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7ac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931章 劍門將開-sgayf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31章剑门将开
问道刺鼻气味,陆寒脑海中微微一乱,但瞬间恢复正常,并且他的眸中,闪过几丝戏谑神色,一眨不眨的盯着独腿人胸前的镜面。
忽然,自称夺宝道人的独腿人,盯着陆寒的面孔,本想念念有词,却感觉哪里不妙,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顿时陡变。
丹符天尊
但一声惨叫就从他嘴里喊出,双手抱头仰面栽倒,鼻孔里血迹狂流,双眼几乎翻白,五官逐渐扭曲。
“啊——!神魂攻击……”。
‘呜呜……!’
但顷刻间,一阵鬼哭狼嚎大作,从金花长袍人的香炉里传来,恶臭之气顿时浓郁无比,呼吸之间把千里内覆盖,并且神念和目光尽数受阻,栽倒嚎叫的夺宝道人,已经诡异的消失了,前方只有几个光点正在溃散。
陆寒迅速抬头,在他头顶不知何时,居然多出个阴森诡异的婴儿,本该白胖可爱,却被浑身缠绕的血色纹路,以及黑色淡淡的五官,衬托成一个幽冥小鬼般,正冲着他诡异坏笑。
“就知道你的神通这次不会灵验,还是助我烘烤他的神魂,那样才能吐露出一切,他百年成就真仙的秘法,完全会让我万年内跨入玄仙之列。”
金花长袍人的狞笑声,在这片虚空回荡,产生无数次回音,似乎永不停歇。
他的巨大香炉,又绽放出惨黄色的煞光,短香冒出的浓烟,让虚空开始粘稠,千里内开始皱巴巴的,似乎遭到神秘力量拉扯。
砰!
脚下百丈处,一团足有几十亩大小的火焰,也在此刻熊熊爆燃,但无丝毫热度,烘烤陆寒时,一种不但酸软无力,并且三魂七魄即将出窍的感觉,正从未如此强烈。
“可笑!尔等还不够资格获取这份机缘,到要让我谢谢诸位送货上门了。”
陆寒猛的抬头,才发现一只小手已经距离自己不足十丈,正快速悄悄靠近,手心里是一朵边缘惨黄色的乌黑鬼花,几乎就要按在头顶。
但自从他也神秘一笑,接着就对着婴儿喷出道霞光,而周围千里内,也顿时寂静无声,他的双手撤回,却都多出一根纤细光丝。
“光阴之丝?!”
“时间停滞?!”
“不好!他竟然是玄仙,我们上当了,快撤!”
娘子,在下有疾 林風輕
三种不同声音的惊叫,从各个方向传来,但立即听到爆裂声响,在上方轰隆隆拉开,那个不人不鬼的婴儿已经不见,只剩精纯至极的阴煞洪流,被霞光卷住后落下,尽数融于陆寒身体。
“哎呀!他吞了我的化元阴气,拓魂神炉也不起作用,此人恐怖如斯!”
这片空域的异象,只要是两人施展的秘术,都神奇般凝固不动,但陆寒却不受影响,几乎形成一边倒的灭杀。
另一侧,一直抱肩观望的是个白衣矮胖子,此刻神色大变后,省去立即缩小,并燃起涛涛光焰。
那光焰的法则气息,让陆寒都为之侧目,焰火内部居然是空心,在行动自如后,此人顿时拍打头顶,张口喷出个灰褐色革囊。
呼啦啦飓风骤起,从革囊里面冲出三团白烟,在高空中一凝后,竟幻化成三只蓝色灵鸟,微微闪动双翅,眨眼间到了陆寒近前,并且喷出大量星光。
这一切未受道丝毫时间法则的约束,每团星光足有上百,每个颗粒都沉重万分,似乎直接炼化星辰而得,都对时间封锁视若无物,全面覆盖的向陆寒砸来。
他能清晰感应出,每颗星光都是万吨之重,绝对炼化过陨星,取其精华打造而成,一次砸出是如此之多,这个家伙必然光临过古老荒星,那是距离仙域很远,非常凶险的地方。
“还有什么,统统拿来!”
就见陆寒不惊反喜,双手开始在胸前挥动,如推动波浪般,当整个虚空骤然一松,时间法则恢复正常,着数百星光,忽然齐齐下沉,仿佛失去驾驭,尽数向地面追去,三只灵鸟立即慌乱大叫。
因为一股更为沉重无比的力量,在陆寒双手间泛出,他的两个掌心,也涌现出惊人的星辰力量,堪比片片星河,数量之多无法计算。
白衣矮胖子感觉身躯一沉,神情骇然下,就想驱动三只蓝色灵鸟,要将数百星光吞回腹中。
北明不南渡
但两只大手更快一步,膨胀到千丈之巨,闪电般出现在地面上,形同两块无法撼动的地板,接着就有密密麻麻的巨响。
一颗颗星光砸落,地面开始巨震,龟裂出大量缝隙,向四面八方快速蔓延,如蜘蛛网般恐怖。
“居然胆敢硬接,废了你的爪子!”
但是,白衣矮胖子话音未落,就惊惧的满脸发白,他见到多达三百颗星光,全部重重砸进陆寒的双手中,但并未出现骨断筋折,甚至血肉碎裂的景象。
反而那些星辰颗粒,全部晶光狂闪,纷纷的没入双掌后,就化为其中的一部分,漫漫星河里又多了几分灿烂。
滚滚恐怖的星力,和蕴含的阴极属性,正通过两个臂膀,化为涛涛洪流,全都涌向陆寒全身,一股匹配天地的恐怖气息,从他身上倾泻出来,玄仙之威开始纵横。
独腿的夺宝道人,最先化作一团光芒,呼吸间跑到数百里外,逃遁和反应速度,简直无法挑剔。
金花长袍人面露不甘,但也无法可想,他收起香炉后,狠狠的瞪了陆寒几眼,才转身就地一滚,背后生出两对紫黑色翅膀,略微扇动便撕破空间,下一秒就到了几百里外。
“慢来,慢来!”
就见陆寒并不着急,总是双掌上多了数百星辰,但在星河消失后,恍若未曾收获,动作毫无半点沉重迹象,并且右手强光频闪,就对着逃跑的二人连续挥动各一次。
‘噗嗤!铿锵!’
天地间,银濛濛的符文忽然冒出无数,一根尺长的短矛,和一把尺长小剑,就对着两人方向暴射而出,直接忽略虚空,横跨几百里,出现在他们后方。
“该死的,真是个硬茬子!”
夺宝道人就要再次瞬移,但背后奇寒无比,接着就被一片银白光芒笼罩,他立即回身,在胸口处抽出一把蓝灿灿的迷你小刀,看也不看的扔了出去,随后继续瞬移。
强横的法则,从蓝色小刀上席卷而出,虚空汇总顿时多出个巨大刀影,刀刃上刻着惊人至极的法则灵纹,和斩到的小剑狠狠撞击。
“中品仙器?!”
在陆寒微微讶然中,一团银色光晕和一片蓝色汪洋,在那里彻底爆裂而开,几乎刹那间,两种强横法则产生各种怪异尖鸣,在彼此剧烈撕扯,不要命的仿佛交错。
各种剧烈波动疯狂涌现,带有毁灭力的风暴,猛地冒出数十个,围绕兵戈相击凶狠旋转,数百里天空都因此扭曲。
但夺宝道人瞬移的刹那间,身躯已经虚化,即将消失在原地,但心神里突兀的产生强烈警兆,导致他中断逃遁,变为横着移动。
一把更加迷你的剑刃,莫名其妙斩下,接着就金色血雨喷射,一条胳膊留在那里,掉在地上不断抽动弹跳。
“啊……又来了。”
痛叫声才出口,就变成惊骇的狂呼,似乎害怕到了极点,但横移完毕的身躯,直接僵化在数百丈外,因为夺宝道人的身前身后,以及上下左右,都有晶莹小剑,将所有退路封死。
撕扯搅动的现场,蓝刀被利剑牵制住,并且还占据上风,压倒性的以银濛濛符文居多,并且无法看出围住自己的小剑,到底是什么类别的仙器。
“绞杀!”
“等等……”。
但陆寒命令已下,夺宝道人已经没了机会,多达九把小剑,一个模糊下就形成银色旋涡,将他直接裹在里面,怒骂和求饶声接连冒出,转眼又是狂怒,但在一阵尖鸣之音过后,那里迅速归于安静。
六百里外,金花长袍人的身影面前,一根巨大长矛插在那里,有银色旋涡环绕,兵戈气息惊为天人,似乎只要他一动,就会遭到千百神兵洞穿。
发现同伴没了气息波动,此人汗流雨下,肌肉颤抖片刻后,一股凶狠意念占据眉梢,他身上的气息,骤然间比方才暴涨三倍,原本才跨入后期不久,此刻竟然毕竟大圆满,威压竟然比夺宝道人还强大。
但他的周围,也密密麻麻如进密林,那根长矛跟着气息膨胀,也演化出愈来越多的虚影,并且尖端锁定了目标,光晕几乎滔天。
無為傳說 楊奇
那里以金花长袍人为中心,一道金光琉璃的光柱,被银濛濛浩瀚气息包围,杀伐之意越来越浓,然后就有氢弹爆炸般的光芒,直接湮灭天地,照亮大片天宇。
“自爆仙躯?这样就能逃掉?哼!”
陆寒身躯一股悸动,脸庞也哆嗦了几下,他情形感觉到那把短矛蹦碎了,而巨响的地方,内部仍旧是金色狂流,外面四方仍旧银光狂闪。
薄情黑帝的心尖寵
但周围已经昏暗不少,无数空间白痕密密麻麻,从暴轰处散发出的毁灭力波动,正向四面八方激烈宣泄,似乎要摧毁半个仙域。
“别打了,我愿意满足你,配合你,甚至做前辈的随从,若能活命,提出啥条件都行!”
当一轮银色骄阳,在白衣矮胖子的头顶徐徐冒出,表面尽是复杂的符文,还分裂出无数光团围绕,几乎能将他冻毙,赶紧跪倒告饶,磕头堪比捣蒜。
但下一刻,骄阳一闪就再次爆裂而开,化为恐怖的光柱,正好打在白衣矮胖子身上,一圈圈银色波浪,伴随着凶猛扩散,那里多了个大坑,坑洞上方颤抖轰鸣。
半日之后,位于大战之地的西北方,在数百万里外,有处高耸参天的密林,断断续续的古老遗迹附近,陆寒从虚空里跳下。
他右手间提这个仙婴,浑身乳白色,两条道纹环绕在胸部,这是修为达到真仙的法则标志,陆寒的仙婴是三条道纹,但最后那道未曾凝实,静待仙躯法体大成。
仙婴早已昏死,肉身被光柱彻底抹去,对于此人的请求,陆寒根本没有考虑,他岂会找个心术不正的家伙做奴仆。
依仗强大无比的神魂,直接对此人进行搜魂,海量信息爆炸般的涌来,作为流窜各地,喜爱杀人夺宝的家伙,就是一个详实无比的资料库,比混元阁里的那些玉符和经卷实用太多。
而且这具婴体,用来作为锤炼仙躯的主药,就是最好的一味神料,打造真极之躯是进阶金仙的先决条件,达到肉身不死不灭的状态。
看似短暂的大战,却消耗掉了他接近三成法力,进入玄仙后未曾稳定境界,此刻便是隐患频出,好在拥有玄阴仙决。
体内的仙婴,已经老气横秋,彻底脱去稚嫩,跨进成年人行列,就是缩小数倍的陆寒。
半个时辰后,仙婴挥动小手,祭出一道银濛濛**,在上面连连点指,体表就有金色流光闪烁,不时伴随一道翠绿生机。
在奇经八脉里奔涌,以及血管脉络里流淌的,除了仙人该有的金色血液,还有三成的银白色液体,迥异于其他修士。
**上的三个锯齿,仿佛缺失一般,但里面的玄阴之意最为恐怖,正是从这些齿轮里面,奔涌着黄河大江。
仙灵气如潮水般涌来,排除一切纯阳属性和杂质,其他的则形同无数海口,一条条气龙蜂拥而入,迅速被炼化成最精纯的能量流浆,共同恢复陆寒的实力。
“额?天轮门竟然拥有所需神料里的两种,这厮是如何得知的,怕是杀了人家的嫡系弟子,他们没有金仙,放着就是暴殄天物,还真要去一趟。”
‘剑典?剑洞迷空?当年就听说过,此宝似乎是一个叫萦光大罗的东西,剑典轮转,只为了一丝善果,曾经略有耳闻这小厮。’
一面滋润仙躯,一边从搜魂得到的信息中,获取能用到的资料,不久后便皱了皱眉头。
此刻的天轮门,已经是个不小的漩涡核心,一些玄仙和真仙在那上演着各种阴谋诡计,根本不够陆寒入眼,他对宗族内的宫斗剧更不感兴趣,因此才向北而走。
天轮门,为下一任族主遴选,才设立的兰台之会,已经定在数日之后,这几天就成了临时的交易交流小会,各种奇门邪道纷纷赶来,争取借此机会,寻到苦求多年的奇珍异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