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j0zc熱門都市小說 天阿降臨 起點-第576章 問好鑒賞-9nzyg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
利齿鲍勃的做事风格向来极端生猛,无所顾忌,涉足的产业也是五花八门,什么赚钱就搞什么,没有任何原则可言。他成为议员只有短短5年时间,在过去一直在猛烈扩张地盘,直到这一次撞上了孙耀祖。
老人还有点原则,并不是所有产业都沾手,比如说致幻剂、克隆人和基因买卖这些就绝对不碰。但在面对比自己小近20岁的对手时,老人仍是相当强硬,绝不手软。楚君归参与的两次行动都是主动出击。
冷君悄悄拐回
当下的局势是楚君归自己分析资料得出的结论,现在对于灰色街区的情况,或许楚君归比老人还要清楚。
老人并没有讲太多,大略介绍了一下奋斗史就打住,说:“看来我老了,一有空就开始回忆过去。我的孙子孙女大概和你们差不多大,所以忍不住就唠叨了一点。”
老人走到办公桌后,拉开抽屉,拿出两个钱袋,扔给楚君归和西诺。钱袋入手就是一沉,西诺顿时眉开眼笑,掂了掂钱袋,说:“这么多?少说也得有一百个吧?你说呢,萧?”
“120。”楚君归随口给出精确的数字。
酬劳比预定还要多不少,看来孙耀祖对这次的行动相当满意。他并没有多留两人,一人附送了一瓶好酒,就派人送两人回去。
飞车驶到了灰色街区边缘,楚君归忽然说:“到这里就行了,我自己走回去。”
驾驶员耸了耸肩,说:“那好吧,自己小心,这一带可不安全,而且很多人并不知道你现在在为孙先生做事。”
楚君归点了点头,下了车,匆匆向公寓走去。
灰区的环境就和名字一样,一走进街区,立刻能感到鼻子里进了一股浓重的烟尘和油漆混合的味道。楚君归深吸一口气,就知道空气中重金属以及各种离子粉尘的浓度飙升了几百倍,而且越往里越是浓郁。
灰区在整个城市的空气循环系统中是个死角,穹顶之下大大小小的街区排出的废气自然向这一带汇集,而新鲜的空气永远是最后才会到达这里。也不知道是先天的设计缺陷,还是有意为之。
越是到灰区的中心,空气质量就越差,在灰区中心矗立着一座大楼,那是附近数个城区的排气通道,污浊空气在大楼里进行处理,再输往其它城区。
巨龍戰紀 左右言它
楚君归的公寓楼距离废气处理中心还隔着点距离,但是那里的空气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街上那些三三两两站着还不戴呼吸面具的,都是用生命在呼吸。
偶像明星殺人事件 赤川次郎
呼吸面具以及耗材在灰区就是必须产业了。
楚君归刚跨过街道,就被两个人拦下,左边的家伙皮笑肉不笑地说:“兄弟,好像没见过你啊!今天的呼吸材料买了吗,没买的话来一份吧。我看你连呼吸面具都没有,要不要也来一个?我手上这个可是好货,刚从一个死人脸上扒下来的,还带着温度呢。”
右边的人则是有意无意地用指尖抚着刀锋,眼睛不怀好意地楚君归身上瞄来瞄去。
楚君归的回答是拔枪,一阵密集的扑扑声之后,两个拦路的家伙身上各多了几十个细微小孔。他们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慢慢倒下。
楚君归直接把100发的弹匣打空,然后从容换上新的弹匣,才收起枪,跨过那两人的尸体,继续向家里走去。街上几个闲逛的人都是脸色大变,立刻消失在各种阴影里,不敢靠近楚君归半步。
楚君归在空寂的街道上走着,越过马路,转入后街。
这时开天说:“刚刚明明两发针弹就能解决,为什么还要浪费剩下的98发?”
迷霧紀元
楚君归道:“我需要展示残暴,以震慑敌人。两发针弹体现不出残暴。”
“想要展示残暴的话,用什么针弹啊?用霰弹不是更好?”
“闭嘴!”试验体也是有脾气的。
鳳浴火,妖妃十三歲
“好的!没问题,我已经闭嘴了。”开天在楚君归眼前投射出一行字。
楚君归在后街不紧不慢地走着。这里看上去和平时一样,街边都是三三两两的闲人。他们都悄悄打量着楚君归,有的已经认出他,有的则在评估着楚君归的实力。看上去楚君归气度从容,衣着整齐,显然还有武器。这样的家伙一看就是个硬茬,所以没什么人上来找事。
不过今天似乎例外有点多,三个人从侧面的小巷里走出,笔直向楚君归走来。然而还没等他们开口,楚君归已然出枪,3秒不到,一个百发的弹匣已经打空,走出来的三个人瞬间变成了筛子。
楚君归换上新的弹匣,继续向前走,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公寓楼下,看到楼门口站着一个汉子,斜靠在门框上,手里玩着一把刀。那人目透精光,凶相毕现,上下打量了一眼楚君归,说:“身手不错,警觉性也很好。我早就说过那两兄弟的演技很烂,高战三人组也水得很。领头那家伙只是姓高名战,他就真以为自己战力不错了?”
楚君归停了一停,看了一眼这汉子,就向公寓楼里走去。那汉子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冷笑道:“还真是狂妄,那我就教训教训你!鲍勃先生要我向你……”
他话未说完,楚君归已经和他擦肩而过。那汉子动作僵了几秒,用手捂住喉咙,艰难地说完后半句:“……问好。”
扑通一声,他栽倒在地,血从身体下面不断涌出。
洪荒仙緣 紅耳釘
楚君归连头都没回,走上了楼梯。
那汉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忽然冒出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将他从头到脚扒了个精光,然后一哄而散。
又过片刻,两个人畏畏缩缩地出现,将那汉子赤裸的尸体拖走。
除了楼门口多了一滩鲜血之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公寓楼里进进出出的人就像没看到这滩已经干了的血一样,照常进出,照常生活,甚至几位大爷大妈直接就站在血渍上聊了会天。
用不了一晚,就连血渍都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