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dje精品都市言情 重生南非當警察 起點-1251 軍管讀書-ajrgl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走出房间之后,杜平发现一名守卫面朝下趴在走廊的角落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给杜平送书的家伙。
朔風飛揚 阿弩
寵物小精靈之冠軍皮卡丘 淩緲月仙
这时候肯定没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杜平跟在一名黑衣人身后,蹑手蹑脚往外走。
“杜,帮帮我,别把我扔在这里——”旁边房间里突然传来菲尔布恩的声音。
杜平下意识拉了黑衣人一把。
“不要多管闲事,我们没能力带走太多人——”黑衣人声音里透着紧张和焦急。
“如果可以的话,带他走,他是开普州政府的官员——”杜平犹豫了一下,还是希望黑衣人能把菲尔布恩一起带走。
杜平和黑衣人一样,都是被加尔布雷斯扣押,作为和联邦政府谈判的筹码。
我的妖孽女總裁
现在带走菲尔布恩,加尔布雷斯手中的筹码就会又少一个,这样不管是打是谈,联邦政府都可以占据更大的主动。
邪皇追妻:梟寵惡毒妃
黑衣人明显也知道这个道理。
不过黑衣人似乎不准备这样做,杜平的话音刚落,有那么一瞬间,杜平注意到黑衣人握着枪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是了,把菲尔布恩就地干掉,结果貌似也一样。
还好黑衣人还有理智,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菲尔布恩的房门。
三國驍將
“谢谢,非常感谢,我还以为我死定了——”菲尔布恩不停的道谢,言语间充满绝处逢生的喜悦和感激。
“闭嘴!”黑衣人这会儿就换成英语,同样熟练的很。
不过菲尔布恩的身体素质,明显和杜平不能比,或许是因为天黑看不清楚,菲尔布恩刚走没几步,就踢到旁边的一个木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谁?”旁边房间里的人马上就被惊醒,杜平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菲尔布恩趴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一动都不敢动。
“是我——”黑衣人临危不乱,声音迷迷糊糊透着宿醉未醒的轻浮。
“混蛋,小心点——”房间里的人果然没有怀疑,倒回床上继续呼呼大睡。
亂晉龍嘯
一场虚惊过后,杜平跟着黑衣人七拐八拐,总算走到营地边缘。
这时候杜平身边已经有了七八个黑衣人,也不知道都是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
为了防止有人偷袭,叛军在营地周围拉了铁丝网,铁丝网上挂的还有罐头盒,这是世界大战期间协约国部队的惯用手法。
都市基因王
黑衣人们虽然都带着面罩,杜平还是感觉领头的黑衣人好像是在撇嘴。
一名黑衣人悄悄过去,使用铁钳经铁丝网剪了个破洞。
领头的黑衣人看一眼心惊胆颤的菲尔布恩,拿着钳子过去,又把破洞剪的大了点。
这回就好多了。
不过黑衣人依然低估了菲尔布恩带来的麻烦,这家伙在钻过铁丝网的时候虽然已经很小心,但还是被铁丝网挂住了衣服。
大概菲尔布恩也是着急,就用力往前冲了下。
结果就被铁丝网挂住肉,连皮带肉撕下来一大块。
“嗷——”夜幕里,菲尔布恩的惨叫声,一公里之外估计都清晰可见。
“什么人?”营地内马上就有人喝问。
领头的黑衣人不说话,拽住杜平就往营地外的灌木丛里钻。
嗒嗒嗒嗒——
哨兵终于发现黑衣人,一溜夹杂着曳光弹的子弹扫过来,在黑夜里异常醒目。
“走走走,快走——”领头的黑衣人着急的声音都变了调,跳进灌木丛的时候,没忘记回头扔一颗手榴弹。
轰——
叛军的营地这下彻底炸了锅。
轰轰轰——
黑衣人扔出的手榴弹,好像是引爆了整个叛军营地一样,营地内很多个角落里几乎同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个营地火光四起,惨叫声不断,枪声夹杂着剧烈的爆炸声乱成一团。
走走走——加快速度——”黑衣人跳进灌木丛之后没有减慢速度。
“杜,别扔下我——”后面又传来菲尔布恩的声音。
杜平这时候也知道事不可为,自顾不暇根本顾不上菲尔布恩,只顾埋头跟着黑衣人往前跑——
一直跑到天边露出鱼肚白。
这时候身后的枪声已经微不可闻。
一直没有松开杜平的黑衣人也瘫倒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剧烈喘息,他的面罩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这是个很年轻的白人,和杜平的年龄大概差不多。
“谢谢,先生,我叫杜平——”杜平非常感激,主动伸手介绍自己。
“不用客气,我是布拉德办公室行动组的德雷克——”德雷克躺在石头上挥手的动作很无力,握手什么的就算了。
“很高兴认识你德雷克,我从尼亚萨兰大学毕业的时候,也很希望加入布拉德办公室,可惜我没有通过考核——”杜平喘了半天气才把话说完。
“你们这些大学生,确实是不该加入布拉德,太浪费!”德雷克哈哈大笑,布拉德办公室可不是谁想进就进的。
这时候陆续有黑衣人抵达,杜平很高兴的发现菲尔布恩也逃出生天。
不过和一直自己跑的杜平不同,菲尔布恩是被两个黑衣人架着逃出来的,肩膀上还歪歪扭扭缠着一个绷带,看上去狼狈得很。
“喂,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你现在欠我和克雷格一人一百兰特,什么时候支付?”一名身材壮硕的黑衣人得意洋洋,也不知道菲尔布恩是什么时候欠的债。
“放心,等我回到开普敦——不不不,只要我能找到银行,马上就支付——”菲尔布恩脸色蜡黄眼窝深陷,一夜间至少老了十岁。
老十岁不要紧,毕竟命还在。
“喂,来福,我们也都帮了忙,为什么只有你和克雷格一人一百兰特?”马上就有其他黑衣人跳出来要分赃。
“哎呀,先拿到钱咱们再分——”叫来福的一脸狡猾,明显不想轻易就范。
“休息时间结束先生们,我们继续前进,要在天黑之前抵达圣约翰港——”德雷克跑到旁边的小溪里把水壶灌满,整理行装招呼黑衣人们继续前进。
麦克莱尔距离圣约翰可是足足110公里,德雷克的话让杜平心底发憷,就算现在开始到天黑时间还有12小时,要在12小时内跑完110公里也几乎不可能。
好吧,自信点,把几乎去掉,是根本不可能。
極品紈絝 南陽
不过还好,杜平都感觉不可能,菲尔布恩更不用提,这家伙别说跑110公里,感觉现在让他走两步,这家伙就能断气。
不过还好,德雷克明显比杜平想象中的更聪明,一行人下山之后没走多远,前面就出现一条小河。
德雷克走到和旁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河对岸的草丛里就开出来一条木船。
有了船,110公里似乎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就在杜平登上木船的时候,罗克接到杜平已经逃出生天的电报。
“很好,马上给开普州政府发电报,如果他们不能在三天内消灭叛军,那么联邦政府就将马上介入。”罗克对开普州政府的忍耐也是到了极限。
杜平被加尔布雷斯扣押的时候,罗克多多少少还有一些顾忌。
现在杜平既然已经被救出,罗克也就不再拖延。
菲利普已经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从纽约港登船。
在菲利普回到南部非洲之前,罗克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把问题留给菲利普。
好在罗克还有充足的时间,菲利普在回到南部非洲之前,还会绕道伦敦拜见英王乔治五世,之后才会返回南部非洲。
和罗克想象中一样,开普州政府并不同意联邦政府的介入,也没有武力消灭叛军的计划,艾德蒙·劳的借口居然是有州政府官员被叛军扣押,开普州政府要想尽一切办法,保证州政府官员的安全。
可怜的艾德蒙,他还不知道杜平和菲尔布恩已经逃出生天。
罗克也不废话,说到做到,2月10号早上六点,南部非洲海军陆战队的一个旅,在爱德华舰队的护送下于圣约翰港登陆,准比前往麦克莱尔平叛。
“先生,没有开普州政府的授权,你们不能在圣约翰港登陆——”圣约翰市长里奇·迪尤尔是殖民地时代遗留下来的旧官员,他和大部分开普州官员一样,对联邦政府并不信任。
“市长先生,我们有国防部的命令,麦克莱尔爆发了严重的叛乱,国防军不需要开普州政府的命令,即可履行自己的职责,你现在能做的,是尽一切努力,配合国防军的行动,除非你同情叛军,不愿意配合国防部向叛军进攻。”杰克逊·马歇尔一身白色的南部非洲海军将军制服,表情和声音都像钢铁一样冰冷毫无感情。
“将军阁下,我们必须得到州政府的命令,才能配合国防军的行动。”里奇·迪尤尔满头大汗,杰克逊·马歇尔和他交涉的时候,不远处的两艘运输船上,海军陆战队的两栖装甲车正驶上码头,又有数百名海军陆战队官兵正在码头上列队,他们身穿蓝白相间的新式陆战队作战服,钢盔也使用了蓝白相间的涂料,颜色漂亮得很。
“我再向你重复一遍,市长先生,如果你不配合国防军的行动,那么我有权对圣约翰港实施军管——”杰克逊·马歇尔不客气,一旦对圣约翰港实施军管,市长先生就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