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c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圍棋傳奇 愛下-第675章 國際聯軍和國內聯隊分享-v2g21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见到大甜甜在那停车,李襄屏开口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你媳妇到了呀。”
赵道恺哈哈大笑:“哈哈哈不错不错,俞九娘,我范大棋圣的夫人。”
见赵道恺笑得那么开心,李襄屏也跟着笑,别看赵道恺笑得没心没肺吧,不过李襄屏却是知道,他们俩大概率不可能。
因为大甜甜这人虽然蠢萌蠢萌的,然而必须承认,这女孩其实不错,至少不是绿茶,从她前世的表现来看,她不管是万年不红也好,还是一箩筐黑料也好,但她基本不惹什么是非,更不会和其他女演员女明星撕逼——-
既然不是绿茶,那么以赵道恺一贯的表现来看,这一款根本就吸引不了他的兴趣。
娘娘嫁到:陛下,好生伺候!
“咦,她旁边那个是谁?”
“还能是谁,老路啊。”李襄屏对赵道恺说道:“传说中大甜甜背后的大金主,外面传得神乎其神,这其实就一白手套,当年西城区一老混子……嗯,好像他现在,应该已经和旺达老王搭上线了吧。”
李襄屏一遍解释,一遍和赵道恺下车,既然是熟人,并且人家专门来这祝贺,那就算李襄屏再想开溜,他也得和人打个招呼先。
老路见到李襄屏很热情。
虽然在这之前,两人其实只有过一面之缘,然而像老路这种混社会的,社交场合绝对是八面玲珑,见面就对李襄屏一阵猛夸,夸李襄屏的围棋如何如何厉害,演戏又演的如何如何的好,最后还特别注明,他这次是代表“王总”来祝贺的,只是由于王总俗事缠身,现如今不在京城,所以无法亲自到场祝贺,特意让他转达歉意云云。
我是凱勒科沃爾 青椒奶茶
李襄屏对这样的应酬其实无感,然而没有办法,他今天算主人,那就算心里再不耐烦,也不可能对客人冷言冷语。
总算还好,在听过老路一通没有营养的废话之后,他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张文东九段打来的——-
说句实话,其实李襄屏也不知道张九段找自己啥事,可这不正想脱身吗,于是他都还没等人张九段把话说完:
“哦!您让我来棋院啊,就现在?好的好的……”
挂上电话之后,李襄屏装模作样露出一个表达歉意的笑容,又和大甜甜打过招呼,然后又请赵道恺留下帮他招呼客人,他就这样开溜了。
傲世九重 風淩天
等他赶到棋院之后,却见到张文东王院长是和凤凰的老叶在一块,说有事也不是特别急的事,张九段就是告诉他,关于明年的“凤凰古城杯”,目前进展不是很顺利,棋院和老叶他们试着对国外顶尖高手发出邀请,却发现反应冷淡,无论是日韩两个棋院还是棋手本人,没有任何人明确回复想要参加。
李襄屏详细询问原娓,原来关键的问题是卡在“棋份”上面。
听老叶介绍他的初步设想,他说从明年开始,他准备邀请五到六位世界顶尖棋手,都是韩国大小李和古大力这个级别的,让这些人组成联军,和李襄屏进行升降对抗,并且赛制也准备效仿当年的十番擂争,净胜四盘一升降,只不过李襄屏是必须下满十局,其他人到底下几盘棋,还有具体的出场顺序,这个暂时还待定。
赛制没有问题,日韩两个棋院都接受,可是在商量初始“棋份”的时候,却遇到麻烦了。
魔妃太彪悍:天才靈氣師 錦溪流月
本来按照老叶的意思,他说既然今年李襄屏VS古大力是3比0,那么从明年开始,初始棋份就落在“定先”上面。
也就说从第一盘开始李襄屏就让先,如果世界联队有本事连赢四局,那就可以升回去,反之则继续降,降至“先二先”乃至“定二”。
就在这一条上,日韩两个棋院不愿意了,被邀请的几个棋手也都犹豫了,至今没有一个人给予明确回复。
老叶介绍完基本情况后,王院长问李襄屏道:
“襄屏,你自己什么意思呢?”
李襄屏笑笑没有开口。
他这个时候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开口。
虽然说句实话,这样的赛制是他梦寐以求的,他从多少年前开始捣鼓他的“绝艺指导”起,他最终目标不就是想获得这样的比赛机会么。
然而将心比心,李襄屏设想假如自己是世界联队的一员,那么对于这样的初始棋份,他内心肯定也会有所抗拒。
一方面梦寐以求,一方面将心比心,既然这样,李襄屏本人当然是不好说什么。
见到李襄屏不吱声,王院长笑笑表示理解,于是他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向张文东道:“小张,那你又是什么意见?”
张九段稍微想一下之后道:“要解决这个问题,我看现在只有两个办法,我先说第一个吧,第一个就是襄屏主动把棋份先降下来,咱们还是像今年一样,先从分先开始打起,襄屏,现在就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末日電影 醒時新生
见到皮球又踢到自己脚下,李襄屏面露苦笑。
说句实话,假如他不是穿越者,不知道后世的围棋AI,他对“棋份”神马的还真不是很在意,然而想到狗狗的强大,想到若是想去挑战狗狗,让人类2子应该是最基本的要求,那么对于这个初始的“定先”棋份,李襄屏还真有点舍不得。
毕竟在他看来,这个比赛能持续多长时间现在还是个未知数呢,假如还是从分先开始,这就和其他世界大赛好像没有本质的区别。
然而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开口,老叶却抢先说了:
“不行,让襄屏降棋份首先我不同意,张主任,你要帮我们想想,升降赛的最大看点就是就在于棋份升降,假如到明年还让襄屏从分先打起,那今年的比赛算什么?是儿戏吗,我认为这不仅不尊重襄屏,其实也不尊重大力,而一旦让棋迷感觉我们是在儿戏,比赛就剩不了多少吸引力了,对了,您刚才不说两个办法吗,还是说说你第二个办法吧。”
亙古第一
张文东九段笑笑:“第二个办法就是咱们先别急,别想着一步到位,现在既然邀请不到外国棋手,咱们就从国内棋手开始,组不了国际联军,那咱们就先组一支国内联队。”
听了张九段的话,在场众人都觉得可行,毕竟本国棋手的话,虽然影响力肯定比不上国际联军,但邀请起来肯定要相对容易点。
死亡列車
王院长再次转向李襄屏:“襄屏,这样你觉得呢?”
这回李襄屏开口了,他对王院长笑道:
帝國的覺醒 綠影藍刀
“我个人没有意见,再说了,”说到这李襄屏又转向老叶笑道:
“叶总好心花那么多钱办这样一个比赛,与其这些钱被国外棋手赚走,那还不如留给国内棋手呢,所以我完全没有意见。”
王院长笑笑,他有转向老叶道:“那叶总的意思…..”
“我也觉得这样可行。”
老叶冲李襄屏笑笑:
“我倒不在意那点奖金被国外棋手赚走,只是我现在想,以咱们国家现在的围棋水平和实力,确实已经有资格办这种比赛了,假如是前几年,那可能还不成熟,办这种比赛没准还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可现在却是不同,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咱们大批年轻棋手崛起,国际赛场早就不是襄屏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包揽绝大部分世界冠军,这样就算咱们关起们来搞比赛,整体水平也不会比世界大赛低多少吧?所以我没意见,既然外国棋手不愿意来,咱们就先从国内搞起,相信只要坚持一两年,没准到以后啊,国外棋手还会求着来参赛。”
老叶这话一出,在场几个围棋界人士听了都很舒服,并且他说的也是实情。
其实从李襄屏出道第2年开始,中国围棋每年获得的世界冠军数量就已经超过日韩,尤其到去年更不得了,除了大李捡走一个“春兰杯”,然后他们连亚军都没有了,所有冠亚军都被中国棋手包揽。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老叶刚才这话还真算是底气十足。
大调子敲定下来,接下来众人开始商量具体细节了,只不过对这一部分,李襄屏暂时还不关心——-
比如说具体邀请谁的问题,现在距离比赛还有将近一年呢,那么根据当今棋坛新陈代谢的速度,谁知道谁会在明年冒头,谁又会在明年开始下“快乐围棋”,这一切根本都还是未知数。
猛虎王朝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中午12点多,在训练总局食堂吃过午饭之后,正准备回去的李襄屏却接到丫丫的短信:
“你在哪?”
“在棋院呢,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一句,你给我介绍的短工今天结束,我要回学校了,回去之前我想问一句,你今天到底在躲什么?是躲我还是躲蔡珊珊?”
李襄屏乐了,心说丫丫还真不错,这打字速度还真挺快,这么长一条短信居然没花多多长时间。
李襄屏打字却不行,于是他也不发短信了,直接拨通对方电话:
“喂,丫丫姐,你现在人在哪?”
丫丫报了一个地址,却是已经离开了银河湾。
“行,我刚从棋院出来,你在那别动,我过来接你。”
“你接我干嘛,我不要你接……”
“你不是说结束了吗,”
李襄屏笑得:“总得让我送你一下吧。”
“你说什…..”
李襄屏却没等对方说完:“好了待着别动,我马上到。”
接着他挂上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