!”
女王重生在商途 冷卻兒
王燎原、方功腾拱手作别。
李泰带着韩天虎、独孤飞鹰一行人出门离去。
“走吧!回驿馆~!”
府衙外,李泰将手上那张药方揣进怀中,然后对众人说道。
他心道有了这张药方,或许能够从那名杀手的口中,诈问出一些东西来。
此时天色渐黑,城中各民居已经亮起了灯,李泰不知道的是,他们刚离开府衙,一个黑影便从围墙上轻飘飘地落在了府衙的后院之中,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然后那道黑影,灵巧地避过巡逻的衙役,朝着王燎原办公的后堂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