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wpq優秀都市异能 諸天雲盤-第八百一十四章 打人要打臉讀書-l8ujh

諸天雲盤
小說推薦諸天雲盤
刹那间,洪玄机爆发的呼啸声冲天而起,回荡在这天地间,呼啸声散开的可怕音波撼动了整个西山,这绵延百里的山脉上那些陡峭的群峰瑟瑟发抖,一道道白色的波浪横冲而下,形成了浩大无比的雪崩……
“他!是!谁!?”
面对洪玄机惊怒至极的质问……
梦冰云一脸无语,洪易一脸错愕,而白子岳一脸的便秘之色,至于整蛊高手卢承霖则躲在“娘亲”身后,捂着肚子,忍得浑身颤抖,差点没忍住大笑出来,而没跟着某位女神一起看过男男女女泡沫剧的李芷君,则一脸茫然,这位大叔这是咋滴啦?!
“娘亲,他,他在生什么气呀?”
还以为玩游戏的小女孩扯扯梦冰云的衣袖,萌得不行地跟着问了一句。
噗!!!
洪玄机一个没忍住,扬天喷出了一口恶血,只见这一口血化作一道血红色的虹光,划破长空,斗破苍穹!
“哇哦,这修为……厉害了厉害了!”
卢承霖惊叹了,就这强悍至极的气血……这逼绝对不是一般的不朽道境,尽管法则上的修行并不咋的,但源力根基雄浑,且十分霸道,根本不是一般的不朽道境能比拟的!
尽管吐血化虹,可洪玄机身上的可怕的气势却一点也没有衰减,而是脸面狰狞地盯着梦冰云——
異界之狂暴進化
“梦,冰,云……”
一步一个脚印地朝她走过去,这一刻,洪玄机是真的想痛下杀手,亲手将她杀死……他是那么骄傲的男人,甚至在不远的未来,他,洪玄机!将抵达彼岸,成为这一方大千世界的最强者,可他的女人,居然背叛了他,而且还与那个男人有了两个孩子……
看这两个小孩的年纪,刚好十来岁,也就是说大概十年前,这个女人就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到了自己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脑袋上!
蓮生寰宇 門前無雪
我的老婆是臥底 和尚用潘婷
仙劍奇俠傳 管平潮
眼看如此可怕的洪玄机靠近自己的母亲,不远处的洪易顿时急了,身形一动就要过去保护好自己的母亲,可还不等他冲过去,一只手就忽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等等,别急……”
“可是……”
“不能靠近,你会没命的!”白子岳一手拿着酒葫芦仰头灌酒,一手摁住了想要冲过去的洪易,身上酒气弥漫,悠悠地说道:
“耐心点,往下看……好戏才刚刚开始!”
“……”
走到近处,没有再废话的洪玄机直接出手,一把抓向了梦冰云!
砰!
一道强悍的气劲轰然炸裂,两道身影一触即分,满地的霜雪四溅飞起,被这一掌拍得向后退了好几步的洪玄机满脸震动,同时,内心的怒火愈发的灼烈!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当年,对自己可是百依百顺、温柔似水,可如今,她居然还敢还手!?
鬼夫請你正經點
气得身上爆开的气浪都成了血红色,下一刻,洪玄机终于忍不住全力出手,只为擒拿梦冰云!
说这位武温侯有情,他当年可以纵容赵夫人害死梦冰云,说他无情,但此时此刻与梦冰云的交手却始终没有下死手,哪怕这个女人“背叛”了他……
当然了,这有部分原因是他想要知道,那个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男人,到底是谁……
这一场对决并没有悬念,梦冰云在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之中,尽管这些时日她已经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的修为,但足足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还能与洪玄机平分秋色的她,如今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该死……”
洪易不管不顾地要冲过来,却被斜里伸过来的一只手掌拿住了自己后背的衣领,被其一个提溜,一抛,丢到了一边……
英雄救美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假手于人,我白子岳当年错过,可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会放过,哪怕死缠烂!这种关键时刻,不立刻趁虚而入,更待何时?!
“住手!!!”
伴随着一道义正言辞的怒喝,白子岳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站圈边缘!
只可惜,他刚刚横掌过去要拦住洪玄机的时候,一只不大的手掌忽地出现,扯住了他的后衣领,和刚刚他扔开洪易的姿势一模一样,提溜起来,往边上一丢!
“你还不够看,一边去……”
飕!!!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角度,白子岳紧随洪易之后,重重地摔到了他边上的雪地中……
下一刻,洪玄机抓向梦冰云脖颈的手掌停住了,却是卢承霖这小子出现了,一把抓住了他这一掌的手腕。
“我说……你特凉的!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刷!
这小子一抬手,一巴掌重重地搧在洪玄机的左脸上!
野棠如熾 和歌
啪!!!
堂堂大乾王朝的武温侯脑子重重地向右一偏,这一刻,他居然动弹不得,只觉得一股强悍无比力道镇压住了自己!
天上掉下來個九尾狐
夏之蟬
“你……”
“你?你个屁呀!阿哒↗↘↗”
卢承霖不大的手掌递上去,来了个左右不断开弓——
啪啪啪啪啪啪啪……
于是,地面上的洪易和白子岳刚刚起身的时候,便一脸呆滞地看见,卢承霖抓着洪玄机,一巴掌搧得他左摇右摆,都不带停歇的!
这巴掌声刚响起,那血沫星子就四处飞溅……再过片刻,那嘴里的大好牙齿也一颗接一颗飙飞出去!
好一会儿,巴掌声结束了,洪玄机牌的红烧猪头也火热新鲜地出炉了……
“……@#¥#%%¥#……%¥&”
一脑门懵的洪玄机已经连一句清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凌空而立的卢承霖揪着这厮的胸襟,提着他,转头看向了边上同样满脸呆滞的梦冰云,问了一句——
“娘亲,要恁死他吗?”
“呜呜呜!!!”
一听这话,心头寒气直冒的洪玄机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只是他刚一动——便觉脖子一紧,有些透不过气来!却是卢承霖这小子原本抓着他胸襟的手掌,不知何时向上一递,箍住了他的脖子!
手掌不大,但上面裹挟着的气劲
暖愛成婚
“要不干脆我一把掐死他,以后也省事……”
卢承霖笑嘻嘻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