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p5f精彩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7 齊眉道人-zm2tu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对于陆凝提出的请求,陈二叔也很快就应下了。
老大的电话没有被打通,但是陈二叔发给那位高人的短信倒是回复得很快。
“嗯……道长说他有时间,你们要不要直接电话联系?”陈二叔问。
“那样最好,多谢了。”
“好,先用我的电话吧,道长是不接陌生人电话的。”陈二叔很快打过去了电话,甚至还没接通神态就变得恭敬了许多。
等到那边传来一声回应,陈二叔立刻低下声音说道:“齐眉道长,真是打扰,打扰您了……是是是,您居然还记得我,惭愧惭愧。是的,是,那两个姑娘就在我旁边,对,是关于那些东西的问题。”
接着,他听了几秒钟那边人说话,然后便拿开手机,对陆凝招了招手,小声说道:“这是齐眉道长,你说话的时候小心一点。”
陆凝点点头接过了手机,刚“喂”了一声,就听见那边传来一个有些拖长的声音:“你就是陈二说的那个撞了鬼的小姑娘啊?”
这个声音尖厉又有些油腔滑调,伴随着还有一股老态,陆凝听着就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眉——相由心生这句话实际上也是在说人的心态和性格气质会影响外在表现,使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人通常来说都有些欺世盗名的嫌疑。
“是的,您好,齐眉道长。”她决定先看看情况。
“哼,小小年纪居然就被邪祟之物缠上,也是你命里有此一劫,幸好碰上了我。不过你初次接触这一类,恐怕还不知道道上的行情。若是惜命,把你身上的恶鬼驱了,保下你一条小命,别去想什么调查来历的事,也是为了你自己好。”
“嗯……那么您能帮我吗?”陆凝问道。
陰魂纏身
“驱鬼捉妖,那是咱的本职,看你能活蹦乱跳至今,恐怕也不是什么厉害的邪物,就收你五十万,保证让你身上的鬼祟全部逃开!”齐眉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得见到效果才可以,如果花了钱保不住性命可是太冤了。虽然听陈二叔说您是有真本事的人,可要来到这里总也得一段时间,万一我死在这段时间里……”
“哎!不就是青树藤吗?我略施小术,下午就能到。”齐眉立刻打断了陆凝的话,“小丫头,也让你看看真正的道家法术是什么!”
“那么便恭候您的到来了。”
陆凝将手机还给陈二叔,他接过去又应和了两声就放下了。
“既然道长肯出手,那你们肯定就不会有事了,放心吧,我是见过道长的本领的。”
學霸的黑科技時代
陆凝点了点头:“谢谢陈二叔,我们要先整理一下东西,下午的时候会到您那里去,等着道长过来。”
“好,好。”
“对了,能不能将当年那个保健品商店的地址给我?也是做一手准备。”陆凝又说。
“这个可以,不过那地方已经荒废了,都成鬼屋了,你们最好还是不要随便进去。”陈二叔说完,就给陆凝念了个地址。
陆凝道了谢之后,便拉着滕璇离开了这个地方。
“文玥,你可要小心点,这说不定是骗子。”离开巷子之后滕璇才说,“虽然咱们是真的见到了鬼,但这里到底有没有有本事的人可不好说。说不准连这个陈二都是做局的人之一,那个论坛上总会有人求助,找两个人弄点把戏骗人这事也不算少见。”
“我明白,只是这次是真有鬼。”陆凝轻笑,“我也不会全部相信,除非拿出真本事来。如果只是招摇撞骗,那他就得试试自己那一套对付真正的鬼是不是管用了。”
“我们去哪?”
異界散仙 不古
“去那个保健品店。”陆凝反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像是粘性挂钩一样的黑色物体,“先把场地布置好。”
“喂,咱们可是刚遇见那个能让人见鬼的鬼,真绕……就这么过去?”
“谁说我要自己进去了。”
大凡这种传说闹鬼的废弃房屋总是少不了调皮的孩子在附近玩耍,到底是年纪小不知道怕,陆凝来到那保健品商店所处的街道,就看到大多数房子都是半废弃的状态,门上贴着封条,各种【停业】、【出租】的牌子挂在房子外面,只有一些身上脏兮兮的孩童在那里打闹。
而保健品商店那里还残留着一些当时警察使用的封锁带,整个店铺灰扑扑的,玻璃早就没了,在这接近中午的时候往里面看依然一团阴沉。不过店铺的面积似乎是不小,而且跟后面起居的地方连通,灰尘倒是不那么多,能看到几条清晰的脚踩手爬出来的道路,肯定是有孩童进去玩过。
陆凝远远观察了一下,然后从兜里抓出几枚硬币来。
“有没有谁想挣点零花钱?”
青树藤这里的孩子想想也知道平时很难有什么钱,此刻听到了陆凝的声音马上就有几个孩子围拢过来,抹着鼻涕瞪着眼睛看着她。
“那个商店,你们有谁进去过吗?”陆凝知道跟孩子打交道直来直去最方便,便直接问他们。
“我!”“我!”“我进去过!”四五个孩子都举起手跳了起来。
“现在你们敢不敢进去?”陆凝又问。
超極品痞少 小滎
“敢!”这次是异口同声。
“很好。”陆凝扫了一圈,围过来的孩子有八个,她从袋子里开始取出那些粘钩。
“现在我给你们每个人四个这个东西,它可以粘在任何平面上,桌子椅子墙壁什么的都没问题,唯一的要求就是放在不容易被人发现但是又正对着屋子里摆设的位置,你们能明白吗?”
“我知道!”一个穿着蓝羽绒服的男孩跳了起来,“就是放在桌子底下,墙缝里面之类的地方是不是!”
“聪明,这是奖励你的。”陆凝丢给男孩两枚硬币,“我需要的是又快又好,谁能达到我的要求,谁就能得到更多零花钱。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懂,那就问这个孩子,知道了吗?”
一群孩子看到真的有钱拿,全都兴奋地伸出了手。陆凝将这些粘贴式摄像头依次交给他们,一声“开始”,所有孩子都冲向了那个店铺,翻过门窗的姿势相当熟练。
“李文玥,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好?万一里面的鬼……”滕璇有点担忧。
“这些孩子都在这里玩了好几年了,如果真的要出事早就该出事了。”陆凝双手插兜,哈出一口白雾。
“嗯……但愿吧……”
这群孩子以玩游戏一样的态度将那些摄像头粘了个七七八八,虽然有些根本就是瞎粘,但陆凝放出去的数量多,监控角度也基本上覆盖了整个店铺里面。她用一把硬币打发了这群孩子,招呼着滕璇转身去找青树藤这里的招待所了。
=
他能听见脚步声正在慢慢接近。
对于胆小的人来说,哪怕是看过一个三分钟的拙劣恐怖小短片,也会被自己的想象在梦里惊醒。一场恐怖故事的接龙,光是取材这一方面就令人难受得要死了,但为了所谓的面子,却依然还要继续下去。
报应将至。
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破了那禁忌的分界线,令那来自九幽渊狱的恐怖重现于世间。他能听闻得脚步声踏响在楼梯之上和木板发出吱吱作响的鬼祟之声,却不敢发出哪怕一丝声音生怕惊动了那异界的来客。
隔壁的房间是和他一同出生的双胞胎,同样也参加了这个诡异的接龙,她听到这个声音了吗?他不知道。
“午夜幽灵”就是这样一个类似都市传说一样的故事,一个都市里从来不缺少的故事。它会在深夜拜访一位知道它的人类,当它来到你居住的地方时,别的声音都会变得很小,只能听到它的脚步声。如果它敲了你的房门,千万不能回应,否则明天,你就会变成下一个“午夜幽灵”。
这种仿佛十年前“不转发就会XXX”的故事却依然让人感到恐惧。
三声房门响声,很轻,仿佛站在门外的只是一名彬彬有礼的访客。他没有回应,于是在半分钟之后,又是三声敲门。
耐心,保持着礼貌。
“邓常俊!大半夜不睡觉你在闹鬼啊!”
比蒙獸神傳 飲茶對弈
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吼叫声,邓常俊往被子里一缩,没有出声——甚至他内心不无罪恶感地想到,幸亏他知道午夜幽灵的事情。
吼声之后,又过了半分钟,却再也没有敲门声响起了。
一股凉意爬上了他的脊椎。
【上传者,听雨桥驿】
=
趁着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陆凝看了一眼最新的接龙状况。这次换了个人写得并不多,不过相比于之前那一段描写各种村子状况来说,这回就直接多了,直接写了个撞鬼的故事来,群里也出了不少反响。
【我是姐姐】:等等等等!我这是被鬼替换了?
【听雨桥驿】:没直接写吧?恐怖故事应该有些留白引人遐想才好,而且接龙后面怎么接都可以。
【我是哥哥】:哈哈哈!
【我是姐姐】:哈你大爷!不是说不让一上来就死人的吗?
【家里蹲社长】:这个……考虑到不管是哪种情况后面都不会少了你的戏份,所以这个情节其实也可以。
【余音绕梁】:如果是恐怖故事的话也算是一种写作手法,不过这没有任何时间点之类的,单纯只是邓常俊的一次恐怖经历,怎么穿插到故事里面啊?
【听雨桥驿】:要是觉得不太好处理的话可以留到再轮到我……
【11路超跑】:不用!我正好觉得卢江洋那一条线比较难写呢!密城我又不太熟……
【七彩色】:我到密城了,用不用给你送点素材?
【突破天际的蟑螂】:你到密城了?
【七彩色】:对啊,因为没什么灵感,就正好取材。如果可以希望将李文玥和汤海瑶的支线部分留给我。
【海天一线】:我无所谓,文玥你呢?
【一掷千金】:可以,求不杀。
陆凝发出这条信息之后就和滕璇再次出发前往陈二叔的二手店了,只是这次到达的时候却发现陈二叔正和一个头发胡子都花白的人站在门口。
这个齐眉道长的眉毛确实很齐,甚至就是个连在一起的一字眉,布满褶皱的脸上有很多褐色的斑点,莫名有些贼眉鼠眼。他略微有些傲慢地抱着胳膊,嘴巴也歪着,身上的衣服是一身有些过于装饰华丽的道袍,总令人感到华而不实。
坦白说,第一眼看到这么个人,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这是个骗子。
陆凝走了过去,不出所料,这个道人哼了一声,相当不满地说:“居然让我等你,看来你的心意一点都不诚啊。”
这句话都是用烂了的坐地起价的开场白,陆凝自然知道,不过好就好在她现在就是个没出学校的大学生,既然对方要来这个,那她就让他明白一下什么是学生的青涩。
“真不好意思,我们带了一些东西,要安置好加上吃午饭也花了些时间,幸好现在也不算晚,哪里知道您过来得这么快呢?”
“啧,本道缩地成寸,掐诀念咒,到这里不是手到擒来?你们居然以为我要很久才能过来?”
胡扯,陆凝还能看得到他鞋子边缘的一些污泥,而之前车站那边菜市场附近就有一些因为摊贩泼水而略有些泥泞的地方。他身上穿得这么光鲜,却完全没留意泥泞之类的地面,说明这身衣服根本就不是平时生活会穿的。而在这种事上都要扯谎,剩下的东西还有几成可信?
“我们只是凡人,不了解道长的神仙手段。”陆凝秉持称赞的话随便甩,但就是不谈钱的态度开始和对方兜圈子。
“哼!见识了我的手段,你们应当知道自己的麻烦在我看来不过是小患,随手便可去除!”
“道长厉害,不知能否看出我身上有什么样的麻烦?”陆凝马上顺着他说。
“呃……待我先请出照妖宝鉴一观!”
齐眉只是卡了一下,马上从腰间解下了一个小铜镜,将镜子侧对着陆凝,而自己也定睛往镜子里面看了过去。
也就是这么一看,紧跟着齐眉就惊叫一声,直接把镜子给扔了出去,脚步一滑甚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你你你……”
陆凝将他扔开的镜子接到手里,对着自己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样。接着她又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的齐眉,心里稍微改了改评价,或许这人本事不大,不过应该还是有一点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