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gwn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起點-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胃口太好相伴-ikfxv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唐石耳很早就收到天藏突入天境的传言。
只是他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他不算顶尖的武者,但知道突入天境何等困难,不亚于空手攀登珠穆朗玛峰。
现在结合阳国人举动,敬宫雅子越狱,唐石耳就意识到传言的真实性。
这让他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天藏大师真突入天境,阳国人被打断的脊梁就等于接回来了。
葬礼也就充满了凶险。
聊到这里,他匆匆喝完茶水,然后就离开了总统套房。
他要去跟唐平凡汇报此事。
叶凡倒是不惧天藏跑来神州杀人,这样的大人物,还是厉害人物,肯定受到神州重点关注。
天藏跑来神州,自有人会对付他。
倒是敬宫雅子让叶凡感觉到一丝危险。
他第一时间通告叶氏阵营众人,让白如歌等人加强防护出入小心。
金芝林也加强了防备。
慕容嫣然也被叶凡叮嘱一切小心,要警惕阳国人混入进来搞事。
同时,他让蔡伶之派人查探敬宫雅子行踪,看看她有没有潜入神州。
血龙园一战,以及武田秀吉的死,叶凡跟敬宫雅子可谓不死不休。
毒嫡至上:太子,你必須服 枯藤新枝
叶凡对她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
安排完敬宫雅子一事后,叶凡注意力又转回熊破天一事。
看着熊破天惊人的武力值,叶凡依然找不到缺口,加上敬宫雅子这个变数,时间一长,叶凡多了几分烦闷。
接下来两天,叶凡手里越来越多熊破天的资料,但医治方案却没有太多进展。
叶凡一度想过把熊莉莎的尸体慢慢放入万兽岛,看看能否让熊破天的情绪安静一点。
但看到熊破天一拳砸碎无人机的态势,叶凡担心尸体刚刚放到途中,熊破天还没有看清楚就一拳砸碎。
这会让熊破天更加疯癫。
而且熊莉莎的尸体冰冻太久,如没十足把握,不能轻易搬出去,不然就会腐烂。
连续两天没进展,叶凡躺在沙发上,扯开领子,大口呼吸,让自己轻松一点。
“爸爸,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體聖 依然在
看到叶凡眉头紧皱,玩耍的茜茜跑了过来。
很懂事地摸摸叶凡脑袋:“我给你唱虫儿飞好不好?”
“我睡不着觉,哭泣的时候,妈妈都是抱着我唱歌的。”
说话之间,她抱着叶凡轻轻哼唱了起来:“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茜茜的声音很轻柔,很童真,徐徐灌入了叶凡的耳朵。
叶凡原本想要敷衍听几句,然后就让她自己去玩,可这一听,他一颗心却慢慢安宁起来。
除了茜茜的关心让叶凡生出感动之外,还有就是他想起了小时候,那个女孩哼唱的同样调子。
唐若雪给完他一袋叉烧包后,就是哼着虫儿飞跑回车上的。
虽然他跟唐若雪已经分道扬镳,受过的折磨和刺伤,也注定两人不会再有未来。
但叶凡还是能够回想,那个最黑暗最寒冷的日子里,唐若雪带给他的惊艳……“爸爸,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妻錦
茜茜唱完歌,一脸期盼看着叶凡。
“谢谢茜茜,爸爸已经好了。”
叶凡一笑,搂住茜茜:“谢谢你。”
“爸爸没事就好,以后你心情不好了,就让我来给你唱歌。”
茜茜很是懂事一抹叶凡的脸:“我可以天天给你唱虫儿飞的。”
“好茜茜——”也就在叶凡心里如水安宁时,他突然回想到熊九刀提供的资料。
他一骨碌爬了起来,拿过资料扫视,眼睛忽然一亮……“叮咚——”叶凡正要干活,房门却被按响了,打开一看,正是唐石耳。
“叶老弟,走,走,你上次答应我的,陪我去皇固屯接大哥。”
“现在敬宫雅子还没挖出来,风险太多,需要你这尊大神压压阵。”
他连推带求的把叶凡拉入车子,然后直往皇固屯火车站去接唐平凡。
叶凡无奈,只能给宋红颜发了一个讯息,让她照顾好茜茜。
他甚至能判定,唐石耳这头老狐狸把茜茜送来华西,是不想他和宋红颜跑回南陵。
如此一来,唐平凡参加葬礼就多一个叶凡保障。
想通这一点,叶凡恨不得一脚踹飞唐石耳。
车队很快抵达皇固屯火车站。
唐平凡这个人向来讲究安全感。
所以不仅常年躲在唐门深居简出,就算不得已出行也是尽量坐高铁火车。
他很抗拒坐飞机。
因为他觉得坐在飞机上,发生任何变故都无法扭转。
这种把命运交给他人和老天的交通工具,唐平凡是能避免就避免的。
所以这次来华西参加葬礼,唐平凡都是一路高铁或者火车。
时间多了一点,但足够安全。
晋城的高铁站距离慕容家族位置有三十多公里。
唐平凡一行人抵达后没有坐汽车,而是乘坐一列专列小火车直抵皇固屯。
这样一来,距离就剩下七公里,不仅可以少受颠簸,还能减少危险。
“到了,到了!”
从酒店出发十几分钟,车队就抵达了几十年历史的皇固屯火车站。
唐石耳一边喊着,一边拉叶凡出来。
階下妾
總裁之豪門啞妻 左手天涯
这是一个小火车站,它位于黄泥江古桥的一侧,毗邻码头,还驳接郊区高铁站,位置优越。
它曾经是运输矿产资源的一条重要支线。
遺失的那兩年 原心
资源挖完后,它就变成了看油菜花看黄泥江古桥的观光线路。
不过这一个星期,这条线路和火车被唐门包了下来,专门运送唐平凡和五大家的人。
为了安全,三十多公里的线路,五大家不仅安装了摄像头、无人机、还安排了人手保护。
所以叶凡钻出车门的时候,视野基本是戴着墨镜的黑衣猛男。
偶尔有几个工作人员和清洁工走过。
“呜——”叶凡没有等太久,一列红色火车就开了过来。
火车入站停下,车门打开,钻出一百多名五大家的持枪保镖。
接着,又是几十名武道高手显身戒备。
最后,才是五大家的重要人物显身。
十几号人中,叶凡辨认出唐平凡、郑乾坤、汪三峰,袁辉煌四人,其余则都不认识。
叶凡本不想在意那些陌生人,但目光还是落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上。
那人一米六左右,脸庞浑圆,肤色发白,挺着个大肚子。
他长的很有富态,给人一种面善心慈的感觉。
但他偶而瞪起眼睛时,就会有血红的两道精光射出。
这使他那张脸,宛如变魔术似的一下狰狞非常,让人不寒而栗。
唐平凡跟他走的很近,但其余保镖却跟对方保持着距离。
似乎中年男子身上流溢着某种让他们不安的气息。
“大哥,老汪,你们来了!”
这时,唐石耳哈哈大笑一声迎接上去:“一路辛苦了。”
叶凡也跟着上去打招呼:“唐先生,郑先生,你们好。”
“叶少,又见面了。”
唐平凡对自家弟弟微微颔首,看到叶凡却是热情一笑:“叶少这么忙,还百忙之中来接我们,真是过意不去啊。”
郑乾坤也哈哈大笑:“叶老弟,好久不见啊,每一次见面,你都胖了。”
汪三峰也附和着笑道:“叶凡年轻,胃口好,吃多了,胖点,很正常。”
两个老狐狸一语双关,打趣着华西利益被叶凡吞了。
“怎能怪叶凡呢?”
袁辉煌给叶凡辩解一句:“这是你们自己牙口不好。”
“同样一块肥肉,你们不仅咬不动,还崩掉牙齿。”
“而叶凡能一口吃了个干净,你怪人家牙口好吃太胖?”
他拍拍叶凡肩膀一笑:“叶凡,别理他,牙口好不好,能吃多少,各凭本事。”
叶凡大笑一声:“各位,没事,我留了一锅汤。”
郑乾坤故意板起脸:“一锅汤,不够,还要一碗米饭。”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肤白中年人却没有笑,只是眯起眼睛审视叶凡,还充满着一抹敌意。
“好了,这里风大,先不说了。”
唐石耳笑了笑:“上车,去我安排的唐门院子再说。”
他招呼着众人钻入车里。
“嗖——”就在这时,一个正在清理水沟的清洁工突然抬起头。
他把一个水晶球砸向了唐平凡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