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o3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141、酒肉朋友推薦-v4v06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张勉与包奎都未骑马,直接施展轻功。
悬崖峭壁,履如平地。
身后的八百官兵紧随其后,未有一个掉队的!
毕竟都是三品高手!
一州之地不敢说,但是在一府,一县之地,凭借自己的勇武,基本没有几个人敢惹。
真逼急了,灭人满门,也是轻而易举。
哪怕是放在江湖之上,亦可以扬名立万的!
说不定能混个过江龙、混元掌、神枪霸王这样的名号!
张勉甚至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把他们放到都城…..
白云城。
刚下一场雨,太阳不是那么毒辣。
林逸趁着这个机会,出来钓了会鱼。
下晚,满载而归。
站着大路上,看着由民夫押解回来的一群又一群的流贼,伸着脖子,也没看到一辆银车,很是失望。
“王爷,这些流民当如何处理?”
善琦拱手道,“请王爷明示。”
“有多少人了?”
林逸叹气道。
“眼前是一万两千人,”
善琦讪笑道,“据说后面至少还有两万人。”
林逸想了想道,“八岁以下孩子送到孤儿院和学校,剩下的一个不放过,全部先送去劳改。”
至于八岁以上的,他就不敢放纵他们了。
有些流寇中是有孩儿军的,哪怕是没有能力杀人,匪首也会刻意培养,抓活人到他们面前,让他们亲手举刀杀人。
不少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人性,不但算不得孩子,连人都不算了。
所以,林逸不会心慈手软,一定要先统一关押起来,仔细甄别。
不然放他们进孤儿院和学校,就是对别人的伤害。
透視之瞳 旸谷
善琦道,“王爷,修路的人已经够了。”
三和的流民从来就没断过,甚至越来越多。
劳动力不缺,最缺的还是银钱。
“那就是租出去。”
“租?”
善琦不解。
步步謀仙 幽幽南山
林逸笑着道,“大船送过来的土人可以卖,也可以租,为什么流民就不能?
现在正是春耕,种稻子,种甘蔗、玉米,都需要人,就租出去吧。”
善琦犹豫了一下道,“王爷,恐怕不好租,之前许多流民过来,只要管两顿饭,他们什么事都能做的。”
林逸道,“你看着办吧,管两顿饭也是不错的,起码在咱们手里还得赔钱。
但是不能放松看管,别最后聚众滋事就好。”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安行
善琦道,“王爷尽管放心,下官一定会严加看管。”
三和流民的窝棚沿着放鸟岛的道路继续往南盖。
衙役守在每个路口,无故不得随意进出白云城。
林逸对着镜子,看着愈发白皙的后背,长松了一口气。
“幸亏没留疤。”
“王爷,奴婢早就说了。”明月上来就要给林逸把衣服重新穿上。
“不用了,”
林逸直接把外衫直接拖了,“把大裤衩子找出来吧。”
他终于可以随意穿大裤衩子光膀子了,没有疤痕,也不算影响市容。
穿上之后,整个人躺在葡萄藤下神清气爽。
不用再体会汗湿后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觉了。
夜深人静。
一个人自饮自酌,很是没有意思。
在三和,他就是站在山顶上的那个人,高处不胜寒,他总归缺一些酒肉朋友,不然能坐在一起,那也是极好的。
“王爷,要不去醇香楼?”
洪应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心思。
“不去,”
林逸皱眉道,“那柳如烟是江重的义女,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送把柄给她们。”
“王爷。”
齐鹏推着轮椅过来。
林逸看了他一眼,举着酒瓶道,“陪我喝一点?”
想了想,又补充道,“别多喝。”
“恭敬不如从命,”
齐鹏毫不客气的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双手举起杯子道,“请!”
一饮而尽。
“说实话,你的酒量还是不错的。”
我的極品婆婆
林逸竖着大拇指赞扬道。
“谢王爷。”
“说吧,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过来有什么事?”
林逸抿一口酒后,手撕了一块羊肉往嘴里塞。
“包统领和张提举进了岳州,”
齐鹏一边说一边看林逸的脸色,“只带了八百名三品以上的官兵。”
“你倒是厉害了,”
林逸突然冷哼道,“你的伙计直接安插到了军中?”
“这是在下正要说的,”
齐鹏好像早有预料似得,不慌不忙道,“金福酒楼正是在下的产业。”
“金福酒楼是你的?”
这是林逸没有预料到的。
齐鹏笑着道,“正是,倒不是在下故意欺瞒王爷,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说。”
兵血交融
“哼,”
如果,這都不是愛 肥豬派
林逸皱眉道,“这两个王八蛋的胆子太大了些,居然敢带这么点人进岳州。”
“王爷,都是三品以上。”
齐鹏在“三品”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他希望这个糊涂王爷能明白八百个三品意味着什么!
凡武者,皆以化劲算入品。
许多人因为功法或者天资、家境各种原因,十之有九,终其一生难入化劲!
隋唐伊夢 金桔
真正最终能化劲的,大多是那种家境优渥,有钱有闲的!
而能入三品之上的,称之为天子卓绝,好像也不过分。
至于七品、八品,皆是名门大派、将门世家才会出现那么几个。
想当年,他家资巨万,其父延请名师,他是十五岁才堪堪化劲。
关键,他自认为自己还不笨。
但是,他却发现三和打破了这种惯例。
一名才修行几个月的老妪,居然都能化劲!
若不是他亲眼见到,而且老妪本人就在附近的孤儿院,他都不敢相信!
甚至和王爷的几个半大小子都入了五品、六品!
这全都打破了他的认知。
“莫小瞧了天下英雄,”
林逸叹气道,“本王就怕他们轻敌。”
“王爷…..说的是…..”
齐鹏不好反驳,一仰头,再次喝完杯中酒。
“夜锦羽呢?”
“已随雍王入都城。”
“奶奶个熊,”
林逸骂骂咧咧的道,“这寂照庵非要一条道走到黑是吧。”
“除了夜锦羽,寂照庵还安排了一名八品,两名七品随手护雍王周全。”
“这老三出门还带着女人,也不怕人笑话。”林逸笑着道。
“王爷,”
齐鹏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这几人皆是男子,乃是寂照庵的外门。”
“外门?”
林逸一时间没理解意思。
齐鹏沉声道,“寂照庵隐世不出,执川州武林牛耳的乃是巴塘门,掌门叫唐缺,九品巅峰。
曾在军中相助过二皇子平川王。”
“他与老二认识?”
林逸愣了愣神后道,“本王记得聂有道,也就是杜三河,曾经也是在老二账下效力,这么说两个人也是旧识了?”
齐鹏点头道,“正是,只是杜三河与唐缺有嫌隙。”
“为什么?”林逸接着好奇的问道。
“唐缺此人武功过人,加外表英俊潇洒,自然得女子喜爱,”
重生詠嘆調 橘子奏鳴曲
齐鹏意味深长的笑道,“杜三河虽出身将门,却习的是宝城金刚台的功法,其师妹剔透玲珑,与杜三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可惜却遇到了唐缺,一见倾心。
唐缺年轻时候乃是风流倜傥之辈,怎会系心在一个女子身上。
最后怀孕,唐缺不闻不问,寡情薄意,女子愤懑之下,便投崖自尽。”
宮闈惑:帝凰謀 花卿歌
“果真不是什么好玩意,”
林逸说完后,又突然想起来什么,“宝城?
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王爷贵人多忘事,谢赞谢大人乡关便是宝城。”
“难怪呢。”
林逸恍然大悟。
就是有点替杜三河叫屈。
獲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過平凡生活
出生将门,有权有势,可惜最后还是抵不过长的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