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p5c熱門都市异能 電影世界大拯救 txt-第00870章 你纔是跪着要飯的相伴-8ig4e

電影世界大拯救
小說推薦電影世界大拯救
“我生气了。”
吴同望着林振东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若是林刚、韩森,或者甚至是猪油仔在这里的话,那么吴同肯定会惧怕一些的。
妖妃愛爬墻:狐王,上榻玩
可一个鲍鱼探长。
他有什么可惧的??
就是一个窝案废,马屁皇帝罢了。
所以,这时吴同已经准备教训一下林振东了。
“我也生气了,在我儿子面前,在玫瑰这么一个大美女面前,你们让我丢了面子,我很生气。”
林振东有些阴冷的朝着吴同说完后突然望向了志强:“儿子,怎么样?吃完了吗??”
“吃完了。”
志强乖巧的说道。
“好的,让那个漂亮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
林振东朝着志强说道。
志强想了想:“那爸爸,你注意安全。”
“放心啦。”
林振东这时抱着志强来到了玫瑰的面前:“你想必知道我,陈细九,筲箕湾探长,今天的事情有些突然,所以麻烦你帮我把儿子送回家好不好?”
“今天的事其实…和你无关的。”
玫瑰沉吟片刻说道。
“哈哈,对于一个男人来讲,没有什么比脸面更重要的了。”
林振东哈哈一笑说道:“他们叫我马屁皇帝,他们叫我鲍鱼探长,他们说我是洛哥的一条狗,这些我都能忍,但是在我儿子面前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个我忍不了,所以这件事已经和你无关了。”
电影里面前的玫瑰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毒枭老大,但是她同样有着自己的底线。
她在临走时向细九的示警,她得知细九竟然把自己的全部财产交由萍萍来处理时的担心,还有就是对细九老婆老四的关心。
还是那句话。
玫瑰为办事情可以不择手段,但她不伤无辜。
为此,林振东放心让她送志强回去。
今天的这场戏主角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他林振东。
也就是现在的陈细九。
“陈细九,你到底想怎样??”
吴同此时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暂时没空理你,本来我们大佬是要我把你带过去的,但是我心软,饶你一命,你可不要不知死活。”
“那太好了,既然你家大佬没空找我,那么好了,我去找你家大佬聊聊。”
林振东笑着说道:“吴同,你这个白纸扇是怎么当的?连自己大佬的话都不听吗?你大佬既然说了要把我带回去,那么你就一定要把我带回去。”
“行。”
吴同这个时候也有些怒了:“陈细九,不要说我没有告诉你,稍后见了大佬我希望你不要哭。”
“我觉得该哭的是你家大佬。”
重生仙界走私犯
林振东淡淡的说道。
就这样,林振东和吴同一起离开了。
“大姐,今天这事??”
阿志这时有些懵了:“咱们怎么做??”
“你去给猪油仔打个电话,告诉他今天的事。”
玫瑰笑着说道:“我相信猪油仔会搞定的。”
“好的,我这就去办,那陈细九??”
阿志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潮州粥虽然是个莽夫,但是他并不傻,谁不知道陈细九和洛哥关心相当好,就连洛哥的老婆白月娥关系非常好。”
玫瑰这个时候摇头说道:“就是哪怕潮州粥想要杀陈细九,那吴同也会拦下的。”
“我知道了,那我去给猪油仔打电话。”
阿志有些不放心:“那大姐你……”
“放心,我没事的,我送陈细九的儿子回家。”
玫瑰摇头说道。
今天的事情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但是同样算是达到了预期。
只要确定是潮州粥的人,那么今后这香江的生意肯定就有她的一份了。
……
婚寵之邪少誘妻成癮
半个小时后,潮州粥情妇家里。
“陈细九,是你??”
潮州粥朝着陈细九眉毛一挑说道。
“对啊,是我,潮州粥,我来是想向你讨要一个说法的。”
林振东轻轻点头说道。
“你在陆羽茶楼砍伤了我的人,还向我讨要说法???”
潮州粥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你以为你靠着雷洛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吗?”
“白纸扇,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和你大佬说吧。”
林振东这时坐到了一边,然后望着潮州粥的那个情妇说道:“还不去沏茶,我一个筲箕湾探长来你这里是给你面子,你还不伺候好??”
“小月,不用离他。”
潮州粥看着林振东嚣张的样子怒了,他一拍桌子说道:“你在别人眼里是探长,在我眼里你就是跪着要饭的。”
“哦??”
林振东乐了:“你以为你是黄四郎啊???”
“什么黄四郎??”
潮州粥有些错愕:“我告诉你,陈细九,我看在雷洛的面子上不给你一般见识,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面前的潮州粥确实是一如即往的嚣张。
可是林振东却懂得这潮州粥有嚣张的本钱。
他的实力是仅次于伍世豪的。
至于伍世豪不用说了,他那条腿就是为救雷洛瘸的,所以雷洛把九龙城中南区最适合黑米的地方全部给了伍世豪。
一世人,两兄弟。
雷洛和伍世豪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结为异性兄弟。
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命同当。
仙少無敵
这几年,伍世豪是整个香江最大的黑米供应商,同时他手下的势力更是在疯狂的扩张着,甚至他在警局里更是安插了不少眼线。
同时,另外三大家族,又以潮州粥势力最大,大家都知道潮州帮是最团结的,伍世豪的手下全是潮州帮,而本来这些人都是潮州粥的。
要知道在伍世豪没来之前,潮州粥才是最大的帮派,当初伍世豪还是潮州粥的小弟。
如今,小弟压在自己的头上,这潮州粥当然不能忍了。
可他没有办法。
毕竟如今的跛豪势力可谓是相当强大,潮州粥得罪不起,而且自从断腿之后伍世豪就越发的阴冷了,可谓是杀人如麻。
可一个跛豪潮州粥不敢得罪。
你一个警局的探长老子怕你??
“潮州粥,你记住,你才是跪着要饭的,你能够成为四大黑米中的一员只是因为洛哥捧你而已。”
林振东朝着一旁的吴同说道:“你既然是潮州粥的白纸扇,我问你,在洛哥未成为总华探长之前,整个香江有多少粉档??”
“有二百多家,而且分散在各地。”
吴同想都不想的说道。
“没错,当初有二百多家,而且秩序混乱,大家的货品质量同样各不相同,同时每一次从东南亚进货的时候都免不了要火拼,那个时候你们帮派能每一个月进项多少???”
林振东微微摇头说道:“而现在呢???现在香江只有4家粉档,其中跛豪是第一,而你潮州粥第二,但是你记住,这是洛哥给你们的,洛哥既然能够给你,那么也能给别人……”
“去你妈的。”
潮州粥这时猛得一拍桌子说道:“阿义,给我废掉他一条胳膊。”
“不要。”
吴同这时急忙示意阿义不要动手,他快速的来到潮州粥的面前小声说道:“大佬,这件事有些麻烦,您知道刚刚在陆羽茶楼我们的人砍了谁吗???”
潮州粥一愣:“砍了谁???”
“玫瑰,就是最近跟猪油仔走的比较近的那个女人。”
吴同低声说道:“我之前查过玫瑰这个女人当过兵,而且相当的不好惹。”
“去他妈的,谁下令让他们砍玫瑰去了?”
潮州粥声音猛得一大说道。
“大佬,您确定没有下令???”
吴同继续追问道。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如果真的是我要做的话,我会布置妥当的,再说了,在陆羽茶楼动手,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潮州粥语气狰狞的说道:“是谁动的手??”
“刚刚医院打来了电话,应该是张亮,今天他坐馆。”
吴同苦笑着说道。
“该死的。”
潮州粥再一拍桌子:“现在怎么办??”
“我这不紧急想要和您商议一个对策,现在另外三家都是观望状态,而且我可是听说玫瑰给了猪油仔不少的钱,那猪油仔是最解雷洛的,如果,万一,真的让玫瑰加入……”
吴同有些担心的说道。
“怕什么???这件事情又不是我们做的,我们有什么可惧的??”
潮州粥神情狰狞的说道:“再说了,之前就说了粉档只能够有4家,绝对不能够增加一家,所以这件事就是雷洛也不能答应。”
“大佬。”
吴同望着自家大佬有些无奈的说道:“细九说的对,我们在雷洛面前真的就是跪着要饭的,您可千万不要跟雷洛对着干,因为我们完全没有这个实力的。”
“我帮派……”
潮州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吴同直接打断道:“大佬,咱们再能打能打的过警局?况且我们可没有人人配枪啊,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动手了,您觉得跛豪会不出手??”
何以笙簫默 顧漫
“这…”
潮州粥这个时候一时有些乱了方寸:“那我们怎么办?”
“这细九是马屁皇帝,刚刚我本来就想要带他来见您的,可是在茶楼毕竟玫瑰在,我不可能强硬的带走细九的,可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主动要求过来,于是我一边假意的生气一边答应了他。”
吴同朝着潮州粥说道:“我们要靠细九的,雷洛身边除了猪油仔之外就是陈细九最得雷洛的信任,所以我们想要躲过这劫就得靠陈细九了。“
潮州粥有些不满的说道:“你确定??”
“我确定,大佬,如果我没有下令,您也没有下令,那么问题来了,是谁让张良动手的??”
吴同仔细分析道:“这个肯定是有人要害我们,为的就是想要拿下我们在香江的粉档生意,然后让玫瑰入局,这个时候咱们要做的就是获得雷洛的信任,刚刚陈细九说的没错,我们是跪着要饭的,而且我们能够获得几成都得看雷洛的脸色说话,所以咱们这个罪必须要向陈细九赔。”
潮州粥轻轻点头:“行,我知道了。”
这时,潮州粥重新坐直了身子,然后他朝着陈细九说道:“九哥,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你替小弟向你道歉,然后你说这件事怎么做您才能满意吧。”
“好,痛快,早这样不就可以了嘛。”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我刚刚说了,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既然你也道歉了,那么回头把陆羽茶楼的损失,我的精神损失费,还有你小弟的医药费是我垫付的,你明天送到警局就行了。”
“没问题。”
潮州粥不亏是混帮派的,他这个时候相当干净利落:“九哥,这件事我让吴同马上办妥,然后明天我派阿义给你送过去。”
“好,那么,接下来你们是不是该谈谈想要求我帮你们办什么事了??”
林振东这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小月,去泡茶啊。”
这时,潮州粥的情妇小月望向了潮州粥。
綜啃boss
田園霸寵:農家娘子不好惹
“他妈的,看我干什么??九哥让你泡茶是看得起你,还不快去??”
潮州粥大骂一声。
而一旁的吴同则脸色有些凝重的问道:‘九哥,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求你办事?“
“呵呵,今天派去杀玫瑰的人不是你们下的令,但是他们是你们的人,那么这件事你们否认不否认都没有任何用处了。”
林振东呵呵一笑说道:“我告诉你们一个消息,那玫瑰带着500万去见了洛哥,她说只要能让她分一份,这500万就是洛哥的见面礼。”
“什么??”
潮州粥和吴同两个人惊讶的说道。
500万???
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吧。
“所以,别管你们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洛哥其实都已经决定让玫瑰加入了。”
林振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还有,吴同,你这个白纸扇就没有想过今天的事是谁做的?”
“谁??”
吴同一愣。
“谁能得到的利益最大,那就是谁。”
林振东一句话让吴同双眼一亮。
“我知道了。”
吴同咬牙切齿的说道:“大佬,简直欺人太甚啊。”
潮州粥大骂道:“没错,确实欺人太甚,真当我潮州粥是好欺负的吗?谁他妈让我不好过,我就让谁不好过。”
说到这里,潮州粥朝着吴同道:“他妈的,说了这么多,你倒是说到底是哪个扑街做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