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dio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討論-第一百零七章 金融、政治、人才托拉斯閲讀-ij2ha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梅米特.福阿德.科普鲁律阴沉着脸说道,冷冽的脸色,大有甩袖而去的态度。
王国柱连忙唱起白脸解释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但事关重大,我们需要贵国给出一个准确的检查时间和保证,瓦狼阁号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发展,我们需要将它打造成一艘全世界最顶级的豪华赌场。
为此,我们才愿意投入十二亿美元的巨大代价。
而这笔钱,也不是我们一时半会能够凑齐的,我们在多个银行质押了许多财产,才得到了信誉授权。但如此昂贵的代价,银行大股东要求我们必须保证船的安全,才能够获得资金。”
“&*&(&&*&*((((&&*&*&*((*)*)*)*)))&)”
翻译将话一翻译。
梅米特.福阿德.科普鲁律差点骂娘。
感情,这帮家伙现在根本就没钱?
“你是说,你们在通行之前根本就没有保证金?”
推翻清朝當總統
王国柱摇摇头说道:“科普鲁律先生,我想你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只有我们通过普鲁斯海峡,才能够得到各大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我想你也明白,这么大一笔钱,必须得到银行的支持才能够实现。”
“……”
谈判破裂。
梅米特.福阿德.科普鲁律愤怒离去。
王国柱和彭三以及大使馆的人对视了一眼,全都畅快笑了起来。
气死别人的感觉,真特么爽!
轰隆隆——
容你輕輕撩動我心
一架直升机,从伊斯坦布尔咆哮着起飞,飘荡在黑海领域上空。
几个小时之后,直升机到了乌克兰奥德赛军方守备基地,在天上滞留了一会,收到塔台消息降落到了停机坪。
早已等候多时的波比.阿里莫维奇.库里申科迈起了大步,等到沈建南下了飞机,他热情伸出怀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就连拿着酒壶的老库里申科,心里都是异常复杂。
他不喜欢沈建南。
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沈建南。
怪談實錄之鄉村鬼事 雪冷凝霜
投资学校,投资粮食,投资银行,投资传媒,投资年轻人,再到游走于政商界,和那些混蛋人渣们勾勾搭搭。
只能说明这家伙也是个人渣混蛋。
而沈建南所干过的那些事,老库里申科早在军方四十年前的文件中就了解过,根本就是在模仿美国背后的两大家族摩根和洛克菲勒。
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老库里申科心里一直很清楚。
黑槍 黑色莽巴
他眼睁睁看着昔日最热爱的国家,最伟大的国家,烟消云散。
而罪魁祸首,就是像沈建南这样的混蛋。
这些混蛋们垄断了各行各业,绑架了所有人,欺骗了所有人,才有了今天怯懦的乌克兰。
他讨厌这样的家伙。
这些该死的资本家们让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走到了尽头,毁掉了所有人晋升的空间,让许多人不得不为一口面包去出卖自己的身体乃至于灵魂。
但他又能怎么样。
这些该死的家伙们一个个巧舌如簧,蛊惑所有人,却又披上了一层美丽的外衣。
明明干着吃人不吐骨头的事情,却将自己包装得就像是个慈善家。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现在那些领导们还在为黑海的别墅,基辅的权利争来抢去,没有人来管奥德赛这十几万为国家出生入死的战士。
而眼前这个家伙,却为乌克兰的工厂带来了许多大单,他仅仅和工厂打了一个招呼,就让自己这里分到了上百万美元的利润。
老库里申科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部队仅仅是出海打了一趟鱼,却让土耳其和库尔德族发生了战争,就连伊拉克、伊朗以及叙利亚之间,都频繁和土耳其产生了摩擦。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不错的结果。
这可都是真金白银,而且可比偷卖军火要让人良心安稳得多。
今年的冬天是这么地寒冷,有了这些钱,战士们的薪水和棉衣还有煤炭和伏特加,可都有了着落。
很快,一行人踩着积雪到了老库里申科的办公室,波比夸张说道:
“沈。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库尔德人向我们采购了一大批装备,我再也不是一个二流军火贩子了。”
老库里申科也将一向不离身的酒壶递了过去,满是复杂道:“沈,谢谢你让我们可以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从现在开始,我正式接受你的友谊。”
沈建南并不喜欢乌克兰的伏特加,除了度数高,真的不咋滴。
但对于老库里申科这种人而言,递出自己的酒壶只表达一个意思,接受沈建南,接受九鼎,接受第一国际资本在乌克兰所做的一切。
也许,这位老将军至今都搞不明白金融是什么。
但从冷战开始到冷战结束,漫长的岁月中,以军方的情报网络和岁月的睿智,又岂会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布局。
沈建南笑了笑,接过酒壶,猛灌了一口。
辛辣剧烈的白酒入喉,像是火一样燃烧着,等到了胃里,更是热得厉害。
但一瞬间,也驱走了刚刚在外面寒风雪地里的冰寒,让人全身都变得暖和起来。
沈建南赞了一句:“好酒!”
老库里申科感慨道:“确实是好酒。每一年的冬天,是这些酒,挽救了数十万人的生命。有了这些酒,很多人就不用冻死在这严寒的冬天。这都要谢谢你。”
沈建南摇了摇头:“如果你要谢的话,还是谢谢安然吧。是她说服我做这些的,老实说,其实相比奥德赛军方,我还有更好的选择。”
老库里申科眼神黯然了下,但随即划过一道亮光:“原来她真的已经不恨我了。”
恨与爱!
其实很难说得清楚。
在一段漫长的岁月中,那娃.艾丝塔费恨过老库里申科,因为如果不是老库里申科将她送入克格勃,她就不用面临看不见未来的命运。
但对于如今的沈安然而言,爱已经消失,又谈什么恨与不恨。
如果说有什么,只有心底一片像是火苗一样的温暖。
火,在壁炉中噼里啪啦燃烧着。
依偎在沈建南光洁而又健壮的胸膛,安然.卡戴珊有些茫然道:“沈。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对还是不对。”
卡戴珊无疑是最聪慧的女人。
抗戰之血色戰旗 西方蜘蛛
在乌克兰的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研究九鼎的布局,最终所有的东西都指向——托拉斯。
金融、政治、人才托拉斯。
以资本为基础,以金融为手段,以信息为渠道,以利益交换为突破点,成了学校,垄断人才,再将那些人才送上权力中心。
作为昔日站在社会主义反击资本主义最前列的特工,卡戴珊岂会不知道托拉斯结构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整个乌克兰,都将笼罩在第一国际资本的垄断阴影下,所有普通人都再无翻身的可能。
这就是托拉斯。
就像是一头趴伏在人身上吸血的蚂蟥,不知不觉,无影无形,却又实实在在存在。
这对于一个曾经为社会主义,为国家奋斗的人而言,完全就是信仰和理想乃至于灵魂上的背叛。
所以,卡戴珊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得对,还是不对。
如果她继续做下去,就是在背叛自己的国家,生她养她的国家。
沈建南抚摸着怀中光洁的肌肉,温热如绸缎的细腻,让人感觉特别地舒适。
他知道卡戴珊在说什么,这个女人的聪慧超出了他的想象,有些事没有跟她说,却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真正意图。
最终,沈建南的手停留在了波澜起伏的地带,用深情的语气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明天就跟我一起去欧洲吧,其实,我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利润。我只是想让你改变这个国家,并且开心一点。如果我判断的没错,要不了多久,按照目前的轨迹走下去,整个乌兰克就会沦落为欧洲最廉价的妓院。”
“……”
卡戴珊震惊欲绝,骇然从沈建南怀里爬起来,惊恐望着那双乌黑的眸子。
沈建南却自嘲笑了笑:“你不会以为,我仅仅是为了睡服一个女总统吧,虽然那确实很让人向往并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