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w4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252 螃蟹鑒賞-mwshc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呼……爽!”
渔网落地,看着那些在甲板上依旧噼里啪啦乱跳的大鱼,小东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学着萧寒的语气大叫了一声。
老林则在一边,看看那些鱼,又看看破了一个大洞的网,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懊恼。
“呼……刚刚那什么东西偷了咱的鱼?”
紈絝 南宮吟
鱼上船了,萧寒也就不再趴在船边往下看了,甲一松开抓着他的手,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那么大,还那么凶猛,这要人不小心掉下去,还有的活?”
“嗯?你说的那东西长什么样子?”
这时,还在渔网前纠结的老林听到甲一的话,立刻皱眉询问起来。
他刚刚在拉网,在那个角度,根本看不到袭击渔网的凶手,是以也奇怪究竟是什么东西,把他的网给祸害成现在这个模样!
“您问那贼偷长什么样子?”
甲一见老林询问,也不敷衍,先回想了一下刚刚,然后伸开手臂,大体比量了一个长度说道:“太快了,没大看清楚,只记得它大概多半个人高,银白色的……对了!它的鼻子很长,刚刚就是用那鼻子把渔网划碎的!”
“银白色,长鼻子?很大?”
老林闻言微微皱眉,然后低头略一思索,就猜到了是什么,不禁苦笑一声说道:“知道了!咱们遇到的是**!哎,怪不得那些鱼都跳上了水面,原来是被它追的!罢了,网碎了就碎了,毕竟咱这次也算是抢了它的鱼。”
“哦?**?那是什么?江里面的猪?天蓬元帅?”坐在甲板上的小东听老林说的名字奇怪,立即就来了兴趣,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追问。
“天蓬元帅?”
老林被小东的话弄得愣了一下,估计是没听过西游记的故事,不过他也没问,只是摇摇头说道:“**就是江豚!照他刚刚说的大小,那只应该还不算大的。
听有些老人说,最大的**足有好几个人那么大!在水中游得奇快无比,人看过去,就像一道白影一样在水下闪过,所以很多不知道的人都把它认成了水鬼。”
“好几个人那么大?水鬼?”愣子听的眼睛都瞪圆了,待咽了口唾沫才小心的问:“那它吃人不?”
“它吃什么人?“老林笑了,他转身一边往舵盘走,一边说道:“它不光不吃人,还救人!有些失足掉水里的人遇到它,就算是修到福气了!往往都会被它们顶着送回岸边!人们都说这东西是龙王爷座下的小仙,所以在江上打渔的人从来不会抓它。”
“啊?那我现在要是掉水里……”
愣子听的心驰神往!正想着自己也和神话故事里一样,无意中落水,却被一只大鱼救起,送到江岸,顺便再多送他一袋子金银珠宝,或者直接显化成一个美女嫁给他……
不想,这时旁边的萧寒却幽幽的添上一句,瞬间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那你死定了,因为它早跑远了……”萧寒不无恶毒的说道。
“二公子~”愣子打了一个寒颤,幽怨的看向萧寒。
“啪……”
萧寒见状,二话不说,一记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叫什么叫!还不赶紧帮忙收拾鱼?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让你见识见识真的水鬼?”
愣子缩了缩脑袋,也不幽怨了,一溜烟的朝渔网冲去:“咳咳,信,我信!”
话说,不用萧寒吩咐,小刀,王五这些人已经开始兴匆匆的检查这次的战果了。
这一大网鱼,虽然中间起了点波折,跑了不少,但最少也剩下几十斤的鱼获。
把烂渔网掀开,里面的鱼立刻开始激烈翻腾起来。
有几只混在里面的螃蟹,更是撒丫子就往船边跑,自然又是引来一阵鸡飞狗跳。
“快,紫衣姐姐,踩住它!”
無敵藥尊 燉肉大鍋菜
青神傳
一只从网里逃出的大螃蟹跑的飞快,眼看就要跳到江中,小东几下都没摁住,只得心急的朝那边站着的紫衣大喊一声。
一直在旁边安静看热闹的紫衣被小东一喊,神情一滞,下意识就抬脚去踩!
可惜,她跟萧寒小东不一样,从没干过这种抓鱼踩蟹的活,脚上根本没个轻重!
一脚下去,只听得“嘎巴”一声脆响……
斜陽
“好…好像踩烂了……”紫衣小心的抬起脚,俏脸微红,心虚的看向萧寒。
“这…这也叫好像?!”萧寒瞪大眼睛,看着那变成一滩的螃蟹残骸,脸颊上的肌肉不由的抽搐两下,然后突然转过头,冲着小东就喝到:“小东,谁让你把螃蟹放跑了?今天中午罚你少吃一条鱼!”
那边的小东顿时愕然!
这他喵的关自己什么事?那螃蟹八条腿,想跑就跑,自己还管的着它?
这,只是收鱼的一点小插曲。
不管怎么说,收获总是让人喜悦的!这一点似乎都刻在汉人骨子里,不会因为身份,地位,环境,甚至时间的改变而转变。
吞天之怒 七小魚
即使现在身份高贵如萧寒,富裕如紫衣,见了这么多的鱼蟹,也乐的嘴都快合不拢了。
“这只脑袋这么大,跟愣子一样,看着就来气,一会炖汤!”
“咦,还有只江鳗?这玩意清蒸最是味美!听说跟上次吃的鲥鱼都有的一拼!”
“喔,又是一只螃蟹!快看好了,别再被一脚踩成螃蟹干!”
盲僧消失的日子 別人很乖
大呼小叫的让人把鱼获装进船上的竹篓子里,等到大船靠岸了,萧寒立刻就招呼人把它们扛下去,准备一会大快朵颐。
而其他人诸如小东,王五之类,更是顾不得一手的鱼腥,飞快的装鱼,运鱼。
隋朝之英雄無雙
老林停好稳了船,也过来帮衬着干活,直等到所有东西都收罗好,他才准备重新起帆,回去接萧寒队伍中剩下的马匹和车辆。
紫衣看着萧寒他们跟一群孩子一样,刚把鱼抬上岸,就忙不迭的开始找柴火,准备就地野炊,不禁欣然的笑了笑,又低声吩咐人取了两吊钱给老林。
萧寒这些人都是粗枝大叶,这时光顾着吃鱼了,压根就没想过这些鱼是人家老林抓的。
老林本已经准备要出发了,此时看到人家再送钱过来,自然是不肯收下!
在他想来,这些鱼对江边的他们来说根本不值钱,那张网也是缝缝补补还能用,他此前已经多收了一贯的船钱,这些鱼就应该顺道送给他们,怎好意思再收钱?
不过,紫衣这几年跟在萧寒身边,深知萧寒从不占苦哈哈的便宜,直接就让人把钱塞给老林,直感动的老林老眼都闪烁起泪光。
之前他不是没接送过大富之人,可往往越富有的人,就越斤斤计较,有时候为几个铜板都能跟他费上半天口舌。
还是这家人好,大气!活该人家富贵!