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ywr好看的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兩百零八章 她會是我的母親嘛?分享-k5tn0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嬴括~~~”
刚刚送走了司空艺,赵括走进院落内,就看到握着木棍的母亲大叫着。赵括一个哆嗦,赵母愤怒的说道:“我先前给你说了什么?我说不要谈论政事,不要说些无礼的话!你给她说了些什么?!她连回礼都不取就急着离开了?”,看着母亲一步一步的逼近,赵括意识到大事不好。
我的身边出了叛徒。
赵括一眼就看向了正站在一旁,吃着果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叛徒,他快步上前,将叛徒举起来,挡在自己的面前,直接就是将他当作盾牌来挡住母亲手里的棍棒,小家伙被父亲如此举起来,哇哇大叫,却无济于事,赵母只是愤怒的看着这对父子,赵括干咳了几声,方才说道:“母亲!我觉得,她并没有生气!”
“哦?”,赵母一愣,作为母亲,她是非常了解儿子的,尽管这些年里儿子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她还是能看透儿子的心思,很多时候,赵括笑着与他人言语,却只有赵母能看出,他深藏起来的那种烦恼与悲伤,而在此刻,她忽然发现,儿子似乎有些不抗拒了?
赵母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棍,眯着双眼,询问道:“你觉得,她如何?”
“很好啊…人长得好看,也很善良…嗯…母亲?”
赵母忽然笑了起来,丢掉了手中的木棍,她非常的开心,走向前来,眼里似乎都在闪烁着光,“真的?”,赵括后退了一步,方才点了点头,赵母大笑了起来,说道:“好啊,真好!”,她点着头,便急匆匆的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刚刚走到了门口,她想起了什么,又板起了脸,打量着赵括。
“你衣服是怎么回事?”
赵括低头一看,好嘛,早上刚穿上的新衣服,如今已是和泥了,方才赵母只是急着儿媳的事情,倒是没有发现,赵括急忙说道:“我又去帮平公了…”,赵母勃然大怒,“我告诉了你多少次?要帮忙就不能先换个衣服吗?!”
偽裝者誠之媛也 shaikani
“母亲…我这…下次一定注意。”
“我回来之前,把衣服洗干净!让你也知道洗衣服有多累!免得再累坏了我的…咳。”,赵母没有再说什么,狠狠的瞪了赵括一眼,赵括长叹了一声,低下了头,放下了赵政,小家伙站在地上,开心的咧嘴笑了起来,赵母指着他,认真的说道:“还有你!吃个果子衣服也跟着吃?去跟你父亲洗衣服!”
“嗯?”,赵政茫然的看着大母,忽然,手里的果子就不香了。
赵母走出了院落,急忙令人准备马车,戈如今是赵括的驭者,却不能再为赵母驾车了,赵母急忙吩咐家臣赶往邯郸许历的家。
院落内,父子两人蹲在水桶前,正在用力的搓着衣服,赵括一脸的生无可恋,因为赵母的吩咐,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找他,要是有人来找,他就能以此为借口,直接开溜了,一旁的小家伙更是如此,撅着嘴,一脸的委屈,洗了片刻,他委屈巴巴的看向了赵括,这才开口撒娇道:“父亲~~~”
“我不洗,自己洗,你个叛徒!”
赵括看都没有看他,就说破了他的想法。
“父亲~~~”
“再撒娇也没用。”
“我的手好像断了…”
全球蜜捕:總裁的專屬秘寵 冰雪夏天
“洗洗衣服就能好起来。”
“哇~~”
“哭,哭完了接着洗。”
苦求无果之后,小家伙只好继续埋头洗衣服,赵括很快就洗完了自己的衣服,虽然可能不太干净,他拿着衣服使劲的甩了甩,这才挂了起来,又走到了小家伙的身边,小家伙抹着眼泪,正在用力的揉着衣服,赵括笑着将他抱起来,找了个木席,便坐了下来,将小家伙放在了膝盖上,就开始帮着他洗。
小家伙坐在他的怀里,认真的看着他洗衣服。
網遊洪荒之神兵利器 發飆的蝸牛
“政啊…你看,你大母是多么不容易啊,这么冷的天,每次帮我们洗衣服,将手泡在水里,以后我们都要注意啊,不能再弄脏衣服了…”
“我知道了..父亲?”
“嗯?”
“今天来的那个人,她给我送了盔甲,那盔甲跟您的一样,是有甲片的,还有花纹,还有老虎..”
“哦…原来是她送的啊,我还以为是…”
“我有盔甲了,以后,我可以跟着您一同打仗,我要保护您!”
“哈哈哈,保护我?等你不怕乡里那条家犬的时候再说大话吧。”
“父亲?”
“嗯?”
“狄公说您曾在很多人里抓住了敌人的将军,这是真的吗?”
“嗯。”
“父亲?”
“嗯?”
“今天来的那个人,她会成为我的母亲吗?”
“或许吧。”
重生寵夫之路 祈容
“我们洗完之后,去帮平公吧?”
盛寵天價妻 庚桑九千
“好啊。”
赵括很快就带着小家伙走进了平公的院落里,平公正走在院落内,低声的跟自己的逝世的家人聊着天,就看到马服君抱着马服子,马服子怀里还抱着些粟米,走进了自家的院落。平公笑了起来,急忙上前,从赵括的怀里接过了小家伙,小家伙甜甜的叫了一声大父,这才将“礼物”递给了他。
平公紧紧的抱着小家伙,热泪盈眶,他大笑着,眼泪止不住的滑落。
赵括跟着小家伙又去拜访了几个邻居,其中也包括匠人杜,赵政是非常喜欢这个杜公的,杜很善良,他也很喜欢孩子,常常给他做一些玩具,因为他看不见,就只能摸索着小家伙的脸,发出呆呆的笑容,赵括只是看着他,杜的视力越来越差,而因为年龄的增加,他的听力也变得差了起来。
除非是在他耳边大吼,否则,他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原先还能模糊的看到一些东西,如今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好在他在马服生活了一辈子,即使看不到了,也能摸索着前进,马服的人都很尊敬他,常常有人来帮助他,偷偷进他的院落,留下一些粮食,好心的杜在找到这些粮食之后,又会拿去送给其他的贫苦者。
赵括很尊敬这个时代的那些圣贤,同样的,他也很尊敬这些好心的,善良的穷苦人。身有残疾的杜,在赵括的眼里要比那些大腹便便的贵族更要值得尊敬。杜又做了几个小玩具,抱着小家伙,他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们,杜没有婚配,可是他收养了不少的孩子,他收养的这些孩子…男孩都战死了。
只有几个女孩,已经嫁了人,她们常常会带着孩子来拜访杜。
赵括带着小家伙去过了这些地方,这才牵着他的手,走向了学室,两人一边走,赵括一边说道:“天下间有很多这样需要帮助的人,你如今在马服乡,那就要让这些人过得更好,若是你将来在邯郸,那就要让整个县城的人都可以吃饱饭,若是有一天,你可以帮助全天下的人,我希望,你不要只想着自己,不要只想着国家…”
“国家的根本就是这些人,如果你能帮助所有的人,那么所有人都会拥戴你,都会爱你,没有人会讨厌你,不会有人想要伤害你,但是,善良的人也容易被坏人所利用,所以,一定要分清善与恶…”
“善良并不是懦弱,仁义并不是愚蠢,善良的人可以用勇气,仁义的人也可以拔出宝剑来阻止恶人!”
小家伙似懂非懂,只是点着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啊。”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君主,当时各部落都在混战,这位君王打败了所有的敌人,建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国家,于是,他想要的也就变得更多了,他不爱惜民力,修建最奢华的陵墓,频繁的征召百姓来服役,为他修建长城,道路,他不断的进攻周围的地区,想要让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大…”
“百姓们过的很苦,也没有能忘记亡国的仇恨…在这位君王身死之后,各地都出现了叛乱,最后,这个辉煌的国家就如此覆灭了,百姓们还是没有能避免战争…后来的君王采用了休养生息的办法,不再大规模的征伐徭役,暂时没有出兵塞外,用了几代人的时间,他们击败了外部的敌人,建立了一个辉煌的时代…”
当故事讲完的时候,赵括也就走进了院落内,小家伙看了看周围,最后找到了韩非,急忙走过去,坐在了韩非的怀里,赵括坐在上位,认真的为众人讲述了学问,这一次,他讲述的学问并不复杂,只是讲述了君王该如何让国家变得强大,该如何避免国家的灭亡,他的中心,放在了民。
与孟子的民本思想不同的是,赵括并不是仰赖官吏们的道德修养来保护百姓,而是以严厉的律法来保护百姓。
小家伙是听不懂的,他坐在韩非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在梦里,他似乎梦到了父亲所讲述的那个故事。
……
当司空艺坐在牛车上,整个人却是一言不发,心不在焉的,双目无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牛车停了下来,她的母亲早已在院落里等候着,司空艺从牛车上走下来,整个人却还是有些恍惚。她的母亲,也是姓司空的,因为她良人许历出身低,以自己的官职为姓,故而为许氏司空姓,所以他的女儿和妻子都是司空姓。
这就跟白起的后人姓武安,赵括的后人姓马是一个道理。
而这位微胖的夫人,出身并不简单,她是赵氏嬴姓…是一位公室女,若是算上辈份,应该是赵王的族姐。当初许历跟随赵奢作战,立下了军功,赵奢亲自举荐了他,这才有公室拉拢他,将他收为女婿。司空艺的母亲开口询问道:“冬衣送去了吗?嬴夫人喜欢吗?”
司空艺只是茫然的低着头,似乎并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
“艺?”
母亲再次叫道,司空艺这才惊醒,急忙抬起头来,看着母亲。母亲忽然笑了起来,她当然知道司空艺这个神情代表了什么,想当初,自己在邯郸游玩的时候,看到骑着骏马,背着强弓,一脸傲然的卒长许历的时候,她也曾这样。实际上,不是公室贵族看中了许历,而是她看中了,这才央求着家里人,嫁给了他。
再想想如今自家这位憨人,司空艺的母亲就摇着头长叹了一声,年少时真的是瞎了眼。
母亲温柔的看着司空艺,笑着问道:“嬴夫人喜欢那冬衣吗?”
“她很喜欢,还有政,他也很喜欢,他还…”,司空艺有些害羞,没有继续说,母亲点着头,又跟着她走进了内室,两人坐了下来,母亲显得有些难为情,她不知道该怎么询问,女儿这模样,肯定是被括勾去了魂,看着她回忆着什么,又傻傻的笑着,母亲就更加不敢询问了。
赵括无论名望,为人,还是其他的什么,那都是没有人可以比得上的,那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人,正是因为如此,母亲才担心,他看不上自己的女儿,她也不敢询问赵括是否也喜欢她,只怕伤了女儿的心,她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跟括见面了?”
司空艺点着头,说起了赵括,她眼里仿佛有着光,回忆着今天的事情,便向母亲说了起来,母亲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点着头,笑着打趣道:“还不曾过门,就帮着他去耕作了?”
司空艺再次低下了头,叫道:“母亲~~”
司空艺的母亲毕竟还是有阅历的,她这么一听,顿时就觉得有戏,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因为与赵括的婚约,司空艺到如今也没有婚配,她年纪也不小了,同龄人早已有了孩子,而先前也有人来说媒,可是许历告诉他们,女儿与马服君有婚约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来说媒了,甚至周围的邻居们都变得客气了很多。
赵王知道了这件事,还将他叫进王宫里询问这些事情,想要提拔许历,可是让司空夫人生气的是,这位憨人居然拒绝了,他愤怒的说:我告诉别人婚约的事情,是因为这是我与故马服君所约定好的,我从不想过要因为这件事而获得提拔,得到什么好处。
赵王被怼了一顿,恼怒的将许历赶走,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
就在母女俩聊着天的时候,许历回来了,司空艺连忙迎接父亲,又去做饭,许历看起来有些疲惫,坐在床榻上,脱了鞋履,揉着自己的脚,司空夫人坐在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艺今天去拜访了马服的嬴夫人,还跟括见了面。”
“哦?我本来也想要去马服的,你不知道,这水灾的事情啊….”
“不是水灾的事情!是你的女儿婚配的事情!”
许历一愣,这才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虽然这是我与马服君所约定好的,可是如今马服君不在了,如果括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能让女儿受苦啊…”
司空夫人伸出手来,为许历揉着脚,看着他脚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伤口,有些心疼的问道:“你又脱了鞋履下水??”
“这鞋是你给我做的….我怕弄坏了…”
“你这憨子!”,司空夫人骂着,看向许历的目光却是更加的温柔了。
ps:二三子,昨晚忽然接到通知,今天全县停电一整天,我昨晚熬夜写了半章,上午又用手机写了半章,这才写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
要是一直没电,第二章就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