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hhl火熱都市言情 萬界圓夢師討論-768 打賭閲讀-y115w

萬界圓夢師
小說推薦萬界圓夢師
“猪八戒,玉帝昏庸无道,王母独断专权,我们反了天庭吧!”牛魔王看着猪八戒,耍了个小心机。
他是抱着吃猪肉的目的来的,怎么能让猪八戒顺顺遂遂归了李小白,怎么也要像他一样,挨上一刀才行。
一句话就把猪八戒震懵逼了。
李沐斜睨了牛魔王一眼,嘴角划过一抹笑意,最后终究要和猪八戒摊牌的,挑明了也好。
对他来说,牛魔王和猪八戒都是剧情人物,并不对对谁有什么偏好。
農家喜當媽
圆梦师接触剧情人物,带上个人色彩,才是悲剧的开始。
因为,剧情人物的眼里,圆梦师就是陌生人,像他这样的圆梦师,说不定还会被划归到域外邪魔那一类。
他先收了牛魔王,所以,相对于猪八戒,牛魔王就是自己人,李沐允许他放肆一回,让他找找对组织的归属感。
半晌.
猪八戒回过神儿来,诧异的看着牛魔王:“老牛,你疯了?疯了别来消遣老猪。老猪如今是佛门之人,玉帝昏不昏庸,跟我没有半文钱关系,你们赶紧走,别来打扰老猪午休。我耳朵背,你刚才说什么,我一句话都没听见。”
说罢。
猪八戒便不再理会众人,耷拉着耳朵便打算重新回树荫的躺椅上继续补觉。
天庭、佛门,猪八戒的一生起起伏伏,辉煌过,没落过,风风雨雨经历了太多,早看透了许多事情,所谓的潮起潮落,不过都是大能们在出手布局,每个人都是棋盘上的棋子。
所以,成为净坛使者之后,吃吃睡睡,逗弄一下美女,就成了他毕生的追求。
外面的纷争?
爱谁谁!
他才懒得掺和呢!
……
“白爷,他不同意,杀猪吧!”牛魔王小手段得逞,得意的一笑,转头对李沐道。
“牛魔王,别以为老猪打不过你,就怕了你。”猪八戒再次炸了毛,他握着九齿钉耙,猛地转过身来,哼哧了几声,“老猪现在是佛门的人,你要真敢动了我,不说菩萨佛祖那边过不过得去,我猴哥就饶不了你……”
“神奇的半兽人。”班纳博士饶有兴致的看着猪八戒,小声咕哝。
上次变身,撑坏了他的衣服,还撑坏了史塔克的智能眼镜。
此时,班纳博士入乡随俗,跟刘彦昌一样穿着一身书生儒衫,半拉眼镜用绳子绑在脑袋上,看着不伦不类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探索,随着接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他就越觉得这个世界的法术可以帮他解决浩克的问题。
毕竟。
班纳博士亲眼见证了牛魔王的变身,他在变成大牛后,并没有失去意识,而且头切掉了都能重新长回来,这种能力已经强于浩克了。
最吸引班纳博士的是,牛魔王可以在两种形态之间随意切换。
眼前这头半猪人,应该也具备这样的能力。
搞清楚了这些兽人的变身的原理,说不定浩克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
”天蓬元帅,老牛逗你玩呢!“李沐微微一笑,“老牛是个怂货,哪有胆子反天庭。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元帅吃遍天下美食,一定对美食有着极深的造诣。”他一直牧野冰,“我们这位牧兄弟,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美食一道,立志成为三界之内的食神,因此,来借助元帅的舌头,为牧兄弟的厨艺提一些宝贵意见。”
“他是男的?”猪八戒看着牧野冰,愣了一下,旋即哈哈一笑,把钉耙收了起来,“闹了半天是请老猪吃饭。我就说吧,牛魔王连哪吒都打不过,又沉迷美色,跟个骚狐狸勾勾搭搭,不清不楚,哪有什么胆子造反?”
“猪八戒,你够了。”牛魔王一再被揭老底,老脸黑如锅底,但李小白当前,他也不敢太过造次,冷哼了一声,道,“别看你现在叫的欢,有你后悔的时候,过会儿宰了你这瘟猪,老牛非把你吃个干干净净。”
“老猪等着你来宰。”猪八戒嘿嘿一笑,看着拿着锅铲的牧野冰,“牧兄弟,我看你背锅带铲,就不是易于之辈。老猪最乐意提携后辈了,不是我跟你吹,老猪活了几千年,蟠桃、仙丹、人参果,什么没吃过,什么没见过,当了净坛使者,天下各种美食供品,没有不过老猪口的。你要做菜,来找老猪品鉴,还真是找对人了!天庭还真就缺食神这么一个神位,兄弟,努力做。我看好你……”
猪八戒不是没有怀疑李沐,实在是这一群人走在一起,太诡异了,牛魔王和梅山兄弟,还有几个凡人,八竿子打不着。
而且,牛魔王称那个年轻人叫白爷,梅山兄弟竟然也没什么反应,这就更奇怪了!
他是谁?
不过,
大仙救命啊 含情沫沫
修行之人,也没谁出门背着锅铲,还挑着几框菜啊!
可以说,猪八戒完全是个糊涂的状态,他知道,这一群人来者不善。
但他也知道,自己真打不过牛魔王。
难道还真被打了,再找猴子给他报仇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唬弄过去再说。
“请天蓬元帅不吝赐教。”牧野冰抱拳一笑,有条不紊的把铁锅,菜板,各种调料菜品一一摆开。
沉香和刘彦昌在一旁帮忙,两个家伙偶尔看向猪八戒的眼神,会流露出那么一丝同情。
不过,这些小细节都被心里有事的猪八戒忽略了过去。
冯公子看着猪八戒,露出了个甜甜的笑容:“听说天蓬元帅,当初曾经主管天河八万水军?还曾经为了天下苍生,抗旨不遵,把肆虐凡间的弱水送回了天河!”
“那是。”听闻美女的夸奖,又说的都是他英勇的过往,猪八戒的戒备心越发的浓郁了,不过,美女夸奖,还是让他感觉有些飘飘然,“过去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老猪我都忘了,妹妹都还记得这么清楚,真是有心了!”
即便成为了净坛使者,猪八戒依旧对嫦娥抱着一丝幻想。乍一见到比嫦娥还美上几分的冯公子,内心深处难免有些浮想联翩,即便知道冯公子别有用心,他甚至也生出了几分屈服的念头。
贪吃好色,一直是猪八戒的软肋。
成为净坛使者,清规戒律并没有消磨他的弱点,终日里看着月亮想嫦娥,反而这条软肋越发的软了。
在宝莲灯的世界,他被重伤的狐妖小玉姥姥,吸了两次阳气,若说没有半推半就,狐妖哪能那么容易得手!
“元帅是真正的大英雄。当时,所有人都在称颂二郎神和三圣母,觉得治水是他们的功劳,可我觉得,要没有元帅从中协调,凭他们两个,也治理不了弱水啊!在我的心中,元帅也是大英雄。”冯公子笑笑,“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当初大闹天宫的,不是孙悟空,而是元帅就好了。真希望,有朝一日,能亲眼看到八戒哥哥,也和二郎神、孙悟空一样,大闹一回天宫啊!”
“闹不了,闹不了。”猪八戒看了冯公子一眼,连连摆手,“小妹妹,如今我是方位之人,平日里念经修炼就好,管不了天庭的事儿喽!”
李沐等着冯公子为猪八戒画完了未来,笑笑道:“小冯,闹什么天宫,别逗元帅了。我们还有正事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就知道你们没安什么好心!”看到李沐和冯公子一对璧人站在一起,猪八戒自行惭秽,被冯公子激发出来的美好,瞬间压了下去,他不满的哼了一声,“有什么正事,说吧,事先说好,老猪能力有限,能帮的就帮,不能帮,我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李沐笑笑,“元帅慧眼如炬,一眼就能看穿我们的修为。这次,我们来找元帅,是想跟元帅打个赌的!”
“说。”猪八戒道。
“赌菜。”李沐一指牧野冰,笑道,“就赌我牧兄弟做的菜。”
“怎么个赌法?”猪八戒来了兴致。
“牧兄弟的厨艺已经炉火纯青。”李沐笑笑,“每一道菜都臻至完美,没有破绽。他的做一道菜,若是没能打动元帅,便是我们输了,我们几个任由元帅差遣。若是打动了元帅,那么一道菜,元帅便应允我们一件事如何?”
“菜好不好吃还不由我老猪说了算!这种有败无胜的赌局,你也敢提出来?看来你们吃定老猪了啊!”猪八戒笑了,他的眼睛扫过牛魔王等人,问,“他们也算你一伙儿的?”
“所有人都是我们做菜赢来的,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走在一起?”李沐笑道,“元帅,没有人能够抵制极致美食的诱惑,他们输的心服口服。”
赢来的?
貌似说的过去!
可说梅山兄弟是诚信之人他还信,牛魔王?
猪八戒嗤的笑了一声,刚想说话,却忽然皱起了眉头,牛魔王不诚信,都心甘情愿的跟他们走在了一起!
事情似乎更严重了!
他咽了口唾沫,问:“牛魔王和梅山兄弟都输了?”
“都输了。牛魔王和梅山兄弟都是诚信之人。”李沐点头,笑道,“元帅如果赢了,也可以指使他们做事。如果元帅不敢赌,我们转身就走,天下的吃货不止天蓬元帅一个人。不过那时,以吃为名的佛门净坛使者因为怕输,连送上门的饭菜都不敢吃一口,怕是要传遍三界了。”
牛魔王适时的透过来了鄙夷的眼神:“白爷,这就是一头没胆子的瘟猪,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把他绑了,送给牧爷做菜得了。”
“老牛,先礼后兵。”李沐笑着对牛魔王道。
庶女毒妃
“……”牛魔王无语。
寵寵欲動
梅山兄弟相顾无言。
猪八戒心头一颤,这混蛋还真想打他啊!
他凝神看向牧野冰,气息浑浊,脚步沉重,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说话的小子和那个美女修为也不高。
穿越之我的調皮王妃
他们的队伍中,修为最高的还是他的熟人,牛魔王和梅山兄弟?
连那条狗的修为都比厨子高?
一个凡人能做出多好吃的菜,连牛魔王和梅山兄弟都征服了!
不可能?
这一群家伙的主力绝对不是李小白,怕还是那牛魔王,或者梅山兄弟……
难道是二郎神?
可他与世无争几百年了,又进入了佛门,二郎神又有什么事能找到他头上?
怪哉!
猪八戒百思不得其解,最关键是,他实在想不到输的理由。
深吸了一口气,猪八戒道“好,老猪跟你赌了。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们,老猪我的嘴刁的很,镇元大仙的人参果都没吃出什么味儿来。一会儿菜不好吃,我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而且,我赢了,你们也别不认账,老猪我背后有人。”
看不清,看不透。
猪八戒决定进一步,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他终究是有牌面的人,应该不至于有什么生命危险。
“元帅,请稍后片刻。”牧野冰微微一笑,从菜筐里拿出了几个鸡蛋,“第一道菜比较简单,叫做欧姆蛋。”
“鸡蛋而已。”猪八戒不屑的道,可话还没说完,他的目光就被吸引了过去。
仙侶養成計劃
当牧野冰拿起鸡蛋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鸡蛋在他的手中,蛋清和蛋黄轻巧的分开,连蛋壳从空中落下,都划出了一道精美的抛物线,好似闪着亮光……
柴火燃烧的蓝色火苗灼烧着平底锅的锅底,在他的操控下,火焰仿佛了拥有了生命,他搅动蛋黄的手,红色的酱汁在阳光下滑落,落在蛋皮上的一刹那,都像是力和美的结合……
只是看他做菜的过程,猪八戒的喉咙就忍不住开始滚动,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对即将落入盘中的听都没听过的欧姆蛋,充满了期待。
他活了几千年,从没见过有人像他这样做饭,太华丽了。
见鬼!
牛魔王和梅山兄弟不会真是被他用菜做来的吧!
猪八戒的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真香啊!”猪八戒正在愣神,一只洁白的盘子已然送到了他的面前,盘子上是一只微微颤动,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欧姆蛋,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元帅,请享用。”牧野冰谦恭的把盘子推向了猪八戒的面前,微笑道。
咕咚!
猪八戒面色古怪的看了眼牧野冰,接过了盘子,也没用勺子,直接把上面的欧姆蛋送进了嘴里。
“呜!”
欧姆蛋入口的那一刻,猪八戒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头的小辫子都炸了起来。
那一瞬间。
他只感觉周围被数不清的泡泡裹住了。
他的口腔里,那只他已经准备无数褒贬之词的欧姆蛋,竟然没等他咀嚼,便慢慢的融化掉了,直接钻进了他的肚子里,消失掉了,留给了他无穷的回味。
“好吃!”
两个字一出口,猪八戒重新睁开了眼睛,可当看到李沐笑眯眯的眼睛,和牛魔王架在他脖子上的斧头,便知道他输掉了。
因为一口鸡蛋,他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之心,如果他还能说出违心之言,会有心魔的。
狐貍王爺,等等王妃
“元帅,你输了。”李沐挥挥手,牛魔王讪讪的把斧子收了回去。
“嗯,我输了。”猪八戒点头。
“一件事。”李沐竖起了一根手指。
“嗯。”猪八戒抿了抿嘴唇,期待的看着牧野冰,“接着来。”
牧野冰笑笑,返回了灶台。
炒青菜、鱼汤面、关东煮、蛋炒饭……
一道接一道,闪烁着各色光芒的菜肴炒制了出来,吃的猪八戒不亦乐乎,丑态百出,肆意的释放者天性,竟忘记了打赌的事情,一门心思的期待吃到下一道美食……
直到牧野冰,把带来的所有食材用完,猪八戒才真正的回过神来,怅然所失,他看着牧野冰:“我输了,心服口服,你无愧食神之名。”
“元帅输给了我们三十三件事。”李沐一指猪八戒旁边的盘子,笑问,“可愿意承认?”
絕品痞少
猪八戒完全放松了下来,笑道:“我已经享受到了人生极致的美好,愿赌服输,有什么事尽管提就是了。”
儒道諸天 墨羽雲山
“元帅,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李沐笑笑,“第一件事,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要留宿在净坛庙。”
“没问题。”猪八戒一愣,似是没想到这么简单一件事,看看众人,点头答应了下来,留宿下来,他正好可以蹭饭。
李沐笑笑,一指沉香:“第二件事,沉香是三圣母的儿子,你负责教他法术武功,帮助他劈开华山,把三圣母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