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yai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興風之花雨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三章 走後門看書-d3oyb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自打来到汴州,纪国公夫妇没少让人给风沙送礼,多是极其名贵的大补之物。
显然这对小夫妻认为姐夫十分好色,所以投其所好。
风沙合上盒盖,笑道:“真是好东西,那我就笑纳了。”
酒菜很快上桌,无非是些时新瓜果、鱼虾鳖蟹、鹑兔脯腊之类,还算丰盛,味道一般。
倒是端上的两种酒令人眼前一亮,入口明显新酿不久,滋味已是非同凡响。
易夕若还故意卖了个关子,言说两酒一为和脂,一为眉寿,谁能说出个一二三,当奉送一坛此酒真正的百年窖藏。
李善抢先道:“小雅诗云: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所以饮此和脂酒,当设钟鼓伴乐。”
易夕若微微一笑,举掌轻拍几下,只听得门外一阵短促的脆锣响,果然有钟鼓之声陡然扬作,悠悠传入。
风沙含笑道:“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所以这坛百年眉寿应该送给流火和授衣。”
易夕若道:“两位博学,夕若敬服。白矾楼所设之酒坊,正是专酿和旨与眉寿,还望两位不施助。”
李泽笑说往后南唐使团用酒皆从白矾楼购入。
易夕若表示感谢,然后拿迷人的异瞳充满期冀的盯住了风沙。
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风沙地盘上那些风月场的用酒采卖。
这可不是一家两家的采买,那六坊之地尽是花山香阵,稍微有点档次的风月场足有几十上百家。
风沙心里直犯嘀咕,刚才钟仪慧和易夕若一直凑头说小话,两女莫不是提前说好,做了个局吧~
好在这不算什么大事,又不用他花钱,跟云本真交代一声足矣。
于是摸摸鼻子,认了账。
酒足饭饱之后,钟仪慧又把易夕若拉到一旁说私话,留出空间给丈夫和姐夫谈事情。
风沙见李善一下子变得愁眉苦脸,奇道:“不就弄些人出城嘛?我都答应了,一定安全送出去,也没打算查根问底,你还发什么愁?”
李善小声道:“还是连山诀的事。”
风沙斜眼道:“你现在居然还有心思掺和连山诀?”
李善苦着脸道:“小弟怎会对连山诀感兴趣?奈何太子三天来了四封信,一封比一封措辞严厉,姐夫你知道我的处境,我现在连使馆门都不敢出。唉~”
风沙似笑非笑地道:“你莫不是想让我帮你抢连山诀吧?”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骷髏精靈
李善倒是很想说是,瞧着姐夫的脸色,话到嘴边变了样:“前些天我得知连山诀会在黑市出现,特意派人去看看,岂知连山诀又回到了柳仙子的手里。”
风沙不动声色地道:“我倒是听人说了,你想知道什么?”
李善谨慎地问道:“小弟想向姐夫打听一下,五月初五之前,柳仙子还会丢失连山诀吗?”
上次便是风沙向他透露“柳艳保不住连山诀”,果然一语成谶,没曾想柳艳居然把望东楼楼主给请了出来,又把连山诀给夺了回去。
他们夫妻俩和柳艳多少有些交情,且还有内疚感,只要连山诀还在柳艳的手上那就不好意思动手抢。
奈何李泽逼得太紧,李善没有办法置若罔闻。
风沙沉默一阵,缓缓地道:“会。”
连山诀的剧本是他和王尘一起写的,五月初五之前,连山诀一定会从柳艳的手中落到另外一个人的手里。
这个人可以是百家中人,也可是是各国皇室,甚至可以是任何人,只要不像魔教那样跳出剧本之外,拿出自己的剧本就行。
无论谁拿着连山诀在五月初五那天交还给郭青娥,就算在“天命”之局中首战告捷,隐谷将会保证此人及此人代表的势力于未来的利益。
参与者追求的是利益,隐谷追求的是大家寻求同一利益的过程之中所形成的合力。
连山诀就好像一大块肥美且喷香的香肉,群狼竞逐之。
每头狼都目不转睛地死盯着香肉,一心就想狠咬一口。
那么隐谷仅靠甩动香肉就能够决定这一群狼往哪边冲。
天罰至尊 神跡小凱
于是乎,既可以帮黄帝灭蚩尤,也可以帮蚩尤灭黄帝。
听风沙说柳艳会再度丢失连山诀,李善不禁兴奋,很快又耷拉着脑袋道:“实不相瞒,最近我损失惨重,仅存的一位高手那晚还死于往望东楼楼主之手……”
純血人王 血純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天使變巫婆
风沙打断道:“我不会掺和连山诀的事,要借人手,莫开尊口。”
掌禦星 豬三
连山诀这个台子就是他帮着搭的,他当然不会拆自己的台。
李善嘀咕道:“我记得那晚,孟凡好像也在。”
孟凡是绘声的亲弟弟,当然是风沙的人。
风沙神色不变地道:“这你不了解,绘声这小丫头当然我的人,她弟弟孟凡不是。尊重我,听我说两句,不想理我,扭头就可以走,我管不到他。”
李善转目瞧绘声。
绘声忙道:“他敢不尊重主人,婢子第一个饶不过他。但他确实是自由身,主人恩赏,早就替他解除了贱籍。”
李善哦了一声,盯着风沙小心翼翼地道:“孟凡这小子挺机灵的,我挺喜欢,能不能请他帮忙办些事?或者干脆招他入幕府,我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他。”
绘声媚眸闪烁,大为意动。
主人一直不肯给孟凡一个正经身份,在韩晶身边也没个正式名分,老这么混下去根本没有前途。
如果能给纪国公当个幕僚,有主人的面子,有她撑腰,说不定能够在南唐荫个正儿八经的官身。
风沙笑了笑道:“我都说了我管不到孟凡,只要纪国公能够说服他,我不反对。”
李善动起了心思,笑道:“那我去试试。”
绘声溺爱弟弟的名声在外,稍微跟风沙亲近点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如果可以把孟凡招到麾下,哪怕走野路子也能够走通绘声的门路。
别看绘声在风沙身边是个低眉顺眼的婢女,在外面无异于风沙的大总管,权力非常之大。比如这次他见风沙就是通过绘声安排的。
私下他都是一口一个绘声小姐,那是相当恭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