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k6u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港樂時代-第480章 警犬巴打-81p8m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笃笃~”
写字楼内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一个伏在案首的中年人抬起头来。
林义秋随即露出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表,“阿杰,你再迟一分钟,我就要下班走人了。”
卢东杰上前与他握一握手,开着玩笑道:“林sir,如果我能搭着火箭过来就好了。”
林义秋从枱面抽起一份文件,“走,现在带你去狗房去看下你的巴打。”
卢东杰和陈钰莲两人跟着后面,沿着弯弯曲曲的楼道,最后进入狗房。
这里每一个独立起居仓室,都关养不同品种的狗,味道还是有一点不同外面的。
警犬的警觉性非常高,似乎嗅到了陌生的气息,马上都提高了警惕。
陈钰莲似乎听到狗的低沉怒吼,害怕得死死地捉住他的手臂。
卢东杰给了她一个安心笑容,然后颇为好奇地打量这里的环境。
警犬队成立初期,都是以德国牧羊犬为主,也就是俗称的狼狗。
德国狼狗性格忠心、勇敢、兼外型威武,是敬察在巡逻的最佳工作伙伴。
然而,在一般的毒品与爆炸品的搜寻工作方面,则需要用上史宾格犬或拉布拉多寻回犬。
因为这两种犬只的嗅觉较诸其他犬种更为灵敏,同属聪明、忠心及勇敢的犬种。
林义秋是警犬队的总督察,警犬队的一哥,负责管理这里的日常警务工作。
他在一个仓室停下脚步,对年轻人说,“阿伟,你去将巴打牵出来。”
何志伟闻言一愣,看了眼林义秋,又看了眼卢东杰,脸色有些犹豫。
他几经艰难,终于鼓起勇气,“林sir,真的要将巴打送走吗?”
林义秋拍拍他肩,劝解道:“阿杰不是外人,你有机会驯养巴打,他有一半功劳的。”
卢东杰但笑不语。
何志伟低低头,“是,林sir。”
他是负责驯养的警犬的敬察,警员阶级,正式官方职衔是御犬师。
林义秋转过头,感慨地说笑:“你都脱离苦海了,我还要在这里当「狗官」。”
卢东杰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我倒是羡慕林sir这份差事,没有那么多黑白是非。”
他停了一停,“狗是忠心耿耿,而且永远是不会背叛主人。”
林义秋不置可否,笑笑不说话。
他对这份清闲的工作确实满意之极,虽然老是被同僚笑称他是「狗官」。
萬古人皇
但这个「狗官」完全是一般称谓,沒有任何贬义或侮辱。
何志伟牵出来的那条警犬,看见卢东杰的时候闪过一丝狐疑,但随即露出兴奋过来神色来。
太陽的距離 黑曜聖石
卢东杰见到巴打的精神状态,还有体态特征都不错,顿时放心了。
他忽然测试一下,朝它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嘘”
但是这只巴打警犬没有反应,反而是其他仓室的狗开始警觉地低吼起来。
陈钰莲见他口令的没有任何效果,偷偷地转过头捂嘴笑了起来。
“sit!”
那個男生他好拽
“stay!”
何志伟连续喊了两个口令,这条警犬都按照指令做足,没有一丝分神懈怠。
虽然警犬为警队所拥有,但御犬师是它的唯一施令者,它只听从御犬师的指令。
御犬师对它也要负上全部责任,一人一犬的主仆关系,是他们的工作理念。
林秋义忍住哈哈大笑起来,“阿杰,巴打似乎还认得你呀。”
卢东杰不禁露出了笑意,摸摸狗头,“毕竟一起并肩作战过的,是吧,巴打。”
巴打警犬没有反应,只是左右摇头看,张大嘴巴,伸出长长的舌头。
警犬队之前是没有引入这种比利时牧羊犬,作为警犬的选项来训练的。
只不过是卢东杰当时多管闲事,提交一份报告,后来被警队采纳了意见。
他身体力行做了表率,这只巴打警犬还是由他亲手养大的。
当时警队正好推行「警察幼犬寄养计划」,普通市民可暂时领养狗房的初生幼犬,让它们习惯与人相处。
等到狗只长大到指定的年岁后,警方会从领养人接回狗只,正式训练成警犬。
这只比利时牧羊犬,也俗称马莲莱犬,体型中等,较狼狗活动矫健,非常适合作为巡逻犬。
它的性格除了忠心和友善外,亦非常聪敏,服从性高并易于训练。
这一只即将退休的巴打警犬,今年才五个年岁,远还没到退役的年龄。
異世之弱肉強食
只不过在年前的时候,它执行巡逻任务的时候与歹徒搏斗,受过一次重伤。
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和休养,它已经不适合在一线执行任务,需要重新回归普通社会生活。
巴打虽然已经不适应执行警犬任务,但用作普通的看家护院是绰绰有余的。
香港警队现役的警犬拢共只有五十多只左右,每一只都非常珍贵。
警队对申请领养退休警犬的资格审核十分严格,普通人几乎没机会领养到警犬。
極品女
庶女謀略
警犬毕竟是大型工作犬,需要较大的活动空间,给它来正常的起居生活。
当然卢东杰的身份和经历,自然是没问题,优先照顾自己人。
林义秋把一份文件递给他,“把这个签了,巴打以后就交给你了。”
卢东杰笑着接过来,大概看了一遍,重重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他与林义秋握手告别,“今次真是要多谢林sir,下次回来我请你饮茶。”
何志伟把绳子递过去,认真地看着他,“请一定把要它照顾好,有问题可以随时找我。”
卢东杰伸手与他握手,“放心,我不是第一次照顾这个家伙了,有时间我会带它回来的。”
他把巴打牵上了吉普车后座,这个位置十分宽阔,足以让它保持舒适的空间。
林义秋和何志伟站在一起,目送着他们车尾灯渐渐消失在黑夜中。
在吉普车上巴打警犬,频频向窗外回望,好像知道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林义秋又再拍拍他的肩膀,“这次也是善始善终,你也不必担心什么。”
何志伟动动嘴角,低头不语。
御犬师始终和警犬合作了多年,一朝一夕,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卢东杰开着快车往回走,巴打还是精神奕奕,陈钰莲反而昏昏欲睡的样子。
他还是有一段时间没来新界的这边了,现在的青山墟早已拆成一片废墟了。
香港政府积极发展新的卫星城市屯门,不惜把这里最有特色的鱼艇、蚝档都搬迁走了。
卢东杰向附近的居民打听了一下,才找到那些原来的店家的位置。
两人最终找了一家叫「和记」的海鲜大排档,直接把宵夜当晚饭吃了。
这个店家以前都是在海上,现在都搬到陆地上了,味道倒是没什么变化,一样物美价廉。
皇恩蕩漾
巴打一直趴在那里,耳朵竖起,眼神里保持着警戒的姿态。
陈钰莲吃到一半,有些于心不忍,“你看它孤零零的,不如给它找个伙伴。”
卢东杰一本正经地说,“我看你家那边满山都是狗,什么时候去抢一只回来,给它做夫人。”
陈钰莲嗤一声笑出来,“我们那里都是普通的狗,怕是和它合不来呢。”
卢东杰,“那是叫中华田园犬,几千年的血统不知多高贵呢。”
陈钰莲一怔,马上露出笑容。
永世沈淪
深夜的公路上,卢东杰载着小龙女飞驰着,沿途可见不少的飞车党。
飞仔最喜欢来这边飞车,四个轮的汽车,两个轮的电单车都有。
不过没人敢来挑衅卢东杰,因为他的巨无霸分分钟可以把他们铲下山崖去。
这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
有香车,有美人。
还有一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