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準備迎接“拜登時代”:穩定且可預見的四年

華爾街準備迎接“拜登時代”:穩定且可預見的四年

(原標題:華爾街準備迎接“拜登時代”:穩定且可預見的四年)

財聯社(上海 編輯 劉蕊)訊,對於華爾街來說,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特朗普時代”,那就是“混亂”:無論是特朗普對美聯儲主席的口頭攻擊,還是突然決定對華加徵關稅,亦或者是對通用等大型企業的攻擊,都令市場猝不及防,時刻處在神經緊張狀態。

天貓淘寶雙十一紅包京東雙十一省錢指南

相對而言,擁有40年執政經驗的傳統政客拜登顯然更受華爾街的歡迎。儘管拜登計劃上臺後上調稅收和增強監管,但一個分治的國會大概率會阻礙他的政策施行。同時,拜登政府的不確定性顯然會少於特朗普政府,這將爲華爾街提供更多確定性和預見性。

被指保高層飯碗 國泰航空:管理層降薪是空乘兩倍

市場準備迎接“拜登時代”

在拜登昨日宣佈贏得大選後,儘管特朗普仍不願承認敗選,但翻盤機會已經不大。事實上,市場從上週已經開始提前消化拜登勝選的影響——上週美股持續大漲,因爲在拜登選情逐步明朗的情況下,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席位卻未明顯增加,這意味着市場本來預想的“藍潮”難以出現,而市場擔憂的拜登政府加稅、增加監管等政策將難以施行。

“市場在押注一個分裂的政府出現:拜登贏得總統之位,但共和黨控制參議院。”蒙德詹姆斯金融公司華盛頓政策分析師米爾斯(Ed Mills)表示。

作爲一個典型的傳統政客,拜登在華盛頓已經擁有40年的政治經驗,這意味着他的執政風格會更加的穩定——這顯然是投資者們所歡迎的。穩定的執政風格將減少市場不確定性,尤其是在貿易政策、外交關係以及和國會進行重振經濟談判等方面。

“過去四年,總會出現一條推特就引起巨大市場波動的情況,”米爾斯表示,“而這不是拜登的風格。”他認爲,即使拜登政府會有不確定性,也不會像特朗普時代那樣突如其來和不可預測。

再見,頻繁的人事變動

在特朗普時代,政府人事變更頻繁,光是白宮幕僚長就在四年內換了四任,其他官員也不斷被解僱或者自行離職,正應了特朗普那句“You are fired”的金句。然而這對投資者來說並不是件好事,因爲很多政策需要由聯邦官員制定,而頻繁的人事變動意味着政策也會不斷變動,這就增加了投資者預判政策方向的難度。

熱烈祝賀“智能工業論壇(深圳)暨東傑智能研究院成立典禮”活動取得圓滿成功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來猜測:誰會上位?誰會被解僱?總統喜歡誰?誰會擔任代理職務?”投資銀行Compass Point research & Trading政策研究主管Isaac Boltansky表示。

教育部:目前不具備將普通高中納入義務教育的條件

譬如,2018年,特朗普就突然發佈一條推特,宣稱前國務卿蒂勒森被炒——而後者當時剛上任14個月,也是通過這條推特才知道自己被炒的。

拜登主張激進電動車普及規劃 新能源概念股藏暗涌

Boltansky表示,在這些關於政策顧問和人事任命的問題上,特朗普的行事風格也如同真人秀一般,使得投資者很難預測實際的決策過程。

特朗普難以預測的風格使得其對手們也暈頭轉向,同時,這也使得投資者們對他的下屬們的言論難以予以足夠重視。“很多時候真的沒必要太關注他的下屬們的言論,因爲特朗普靠一條推特就能推翻所有其他意見。”

再見,多變的貿易政策

特朗普時代的不可預見性還體現在貿易政策方面。無論是中美貿易還是歐美貿易,政策的不可預見性都令華爾街大幅波動。投資者們總需要不斷猜測:關稅會上調還是下調?現在對美國企業來說是否適合海外投資?以及如何管理供應鏈?

“當我們處於關稅戰的陣痛中時,市場出現巨大的波動性,”景順控股首席市場策略師Kristina Hooper表示,“我們肯定可以看到一屆更加傳統的政府的迴歸,這有助於降低波動性。”

新款奔馳GLS450 3.0T 國六排放

相比於特朗普,拜登在歐美貿易方面可能態度更加溫和。同時,儘管他在中美貿易問題上可能同樣持較爲強硬的立場,但可能更傾向於用一種波動性較小的方式來處理中美貿易關係。

荷蘭國際集團(ING)策略師在研報中寫到:“不可預測的貿易爭端可能會結束,國際關係可能能迴歸到一個基於規則的體系中來。”

再見,“推特治國”

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中,不少人笑稱他是通過“推特治國”。然而這並非毫無依據:市場似乎已經漸漸習慣了特朗普通過推特發佈最重要的消息,也習慣了他動輒數十條的空洞喊話——而且有時候僅僅是喊話而已。

雙十一買買買?看看那些被“X唄”毀掉的年輕人

“股市幾乎快對特朗普的推特免疫了,並且逐漸將推特看作他執政風格的一部分。”Boltansky表示,投資者們逐漸意識到,特朗普的“言辭和實際行動之間存在差距”。

不過有時候,特朗普的某些推特仍能對股市產生核彈級的影響效果。比如在上個月,特朗普突然毫無預兆地在推特上宣佈停止財政刺激談判,使得道指在幾分鐘內暴跌600點。在那之後,特朗普又改變了主意,花了數週試圖在大選前達成一項刺激協議,但未能成功。

儘管拜登政府仍存在不確定性,但不太可能會像過去四年那樣混亂了。米爾斯說:“投資者們會喜歡這段不需要時刻爲政府膽戰心驚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