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7ka优美都市小說 《冥河傳承》-第一千二百一十五、六章 試探來了鑒賞-lwzu9

冥河傳承
小說推薦冥河傳承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试探来了
晔洲福王府,这一天夜里,一位不速之客前来拜访福王。
“什么人?给本王滚出来!”原本在屋里打坐行功的福王,忽然之间警觉到有人来了,开口喝道。
声音竟然没有传出屋子,便被一层无形的真元护罩给拦了下来。
“福王爷且慢动手,是我这个老朋友来找你叙叙旧。”一个儒雅中年人打开了房门,光明正大地走了进来。
“原来是你,聂如鑫。”福王站起身来,走到了桌前,拿起了茶杯,倒了两杯茶。
“来者是客,聂兄请!”
伟力归于自身,福王自然不怕什么深夜来客,礼数仍然是做到了。
聂如鑫,号狂刀,乃天下间赫赫有名的刀神之一。
所谓刀神,便是以刀道入神境的武神强者。
当年福王游历天下,挑战各路高手的时候,与聂如鑫有过交情,且不浅。
“聂兄一向独来独往,今日怎么会深夜来访?”福王开口问道。
“谁叫我欠了人家一个大人情呢,所以不得不来啊。”聂如鑫开口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好吧,聂兄此来有何指教?”福王也不多问,直入正题道。
“在下来此,也是为了和福王爷谈件要事。”聂如鑫直白地说道。
“好,你说,我听。”福王魏无通直率地说道。
“王爷,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相信这个道理,王爷不会不明白。天魔教的崛起,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而王爷你必然首当其冲。”聂如鑫开口说道。
“呵呵,聂兄,看来这些年你变化极大啊。”魏无通深深地看了聂如鑫一眼,轻声感叹道。
“哎——没有办法,现实如此,不得不为啊。”聂如鑫明白魏无通的意思,他只能这样解释道。
“如果只是这些废话,那就不用多说了,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现在本王不会招惹天魔教。”魏无通直白地回答道,几句话就想骗自己给正道武林当枪使,这怎么可能?本王可是朝廷亲王,不是武林散修。
―――――――――――――-
这些年,魏无通早就派人去调查天魔教的底细了,现在的天魔教根本不具备走出烟洲的能力,就算是烟洲他们都吞不下,只能勉强吞掉一半。就是这一半,都有些消化不良了。天魔教的发展速度再快,短时间内也威胁不到福王府,只能算次要矛盾。
真正让福王警惕的,还要属能够直接威胁到福王府的太一门,这是对峙了许久的老朋友了。很不巧,太一门就是正道势力之一。
晔洲,武林归太一门管,朝廷机构归福王管。
但福王手中有着一支精锐的军队,所以晔洲整体来说,还是福王势力最大。
不过福王府也无法覆灭太一门,实在是因为太一门的底蕴太深,并且实力强悍。
福王与太一真人交手过好几次,次次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王爷误会了,这次聂某不是代表太一门来的,而是来请王爷陪在下一起去一趟烟洲,聂某自会亲自出手试探一下那天魔教主的底细,王爷和太一真人只是在下请去做个见证的。”聂如鑫回答道,“早就久闻【天魔刀】之名,这一次聂某便是有心想要见识一下这门魔道第一刀法的厉害。”
武林之中,以武会友,上门挑战是常有之事。
一般来说,上门挑战都要请几位同道一起去做个见证或者是助拳。
这里的“助拳”并不是一起上门挑战,而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对方使诈呢?
比如说,比武输了,人家输不起使阴招,怎么办?
助拳就是助这个拳了。
当然,比武输了不认账,还要使阴招,要是传出去,那必然是名声扫地,颜面无存。这比起认输的后果还要严重。
输了,就也输了,各宗各派又不是没有输过。
知耻而后勇。
这次输了,回头苦练一番,下次赢回来就是了。
“你想挑战天魔教?你疯了?”魏无通惊讶道。
狐貍老板你幹嘛
不是谁想成名都敢上门挑战的。
上门挑战可以,生死勿论。
―――――――――――――-
通常,上门挑战的人被主人家打死了,那是活该。
死了,也没人说什么,你想踩着人家的名声上位,就要有被对方打死的觉悟。
基本上,大部分想要成名想疯了的人,都会这样倒在成名的道路上。
天魔教可是历古四宗之一啊,魔道中的魔道,聂如鑫上门挑战对方教主,基本上就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打得赢,天魔教顾忌名声,还会放你下山。
打不赢,就不要想活着下山。
“初入神境以及神境一步之中,练刀的高手本来就极少,我已经找不到对手了。这一次我肯出手也是为了见识一下魔道第一刀法的精彩,哪怕是死。”聂如鑫毫不在意地回答道。
他的修为停留在神境一步,已经有许多年了,算一算,聂如鑫成名也有五千多年了,他仍然卡在神境一步巅峰,无法跨越出第二步。
他当年以刀入神,练就刀神之体,可第二步需要真元注灵,将真元彻底以大道之力洗练成刀元,那就难了。
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
敢强行跨过这一步的刀神,基本上全死了。
只有找到神魂对于刀的感动,才能借着这份感动,跨出关键的一步。
这一步,就好像阴神真人跨入生死玄关一样,玄妙不可言,契机只有自己才知道,能不能跨过去,真的说不准。
聂如鑫修炼至今,天下间能够给他带来这份感动的刀神强者,已经没有了。
天下间神境一步的强者肯定有不少,可是在刀道上能够给他触动的却没有,这是他最大的悲哀。
这些年,聂如鑫在天下间不断寻找刀道天才,传播刀法,为的就是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又一个的对手出来。
只不过几千年过去了,仍然没有让他满意的对手出现。
聂如鑫大限不远,他已经等不及了,所以,他才会在别人的劝说之下,前来烟洲挑战新崛起的九绝魔圣。
牧神記 宅豬
因为【天魔刀】有着魔道第一刀法的美喻,这不是说着玩的,而是事实!
99度深愛:總裁請自重 桐陌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试探来了
晔洲福王府,这一天夜里,一位不速之客前来拜访福王。
“什么人?给本王滚出来!”原本在屋里打坐行功的福王,忽然之间警觉到有人来了,开口喝道。
声音竟然没有传出屋子,便被一层无形的真元护罩给拦了下来。
“福王爷且慢动手,是我这个老朋友来找你叙叙旧。”一个儒雅中年人打开了房门,光明正大地走了进来。
光和暗之偵探男友是怪盜
“原来是你,聂如鑫。”福王站起身来,走到了桌前,拿起了茶杯,倒了两杯茶。
“来者是客,聂兄请!”
伟力归于自身,福王自然不怕什么深夜来客,礼数仍然是做到了。
聂如鑫,号狂刀,乃天下间赫赫有名的刀神之一。
所谓刀神,便是以刀道入神境的武神强者。
当年福王游历天下,挑战各路高手的时候,与聂如鑫有过交情,且不浅。
“聂兄一向独来独往,今日怎么会深夜来访?”福王开口问道。
“谁叫我欠了人家一个大人情呢,所以不得不来啊。”聂如鑫开口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好吧,聂兄此来有何指教?”福王也不多问,直入正题道。
“在下来此,也是为了和福王爷谈件要事。”聂如鑫直白地说道。
“好,你说,我听。”福王魏无通直率地说道。
“王爷,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相信这个道理,王爷不会不明白。天魔教的崛起,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而王爷你必然首当其冲。”聂如鑫开口说道。
“呵呵,聂兄,看来这些年你变化极大啊。”魏无通深深地看了聂如鑫一眼,轻声感叹道。
“哎——没有办法,现实如此,不得不为啊。”聂如鑫明白魏无通的意思,他只能这样解释道。
“如果只是这些废话,那就不用多说了,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现在本王不会招惹天魔教。”魏无通直白地回答道,几句话就想骗自己给正道武林当枪使,这怎么可能?本王可是朝廷亲王,不是武林散修。
―――――――――――――-
这些年,魏无通早就派人去调查天魔教的底细了,现在的天魔教根本不具备走出烟洲的能力,就算是烟洲他们都吞不下,只能勉强吞掉一半。就是这一半,都有些消化不良了。天魔教的发展速度再快,短时间内也威胁不到福王府,只能算次要矛盾。
真正让福王警惕的,还要属能够直接威胁到福王府的太一门,这是对峙了许久的老朋友了。很不巧,太一门就是正道势力之一。
晔洲,武林归太一门管,朝廷机构归福王管。
但福王手中有着一支精锐的军队,所以晔洲整体来说,还是福王势力最大。
不过福王府也无法覆灭太一门,实在是因为太一门的底蕴太深,并且实力强悍。
福王与太一真人交手过好几次,次次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王爷误会了,这次聂某不是代表太一门来的,而是来请王爷陪在下一起去一趟烟洲,聂某自会亲自出手试探一下那天魔教主的底细,王爷和太一真人只是在下请去做个见证的。”聂如鑫回答道,“早就久闻【天魔刀】之名,这一次聂某便是有心想要见识一下这门魔道第一刀法的厉害。”
武林之中,以武会友,上门挑战是常有之事。
一般来说,上门挑战都要请几位同道一起去做个见证或者是助拳。
这里的“助拳”并不是一起上门挑战,而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对方使诈呢?
比如说,比武输了,人家输不起使阴招,怎么办?
助拳就是助这个拳了。
当然,比武输了不认账,还要使阴招,要是传出去,那必然是名声扫地,颜面无存。这比起认输的后果还要严重。
输了,就也输了,各宗各派又不是没有输过。
知耻而后勇。
这次输了,回头苦练一番,下次赢回来就是了。
“你想挑战天魔教?你疯了?”魏无通惊讶道。
不是谁想成名都敢上门挑战的。
上门挑战可以,生死勿论。
―――――――――――――-
通常,上门挑战的人被主人家打死了,那是活该。
死了,也没人说什么,你想踩着人家的名声上位,就要有被对方打死的觉悟。
基本上,大部分想要成名想疯了的人,都会这样倒在成名的道路上。
天魔教可是历古四宗之一啊,魔道中的魔道,聂如鑫上门挑战对方教主,基本上就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打得赢,天魔教顾忌名声,还会放你下山。
打不赢,就不要想活着下山。
“初入神境以及神境一步之中,练刀的高手本来就极少,我已经找不到对手了。这一次我肯出手也是为了见识一下魔道第一刀法的精彩,哪怕是死。”聂如鑫毫不在意地回答道。
他的修为停留在神境一步,已经有许多年了,算一算,聂如鑫成名也有五千多年了,他仍然卡在神境一步巅峰,无法跨越出第二步。
他当年以刀入神,练就刀神之体,可第二步需要真元注灵,将真元彻底以大道之力洗练成刀元,那就难了。
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
敢强行跨过这一步的刀神,基本上全死了。
只有找到神魂对于刀的感动,才能借着这份感动,跨出关键的一步。
这一步,就好像阴神真人跨入生死玄关一样,玄妙不可言,契机只有自己才知道,能不能跨过去,真的说不准。
聂如鑫修炼至今,天下间能够给他带来这份感动的刀神强者,已经没有了。
天下间神境一步的强者肯定有不少,可是在刀道上能够给他触动的却没有,这是他最大的悲哀。
尋花問柳
这些年,聂如鑫在天下间不断寻找刀道天才,传播刀法,为的就是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又一个的对手出来。
差一章,还在码,一会儿改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