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aom熱門連載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第1336章 下馬威(上)推薦-ylq0q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出现在视野远端建立在山脉上的城市叫做乌鸦堡,在那儿有个规模很大的竞技场,也是本次学院交流的主会场,林天赐他们这帮人就是朝着乌鸦堡走的。
香港風雲娛樂
不过在这儿看不见本次的主办方乌鲁格拉魔法学院,它在山脉的另一端,刚好被山峰和丛林给挡住了。
尽管已经能清楚的目视,但实际上目标还有点距离,按照现在的速度怎么也要在走了一两天才行。
主要是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下午,日落以前绝对不可能赶到,很可能需要在半路上露营一晚。
魔导大篷车顺着森林外的商道前进,躲在里面无聊到发霉的学生们也都看到了山脉上的乌鸦堡,琢磨这再有一两天就该能拥抱阔别已久的床铺了。
但事实,比预想的更操蛋。
当大篷车靠近一个十字路口时,带他们来的向导并没有选择前往乌鸦堡的那条路,而是转了个方向,来到靠近森林那一面上。
这让众人尤其是学生们有种不妙的预感,结果走不远,绕过一片小树林,就看到很多帐篷被安置在森林外的空地上,不少穿着袍子的工作人员进进出出,甚至还能看到有其他学院标志的大篷车停在那儿。
当车队靠近的时候,有个抱着写字板的工作人员靠近了最前面的篷车喊道:
“托尔兹学院的人是吧,请派代表跟我来,有一些注意事项需要叮嘱。”
这事儿用不着林天赐操心,他虽然是萨琳娜院长钦点的领队,但也只是领队之一,而且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整个队伍主要还是听教导主任的安排。
她像是对此并不惊讶,尽管并不是提前知道,但也在意料之中,带着两个老师就跟去了。
林天赐坐在车夫的位置上,因为比较靠后,正伸着脖子看远处什么情况,他旁边经常会凑过来聊天的法拉低声说:
“应该是下马威,算是各个主办方的惯例了。”
華山仙門 秣陵別雪
她身后的艾米抱着书轻哼了声嘀咕着:
“乌鲁格拉的山猴子……”
后面的话听不太清楚,但想必也不是什么好话。
几乎睡的迷迷糊糊的诺拉完全没有什么表示,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几乎就是条件反射一样:
“我没意见。”
她们三个的小动作也是很多其他学生的缩影,只不过大家都显得有些惴惴不安,一时间交谈的声音像蜜蜂般嗡嗡作响。
林天赐倒是想问问法拉说的下马威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时候教导主任和一起去的两个老师已经回来了,而且他们还抱着两个个头不小的木头箱子放在地上。
“静一静,都静一静!”
学生们自然是不敢捋教导主任的虎须,现场很快安静下来,几辆大篷车上的学生都盯着教导主任等她说话。
“按照乌鲁格拉一方的安排,所有人全部下车,过来领取徽章。”
教导主任踢了一脚边上的木头箱子,后者跟装了弹簧一样打开,露出下面满满一箱子的圆形徽章。
徽章应该是用黄铜一类的金属制作,且上面用红蓝两种颜色分成了两种。
“施法竞技组的同学领取红色徽章,技艺考核组的同学领取蓝色徽章,大家动作快点,按顺序领取。”
施法竞技其实就是需要上场一对一打擂台的,技艺考核则是文科。
这四十多人的队伍不全是能打的那种,魔法也不是所有的本事全在战斗力上,自然有这种区分。
学生们心里那股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了,但大家还是都赶紧下车排队领取了徽章。
拆婚
怦然婚動
“等下我会安排分组,领取红色徽章的同学三人一组,蓝色徽章的同学五人一组,你们需要和自己的组员配合……”
超級家仆
教导主任指了指身后那浓密的丛林说:
“穿过这座森林到达乌鸦堡。”
不妙的预感果然成真了,学生们一听顿时抱怨四起。
本来以为能舒舒服服的坐着大篷车赶往会场,结果眼看就要到了,还要步行穿过危险的丛林,这对长时间躲在学院里的学生们有点太刺激了。
“肃静!”
教导主任果然牛逼,一句话就让现场重新安静下来。
“这是乌鲁格拉方面的赛程安排,已经有其他学院的学生进去了。我们除非选择弃权回家,否则就必须按照主办方的意思前进。”
这就是法拉说的下马威,乌鲁格拉的学生可不用做这个,他们早就在乌鸦堡就位,没准还在上面等着看热闹。
让学生结伴穿过丛林自己赶往会场,这种下马威虽然恶心,但并不是没有道理。
魔法学院的学生们不可能一辈子躲在象牙塔里,他们毕业以后可能会进入军队,也可能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炼金商店,亦或是成为冒险者。
好歹是掌握了超凡力量的人,连一点野外旅行的本事都没有,这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就是摆在明面上的理由,如果不想被人吐槽温室里的花朵,就要证明自己有本事。
青竹夢 綠蟻紫檀
当然,本质上依旧是下马威。
这其实也算是各个主办方魔法学院的惯例了,去年托尔兹作为主办方的时候让其他学院的学生自己想办法度过那条超宽的大河,据说有学生差点溺水淹死……
所以谁也不用吐槽谁,大家都是一样的黑。
“乌鲁格拉方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最近清理过森林中的怪物,危险性比较高的族群已经被拔除了,剩下的怪物种类你们应该也都已经在课堂上学过相关知识,小心一些不会有问题。”
算是安慰一下学生们,不过主办方说森林中的怪物已经被清理过了这点…….
可信度并不高,所以千万要小心,而且也需要保险。
“老师过来领取探测器,它能追踪我们学生的踪迹,如果碰到学生无法处理的威胁时需要老师出手帮助。”
说着教导主任踢了踢另一个箱子,又转头看向士兵:
“主办方虽然准备的食物饮水以及指南针等野外生存必须的物资,但我不放心他们,把咱们带来的物资给学生们发下去。”
在徽章等魔法相关的东西上动手脚并不明智,因为大家都是法师,是一开始就动过手脚还是后来的改动一眼就能看出来,太容易被抓到证据了。反之如果是在食物饮水上动手脚,即使被抓到,他们也能反咬一口说对方自己下毒好污蔑主办方。
士兵一方对此倒是不算很意外,命令传达下去,很快就能把物资送上来。
我的分身在未來 夢故人
“下面我公布一些具体的细节,以及分组情况,人数不足或剩余的小组待会跟我去找主办方提前报备一下。”
碍于教导主任威严满满,学生们只能小声嘀咕着抱怨,但大家脸上的表情基本都是一样的卧槽……
–‐‐——–‐‐——
乌鲁格拉作为主办发,这一个下马威正好打在学生们的软肋上。
别看论年纪学生们也就比林天赐小个两三岁,但他们不可能有林天赐这般精彩的冒险经历,当地魔法学院的学时基本都是八年,他们还都没毕业,也完全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冒险和野外行动。
课堂上当然也讲过,但讲过真实际操作,那也是两回事。
再加上这片森林中据说怪物不少,也难怪学生们都惴惴不安,嘴上嘀咕着怒喷乌鲁格拉的坏话。
更操蛋的是,学生们进入森林,还不是一起进去,而是按照能打和不能打分组,能打的三人一组,不能打的那种五人一组。
前一组人进去,十分钟后下一组才能继续往里面走。
而且途中不允许汇合结伴而行,及时偶然碰上,也只能打个招呼然后各走各的。
老师要等到所有学生都进去之后,才能跟上去,各个学院来的老师基本就是这帮学生的保险,用能够追踪徽章的专用魔法道具锁定位置,所以教导主任也特别强调徽章绝对不能遗失。
但老师能做的也仅仅只是保险,如果在周围发现学生无法处理的强力怪物或数量庞大的怪物,则需要老师出手干掉,否则就在后面当个透明人看着。
只有当夜幕降临,需要扎营的时候,老师才能现身,不同分组的学生也才能汇合共通度过危险的夜晚,等第二天天亮,持续上述移动方式,直到到达乌鸦堡。
话说回来,这么大一座森林,地形又如此复杂,老师们即便偷偷跟学生在一起,或是学生干脆汇合一起行动,应该也没人会发现,用不着死守主办方的规矩。
但这么搞不行,因为整个森林的上空都布满了跟会飞的摄像头一样的窥视魔眼,更有布置在树梢枝头间的秘法眼观察,谁违规一眼就能看出来。
违规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后续比赛没你事儿,你可以回家了。
这种恶心人的下马威算是主办方的惯例,何况人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能解释的通,并非单纯的刁难,学生们心里再卧槽,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具体流程显然并没有通报给各个学院,大家来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卧槽,而且再阿鲁雷比斯学院之前,已经有人进去了,这么想的话卧槽的感觉会稍稍减轻一点。
比如受苦的不能只有我一个。
当然,学生们嘴上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