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6m4都市小说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三百二十五章 直搗黃龍推薦-216oz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有一件事方寸猜的倒是没错。
自己双亲的下落,很快便有风声传了出来。
据探子打探,那一伙侵入了柳湖的妖魔,攻入城中,掳走了方家二老,之后一路向南,连穿二郡,离开了鼋神国的境内,旋及去到了与南疆相接的一片无主蛮山之中,并且在蛮山之中的问天山盘踞了下来,若是短时间内赶过去相救,想必还有可能救出那两位老人。
而传闻中的方二公子,听得这个消息,也立时大惊,当即借兵买马,要往问天山走这一趟,只可能,那里已不是鼋国境内,便是鼋神王,也无法直接调谴将首帮着他救人,而偏偏的,也是在这一段时间,整个鼋城,或说整个大夏的局势,忽然就变得异常严峻。
朝堂有严令下来,质问和谈为何还没有一个结果。
下方也有一些商号与世家、宗门,急着了解这商贸之路该怎么走。
而与此同时,南凰神国境内,有人叛乱,形势危急。
而更有鼋城探子打探得知,天行道的刺客,在某一地忽然现身,斩杀一人,留名而去!
穿越特警:無敵狂後駕到 貓貓咪
倾刻之间,形势大变,不由得不让人猜测,这些事情,是否与方家有关。
但无论如何,救双亲心切的方二公子,却似慌了手脚,立时便决定赶赴问天山,务必以营救出双亲为要,因此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不足两天,连随行的高人都没有安排几人,他便勿勿在众人眼下,离开了鼋城,连夜腾云,搭着法舟,向着问天山的方向赶了过去……
……
……
“这似乎,太急迫了些?”
鼋城之中,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街头巷尾谈论着此事,纷纷摇头感叹:“不急迫又能如何?这方二公子哪里有什么选择可言,说来可笑,若是常人爷娘,或许就弃了,偏生方二公子弃不得,那两位老人,可不仅仅是他的双亲,还是仙师方尺的双亲,他如何能弃之不顾?”
“而今之际,他要么便往朝歌,向朝中大人哭诉,求人帮自己救回双亲,但那些朝中大人,做事之慢,你是知道的,况且那些妖魔以雷霆之势,离开了大夏境内,鞭长莫及呀……”
“再要么,他便是留在鼋城,集齐了人马,再往问天山,但是……谁能帮他?”
“……”
一片议论里,又有人笑道:“或许还有一策,不是有人暗中传言说这件事与龙城有关么?或许方二公子直接往龙城去,也一样能求得对方放人,当然了,人家那位龙城少主,一开始便说了要帮忙,结果却被心急的方二公子乱剑斩了分身,想必这时候心里还有气呢……”
“有气也是会谈的,不知你听说了一个消息没有?”
泰國異聞錄 羊行屮
“什么消息,值得你这大噪门压低了声音说话?”
“仙师方尺,确实留下了一道传承……”
“无相秘典!”
“嘘……”
……
……
一品毒妃
而在一片流言之中,方寸确实离开了鼋城。
在一艘游山玩水,行驶在荒郊野岭的法舟上,他穿着一席白袍,身边跟着被他从守山宗唤了回来的小狐狸,雨青离、云霄,以及他那一只爱多嘴的鹦鹉等等,慢慢悠悠的喝着茶,饮着酒,吃着小狐狸剥好的瓜子,阳光从天上洒落了下来,舒服得让人几乎要睡着。
新婚舊愛,總裁的秘蜜新娘 穆如清風
軍婚也浪漫
“所以,我们真的要往南疆去?”
花魁為後:皇上快到碗裏來 簡尾喵
云霄已经出发了三天,仍然感觉有些不够真实,惊疑的左右四顾着。
方寸点头:“自然是往南疆!”
醫典天術 正不二
云霄脸都快扭曲了:“那么,为啥究竟一定要往南疆?”
方寸静静开口:“南疆有个温柔乡,此地存在一日,南疆的妖丹便会被源源不断的炼制出来,妖丹流入大夏,便会滋生出不知多少邪侫,如今这场和谈,之所以如此麻烦,不就是因为这些妖丹的事情么?所以,若想促成此事,不往南疆走上一圈,又如何解决得了?”
“可关键是……”
云霄有些心急,但末了却是无奈叹了一声,端起茶盏,一饮而尽,叹道:“无相秘典的消息被人露了出去,也不知这天底下多少人在找你,结果咱们,却偏生离开了鼋城……”
“正因为有人找我,所以才要往南疆去不是么?”
方寸笑了笑,道:“于公,往南疆去一趟,可以促成和谈!”
“而于私……”
他目光微微一冷,显得有些阴冷,半晌才道:“南疆那些妖魔,认准了龙城,与之勾结,甘为驱使,先是要取我性命,后又对我方家不利,如小丑跳梁,不知死活,那么……”
媚情,強上少將 平心兒
他微微一顿,低声说道:“既然他们要逼我出鼋城,那我便出来又如何?”
“若不去还他一份厚礼,岂不让世人笑我方家人不懂礼尚往来?”
“……”
云霄听得此言,也微微沉默。
他仍然记得当初方寸说出自己的目的来时给众人带来的无形震惊。
妖魔行凶,龙城使诈,暗流涌动,形成乱麻,怎么办?
方寸给出来的回答很简单:
凰神王自回凰城平乱,鼋城自往朝堂观势,诸宗继续留在仙会,而自己则……
昏婚欲醉:專寵小小替身妻 淺鏡子
……直捣黄龙!
只是,那可是温柔乡啊……
有大妖尊坐镇的南疆最妖邪之地……
而这位方二公子的修为,也只是金丹……他究竟成丹了没有?
这点子修为,在没有请凰神王的随行相护的情况下,他怎么敢打温柔乡的主意?
云霄实在觉得这是件作死的行为,尤其是,既然作死,还非带着自己……
当然了,心里再不满,这时候也不好说些什么了。
毕竟方寸连凰神王都说服了,虽然根本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说服的。
心里无奈,最后还是只能问了一句:“那你家中二老,真就不管了?”
方寸听着这话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他忽然憋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
……
也在此时,南疆与大夏相接之地,蛮山深岭,天问山。
戰神主宰
一众妖魔盘踞于山上,腾腾妖气袭卷四方,使得此山像是笼罩了一层乌云。
大妖坐镇于山间,小妖四下里奔掠,也不知从这蛮山里摄来了多少野兽、妖兽,甚至是一些山间的流民,便皆聚在此处,生饮血,口嚼肉,残肢断骸,皆随地一扔,使得这好好的山清水秀的天问山,如一方修罗地狱也似,到处都是让人嗅了作呕的血腥气。
但偏偏,在这等野蛮凶悍的山上,居然还有人在认认真真的烤着肉。
几个修出了人相,看起来比较清秀的小妖,把肉烤得外焦里嫩,撒盐擦油抹孜然,那叫一个讲究,另外一边,还有几个小妖,有的在从一大堆摄来的酒坛子里,帮着寻找那几坛滋味最好的竹叶青,还有一只小妖,正在从几个女妖里面,挑选看起来姿色最出众的几个。
“青鳞大王,不过是两个凡人而已,咱们至于这么伺候着吗?”
有些妖怪实在感觉气闷,忍不住向领首的抱怨。
领首的妖王,名唤青鳞,上有一位结义兄长,如今正在鼋城作为南疆妖使和谈,而他则领了这么一个差事,可见这兄弟二人都是极受重用的,也是妖族里面难得脑子清楚的,闻言就一巴掌拍了过去,打的那多嘴的妖魔两只角断了一只半,骂道:“你懂个屁,那两个是普通的人吗?那可是大夏什么仙尺的爹娘,人家随便生个儿子,就比你家祖宗还强……”
被打的妖怪急忙捡回了角,沾了点唾沫,试着沾回去,一边委屈的道:“可那两个就是俩凡人啊,我要吃的话一顿都还不饱呢,再说,他们现在不是咱们的阶下囚么?只要管着饿不死,回头那位公子爷来了,交给了他,咱们就算完事,何必惹得现在这么麻烦……”
青鳞妖王一巴掌过去,将他刚刚沾好的角又给抽歪了,道:“风仪,礼数,懂么?”
“虽说到时候交给了那位龙城的公子爷就完事,但现在人在咱们手里,万一死了怎么办,你也知道,凡人胆子那么小,再说了,没听说这事还牵扯到什么‘不香蜜’么?那可是好东西,只要到时候那方家人交了出来,咱们也从中强要一份,带回了温柔乡去,那可不是……”
“嘿嘿……”
而在众妖议论纷纷,懒懒散散的时候,在山中,一众大妖环伺的一个宽敞帐篷里,方老爷子与方夫人两个,正一本正经的蹲在了案前,案上是烤好的肉,温好了的竹叶青。
而在案几对面,则是一排等着他们挑的妖姬,打扮得花里胡哨。
“肉不好吃,酒不好喝!”
方夫人一把将案上的肉与酒水都扫了下去,大骂道:“这东西是给人吃的吗?本老爷……不,本夫人要吃的肉,得是细挑五花,肥中带瘦,再用山泉水,搭上灵参宝材温火炖出来的妖兽之肉,只吃双颊肉,别的一点不要,酒,就得是三十年的梨花白,多不行,少也不行!”
“要是没有,我就绝食,饿死在这!”
一边负责伺候的小妖都快愁哭了。
“这些妖姬也不行!”
另外一边,方老爷子也发怒了,拿起鞋子就砸了过去:“妖姬妖姬,就得有点妖劲儿,上品花妖,中品狐妖,下品蛇妖,你懂不懂?你他娘的逮了几只黑熊怪来忽悠老子,老子是那么不识货的人吗?快去,给我整花妖来,但凡有一个不满意我就吃……我就撞死在这!”
说着指着旁边的大石块,大义凛然的威胁着。
这一下子,旁边的小妖们是真的被愁哭了……
而这方老爷与方夫人两个,则是得意的对视了一眼,暗自交流着。
“聪明吧?”
“咱俩一个要酒要肉,一个要美人儿,这不是酒肉和美人儿,那就全都有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