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5w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災厄收容所討論-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一直存在分享-kfnjn

災厄收容所
小說推薦災厄收容所
库尔坎的情况是最严重的,基本已经没救了,其他人的情况则要稍好一些。
一直隐居的传奇法师海林,头颅上也有那些蓝紫色触手的痕迹。
他虽然自己不认为自己有问题,但是只要接到大贤者的命令,就会做出一些违背本心的事情。
看到他也被侵蚀,温文就想明白了毁灭之巢是如何丢失,以及叶海沫是怎样中招的。
因为海林是封印毁灭之巢的主力,毁灭之巢的封印大半都是海林的手笔,有他从旁协助大贤者自然可以轻易的逆转封印,将毁灭之巢放出来,顺便还把看守封印的叶海沫坑了。
另外两位被侵蚀者,则是白熊大区的威图大帝,以及先驱六零!
毒醫悍妃
温文记得,他在收集情绪怪物的时候,威图大帝是一直不在辖区的,不知去做了什么。
天下為農
所以在威图的私人动物园作乱的,代表‘喜’这一情绪的通缉犯,才需要温文动手。
所以温文在白熊宫殿,也就是威图大帝的家里,抓那只老白熊的时候,威图全程都没有出现,也许威图就是那个时候中招的。
而先驱六零被侵蚀的契机,恐怕源于他所吞噬的先驱壹佰,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大贤者身上的问题,所以先驱六零也毫无所知的把隐患吞进了肚子里。
所以现在猎人协会的灾变级强者,已经有四人被大贤者侵蚀。
这里要说明一下,灾变级强者被侵蚀的状态分为两种。
一种是完全侵蚀,那就是完全变成了大贤者的傀儡,这种侵蚀需要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并且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另一种则是普通的侵蚀,只需要有一小段时间,对大贤者没有防范就可以。
大贤者会在被侵蚀者的体内,留下无名之王的力量,这份力量会在被侵蚀者的体内生根发芽,然后潜移默化的影响被侵蚀者的思维,让他们做出一些违背本性的行为。
冥妃大人萬萬歲
大贤者没那么多的时间,对所有灾变级强者进行完全侵蚀,而且猎人协会的灾变级强者,长时间失踪会引起协会的警惕,所以只有依赖信仰的库尔坎是被完全侵蚀的。
打爆玄幻位面 不愛吃肉
这些被侵蚀者,最麻烦的是,在被触发之前,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问题。
除了这些被侵蚀者之外,其他的灾变级强者,都收到了来自温文和黑夜骑士的信息。
他们最初是不相信的,但是戴上眼镜看到了这一切之后,也不得不相信温文两人所说的一切。
原本猎人协会一方,强者的数量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反而陷入了劣势,危机的情况像是阴云一般,压在每个人的头上。
温文看向副会长斯瑞辛:“这种情况下,会长应该可以出手了吧。”
“大贤者实力未知,我们之中可能只有会长才能赢过他,哪怕他只出手一个小时,也足以帮助我们扭转战局了。”
“在大贤者的威胁下,哪怕是放进来几只灾变级的怪物,也是可以接受的。”
春芳歇
听了温文的话,所有人都看向斯瑞辛,温文的提议很正确,现在的确只有这个方式,才能保证扭转战局。
但是斯瑞辛苦笑着摇摇头:“不行,不只是会长不能出手,就连另一位副会长也不能从天幕巨鲸上下来。”
黑夜骑士眼中闪过一抹光芒,斯瑞辛的回复,印证了他对猎人协会会长的猜想。
作为一个情报大师,他早就对猎人协会进行过彻底的调查,协会的很多秘密都对他完全敞开,唯有会长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谜团。
每一个猎人协会的成员,都知道会长的事迹,每一个断罪者都知道会长在做些什么。
但是有人真的见过这位猎人协会的会长,和他有过亲密交谈吗?
从来没有!
晨星的女战神伊什娜皱眉问道:“会长责任重大,平时不出面也就算了,现在已经到了危及协会存亡的时候,他再不出手这世界就要毁灭了。”
女總裁的神級保鏢 黴幹菜燒餅
她曾在时间剪影中,见过年轻版的会长,在她的印象里那人不会对眼前的危机视而不见。
無敵司機 白與黑o
黑夜骑士走到了斯瑞辛的面前,拍了一下桌子:“恐怕不是不能出手,而是无法出手,或者说……我们一直依仗的会长,真的存在吗?”
斯瑞辛神色一震,他没想到黑夜骑士竟然知道的这么多。
黑夜骑士的话,像是点燃了火药桶,让其他断罪者哗然,会长不存在是怎么个意思?
“现在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生死关头,你就不要再遮遮掩掩了,把关于会长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吧。”
斯瑞辛把身体往回一仰,眼神放空,有些事情他其实不想说,但是现在不说也不行了。
“黑夜骑士说的没错,你们所知的会长,已经不在了……”
“不过他还一直存在!”
“在千年前协会刚成立的时候,会长就如你们所了解的那样强大,睿智,带领协会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遊龍贅鳳續 龍鳴功
侯門驕妃 兀兀
“任何敌人在他面前,都是土鸡瓦狗,那时候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当他的对手。”
“但是在整个世界的重压,都压在他的肩膀上时,我就发现他的状态变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
“这种生命流逝,是不该出现在他这样的强者身上的。”
“所以我和另一位副会长百般询问,我们才得到了答案。”
“原来在协会成立的不久,阻挡裂隙内灾变级怪物进入现实的屏障,就彻底的破碎了,他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维系着世界的安定。”
“但是他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他的生命在慢慢的走到尽头。”
陰緣未了
“如果他不管这个世界,以他的实力即便世界毁灭他也可以永远存在,但他无法放着不管。”
“所以在生命的尽头,他选择和一个灾变级收容物融合,成为了一个新的至高收容,这个至高收容的名字叫做‘避风港’。”
“避风港成了现实世界的屏障之一,阻止被驱逐到裂隙的怪物进入现实。”
“我和另一位副会长,必须有一人留在猎人岛上,时刻填补屏障的漏洞。”
“不过他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他的力量一直在守护着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