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05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討論-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推卸責任鑒賞-9bqi9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韦妃彷徨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不管怎么说,韦挺那可是京兆韦氏最为出类拔萃的子弟,且官居高位,算得上是京兆韦氏的顶梁柱,若是将韦挺牵扯进去,怕是整个京兆韦氏都得遭受一场劫难……
迷情霸愛:寵上絕色萌萌妻
但是此刻不予澄清,一旦房俊当真有个三长两短,朝廷时候追究起来很容易就将她给牵扯进去,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想要撇清就能够撇得清的。
韓娛之大夢想 夢想筆談
“百骑司”精锐尽出,她一个贵妃也顶不住……
可是这件事要如何收拾收尾,不至于事后被人挑出来?
韦妃还是有些急智的,她只是懒得动脑子,认真起来的时候也可以有些谋略:“这件事不能到此为止,那些话语只是吾从太常卿夫人那边听来的,无论以后有什么后患,都应当她来背负。”
蕩氣英雄譜 大神還是菜鳥
仙築 正月初四
到了这个时候,恐惧令韦妃做出明哲保身的选择,只要保得住自己不被牵扯进去,也不管京兆韦氏会否又一次面临“百骑司”的缉捕索问。
李慎也觉得应当如此,母亲是贵妃,他是亲王,都是尊贵至极的人物,焉能稀里糊涂的被那些个野心勃勃的贼子给牵连进去?
不值当。
母子两个商议了好一会儿,李慎方才起身告辞,出了宫门,骑着马在禁卫簇拥之下,径直前往太常卿韦挺的府邸。
到了府门前,李慎甩蹬离鞍跃下马背,将缰绳甩给身边的禁卫,沉着脸抬步走上门前台阶。
门子自是认得这位殿下,赶紧赔笑上前,尚未说话,便听得李慎问道:“太常卿可在府中?”
门子忙道:“刚刚回府不久,奴婢给殿下通传……”
话音未落,便见到李慎一言不发,大步走进门去,径直向着正堂而去。
门子愣了一下,旋即觉得不妙,这位殿下显然心情不好,该不会是找自家家主的麻烦吧?
赶紧抄小路萨撒腿就跑,一溜烟儿的抵达内宅门口,将纪王殿下前来拜会并且神情不豫之事详细禀报。
刚刚访友归来洗漱完毕的韦挺蹙眉不解,这位殿下平素唯恐被那些御史言官弹劾,所以与韦家基本不走动,今日怎地堂而皇之登门而来?
心底固然疑惑,却也不敢怠慢,毕竟这位也算是韦家在皇室之中的依靠,毕竟身上留着韦家的血脉。
寶寶來襲:笨蛋媽咪快跑 鬼晨
换了一套常服,韦挺急忙感到正堂相见。
“哈哈,今日是什么风,居然将殿下刮到寒舍?真真是蓬荜生辉,受宠若惊啊!殿下快快请坐,来人,上茶!”
“太常卿毋须多礼。”
两人寒暄几句,分别落座,待到侍女奉上香茗之后,李慎摆手将堂中侍候的侍女尽皆斥退。
韦挺心中一沉,上身微微前倾,看着李慎问道:“殿下今日登门,可是有事?”
“自然是有事,”李慎冷笑,“而且是了不得的大事!”
韦挺忙问道:“到底何事?”
李慎瞪着韦挺,咬牙骂道:“放肆!本王今日既然来了,难道太常卿自己做下的好事,还要故作不知不成?”
韦挺简直莫名其妙:“臣下愚钝,还请殿下名言,臣下到底错在何处?”
他实在是莫名其妙,自从上次被“百骑司”吓得够呛,好不容易才将实情平息下去,这些时日他深居简出,早晨去衙门里点一卯就走,连部务都尽量交付给副手,却不知哪里做了错事,惹得这位平素谨小慎微的殿下这般恼怒?
混女相與拗參事
李慎怒叱道:“休要在本王面前做出这般无辜之态!你们背地里做些什么,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千万别将母妃和本王牵扯进去。母妃和本王一心一意为了韦家谋福祉,甚至不惜得罪房俊亦要给韦正矩求娶晋阳公主,可是你们却这般胆大妄为、恩将仇报!房俊不仅是一军之主将,更是帝国的越国公、兵部尚书,还是父皇的女婿!河西战火燃起、外族入寇,是房俊毅然决然向死而生、出镇河西!河西大捷不久,西域战事紧急,又是房俊挺身而出,率部驰援西域,与强敌对阵,护帝国山河!这样一个铁骨铮铮、功在社稷的功勋之臣,却要被你们的阴谋诡计葬送在西域荒凉之地么?你们良心何安?难道就不怕父皇回京之后雷霆震怒,一个两个的乱臣贼子都杀了?!”
这一番话语半真半假,情绪倒是十足,直震得韦挺脑子嗡嗡响,一脸惊骇,却又茫然不知所错的神情。
王者魔妃 仟殿
“殿下何处此言?”
韦挺满脸震撼,“臣下这些时候一直闭门谢客、深居简出,不曾与任何人有过近之走动,更不曾谋划……”
“行了!”
李慎打断他的话语,一脸不耐之色,断然道:“女儿是泼出去的水,你们不仁母妃是韦家人,这无所谓,但是母妃却不能不认自己的血脉。今日本王前来,便是母妃央求,让本王传话,太常卿也好,贵妇人也罢,甚至整个京兆韦氏都算在内,你们好自为之吧!”
網遊之悠閑打醬油 謝葭
言罢,起身离席,拂袖而去,对于韦挺急切的阻拦视如不见。
韦挺心里懵然,只得将纪王李慎送出大门,看着李慎飞身上马,在禁卫簇拥之下头也不回的走远,这才阴沉着脸吩咐仆人关闭大门,反身回到堂中。
坐了片刻,吩咐侍女道:“将夫人叫来。”
“喏!”
侍女急忙去往后宅,片刻之后,环佩叮珰,妻子长孙氏来到正堂,到韦挺身边坐下,给韦挺斟了一杯茶水,笑问道:“郎君何故唤我?”
綠野仙蹤(李百川) 李百川
韦挺沉吟未语,只是盯着妻子。
长孙氏是他的续弦,正妻病故之后经人做媒,以长孙家偏支的身份嫁入韦家。成亲多年,老夫少妻感情甚笃,没有红过脸。
长孙氏见到郎君眼睛直勾勾的瞅着自己,忍不住脸儿一红,微嗔道:“你这人哩,一把年纪了,还如同小儿般急切,这般失态岂不是遭人笑话?晚上沐浴之后,随你怎样便是……”
虽然徐娘半老,却依旧相貌端庄,羞涩委婉之处,动人心弦。
韦挺却半分欣赏的心思都未有,沉吟良久,方才问道:“夫人最近见过韦贵妃?”
长孙氏道:“前两日响起多日未曾入宫拜会韦贵妃,正好得闲便去了一趟。毕竟都是自家姑嫂,平素多联系着,感情也深一些。总不能事到临头抱佛脚,才想起有这么一个韦家女儿在宫里当贵妃吧?”
韦挺却摇摇头,沉声问道:“夫人去见贵妃,都说了什么?”
长孙氏面色有些不自然,强笑道:“也没说什么,就是家长里短的唠叨一些,更多都是女人间的话题。”
“是夫人提及韦正矩的婚事,让贵妃私下里征询晋阳公主的意见?”韦挺盯着妻子。
长孙氏有些慌张,笑不出来了:“这个……倒也不算是提及,就只是顺口那么一说……毕竟陛下对晋阳公主十分宠爱,若是晋阳公主自己中意韦正矩,相比就算陛下不满,亦不会反驳……”
韦挺摆手,打断她的话语,冷硬问道:“休说这些没用的,我且问你,言谈之中可曾提及房俊,可曾提及房俊西征会一败涂地,甚至会葬身西域?”
长孙氏面色发白,支支吾吾半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韦挺长叹一声,心中颓丧且无奈:“这种话语,你这样一个深宅妇人是万万说不出的,必然是从何处听来,然后在贵妃面前谈起,对不对?”
长孙氏也意识到了什么,面色苍白,嘴唇蠕动几下,缓缓颔首。
韦挺看着这张平素温柔小意的面容,夫妻之间的恩情欢爱一幕幕在脑海之中划过。
良久之后,他颓然长叹,哑声道:“你……真是自己作死啊。若是不想连累韦家与长孙家被株连,甚至夷灭三族,便回去后宅自尽吧。”
长孙氏一双眼睛瞬间睁大,不可思议的瞪着韦挺:“郎君说什么?自……自尽?”
不过是一句闲话而已,何至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